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七處」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綜合報導)在北京,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聽說過七處,而被判過刑的北京法輪功學員也幾乎都被七處關押迫害過。

七處的準確名稱是北京市看守所,或者叫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簡稱北看),地點在北京朝陽區豆各莊501號,裏面的案件都歸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審理,也就是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大隊負責,久而久之,七處就成了北看的代稱和別稱。

七處有個特殊任務,那就是配合中共一黨獨裁,充當中共打壓百姓、迫害民眾的專政工具,關押中國特有的「政治犯」。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動全部國家機器,開始迫害法輪功修煉團體後,七處再一次參與其中,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

十多年來,由於中共江氏集團把法輪功列為頭號敵人,所以北京七處首當其衝,形成了一個邪惡的運作機制:所有被認定為重點的、堅持不放棄信仰的、610欲加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從區級看守所送到七處,由七處負責審訊偵查,關押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再轉回區級看守所判刑,也有直接在七處判刑的。

由於七處負責刑偵,定了基調,下面到區級看守所,等待判刑、勞教,到區看就成了走過場。

由於七處的特點,形成了其特有的重壓氣氛(一般人都被判刑十年以上),給被關押者帶來了沉重的心理壓力和精神負擔,封閉的環境見不到家人,讓家庭親人們倍感無奈和沉重,間接受到了嚴重迫害。

讓我們看看七處參與的一些迫害事件和犯下的罪惡。

一、嚴重的迫害讓北京陰雲密布

迫害之初,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李昌、王治文、紀烈武,「控告江澤民第一人」──香港法輪功學員朱柯明、王傑等人,都被送到七處,判以重刑。

面對不公的對待和中共眾多媒體無恥的栽贓陷害,很多法輪功學員曾衝破重重阻力,召開新聞發布會,到北京上訪,打橫幅和平請願,結果遭到嚴重迫害,不少人都被送到七處關押迫害。

1999年10月28日,部份法輪功學員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面對外國各大媒體的報社記者,講述了法輪功的美好及所遭受了江氏流氓集團慘烈的迫害。記者們知道真相後,感到很震驚,向世界各地做了很全面的報導。而參與新聞發布會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遭到嚴重迫害。

*荊寶中,男,33歲,航天部二院某研究所工作,1999年10月底因參加新聞發布會被非法拘留,非法關押在7處,期間受到折磨,被澆涼水,灌損害神經系統的藥物,致使精神失常,2000年4月放出後精神仍沒有恢復正常。

*雷曉婷,北京工商大學英語教師,是北京大學英語專業研究生畢業。在校學習期間,曾因勇鬥歹徒、扶危救困而榮獲見義勇為證書。1999年10月,雷曉婷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為大會作翻譯。在11月5日的夜裏,雷曉婷被北京公安七處從她的宿舍中強行帶走,從此杳無音訊。直至2000年4月,她的父母才得知她已被秘密判刑兩年。當年20多歲。

*曲德洪,45歲,雞西市雞東縣永安鎮永新村人。因為參加新聞發布會,被國安綁架,蒙著眼睛秘密送往七處。非法「審問」採取「車輪戰術」,不讓睡覺,不停的恐嚇。上樓時,不讓自己走,而是兩惡警架著胳膊,腳基本不著地。氣勢洶洶的往上拖,到預審室往地上一扔,又抬起來往鐵椅子上一推,把夾板一放,狠狠的將鎖頭一下鎖上。往那一坐,「啪」拍桌子一下,聲音很大的說:精神點,你知道這是甚麼地兒嗎?北京七處啊,這沒幾個能活著出去的,都是大案要案。你現在就是我手中的一鳥,我讓你鬆快點你就好過點兒。問甚麼說甚麼,不然收拾你。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其中一個「預審」,30多歲,小個,略胖一點。另一作筆錄的人是個20多歲的模樣,提審過很多次,每次都打罵一頓。有一次從別的預審室過來一個「幫忙」的惡警,40多歲,方寸頭型,臉挺黑的,有疙瘩,惡狠狠的對他拳打腳踢,用軍用大皮鞋在他全身亂踢。重拳加耳光在頭上、臉上連抓帶打,滿臉是血,滿身多處青紫,頭髮被一綹一綹拽下來,揪斷的短頭髮混雜著鮮血,被施暴中噴濺到椅子周圍的牆上,幾次昏死過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當非法提審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張永麗時,他們謊稱說:啊,那沒事,那是腐乳湯,牆上有很明顯的處理過的痕跡,但沒擦淨。曲德洪多次被提審迫害,每天兩頓飯,每頓一個窩頭,度日如年。

