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監獄對李文娟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現年65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文娟女士,2009年6月初去同修家拜訪,被守候附近的普陀分局國保警察及「六一零」綁架,同年11月被非法判刑4年6個月,在上海女子監獄遭受種種迫害

李文娟老人曾是原儀表局所屬一零一廠的工會副主席,家住上海市普陀區子長小區77弄41號。她年輕時就有嚴重的腰腿病、風濕病等,經常疼痛發作,一年足有半年臥床不起,年復一年。而家裏還有多病的丈夫和女兒,一家人苦不堪言。為解決病痛,她自學過西醫、中醫,也試著練過許多氣功,但都不見效果。1997年4月的一天,李文娟偶然得到法輪大法的書籍,看完一遍,發現那就是她一直要找的,書中所敘述的法理非常符合她的人生理想,從此她按書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處事,非但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遇到別人發生困難,她都盡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學煉法輪功之後,幾乎就在幾天之內百病全消,從此三口之家生活安定,平靜祥和,多種疾病都不治而癒。李文娟自己做好人也勸人向善。

在中共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李文娟由於堅持信仰、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1到2002年間被多次關押進青浦「洗腦班」,被強行洗腦。2009年6月初去同修家拜訪,被守候附近的普陀分局國保警察及「六一零」綁架,劫持到閘北看守所,她絕食抗議,一週後被送往上海市南匯監獄總院灌食,出院後又轉押至上海普陀區看守所。

李文娟2009年11月被普陀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6個月,於2010年被劫持到松江女子監獄迫害。下面是發生在上海女子監獄的迫害。

松江女監一監區的犯人們,在大隊長張永梅和中隊長姚笛的指使操控下長期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監區朝南每個監室上下共8個床位,二個廁所與二個洗漱位,底樓第一個監室是進行迫害的地點。他們主要採取精神和肉體雙重折磨達到轉化的目的;精神上使用侮辱人格的手段,每天一刻不停讀x黨法律、讀誣蔑大法材料,並且還不斷的將許多寫誣蔑大法的紙條野蠻的強行塞進衣領裏,讓人內心感到痛苦。監房和李文娟的床位、被子、鞋子、小凳子等,到處貼滿,地上鋪滿師父名字和污衊大法的標語,讓人踩踏以達到侮辱和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目的。

肉體的迫害也無所不用其極,如讓暴力犯乘李上廁所之機,狠拉李文娟頭髮,並把李的頭往牆上猛撞。犯人陳文指使監室其它包夾犯強迫李文娟罰站,第一次罰不睡覺連續站立4天4夜,因腳腫,休息幾天後第二次罰不睡覺連續站立6天6夜,又因血壓高,休息幾天後第三次罰不睡覺連續站立8天8夜,站立的姿式是人臉要緊貼床上掛著的發臭髒布,雙腿筆直,如有彎曲,包夾犯張唯,余凡就上前踢打。在寒冬,惡徒們剝下李文娟的棉衣、絨衣,並打開窗受凍,看到人發睏時,往頭上臉上不時的潑冷水和髒水。內衣還沒有焐乾又濕透。

這樣的迫害一直持續,沒有正常睡眠時間,長達一年之久。由於長時間不讓睡覺,血壓明顯上升,姚笛還叫來看管犯人和勞動隊的人把李文娟強拉到辦公室親自動手強行灌藥,灌的李文娟滿地打滾。

平時李文娟每天被從早到晚坐小板凳,屁股只能坐在小凳子面的前1/3,每天坐和站立時間長達20個小時,屁股都坐爛,流膿血。犯人陳文還用竹尺狠打李的手背,直打的紅腫出瘀血。睡覺時打手張文華經常把李的被子拉下或拉到地下,並且還用力擰身體致痛。半夜裏還強逼李去打掃廁所,藉機進行毆打,如打耳光、踢腿、不讓人休息和睡覺。更狠的是,姚迪還指示陳文居然讓一個60多歲的老年人天天做高強度魔鬼訓練「跳高抬腿」,一直不停,跳慢或跳不高的話就是踢打。

