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演員身陷囹圄十五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日】我作為一名優秀歌唱演員,因堅守信仰履行公民合法人權,於九九年至今幾乎都在獄中慘遭非人折磨。如今重返社會,我早已年逾半百,面臨遭歧視無工作如何生計等一系列問題,這是中共惡黨歷次政治運動後對自由信仰者製造的又一幕人間悲劇。

我只希望中國大陸民眾通過法輪功學員十幾年的血淚史實,認清中共邪惡本質,感知法輪大法是正法,選擇良善退出惡黨組織,走向光明未來。

我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因堅守信仰被先後非法關押十五年:齊鐵勞教所監舍陰暗潮濕骯髒不堪,一百七十多人擠在一起,蟑螂在被子裏身體上爬,警察穿大棉襖,讓我們光著膀子幹活,在荒郊野外喝含有工業廢水的河水,個個身體浮腫;綏化勞教所一矮胖子警察抽我耳光,惡毒的抓住我的雙肩,同時用膝蓋頂我胸部,稱「跆拳」,還將筷子削尖連續扎入我脖子的肉裏;在泰來監獄我被半夜弄到水房,光著身子被用涼水不停地往頭芯處澆,過堂風冷凍,還被戴腳鐐手銬關小號,每頓只喝半小盆雞飼料做的玉米粥,渴了只能喝便器流出的水;光榮派出所一警察惡狠狠地用皮鞋跟使勁跺、碾我的腳趾,腳趾肚撕裂鮮血染紅襪子……

堅守正信被開除公職非法勞教

兒時便渴望修煉,皈依佛教卻沒找到內心想要的東西。九三年師父來齊齊哈爾傳法,我當時夢中遇見法輪卻錯失機緣。九五年年末我所在的文工團去哈爾濱比賽,有緣看到《轉法輪》一書,以前練的多門氣功對於天目的問題都說不清楚,而大法講的如此明白,我如飢似渴的看了兩天,內心豁然開朗,自此走入修煉。翌日我的天目開了,第三天真切體驗到白日飛升,隨之我請了一本《轉法輪》,考驗也接踵而至:買水果買書都多找我錢,我皆毫不猶豫的將錢退回,半個月後找到煉功點。以前患嚴重關節炎,走路腿沉,咳喘,每天得換三個口罩,得法後按真善忍做真正意義上的好人,自此身體輕健內心充盈著生命得法後的喜悅。

七月二十一日晚得知政府不讓煉法輪功的消息,心想作為大法的修煉者我得盡一份責任。翌日我們一行五人來到哈爾濱省政府和平請願,我們被送到哈體育場。當晚齊鐵分局機關開會,領導問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你怎麼想的?我說我得煉。不久分局黨委副書記找我談話,說十月一日之前局黨委接到通知不讓法輪功學員進京。十月六日我與幾位同修一路順利直抵新華門,我們將兩封上訪信交與中南海門前站崗的武警,我們被送往西城區看守所,羈押一夜後被齊鐵勞教處接回又送到齊鐵看守所。在齊鐵看守所十人用一個小勺(洗衣粉中的塑料勺)輪流喝一小盆碗底帶泥沙的湯,早七點至晚十點被迫糊藥盒。曾三次半夜被姓馬的瘦子科長和一胖子警察非法提審,他們不顧北方初冬的寒冷,不讓我穿衣只許穿短褲,胖子警察還不時的踢我:某某黨不讓煉對不對?我說不對。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被非法勞教於齊鐵勞教所。期間我被哈爾濱鐵路局文工團開除公職。

