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作家:解體中共 才能制止活摘(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明慧記者李正悉尼採訪報導)「四年前我的法輪功鄰居突然被中共國安找去談話,就此失蹤了,我估計他被滅口,也成了被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這事使我非常震驚!」──上海女作家孫寶強

「我當時剛一知道這個活摘器官的時候,我就上中國衛生部的網站去查,就查到了這個間接的證據。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就相信(活摘器官是真的)了。」──華裔作家盛雪

「我們(調查團)通過大量曝光的事實證明: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大規模的迫害法輪功信仰運動之後,在中國這種罕見的罪行(活摘器官用以移植)被曝光的數字在直線上升,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成員潘晴

澳洲SBS電視台Dateline專題節目於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播放了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販賣的《活摘》(Human Harvest)紀錄片後,三位華裔作家分別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並一致表示: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制止活摘器官!

華裔作家盛雪
華裔作家盛雪

盛雪:中國衛生部網站數字證實活摘器官

盛雪女士感慨表示:「今天已經有足夠的事實證據擺在了世人的面前,如果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國家的議會在這一點上再裝聾作啞的話,那麼他們必須要負起受整個歷史譴責的責任!當時我就在想,在現代人類社會當中發生著這麼一個巨大的罪惡,真的是對所有人良知的一個挑戰。(對於)這種(活摘器官)罪惡,一個人你哪怕說你一開始不相信,你不完全了解,(但是)當你知道的時候,你就應該首先有一個立場:我要調查去!對吧。我要去調查這個罪惡是不是真的。這是每一個有良知的人、不光是中國人都應該有的基本立場。」

她回憶說:「我當時剛一知道這個信息的時候, 我就上中國衛生部的網站去查,就查到了這個間接的證據。就是說,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中國的某些器官移植的數字,譬如說它是兩千個(我現在不記得具體數字了,現在只是做個比喻),突然在二零零零年的時候,一下子就上升到六千個、七千個。那麼你必須要問一個問題,這些器官的來源是哪兒?對不對?這不是菜市場的蔬菜、水果,你從哪裏運來,這是人體器官啊!那麼他的來源你必須得給個出處啊!是不是?當你有這麼大一個範圍比例的器官是沒有來源的時候,你就必須得問這個問題。那麼他們是來自於某些人、某個群體。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就相信(活摘器官的真實發生)了。」

潘晴:人們會追問,活摘罪行是如何發生的

潘晴作為由世界各國醫生、人權律師和研究員等人士組成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的成員,他沉痛地回憶說:「在『活摘器官』剛剛被曝光的頭兩年,二零零六至零七年,我們通過大量專業人士和包括來自中共集團原專政工具的部份覺醒的人士、以及來自很多在國際社會,在醫學界,特別是在器官移植這個領域大量曝光的事實證明: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大規模的迫害法輪功之後,在中國這種罕見的罪行(『活摘器官』用以移植)被曝光的數字在直線上升,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而每一例的活摘器官意味著剝奪了一個人的生命權,並且是建築在對人生命的直接摧殘上。把人的器官當作商品交易是顛覆了所有當代人類文明的準則,在任何意義上來講這都是一種不可容忍的罪行,是這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罪惡!這個罪行會逐步的越來越廣泛的被曝光,會引起整個人類的強烈震撼和憤怒。

「屆時人們必須追問一個問題:這樣的罪行是如何發生的?為甚麼這麼令人恐怖的罪行會在中國發生?人們必須要追溯到這個罪行背後所掩藏的那樣一種極端蔑視和摧殘人性的這樣一種政治制度和社會結構。那麼所有的指向都會指向中共──這樣一個滅絕人性的獨裁政權。」

孫寶強:我的鄰居可能成為活摘器官的受害者

對於中共獨裁政權所犯下的活摘器官罪行,孫寶強女士明確表示:「其實很多能夠翻牆看新聞的(中國大陸)民眾心裏都是明白這個事(中共活摘器官)的,但是現今中國民族的悲哀是對中共的恐懼。SBS電視台Dateline的專題節目能報導這個(活摘器官)真相,使我感到很欣慰。說明澳洲的主流媒體已經逐漸覺醒。他們再也不會因為和中國做生意而忘了普世價值和人權。我覺得這是非常欣喜的一面。」

上海女作家孫寶強
上海女作家孫寶強

孫寶強女士回憶她親身經歷了身邊法輪功學員被抓和被消失(可能被活摘器官)的過程時說:「四年前,就在我撤走上海前,在某外貿公司做財務。有一天,我們公司所在物業的經理問我:為何他們(中共)總是要我們物業監管你?我說你去看看我寫的文章就可以了。看完後他非常感動,和我成了朋友,並告訴我說:『在我們所住的這幢二十八層高樓中被監視的就兩個人,你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有一天國家安全局把那個法輪功學員找去談話了,從此以後他就失蹤了,我估計他也被滅口了,也成了被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當時物業經理很難過地對我說:『你也趕緊想辦法走吧,因為一個已經消失了。』」

