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奪命車禍 師父救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七月,我和媽媽一起走入法輪大法修煉,那年我十三歲,現在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大學畢業後,在一城市從事於IT業,任一技術部門負責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傍晚,下過雪後的大地一片銀白,正是下班的高峰時間,寬闊的大路上車輛川流不息。我剛離開公司不遠,獨自走在人行道上,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像破車拉廢鐵「銧當……銧當」的聲音,瞬間來到身後,還沒等我回頭看,霎那間,我像被甚麼拋出去,飛了起來,眼前一黑,伴隨耳朵「嗡」的一聲,甚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自己漂浮在空中,下意識的向下看見路上的車輛無聲無息的飛駛著,速度快的只見車燈不見車身,一閃一閃劃過,車燈「刷刷的」在眼前無聲的閃過,看不見任何人,沒有任何聲音──整個世界靜止了,靜的出奇。身體繼續向上漂浮著,沒有痛苦。

我要離世了?我立即意識到不能這樣走,還有等待我的事沒做,我本能的拼命喊:「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身體開始下落。

逐漸感覺有些冷,我慢慢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側臥在厚厚的雪堆上,嘴裏還在高聲的喊著:「師父,救救我!」我努力讓身體動了動,卻吃驚的看到我的臉正面對著一堆尖尖的石頭,錐形的尖兒距離我的臉只有一掌之隔,好險哪!

我緩緩的站了起來,感覺左腳底下冰涼,低頭看踩在雪地上的左腳,牛皮厚底棉鞋整個鞋底沒了,只有鞋幫掛在腳面上,斜挎肩背包摔出去很遠。我不知到底怎麼回事,發生甚麼事了?察看四週,發現距離我五、六米遠的路面上,趴著一輛黑色轎車,車前的兩個輪胎都沒了,整個車趴在地上,車況損失嚴重。

原來,這輛轎車從我身後衝上人行道,撞飛了我,轉彎又衝下人行道,兩個前輪胎甩飛後,一頭紮在路上不能動了。面色蒼白的司機盯著我,呆若木雞。

察看我剛倒下的地方,周邊都是人腰粗的大樹樹身纏著鐵絲,一堆堆尖尖的石頭零散堆放在樹的空當中,而我則躺在樹和石頭堆之間唯一的雪堆上。如果我被撞飛到人腰粗的大樹上,如果我被撞飛到尖尖的石頭堆上,後果可想而知!瞬間的突變使我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了我,讓我離去的魂魄回歸體內,我的命是師尊給的,生命的再生緣歸於大法,感謝師尊!

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公司老總和同事們也來了,交通堵塞,交警看到肇事的車況,以為被撞的人一定不行了,看到我後,直呼:不可思議,真是奇蹟呀!

同事們根本不聽我說甚麼,強行送我到醫院,到醫院的檢查結果是左腿腓骨骨折,後頸椎嚴重拉傷,呈現脖子的弧度變成直的了。醫生說最可怕的是後頸椎如果治療不及時,會導致終生癱瘓,必須住院,長期臥床,做牽引,打石膏,三個月看情況再論。

這樣的結果讓公司的老總和同事們接受不了,好好的一個大小伙子剛離開幾十分鐘,就變成這樣,轉向指責肇事司機。而肇事司機為自己辯解時,同事們火了,要動手揍肇事司機,肇事司機身邊的小哥們也不甘示弱,表達態度。

我腿上打著石膏,脖子拉著牽引,在同事熱心的護理監督下,身體一動不能動,嘈雜的亂哄哄的一切,在我面前發生著。躺在床上的我想到不能這樣下去,必須把一起修煉大法的媽媽找來,渾身疼痛的我時不時要咬緊牙關堅持著,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第二天,媽媽和姨媽從家鄉趕來,了解大概情況後,我們簡單切磋了一下。我和姨媽(也是修煉人)發正念,媽媽先和醫生談了一會兒,隨即撤掉所有的吊瓶輸液,口服藥,注射藥等。在一個合適的時間裏,向公司老總表示感謝同事們對我的關懷。