甚於納粹集中營的齊鐵勞教所

我與高福平、張立群、潘本余、王寶憲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鐵路勞教所。三大隊監舍陰暗潮濕骯髒不堪,一百七十多人擠在一起,蟑螂在被子裏身體上爬。車輛段修改車間,破混凝土地面,一個人把钎子另一個人輪錘子,大冬天光膀子勞作還渾身是汗,手掌心起了十幾個滲血水泡。一次我扛一百斤的水泥袋子只因扔偏了,大隊長就對我又罵又踢。一天下來又苦又累的精疲力竭,回到監舍還要碼坐到深夜。由於超負荷勞役加之監舍潮濕,我身患嚴重腎炎。二零零零年四月又讓我們挖溝,警察為了多掙錢將工程承包下來,根本不顧我們的死活,北方早春四月天氣寒冷,警察穿大棉襖,讓我們光著膀子幹活,目的是為了我們快點幹活,慢下來就會凍得發抖。也不供給我們水喝,渴了只好喝荒野裏的河水,由於水中有富裕造紙廠排出的工業廢水,我們個個身體浮腫。每天篩沙子,冰凍的沙子一刨一個白點,還必須每天篩出九立方細沙,裝車必須二十分鐘裝滿,裝的慢一點兒或不能完成定量便遭毆打。一天下來從刨沙篩沙到裝車,相當一個人倒運四十噸煤的量。雙手痛的伸不直,平時也是握鍬狀,時常在半夜疼醒。

我們還經常到碾子山等外地出工。法輪功學員王寶憲(已迫害致死)在碾子山採石場遭受更深重的身心迫害,每天搬運一、二百斤的大塊兒毛石,別人裝五車他得裝十車,別人來回坐車他得跟著車跑,沒日沒夜的幹活,晚上正睡覺,只要火車來,半夜也得去裝車,白天照常幹活。吃的飯常年沒半點兒油星兒,一次他家人給他送去一飯盒肉,他將肉放到集體菜湯裏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及刑事犯人一起吃。警察吼著「你的東西自己吃」,王寶憲說:我決不能自己吃,都幹一樣的活我不忍心自己吃。還有一次挖溝,現場沒有廁所,就地方便,潘本余方便時不知遠處有警察,警察只因他對其方便就對他拳打腳踢半個多小時。

富裕、綏化勞教所的黑暗

二零零零年年末,齊齊哈爾市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轉至富裕勞教所繼續迫害。哈鐵分局的法輪功學員王守慶的女兒送來味精、辣椒麵,被大隊長賈維軍沒收送到幹部食堂留與自己吃。

長春亂法人員劉慶、陳某某來富裕勞教所惑亂,大家煉功抗議,勞教所政委竟帶著防暴隊阻止:某某某你太不要臉了吧?又對刑事犯人說「整他」。幾個人將我架了出去,把煉功的挨個拉出來劈頭蓋臉一頓打,一群人打一個,還將我們踹倒,趴在地上不讓起來。海拉爾鐵路分局伊圖裏河辦事處安全科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張兆華的眼睛被打的青腫如葡萄。事後富裕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起訴,將馬勇、潘本余(已迫害致死)、王寶憲、張曉春(已迫害致死)等送到富裕看守所,非法判刑後劫持到北安監獄繼續迫害。

零二年勞教所阻止我們發正念,武鴻軍高聲背誦經文,刑事犯用不鏽鋼勺子插入他嘴裏攪出了血,他一直不停的背誦三天,這個刑事犯翌日遭報應滿嘴起膿泡。阻止我發正念的刑事犯包夾雙手莫名的出汗,嚇得他再也不敢看管法輪功學員,主動要求調離。法輪功學員付志宇大年初一發正念,被用銬子在兩床之間大字形酷刑折磨,致使其高血壓、腦溢血,過年期間扔進醫院也不治療,導致死亡。我、劉晶明(已迫害致死)、慈海(已迫害致死)、張化斌(目前關押於泰來監獄)、姚興起、高德勇(已迫害致死)、武鴻軍等在鐵管子上被吊了一天。

零三年秋天,我、姚興起、武鴻軍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轉送到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他們找法輪功學員談話實為變相轉化,因拒不轉化而遭一群警察犯人毆打,一矮胖子警察狠狠抽我耳光,惡毒的抓住我的雙肩,同時用膝蓋頂我胸部,稱「跆拳」,導致我胸痛半年之久。當夜又用電棍電擊我和武鴻軍。那個矮胖警察為阻止我們發正念,還將筷子削尖扎我們脖子,我不躲避繼續發正念,筷子尖兒扎入肉裏再拔出去,連續兩個星期。零四年四月我於綏化勞教所獲釋。