孫寶強女士停頓一下繼續說:「這事使我非常震驚!我真的沒想到在這個二十一世紀的文明世界裏,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最最可悲的是很多中國人對這些發生在身邊的活生生的殺人事件視而無睹。或者其實他們是知道的,他們昧著良心苟且偷生。我覺得法輪功十幾年反迫害、『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是多麼的不容易;多麼的震撼人心;多麼的具有歷史的永恆意義!我雖然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非常支持法輪功學員,他們能夠以大忍胸懷揭露真相,我覺得是非常了不起的。我非常支持法輪功、更支持法輪功的關於『解體中共』的這說法。只有解體和滅亡中共這個邪靈,中國才有希望!世界才有希望!中國才有安寧!世界才有安寧!」

孫寶強女士接著說:「之後我對當時任居委會黨支部書記和主任的弟弟說:『(如果)你遇到法輪功的人,千萬、千萬不要迫害他們,他們是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弟弟聽後,把那些在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和光碟時被抓到居委會的法輪功學員都悄悄放走了。我認為那些散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真是無畏的勇士,他們真的把自己的腦袋拴在褲帶上,他們一旦被發現後輕至被抄家、重至進看守所、被消聲滅跡,然後被中共活摘器官去掙錢。」

盛雪:認清中共本質才能擺脫恐懼

縱觀「活摘器官」漸漸曝光和被揭露的進展過程,盛雪女士感歎:這麼嚴重的罪行,到現在國際社會還不願緊急面對,真是令人很難過。她表示華人和西方社會人士在對活摘器官的事實認知上,都存在一個共同問題──對中共的「恐懼」。她舉例說明實際上是中國的社會發展更需要世界,更需要澳洲。她說:「中國需要各種市場,把錢投資出來。那些官員需要把他們的家屬,他們的子女送出來,把他們的錢轉移出來。實際上是中國更需要國際市場。在這樣一種需求關係錯位(國際社會誤以為他們要依賴中國市場)的情況下,很多國家因為恐懼,對活摘器官這個事情根本就不敢說話。」

盛雪女士如此舉數例後表示,這種「恐懼」實質是虛幻而不實的,只要大家認知中共的本性和本質,就會無所畏懼!

最後盛雪女士表示:「無論中國社會將來會產生哪一種轉變,都必須從擺脫對中共控制的恐懼開始,而在過去的十六年中, 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的講真相、反迫害,幫助了越來越多的華人擺脫對中共的恐懼,為中國社會的改變作出了最大貢獻。而從內部去退出中共這是一個非常天才的做法,我離開你,每一個個體在心靈上和精神上從這麼一個非常龐大的、邪惡的這麼一個固體的東西上面去剝離自己的時候,這個過程就是一個讓中共垮掉的過程。」

孫寶強:不能無視活摘器官

孫寶強女士也對國際社會因和中國的貿易關係而忽視人權問題發表了她的見解,她說:「我覺得現在的形勢很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綏靖政策』。很多政府為了解脫財政危機,甘願和中國做生意而忽略人權是很可悲的一件事。事實將證明他們的目光是短淺的,利益是短暫的。但是我們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如果一個政府還不能正視人權這個問題──這個星球上最邪惡的、前所未有的、驚世駭俗的『活摘器官』,那真是世界的悲哀!文明的悲哀!歷史的悲哀!我們每一個人的悲哀!」

潘晴:要結束活摘罪行就要解體中共

潘晴強調要結束「活摘」罪行就要結束罪行發生的根源,那就是中共,只有退出中共和解體中共才能真正結束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過的罪惡!他表示:「結束這個(『活摘』)罪行,不光要暴露它,而且要結束這個罪行得以發生的社會根源和政治制度。這就是我們目前看到的兩億人三退。這堪稱是一種偉大的靈魂和思想的革命。『三退』是來自於人類心靈的覺醒,是二十一世紀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一次非常偉大的、和平的變革。他象徵著來自思想和靈魂的一種巨大力量,使中國人失落已久的傳統美德和良知正義得以拯救和恢復;使中國走向光明和自由;使十幾億中國人、世界四分之一的人類普遍覺醒、走向未來。所以我說我們無論怎樣去理解、去形容退黨大潮都不會過。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很多為和平做出貢獻的個人和團體。以我的觀察和了解,我認為在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的這樣一個偉大的時刻,最有資格獲得這項榮譽的、最能夠體現諾貝爾和平獎那種和平和正義精神的,非法輪功修煉團體莫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