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人的觀念 真正把自己交給師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三歲。我是在被多種疾病、工作負擔、家庭矛盾壓得喘不過氣來,一心想練氣功,求個好的身體,學了多種氣功,並皈依佛門無果絕望時,喜得大法的。一煉法輪功,各種疾病均在短時間內不治而癒了,那種輕鬆,感恩,神奇,喜悅時時浮在臉上,逢人便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十多年來,我堅定地走在師父指引的修煉路上。

可是,這些年來,舊勢力的黑手爛鬼總是虎視眈眈,採用各種途徑迫害我,十多年來,我過了很多「病業」關,但不管多重,多危險,我始終堅信修煉人沒有病,是消業,是舊勢力迫害,每次都在師尊的呵護下,很快度過難關。如二零零六年出現心衰,心律達一百六十以上,每分鐘心跳暫息達十二次,腳邁不開步了,心慌難受。我一天煉兩遍功,當晚心跳就平靜了,第二天正常上班。2010年出現口眼歪斜、頭疼、眩暈、血壓高,腿腳也不太聽使喚,堅持煉功學法,一個星期一切症狀消失。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四次摔跤。前兩次是晚上熟睡後無故跌落地上,跌傷胸肌、肋神經、手指腳趾等,活動受限;一次是絆倒洗臉架。我沒告訴家人,平靜的加大力度發正念,向內找,增加煉功次數,很快地就解體了迫害我肉身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共產邪靈,使症狀緩解,消失。當時認為魔難過了,誰知在十二月三十日在客廳坐沙發坐錯位了,重重的坐在地板上,頓時腰胯鑽心的疼痛,動不了,面如土色。把家人嚇壞了,非要往醫院拖。我再三說我有師父,我好好煉功,幾天就會好的。

修煉是嚴肅的。這一摔,我知道肯定是我的路沒走正,舊勢力抓住把柄下死手迫害我。見我前幾次摔跤經過學法煉功都闖過來了,這次不讓我動,是要毀我。我絕不上當,不管我修煉中有多大的漏,舊勢力都不配考驗我,我只聽師父的。不能動,我就加強發正念、背法,反覆背《苦其心志》、《別哀》等經文。我相信我一定能闖過這一關。可是因為身體不能動,吃飯、喝水都要人喂,大小便也解不出來。三天了,子女擔心出大事,非得去醫院,再三說別把老爸累壞了,只去照個片,大家心裏有數就回家。一路上,我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點化我,救我。可X片出來一看,脊椎骨壓縮性骨折,腰一椎壓進腰二椎二分之一以上,腰三椎、腰四椎與腰五椎之間間隙只剩一條線,醫生說必須馬上住院,睡硬板床至少三個月,防癱瘓。

我心想你們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我一定要讓我的身體出現奇蹟。我知道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大法弟子的形像就是證實大法。在醫院十七天,我很平靜的背法、聽法、發正念、煉功,只能手動,就做手的動作,師父《濟南講法》聽了七遍,並給接觸到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勸退了六個有緣人。護工、同室病友都從我的皮膚、神態上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回家後,忍痛煉功。二月初,我又能上網做真相資料了。子女們都說老媽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好的真快。

可我心裏十分著急,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修煉中有大漏,該怎麼辦呢?我請來當初一起學法的外地老同修,放下常人中的一切事,集中學法、煉功、切磋,真的回到了當年的修煉狀態中。一同修回憶說:當初修煉時,你變化最大,真是一天一個樣,那臉色很快就從蠟黃色變得白裏透紅,皮膚那個嫩哦,精神那個好哦……現在怎麼會這樣了呢?是啊,修煉十多年了,反而臉色又萎黃了,人也疲倦,走路又很慢,稍走快點胸就痛,這是怎麼修的呢?我知道是人心, 是人的觀念在阻礙著。

那麼這人心、人的觀念為甚麼老是去不掉呢?根本原因就是心中法裝的太少了,法學的多,真正得的少,沒法的力量,人念如何能變成神念,又怎能脫掉這層殼呢?我下決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師父,好好調整好心態,安靜下來,用最崇敬的心,靜心學法、煉功,用法充實大腦、讓神念代替人念,改變這人的觀念, 修去這人心, 走好最後的路。

我把自己擺在初學者位置上,用得法當初的那種認真、熱情、急切的心情,靜心學法煉功。轉變習慣性認為動作會了,法也熟了的觀念,耐心的「靜心」的去學去煉,有一顆巴不得多學點、動作準確點的心認認真真的對待。八個多月的時間,因跌跤家人不讓多動,沒有任何家務,除打真相電話外,基本是腳不出戶,上午讀《轉法輪》,下午讀其他講法。幾月來把師父所有講法依次看了兩遍,有的三遍四遍。我照著電腦中《大圓滿法》師父的動做一個一個反覆比劃、記憶,糾正過去不到位的每一個動作,包括手指與手指間的距離,雙手合十等動作。因為動作的準確、速度的快慢不僅關係效果,也是敬師敬法的表現。同時深入理解法,每天都用師父給予的法寶,真心的向內找,發正念清除解體邪惡。

經過幾個月努力,精神面貌明顯好轉,老人斑明顯減少了。對於一個七十多歲的常人來講,舊宇宙早有周密系統的安排,說明白點,也許生命早該結束了。是因為修大法,師父用巨大付出才使我有這個修煉的機會,進而有成神成佛回天的可能。可這一切舊宇宙的神哪肯放手?唯有真修大法,在師父在法的呵護下,才能徹底解體銷毀舊勢力給自己體內以及自己周圍的空間場範圍內所下的盤和一切機制,才能挺過各種大關大難。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徹底改變人的觀念,特別是生老病死這一固有人的理。放下生死,真正把一切交給師父,生也行,死也行,就是師父說了算,自己只管堂堂正正修煉,按師父說的做才能做到。

在過去的修煉中,總認為自己明白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是與大法同在的偉大生命,思想中基本沒有死的念頭了,子女、親朋也說我心態好,從未聽我說老了,要走了等。但我深挖自己內心,卻有很強的怕病怕死的觀念。如為了讓子女認同大法好,還說過我如果不修大法,早不在人世了,你們早沒媽了,年輕時算命先生說我活不到七十二;或者說我們家族史有高血壓,腦中風,我娘、姐、妹都是這樣走的;我先天心臟差等等,表面是證實大法,實際是心靈深處根本沒有放下「生老病死」這一念,得法時本來就是以求治病為目地。通過認真學法我才清楚的看到了這才是我的根本執著。「生老病死」人的這一觀念成了被舊勢力長期迫害的理由。

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1]「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2]由於沒有真正放下生死,還是人,人就沒有與法同在的保護力。舊勢力就可隨意安排。可我們是大法弟子,是走向神的生命,決不能承認這一切!我們只聽師父的,修煉中有漏只在法中歸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驗我。

修煉是嚴肅的,作為大法弟子,要走向神,肯定有生死的考驗,因為生生世世欠下的一切業債,都必須償還清,該負的責都不能推脫的。我深信:再大的魔難只要按師父說的做,用師父的法指導一思一念,就沒有過不了的關,就能走出人,走向神。我一定按師父指引的路走到底。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