齊市鐵鋒分局和看守所的罪惡

零六年三月三十日下午三點,我流離失所在租住地,鐵鋒分局的一群警察將我堵在屋內,我走脫後來到劉晶明租住處,劉晶明聽此消息說:我得告訴武元龍撤離。當夜我與二十多位學員相繼被鐵鋒分局各派出所綁架,審訊時滿樓都是慘叫聲。在光榮派出所我遭刑訊逼供,三天三夜不讓睡覺,閉眼就被扒眼睛;被上老虎凳,一警察惡狠狠的用皮鞋跟使勁跺、碾我的腳趾,腳趾肚撕裂鮮血染紅襪子,一小警察還躺在對面椅子上,將一隻腳放在老虎凳上,另一隻腳連續踹我胸部,導致我呼吸都疼痛達半年之久;新工地派出所片警邢惠民等將武元龍(目前關押於泰來監獄)綁架到鐵鋒分局,將他銬在鐵椅子上,雙手從鐵椅子靠背上的兩個圓洞穿過,在背後用手銬銬上,身體往前抻,使其坐不到椅子上,雙腳著地、身體懸著,由於抻力手銬使手腕手臂疼痛難忍。第二天來了兩個專門上刑的惡徒,把其頭蒙上,坐車將其帶到一空樓處,把衣服扒光,雙手掛在牆上,在兩手大拇指和小便處同時連上電線,接在電工用的「搖表」上電擊,逼其提供其他學員信息,回答時稍一猶豫惡警就「搖表」,逼的他直撞牆;劉晶明被李齊住處蹲坑的鐵鋒區曙光派出所的谷某某等惡警綁架,被鐵鋒刑警隊罰坐鐵椅子迫害十一天,刑訊逼供,嘴被打破,後又被鐵鋒刑警支隊毒打、吊刑,用夾子夾其小便處,另一夾子夾嘴唇,再搖電表點擊,電壓迅速達致上萬伏,使其渾身顫抖胸膛被撕裂般疼痛;李齊被上大掛,一條繩子拴腿另一條拴手腕,身體懸空導致當場昏迷;趙文山(目前關押於泰來監獄)被警察用四釐米粗五十釐米長棍子毒打的皮開肉綻,木棍打斷了很多根,日後他腿上淤積一個像樹瘤子似的大包。四月七日,我、劉晶明、慈海、武元龍、鄭華春、任英群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齊齊哈爾看守所。趙文山、李齊被抬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得性病的、長疥的、腳流膿的都被逼迫做牙籤。我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三天後副所長郭振川問我能不能吃飯,我說不吃。他惡狠狠的說:你等著。他拿來小鬼子發明的鑽捧子,一鋼條兩側各對稱一個十毫米U形鋼筋,呈「中」字形,將我的手放入兩個U中,再用螺絲刀子將U兩頭的螺絲擰緊,我疼痛的喊出聲來,眼前一黑一身虛汗頓時虛脫。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我與劉晶明、趙文山、慈海、李齊、武元龍等法輪功學員被鐵鋒區法院非法判刑投到泰來監獄。

地獄般陰森的泰來監獄

我們被送到泰來監獄集訓隊,劉晶明天天遭毆打,不久便被迫害致死。我與趙文山被分到基建隊幹瓦匠活。因拒絕放棄信仰,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中隊長呂義唆使雞西犯人胡佔勝「讓他清醒清醒」。半夜我被弄到水房,脫去衣服光著身子,胡用小盆盛滿涼水不停的往我頭芯處澆了半小時,北方的早春寒氣襲人,東西窗打開,過堂風吹來凍的我渾身打顫身體青紫,後來只許穿短褲坐在水泥地上,雙腿伸直、上身坐直。我被凍作一團,身體膝蓋稍一彎曲便被用腳踩,我被冰凍二十四小時被澆了三遍水,此事他們不讓別人看見,哈爾濱法輪功學員王俊峰知道此事後破門而入高聲斥責他們:誰給你們的權利!王俊峰被拽走。此次迫害後我雙腿無力走路遲緩,渾身疼痛,患嚴重腎炎,一年後漸恢復。碾子山法輪功學員張化斌被迫害的臉色蠟黃、全身浮腫、患嚴重腎炎,走路緩慢、弱不禁風;趙文山被迫害多日不讓睡覺,雙眼血紅,被上支架酷刑。