約12月末的一天晚上,所有七處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全都提出來了,在走廊裏排隊,被分到北京各個區級看守所,參與新聞發布會的法輪功學員全都分到通州區橋莊看守所。在2000年1月16日,在通州法院秘密開庭非法判了六名法輪功學員,曲德洪被非法判三年零六個月。

*2000年12月30日下午3點鐘,20多個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一起打出九十九米巨型橫幅,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好」,隨即被中共警察毆打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豐台看守所。

原在大連鋼鐵公司上班的遼寧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李德相,也是其中一員。當晚在豐台看守所裏,被惡警操控的犯人將李德相打倒在地,拳打腳踢,警察又將李德相從地板踹到地上,不停毒打和肉體摧殘,致使他的身體極度虛弱。然後被送到七處。

後來這些法輪功學員全都被非法判刑、劫持到全國各地監獄繼續迫害。李德相二次陷大牢遭受冤獄迫害,於2012年10月1日去世。

*某錦州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上旬被轉到北京七處,強迫看誣蔑大法的「報告」、寫「體會」,搞株連,只要一人煉功,全體都受罰。提審的不法警察恐嚇說槍斃她。2001年10月26日被以所謂「非法示威罪」關押二年。

*譚守禮,男,當時46歲,北京市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中國作協報社總務科長,於2000年10月去有關部門上訪,被抓進七處。他長期絕食抗議迫害,李姓獄醫操控犯人石紅軍給他灌濃鹽水,連胃粘膜都吐出來了。後來被非法判有期徒刑10年。

*曹凱,男,當時30歲,中國科學院發育所博士生,2000年6月,在海南被公安非法抓捕,分別在北京七處看守所、海澱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百天。期間,該法輪功學員一直絕食抗議,遭到長期強行灌食折磨,看守為避免麻煩,將灌食的管子長期插入胃中。由於長期折磨,該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俞平,男,熱能系1995級碩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1999年6月初完成學位論文,並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但因6月20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被清華大學擱置不授予學位,以博士肄業處理。已獲俄亥俄大學全額獎學金,卻失去深造機會。

2000年下半年,俞平和趙玉敏夫婦帶著兒子先後七次去天安門廣場和平抗議。在廣場上多次遭到警察的毒打。2000年11月,俞平和趙玉敏夫婦被北京朝陽區三間房派出所警察搶劫並綁架。俞平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遭受種種迫害,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天津茶澱);趙玉敏被非法判刑二年零六個月,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

*姚悅,女,清華大學微電子所96級碩士研究生,本科畢業時曾被評為北京市優秀畢業生。1999年9月3日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審問至第二天凌晨。被開除學籍,檔案被校方強行轉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匪警將其兩手銬在床欄杆上,用電棍電手腕。後被關押到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姚悅2001年12月13日被北京市中級法院羅列多種罪名,非法判刑十二年。

*王欣,男,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曾獲校優秀幹部獎學金、優秀學生二等獎學金、好來西校友獎學金、細越育英獎學金,並擔任過班長、系科協副主席等職務。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華大學強令回家休學,並被告知「不從思想上脫離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後被關押於七處。

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級法院以多種罪名,非法判刑九年,送到遼寧省南關嶺監獄迫害。

*孟軍,男,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碩士,青年教師。因堅持信仰被清華大學解聘失業。他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貼大法真相資料,兩次被抓,受到非人的虐待,後關押於七處,2001年12月13日孟軍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多種罪名,非法判刑10年。

*秦鵬,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1999級MBA.大學期間多次獲得「優秀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等稱號。因工作努力、待人熱情受到同學好評。1999年10月因參加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抓,被學校強迫休學。2000年6月因煉功被抓,被清華強迫休學。

2001年1月1日凌晨,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把他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他的妻子王雯(法輪功學員)和不滿一歲尚未斷奶的兒子,後關押於七處,接著被送到北京團河勞教所三大隊被非法勞教兩年。

