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監獄惡警霍衛東的犯罪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早上出工的時候,大隊長霍偉東把哈爾濱市阿城區大法弟子趙玉安叫到管教室,問法輪功有甚麼特殊的,趙玉安回答:我是無罪的,關押我是非法的,我不是犯人,我是被劫持到這來的。霍偉東就上來扒他的衣服,說不允許穿便服。趙玉安向他講真相,說我沒有做違反國家的法律的事,我做好人,國家沒有一條法律條文是針對法輪功。

霍偉東無話可說,就問管生產的中隊長劉國強怎麼辦?他們叫來十個犯人進來,說要扒衣服。趙玉安說:你們身為執法者你們不懂法嗎?叫犯人做這事本身就是違法的。他們便和犯人一起強行扒衣服,說就要這個「效果」。他們將趙玉安強行背過雙手按倒在地,扒下衣服 ,抹上油漆,打上「犯」字,霍偉東氣急敗壞地親自往衣服上打了二十個「犯」字,趙玉安說:你這麼做是非法的。

霍偉東上前連續打了趙玉安好幾個耳光,使得趙玉安耳內受傷。趙玉安說你這是執法犯法,要遭到法律的制裁。之後他們給趙玉安強行穿上印了一身油漆的衣服,關進小號七天,寒冷加上不能正常吃飯(每天給二個窩頭),給他身體造成傷害。有些警務人員對此事都不能理解,知道此事的犯人更直接說他們是禍害人。二十二日出小號後,趙玉安要求檢查身體也沒得到允許。

此外,哈爾濱市阿城區大法弟子張寶勝目前被非法關押在三大隊,惡警對其百般刁難,衣服上被印上十個紅色油漆的「犯」字。

惡警霍偉東(霍衛東)為了往上爬做了很多違法的事。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四時,大慶監獄一監區在押人員從勞動場區收工回監舍,過中門崗點名後,值班獄警(獄政科長)付學林叫全體服刑人員都從新重複蹲下並叫大聲喊「謝謝政府」,法輪功學員張寶勝沒有配合,在那站著。隨後付學林同四、五個獄警一起衝到張寶勝的跟前,大聲呵斥,強制讓張寶勝蹲下。當時在場的獄警有:副獄長袁洪軍,獄政科長霍偉東,「610」主管洗腦的副科長余長江等多人,張寶勝不配合,並告訴他們:我們不是罪犯,對我們判刑是非法的,我們是無辜無罪的,修煉法輪功是無罪的,我們信仰是無罪的, 我這麼做是在維護信仰大法的尊嚴與做人的尊嚴,我們是在做好人,是不讓你們對好人犯罪。他們看到張寶勝不妥協,就以張寶勝「不服從管理」為藉口,由獄警獄政科長霍偉東帶到小號,並指使獄警獄政副科長吳志填了七天關押小號的單子,將張寶勝強 行關押小號迫害。到小號內,獄警劉凱指使罪犯將張寶勝的身上所穿的棉襖、絨衣、絨褲扒下,身上只穿內衣、內褲,外套衣服,小號內無被褥,只有冰冷的板鋪。

二 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省「610」來大慶監獄檢查迫害情況,大慶監獄印製了誣蔑、誹謗大法的二十條,讓法輪功學員楊成山跟「610」的人說,楊成山不配合,監區長霍偉東、副監區長余長江、分監區長郝志海、獄警李金浩、尤立柱五人把楊成山叫到獄警室,拉上窗簾,郝志海找來一根木方,余長江等人把楊成山身上所穿的衣服全 部扒光,赤身裸體,打倒在地,同時對楊成山的臉部、身上拳腳相加一頓暴力,霍偉東親自動手用木方一頓暴打,當時打的鼻口流血,牙齒鬆動,不長時間就掉了一 顆牙。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法輪功學員楊成山拒絕做奴工,遭受監區長霍偉東,獄警姬永剛和罪犯程海亮(外號大黑熊)還有三、四個犯人一起,暴力將他塞進長、寬、高不到一米的鐵籠子裏,將楊成山的脖子窩傷,險些造成癱瘓,頭歪了近一年。

二零零九年入冬後,惡警李維龍、霍衛東、余長江先後幾次將七旬退休工程師齊鳳鳴老人的衣服都燒了。齊鳳鳴老人身上僅剩下薄薄的線衣線褲(一種很薄的內衣褲)。零九年冬 季東北多年不遇的寒冷天氣,零下三十多度,在室內都要穿上厚厚的衣服,可惡警們將這位七旬老人幾乎脫光多次在戶外集合時令其站在隊伍的前面,每次站長達四 十餘分鐘。惡警余長江還三番五次的動手打老人。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大慶監獄逼齊齊哈爾大法弟子王宇東出工,王宇東拒絕奴役迫害。一監區區長霍偉東、副監區區長於長江、教導員曹文昭便指使四、五個警察,將王宇東捆綁起來毆打一天。


獄長 張文才 18045990901
副獄長 袁紅軍 18045990907
四大隊 隊長 霍偉東 1804599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