隨後,開始和肇事司機面談。之前,肇事司機曾在我面前流露出他的擔心,因為清楚此次車禍他應負全責,擔心我媽媽來了,一定會大吵大鬧,獅子大開口,公司也一定會參與進來,弄不好要打法院的官司(老總要他賠償五十萬),長期住院的醫藥費也會拖垮他。所以,和他的一群小哥們站在醫院的外面候著。

媽媽告訴肇事司機:我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能訛人家。聽說你是剛買的二手車,說明你也不容易,不要買甚麼水果了,省下錢用在你需要的地方。只是今後開車一定要小心。我們有我們的師父管,不需要住院。抓緊時間,把交通部門的相關手續辦完,把你的車提出來,我們儘快出院。今天你的那些小哥們不能白來,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媽媽就講了為甚麼要「三退保命」的真相。

肇事司機感動的張著嘴,半天才說:阿姨,真沒想到你會這樣大度的原諒了我,甚麼都不說了,你先歇會兒,我去辦,他們都會同意三退。一會兒,肇事司機拿來了寫滿真名三退的名單,還把自己的家人添上。跟過來的幾位小哥們都說:耳聽是虛,眼見為實,這回可真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然後開始罵起了邪黨迫害法輪功,是吃飽了撐的。

交通部門的相關手續處理完,公司的領導、家屬、病房的患者、醫院的護工等等都做了「三退」後,我自作主張拆掉石膏,拿掉牽引,在醫院一紙「保證出現一切後果自行負責,與醫院無關」的文書上簽字,出院回家。

其實,身上的傷痛使我夜不能寢,翻身都很困難。第二天清晨,全世界大法弟子煉功時間到了,我和媽媽面對面站著煉功,左腿骨折處鑽心的疼痛已經超過了脖子疼,感覺骨頭斷裂處像扎進肉裏一般,汗水順臉淌下,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有些支持不住,渾身開始戰慄,連呼吸的氣息都發出顫抖的音頻。媽媽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隨後轉過身去,背對著我。過後,媽媽說她甚麼都幫不了我,只有一念把我交給師父!

身體搖擺中,忽聽到師尊輕聲說:「你好好的。」我即刻穩住身心,一動不動,感覺很強的能量從頭頂下來,逐漸呈現為環狀,裹住我整個身體,環狀能量(我看不到,只能這樣稱呼)向下移,在脖子處速度緩慢,但沒有停留,繼續向下移,每到之處,感覺無比的舒暢,到達左腿骨折處時減速,慢慢向下移動,整個身體包裹在環狀的能量中,非常舒服、愜意,無法用語言描述。渾身的痛楚消失了,感覺心明眼亮,像被清洗過一樣,連思維都清晰了。我忍住喜悅,把功煉完。

媽媽回身問我,怎麼聽不到你的動靜了?我激動的告訴她:師父管我!師父讓我「好好的」,你聽到了嗎?我現在渾身都不疼了,你看你看,我拍打著脖子和腿。

常人中有一句話:傷筋動骨一百天,而我遭遇這麼大的車禍,醫院診斷我會下身癱瘓,可我剛煉功,就好了,修煉法輪功的神奇再一次在我的身上展現出來。我家的親朋好友本來不理解我們的行為,認為我們都「煉傻了」,現在看到這樣的結果,都驚嘆法輪功原來如此的神奇,世上沒有靈丹妙藥而法輪功中就有,只要潛心修煉就能改變本體。他們理解了為甚麼我們在中共殘酷的迫害下,不放棄修煉。

大家送給我和媽媽一句話:「你們好好煉吧。」

後期,肇事司機拿給我八千塊錢,說是保險公司理賠的錢。通過這件事,他在他住地附近找到了一位大法弟子,諮詢了許多不解問題後,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幾天後,他來電話說:附近的鄰居(大法弟子)出門了,沒處問,我煉功肚子疼怎麼回事?媽媽告訴他:那是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是正常現象,是好事。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到外地去了,斷了聯繫,不知這位有緣的司機現在怎麼樣了?祝願他在大法中走到底。

我修煉的不是很精進,師父又救了我一命,我一定得更精進。現以師尊的詩詞和大家共勉:「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