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義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在綿長久遠的中國歷史中,見義勇為、捨生取義、鐵肩擔道義等理念是傳統文化的主旋律。在中國文化中「義」通常指應該做的,合乎正義、道義的事情。孔子把義作為衡量君子的行為尺度和價值標準,強調「君子義以為質」;孟子捨生取義的思想,凸顯了重道義輕生死的價值觀;關雲長義薄雲天,文天祥捨生取義,都在踐行著君子之義。

在耶路撒冷猶太紀念館裏有一座「國際義人園」,是以色列為了紀念那些冒著危險幫助猶太人的非猶太人而專門設立的。以色列對「國際義人」有著嚴格的規定:必須是非猶太人;沒有傷害過猶太人;冒著危險幫助猶太人;未曾收受金錢報酬。目前紀念館認定國際義人共兩萬多人,中國外交官何鳳山也位列其中。

1937年,何鳳山被派往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工作,1938年3月,希特勒的軍隊吞併了奧地利,大屠殺開始,可憐的猶太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懼和危險中,街頭巷尾殘殺的悲劇在越演越烈。猶太人隨時都可能被綁架,被送入集中營,只有得到一個逃往歐洲以外的國家的簽證,才能有機會逃出歐洲,掙脫納粹的魔掌。當何鳳山目睹了納粹的殘暴,看見了猶太人等待死亡的無助神情後,他毅然向猶太人伸出了援手,他冒著危險與禁令,勇敢地向猶太人發放前往中國的簽證。他發放的簽證被猶太人稱為「生命的簽證」,得到簽證的人,就有機會踏上自由之路。有證據顯示,到1938年10月,何鳳山來到維也納僅僅5個月,他就已經發出了1900個簽證。

當時納粹的行徑極為囂張殘暴,為了保護救助猶太人,何鳳山先生也曾面對過蓋世太保掏出的手槍,也曾面臨過上級的懷疑和調查,但是這些都沒有阻擋何先生救人的腳步。只要是猶太人提出申請,何先生就向他們發放前往中國的簽證。當年,17歲的猶太青年艾瑞克在奔走了50多個外國領事館後,懷著最後一線希望找到何鳳山,他手中握著一家20口人的簽證申請單。何鳳山冒著極大風險為他一一蓋上前往上海的簽證。雖然艾瑞克和父親後來曾一度被納粹逮捕,但由於他們有中國簽證,最終逃離了納粹魔掌。幾十年過去了,猶太人一直對何鳳山心懷感激,世界對何鳳山的義舉也多讚賞和嘉獎。

何鳳山先生於1997年9月28日去世,享年96歲。人們都知道善終是福,而那些心繫他人,扶危救困的義人,當然會善者獲福、神護天佑。

在中國,自從一九九九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團體以來,很多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處境與當年猶太人的處境極為相似。中共隨時都有可能騷擾、恐嚇威脅、抄家搶劫、非法關押、非法庭審、酷刑折磨這些手無寸鐵的修煉者,有的修煉者被判刑後被活活打死在監獄裏,有的被囚禁在精神病院裏被灌食不明藥物後,被逼瘋、逼傻。如同猶太人當年被納粹虐殺一樣,只有最殘暴下流的政黨才能幹出仇視異己、殘害百姓、屠殺無辜的罪惡。

如果你是一個國安人員,你可以婉言拒絕接受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任務,你也可以在接到任務後,策略地保護他們,提醒他們;如果你是一名警察,你可以放棄逮捕法輪功學員的計劃,你也可以在綁架途中,給他們一條生路,你還可以為他們爭取釋放的權利;如果你是一名法官,你可以不接受審判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你更可以判定他們無罪。如果你這樣做了,你不但維護了法律的公正和尊嚴,還保護了好人,也踐行了自己的良知和道義,還會給子孫培一塊福田。

如果你在法輪功學員受苦受難之時幫助了他們,當歷史翻過這一頁,迫害結束時,後世會像景仰何鳳山一樣,感激你,景仰你,歌頌你。相反,如果你仍然追隨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那麼,當清算中共罪惡開始時,即使你能逃過世人的唾棄,法律的審判,歷史的追查,你也難逃自己良心的譴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它衡量著你的善惡,評判著你的貴賤,也左右著你的未來。

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明白了迫害的真相,再也不願追隨中共去幹那些傷天害理的勾當。當有不明真相之人舉報法輪功學員時,有的警察根本不出警,也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連續送進三個派出所,三個派出所都不接法輪功的「案子」,直接把學員放回家了。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參與到抵制迫害、和平抗暴的行列中,他們用一點一滴的善行在呵護著良善、維護著人倫天理,他們也正是當代的君子、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