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原來這麼簡單哪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近來常人中事情多,加之修煉中遇到的這樣、那樣的問題,時不時的感覺心裏不安寧。一天忽然想起師父的法:「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1]師父這話就像專為我說的一樣。我就不停的背,每天一有空就背。背著背著,漸漸的一切糾結不安都沒有了,心裏空了,思想中沒有任何念頭,只覺的從未有過的舒服,無法言傳的美妙。這種感覺持續了很長時間。心裏無比感慨:修煉原來這麼美妙啊!怎麼以前就只覺的修煉苦呢?

師父的法真是太好了!一背心裏就寧靜,就舒服。不覺就在想:為甚麼會這樣呢?原理在哪兒呢?一天,「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八個字打入腦海,頓時明白了:修在自己。自己修甚麼呢?就是修心呀!把一切心裏的執著、掛礙都放下,都修去,甚麼都不想,心裏空了,就達到了自己所在層次的心性標準,自然就自在了,舒服了,因為境界提高了嘛。提高以後呢。「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心裏沒有了任何牽掛,就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師父讓做甚麼就做好甚麼,別的甚麼都不想。為甚麼不想呢?因為「功在師父」, 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根本就不用自己去想,你該有的一切師父都會給你圓容到最好。

這時忽然又明白了一個理,以前只知道「功在師父」是指神通功能師父給演化,此時才恍然大悟:「功在師父」的內涵非常博大,包括我們修煉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給做:你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有難,師父幫你;你業大,師父幫你消;你欠債,師父給善解;你迷惑了,師父給點化;你的世界,師父給圓容……你該得的一切都是師父在給你做,還用得著你去想嗎?你只要一心一意的修去人心、放下執著就行了,別的甚麼都不用想。你用你人的思想去想,去追求,想的越多越好越是執著,離師父的要求就越遠。因為用人的思想想出的任何東西都是執著。

師父說過:「在無明中、在迷中,人們看不到這部法有多大。真的看到了,修煉狀態中的執著表現都等於對神在犯罪」[3]。你心裏想出來的東西非但沒有任何益處,反而有大害,形成的執著得再花力氣去消除,還給師父正法增加了阻力。這不就是對正法極大的犯罪嗎?! 既然如此,還要這麼多的人心幹甚麼?

難怪有的同修做的那麼好,走的那麼平穩,就是做到了師父所要的「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師父就把該有的神通法力都給了他,所以他入虎穴如履平地。

明白了這層法理,師父所講的許多法一下子都湧進腦海,好像一下子融會貫通了許多法理。這許多法早都記住了,也背熟了,可此刻才明白了其中的法理與其相互聯繫。

此後的幾天裏,總有一個念頭在腦中回旋:修煉原來這麼簡單哪!放下人心就行。其實,師父早在《轉法輪》一開始就講明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更明確的告訴過我們:「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4]。可自己竟然一直沒有從內心真正認識到,總是人心繁重,顧慮這個,擔心那個,喜歡這個,厭惡那個,甚麼都想,甚麼都放不下,這哪是修煉哪?!難怪自己修的這麼艱難!人家一條大道往上走,自己都是些彎彎曲曲的小岔道,迂迴艱難是自然的了。

別人能放下,自己為甚麼就放不下?想來想去,還是法沒學好。法學好了,入心了,真正從內心認識到了,心裏裝的滿都是法,人心沒地方呆了,自然就得去。去人心依然是靠大法,靠師父。法學好了,才會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才能做好師父讓做的一切而不去左顧右盼,才能真正做到「甚麼都不想」,因為有師父在做,而且一定是最好的,根本就不用自己去想。

明白了這層法理,頓時覺的心裏包括身體都輕鬆了,心上的許多掛礙執著都在不知不覺中無影無蹤了。這時又一個明顯的念頭出現了:作為大法弟子,學不好法都是一種犯罪!這麼好的法,每一個字詞,每一句話,每一段法,都有無比博大精深的內涵,可自己領會了多少?又做到了多少呢?這麼偉大的師父,這麼多年苦口婆心的給我們講法,師父要甚麼?就要我們放下一切人心修成佛。可自己又放下了多少呢?

修煉的路不遠了,再不精進就真的來不及了,那將是生命永永遠遠都無法承受的痛悔!同修們,讓我們都「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學好法,去人心,多救人,共同精進吧!。

謝謝師父!

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經文:《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