*白榮春,男,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士,在清華大學紫光和同方集團公司電腦工程師、專案經理。2001年5月7日因印刷大法真相資料被北京市豐台公安分局綁架。2001年8月被轉至七處關押期間,又被送至北京市法制中心轉化班洗腦。2002年9月被北京法院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十三年,並送回原籍服刑,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大北第二監獄橡膠一監區。

*2004年1月清華大學煉功點法輪功學員虞超、褚彤、王為宇、許志廣,北京體育大學煉功點法輪功學員謝華,都被非法關押在北京七處(北京市看守所)。這次迫害還成立了專案組,被認為案情重大。後來他們都被判了重刑。

*2005年6月,北京法輪功學員陳淑嫻8日坐車去懷柔講真相,被惡人舉報,並遭惡警綁架到懷柔珊瑚賓館的洗腦班迫害,後被轉移到北京七處,被關押了四十多天。

*北京法輪功學員蔣瑞山於2004年5月23日凌晨被綁架並抄家,中共將其先關在北京豐台看守所,6月30日又轉至七處。

*林樹森,男,32歲,大學畢業,北京法輪功學員,原籍黑龍江省慶安縣。2005年4月28日,被北京西城區新街口派出所包片惡警方革等人綁架後,陸續絕食一年有餘。在北京七處時,林因長期絕食,出現腎衰竭,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繼續灌食迫害。不法人員拒不放人,並欺騙他家屬,說林很好。

*李義翔,清華大學電機系九五級博士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刑事拘留一個月,七處處長親自審問、逼供,李義翔被綁在柱子上晝夜不停地被刑訊逼供,並遭到毆打、強灌濃鹽水迫害。

後來,李義翔在互聯網上以真名公開聲明退黨之舉,震動了中共高層,江澤民親自命令「抓住典型,不許判刑,一定要轉化過來」。清華大學黨委全力配合,在清華大學蹲點的「六一零」的頭目李嵐清,伙同清華校黨委副書記張再興,親自督陣,組成了公安、宗教、科學、教授專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所謂「幫教隊」,以酷刑、洗腦等卑鄙手段,炮製所謂的「轉化典型」。

*時應吉,男,31歲,延慶縣永寧鎮孔化營村人,原鐵路職工,因延慶資料點遭到破壞,被迫流離失所,2006年6月28日被綁架,劫持到北京七處。

*李燕,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2009年12月被非法綁架後送往七處。

*王自成,北京平谷縣法輪功學員,2010年3月被非法綁架送往七處關押,再送回平谷看守所。

*梁維生,北京順義法輪功學員,2011年4月27日,梁維生先被非法拘留於順義泥河看守所,很快被劫持到北京七處,2011年12月20日,被順義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楊曉鳳,北京市平谷區劉店鎮新莊子村人,在2013年7月,她被綁架。先是關押在平谷看守所,後又轉至北京七處非法關押,她絕食反迫害,歷盡各種非人虐待,惡黨才不得不將其放出。

*段紅霞和她的丈夫,北京昌平法輪功學員,也曾關在七處,2014年初,夫婦倆都被判刑三年。

*江顯東,30多歲,大興區法輪功學員,原大興統計局員工,2014年6月被非法綁架,先被關在大興看守所,7月被轉到七處,到10月份再被轉回大興看守所,現在還一直被關押。

*柳志梅,女,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本科生,一位清純善良的農村姑娘,當年以「山東省第一」的選拔成績被保送到清華。因為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2000年8月被清華校方強令她休學,2001年3月被開除,2001年5月,在海澱區的出租屋內被綁架。

柳志梅被輾轉劫持到幾個看守所,她的頭被打變形,胸部被打傷,多個指甲被摧殘掉。在北京豐台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警察把一個椅子腿放在柳志梅腳面上,然後坐上去用力捻,用物品打她的腿,致使柳志梅兩個月後仍一瘸一拐的。幾個彪形大漢把二十一歲的柳志梅吊起來折磨,一個惡警說:「你再不說(指出賣同修),我就把你衣服扒光。」柳志梅哭著對惡警說:「論年紀你們和我父親差不多,我應該叫你們叔叔,求你們千萬別這樣……」

柳志梅被轉到北京七處後,在一次提審時,被惡警蒙住雙眼押到一個秘密地點,關進一個長兩米、寬一米的牢房,開始了長達兩個月的折磨,兩個月裏沒脫過衣服,因為上面有一個大大的監控器,不知後面是男還是女。一個女孩子,在那樣一個封閉的房間長時間與世隔絕,人承受不住是會發瘋的啊。

