布里斯本「真相長城」 聲援兩億人三退(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明慧記者陳心寧澳洲布里斯本採訪報導)近日,大紀元時報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簡稱三退)的人數已達兩億。為此,全球各地都在舉行聲援活動,歡慶和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三日,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接連兩天在華人區中國城和新利班(Sunnybank)舉辦「真相長城」活動,揭露中共殘害百姓的驚人罪行。

退黨義工們在交通要道旁手舉著醒目的橫幅,一條接一條地連成一道「真相長城」,路過的中國遊客和行人們不時舉起相機攝影、攝像,也有開車經過的西方民眾鳴按喇叭表示對活動的支持。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中國城舉行「真相長城」,聲援和慶祝中國兩億人三退。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中國城舉行「真相長城」,聲援和慶祝中國兩億人三退。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中國城舉行「真相長城」,聲援和慶祝中國兩億人三退。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中國城舉行「真相長城」,聲援和慶祝中國兩億人三退。

西人法輪功學員葛瑞斯(Grace)向民眾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人們聽後相當震驚並簽名支持法輪功。
西人法輪功學員葛瑞斯(Grace)向民眾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人們聽後相當震驚並簽名支持法輪功。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華人聚集區新利班(Sunnybank)的交通要道旁舉行聲援中國兩億人三退的活動。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在華人聚集區新利班(Sunnybank)的交通要道旁舉行聲援中國兩億人三退的活動。

中國遊客看到真相長城的橫幅
中國遊客看到真相長城的橫幅

中國老人:我們都不參加共產黨

在兩天的活動中,退黨義工一如既往地向中國遊客勸三退,不少人在一走一過間聽明白了義工們救命的呼喚,當場決定三退,選擇遠離中共。

來自上海的八旬老人俞先生在經過聲援活動現場時氣憤地說:「共產黨壞得不得了。我們都不參加共產黨。」老人表示,他見證了共產黨長期以來的邪惡本質,並直呼中共在他二十多年前離開中國時到現在都一樣很壞。

「活摘」器官驚世人

西人法輪功學員葛瑞斯(Grace)也來到了中國城的街頭支持聲援三退的活動。在派發資料給行人的同時,她向人們講述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許多人相當震驚,更有些原本要過馬路的人留下來與她交談了二十分鐘之久。

葛瑞斯說:「我在這裏得以給路人更深入地講解關於法輪功被迫害、被活摘器官的真相。許多人聽後感到非常駭然。有些人質問:人怎麼可以為了得到他人的器官而殺害他人。」許多路人聽了真相後都表示一定會更關注此事,並進一步去了解法輪功。

西人:中國人,我們支持你們

自從《九評》問世後就加入三退義工行列的西人阿曼達(Amanda)非常關心中國的人權問題,她經常來到中國人聚集的景點舉展板、拉橫幅,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喚醒中國人早日脫離中共邪黨,平安走向未來。

阿曼達說:「這真是個很具意義的活動,兩億人退出了中國共產黨,我認為中國民眾很需要我們的支持,他們需要知道我們都在這裏支持他們,我們也知道(在中國)發生了些甚麼事。我今天就是想來這裏支持他們(中國人)。」

她進一步表示,西方世界的人都應該來關心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中國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影響力,我相信有很多人因此對發生在中國的事情、對中共迫害自己人民的情況視而不見。 我認為身為西方人,我們和中國人站在一起非常的重要,並讓更多人知道所發生的事(迫害)。」

退黨服務中心的負責人:三退對中國的未來是非常有意義的

布里斯本退黨服務中心的負責人瑪麗(Mary)表示,很高興看到中國民眾的覺醒,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公開聲明三退。她也呼籲人們不要再對中共抱有希望,認清其邪惡的本質,趕緊三退。

「現在有兩億的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這種趨勢一直在上升,民眾都已經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所以都紛紛的退出來,把那個毒誓抹去,這個對中國的未來是非常有意義的。」

「中共自執政以來都在殘害我們老百姓,你看從它執政以來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殘害學生,還有現在又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從它執政以來它都是在殺害,對我們中國老百姓沒有仁慈的一面,就是邪惡的一面,就是靠這種謊言和殺戮來維持它的政權。這也是我們今天舉辦活動的意義,要讓大家認清這個事實。很多人還對共產黨抱有希望,覺得它會改變,會怎麼樣。希望大家都能去看《九評》,看了就能認清中共的邪惡。它改變不了了,它的性質就是邪惡、惡性的、殺人的。現在民眾都在覺醒,希望越來越多的人都退出共產黨。」

瑪麗指出,中共殺人的殘忍已達極限,尤其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更是殘暴不仁。她說:「不打麻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們不是犯人也不是罪人,他們只是想煉功做好人的一群修煉的人,(活摘)這是很邪惡的一件事情。」

擔任義工多年,瑪麗表示,中國人從小被中共洗腦和灌輸了許多錯誤的觀念,一旦和他們講明白,人們立刻就同意三退。瑪麗舉例說:「很多人都是說:為甚麼要退出來呢?他也知道共產黨不好,他說我早就退了,早就不是黨員了,但是我們就跟他講,你們雖然不是黨員了,但是當初入團、入隊的時候我們都有舉著拳頭發誓要為共產黨奮鬥終身,這個誓約不好,我們中國人都說飯可以隨便吃,毒誓不可以隨便發,他們聽明白了就願意退出來。」

「他們有的說共產黨有甚麼不好啊?給我錢。我們告訴他:是你工作有那份收入,是你養了這個黨,不是黨養了你。他們這個很混淆,好像他做工了,黨給他錢,他就要感謝這個黨,其實我說這是個很混亂的認識。其實在國外我們做工,我們應該收到這份錢,這個政黨還靠納稅人來養,但是中共從小就給我們灌輸這個黨是爹親娘親不如黨親,灌輸說甚麼都是黨給的,幸福也是黨給的。有些中國人現在還認清不了這個概念,但是你跟他一講他就明白了,哦,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