二零零九年三月我以思想彙報形式給警察講真相、講《九評》、勸他們退出邪黨組織,我被戴七天手銬和十八斤腳鐐出工,刑事犯人可憐我便背我上樓,警察老衛(音)吼道:讓他自己上樓,再背他就扣你分。同年因趙文山王俊峰作的歌詞我譜曲,被戴腳鐐手銬關小號七天,每頓只喝半小盆雞飼料做的玉米粥,渴了只能喝便器流出的水;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因看MP4中法輪功書籍又被關小號十八天,兩次關小號我給刑事犯人講真相,十幾人都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之後有三個警察也退出了邪惡組織。我在泰來監獄歷經十年非法關押,於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終於獲釋。鐵鋒區六一零王主任、楊科長將我劫至社區,讓我在脫離法輪功的文件上簽字,我拒絕簽字。

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與個人:
區號:0452 郵編161000
齊鐵勞教所 姜佰利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政法委610辦公室:2188661 2188663: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局長胡斌(原文化路派出所所長):局長室電話:2126304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電話:2124609,2125039,2126767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電話:2126456
鐵鋒分局指揮中心:0452-2148110
齊齊哈爾市鐵鋒分局: 0452─2183708
齊齊哈爾市鐵鋒分局曙光派出所電話:2511629 2534165
曙光派出所所長: 初春
曙光派出所副所長:徐忠和
曙光派出所警察:樊凱 手機:13504610151
盛濤、宋濤、王斌、呂岩、王偉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局長辦公室:2891544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副局長 辦公室:0452-2468283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辦公室:2423410
齊齊哈爾市政法委電話:2791601
齊齊哈爾市政府辦公廳電話:2790908
齊齊哈爾市委辦公廳電話;2791310,2791329,2791425
富裕勞教所大隊長 賈維軍
副大隊長 韓少坤
富裕勞教所所長 肖振東
副所長 王雲風
政委 李洪軍
獄警:汪泉 黃殿林 陸井峰 吳強
富裕縣法院廳長:李廣平
富裕縣勞教所郵政編碼:161200
富裕勞教所電話:452-3123712,452-3123571,452-2739098,452-2473543
「610」辦公室:452-2425788,452-2787964

泰來監獄獄長:張志誠
政委:杜英超
改造副獄長:於振海
獄政科科長:馬曉春13019093390  傳真 0452--8235443
獄政科副科長:梅繼明
獄偵科科長:楊立波
教政科科長:姜海濤
刑法執行科科長:張興軍 0452---8225543
監區輔導員: 程 強 13351623798
集訓隊教導員:紀恆泰 0452--8225647  13079655898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監察科:主任蔣某,手機:13796333391 電話:0452--8221708
集訓隊隊長:梁福文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八監區改造副監區長:李偉明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八監區二分監區長:於洪濤
黑龍江省公安廳主管監獄人員:關玉德 手機:13089988067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電話:
接見辦0452─8225443
監獄長電話:0452─8229203
紀委、監察辦電話:0452─8225504
紀委書記電話:0452─8229207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電話:0452-55120398
泰來監獄電話: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獄政科電話:0452-8225443
監獄辦公室:0452-8237949
獄長趙如濱電話:0452-8229203
紀委書記:0452-8239203
獄政科0452---8225443
監獄辦公室0452---8237949
八監隊惡警: 楊洪秀 紀靖平 陳炳江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 郵政編碼:162401
泰來監獄長:於振海,
獄政科:馬躍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電話:
監獄長電話:0452─8229203
紀委、監察辦電話:0452─8225504
紀委書記電話:0452─8229207
主管監獄長:0452-8229203
紀委書記:0452-8229207
紀委、檢察辦:0452-8225504
九監區 曹某:13194529100
張維佳、王智玲、喬平、崔力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