*張文龍、楊秋英、李雙麗、胡金貴、賈玉萍、殷舜耕,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2014年2月26日被非法綁架,關押在房山看守所,4月被轉到七處,10月再轉回房山看守所,前四個人至今仍被非法關押著。

這個名單可以一直羅列下去,上面所列舉的只是明慧網登出來很少的一部份,即使如此,從中也不難看到迫害的慘烈,給有關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的痛苦之深可想而知。

二、關押迫害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

七處也關押迫害了眾多的外地法輪功學員,如鄭州法輪功學員王悟行、被迫害死的四川省成都法輪功學員蒙瀟,因為上北京天安門與另外兩位同修打出「法輪大法,生生不息,長存於世」的橫幅後,被抓到東城區看守所,而後轉去北京七處,後又轉回東城看守所的。

*2009年2月6日唐山法輪功學員王建中(男)、王素蘭(女)、王士山(男)、古孝貴(男)、劉耀賀(男)、張福良(男)、張素英(女)、劉耀生(男)、鄭老五(女),在北京清河講真相時,被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清河派出所王德剛、姬寶等警察綁架,後轉至北京七處。北京警察直接去唐山非法抄家,2010年年初九人均被秘密判刑,其中王素蘭被北京宣武區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九年,其餘四年半。

*董廣文,東北法輪功學員,在七處,因為他拒絕穿號服,拒絕背監規,就不允許他喝熱水。兩個管倉犯人經常組織一夥人圍攻他,打他嘴巴,轉身就走怕監控看見。他們安排他打掃衛生間、擦玻璃卻不給他香皂洗手,吃飯時只能用牙缸當菜碗、用手指撥著吃。隔幾天考一次監規,他不背,他們就用礦泉水瓶子打他腦袋。

2010年初,延慶法院非法判決他四年徒刑,2010年8月29日他被劫持到北京市天河監獄。

*2012年,一名新疆女法輪功學員,72歲,本是來照看將出生的外孫女,只因為給了別人一本書,被惡毒構陷,被送到七處關押,判刑四年,後被送往北京女監迫害。

……

三、眾多良心人士被迫害

不僅如此,七處也迫害了眾多的異議人士和良心犯。比如因「六四」而被判刑處決的六人(實際處決了五人),就是在七處判決執行的。

2014年「六四」前夕,因為在推特上談論平反「六四」,北京有一批大學教授和學者被抓,關在七處。

因為資助訪民一萬元,清華大學畢業的工程師李燕被刑拘一個月,關在七處。

原來的熊貓元通公司董事長胡銳,女,40多歲,入巴西籍。在七處判刑十一年,後來公司被查封。

不知名的維權律師也被關押。

中共對異議人士消聲,直接把他們送上去美國的飛機,七處也幹過這樣的事情。

……

由於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懈的講真相揭露迫害,加上全社會和世界各國對中共迫害善良民眾的譴責,2013年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組織機構之一─勞教所解體。之後,七處與各個區級看守所、監獄一起及各區的洗腦班一起,仍然在繼續關押法輪功學員,成為主要的迫害場所。

2014年過年後不久,中共召開兩會,又開始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其中不少被送到七處,洗腦轉化,2014年5月2日,七處的北看「新岸電視台」播放詆毀污衊法輪功創始人和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繼續毒害眾生。

究竟有多少善良的中國民眾,特別是法輪功學員被七處關押迫害過,現在仍然無法得到準確數據,估計不會少於千人吧。七處特有的迫害形式,使這上千的主流社會民眾身體和心靈受到了嚴重的戕害,給他們的家庭以及社會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短則兩年,長至十七年的漫長刑期,將恐怖的迫害氣氛推延開,籠罩了整個社會,打擊了社會上一批最為正直、向善的中堅力量,普通民眾變得更加犬儒、墮落,放縱去追求金錢和慾望,給整個國家帶來了無法估量,也無法形容的損失和傷害。

2014年6月17日,震耳的雷聲響徹七處,持續了一夜,那是上天的震怒,為罪惡的延續而咆哮。

七處助紂為虐,迫害了眾多的佛法修煉人和良心人士,罪惡深重。天理昭昭,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形勢的發展,七處的罪惡必將被清算,也必須終結其罪惡使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