為了揭露迫害,喚醒良知,在監區的大會上,李文娟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當時警察一擁而上,把她撳在地上,硬拖出會場,隨後銬在床頭鐵桿上,吊銬三天三夜。

李文娟的體重從120多斤減到70多斤,同監室犯人並沒有停止欺壓。期間,李文娟被黑監獄嚴管6個月,不給放風、不給正常喝水(甚至是自來水也不給飲用)、不給家屬接見等等。6個月才允許洗澡,由於生活物品拖鞋被扔掉,只能一走一滑進浴室,滑倒過多次。

終於在一次洗澡中,李文娟滑倒,造成股骨頸頭粉碎性骨折。送到南匯監獄醫院後,上海瑞金醫院等大醫院的骨科專家會診都明確股骨頸頭粉碎性骨折且移位,有壞死可能,又是六十多歲的老人,痊癒不可能,後半輩子可能癱瘓,要坐輪椅了。

李文娟堅信大法,始終以平和的心態對監獄的醫政科,宣傳科,生活科等的科長,和監區的各級獄警講述大法的美好。監獄大隊長張永梅說:「你骨折,不動手術,如果煉法輪功煉的好,我跟你煉法輪功。」而周圍的人們都說:你說法輪大法好,現在骨科專家說你後半輩子要癱瘓……而你的師父真的讓你站起來了,你能走給我們看,我們就相信!

2011年6月16日骨折後,李文娟天天躺病床上,沒接受任何治療處理;到8月8日晚上,骨折部位突然發熱發燙,非常舒服的感覺充滿全身。第二天清早,李文娟自然坐起,神奇般的下床了,在病房裏慢慢走動起來。身邊的病人,護工和醫生等驚訝不異!隨後再拍X光片,主治醫生拿著骨折前後兩張片子對照,欣喜而驚奇的說:「(骨折部位)接的連縫也沒有了!」走回到松江監獄後,所見的獄警和犯人們也無不稱奇。以前曾參與迫害的犯人有機會碰到都翹起拇指稱讚大法的神奇和威力,並對自己過往的行為感到歉意,愧疚和負罪感。她們共同的說法是,我也不想這樣對你,否則要扣分,要影響減刑。她所在地區「610」,街道的有關人員來看望她時,也驚奇的說你腿好走路了?

據悉,目前上海仍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如楊曼曄、張懿、柏根娣、范利敏、王全娣,管龍妹等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女子監獄,對她們的迫害還在繼續,如監獄方面長期以各種藉口和謊言拒絕家屬接見,這本身就是知法犯法在破壞和無視法律的尊嚴,並預示著迫害不但沒有停止,而是更加隱蔽。

中國傳統文化有「三思而後行」,孔子曰「君子有九思」是指: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岔思難,見得思義;孔子要求自己的學生一言一行都要認真思考和自我反省,處事要想到是否謹慎,生氣的時候要想到後患災難,要見得思義,即是否合乎義理。在中國發生了那麼大一件持續十六年的迫害,如果你是迫害參與者, 做不到君子有九思,也得三思而後行啊!為甚麼同樣是工作,有人能見得思義,不但沒有參與迫害而且還能在可能的情況下一直在默默的保護和善待法輪功學員呢?而你為何非要走到「義」的對立面上去積極參與迫害呢?善惡有報,例子在我們身邊已比比皆是。真的是為了你好,也為了你的家庭和未來,不做替罪羊,趕緊停止迫害,將功補過,否則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等的今天結果真的是參與迫害者的明天。善待別人就是在善待自己,切記!

直接責任單位及個人
上海市普陀分局甘泉派出所
上海市普陀區「六一零」國保處
上海市普陀區檢察院
上海市普陀區法院
上海市閘北看守所
上海市普陀看守所
上海市女子監獄
副監獄長:李海蓮
獄政科科長: 曹春花
教育科科長:馮鶯
一監區大隊長:張永梅
原一監區三中隊中隊長:姚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