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女會說話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二零零三年秋,我被綁架關在陰冷的看守所。一個嫌疑犯與三個聾啞嫌疑犯(偷竊嫌疑)因爭搶被褥吵了起來。啞女們不會說話,只能捶胸頓足地一邊「啊啊」的叫著,一邊用手比劃著。

我不懂啞語,不知道該怎麼勸她們。正發愁呢,突然腦子靈光一閃,拽住一個啞女用手做寫字的動作。啞女明白了我的意思,從床板夾縫中找出一張報紙和筆芯。監室是不允許有報紙和筆的,是她們偷偷藏起來的。

我在報紙上寫到:「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法輪功是佛法,我們都是法輪功受益人。認同大法,善待別人,就會受益,就會有奇蹟,就會早回家。我們在這裏相遇是難友,要珍惜這個緣份。」那個啞女看明白了,又打手勢告訴另外兩個啞女。她們都安靜下來了。

後來,我把自己會背的《洪吟》中的詩寫給啞女們。她們都默默地背,還跟我學煉功,我煉功時幫我打掩護。

七天左右,三個啞女全會說話了,雖然說的不流利,但畢竟會說了。她們高興得不行。

一天,曾經跟啞女們搶被褥的那個嫌疑犯來例假肚子疼,向獄警要熱水喝,值班獄警卻用「你以為是在你家哪!」一句話頂了回去。這時,一個啞女在小窗口說:「要水!」獄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拎了一壺熱水,對啞女說:你說一句話,就給你一小塑料缽熱水!結果啞女給大夥要了一大盆熱水。

「啞女會說話了!?」天黑前,幾個獄警出於好奇一起到我們監室來看她們幾個。我告訴獄警:這是她們相信法輪大法好得的福報。

三個啞女中有一個不但啞,耳朵還聾。一天我把洗好的毛褲掛在暖氣管上,下面放了一個小盆,以免水滴到地上。水滿後小盆不知怎麼掉到地上。這個聾啞女立即拽著我,手指著自己的耳朵對我說她能聽到小盆掉地上的聲音了!說完抱著我激動地哭了起來,她說她父母從小就帶著她到處治耳聾,北京都去了,也沒治好。

啞女們的事很快傳遍了整個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