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展現「真善忍」的歷史事件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四﹒二五」事件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六年,作為這一事件的見證者之一,感觸頗深。關於事件的因由始末,十幾年來已經真相大白於世。從中使人們更加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在「四﹒二五」事件中的善良,也更認清了中共的邪惡。

而更讓人感到震撼的是去「四﹒二五」上訪的逾萬名法輪功學員,他們自始至終的在踐行著「真、善、忍」,走的特別正。就像白璧無瑕,沒有一絲的不純與瑕疵,正得讓人震驚。

我們一起去的法輪功學員事後坐在一起回憶,當時大家的心真的很純淨,聽說天津有法輪功學員被抓了,要去國務院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儘管有上一點年紀的學員,經歷過「文革」、「六﹒四」,意識到去那個地方上訪不是一般的事情,但仍然義無反顧地跟著去了。

那天早上到了府右街,見那裏東邊是中南海的紅牆,中間馬路上已經有好多警車和警察,西邊馬路崖子上站滿了人。一個警察把我們引導到那群人面前,我們各自找了個地方站在人群中。馬路崖子中間人們主動地留出了一條通道,使過往行人毫無阻礙地行走。我們面對的馬路上,每隔三十米左右面對我們站著一個武警。

那天我最深的印象:一是體現了「真」。聽到了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的消息,出於對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的真切著急心情,真誠的希望政府會聽取法輪功學員反映的真實情況,做出妥善的處理。事實上,當時的總理朱鎔基責成中央兩辦聽取了法輪功學員「立即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允許法輪大法書籍的正常出版;給學員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這三點訴求」,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被釋放之後,學員們悄然離去。

二是充滿了「善」。那天我們一直從早上九點站到晚上九點多,(許多學員去的很早)有些上了年紀的學員站累了,就到後邊坐一會兒。有的在那裏靜靜地看《轉法輪》,有餓了的就到附近的小攤上買點吃的和飲料。我見有幾位學員提著塑料袋來回走動,默默地把食物包裝袋和飲料瓶等廢品收起來,然後送到垃圾箱。下午時有人開始向學員散發甚麼「通告」,勸人們離開。我見大多數人都不接,我也沒接「通告」,有的學員善意地和他們講著甚麼,但沒有一個人離開。法輪功學員善的力量使那裏充滿著寧靜、慈悲與祥和,一整天下來,自始至終秩序井然有序,默默無聲地等待,甚至讓人感到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到晚上八點多,會談完畢,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經釋放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後,中南海前的法輪功學員也很快散去,臨行時,地上清理的乾乾淨淨,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整個過程,平靜祥和,一個當時現場的警察對周圍的人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三是堅持了「忍」。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在一九九六年就已經開始。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詆毀法輪功。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當時名列北京十大暢銷書的《轉法輪》、《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

一九九七年初,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誣陷法輪功為×教。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不了了之。

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通知》中先把法輪功誣陷為×教,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

法輪功學員「四﹒二五」上訪與其它任何一種上訪或抗議事件有著本質的區別,是史無前例的最和平理性的一次向政府反映情況的上訪。就是在警車與武警頻繁出動,有人開始向學員散發甚麼「通告」,叫嚷著勸人們離開的過程中,現場沒有絲毫騷動,沒有任何人和他們發生爭執吵鬧,學員們靜如止水,平靜得出奇。

儘管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把「四﹒二五」事件作為發動這場對法輪功迫害的藉口之一,製造了「圍攻中南海」「鬧事」等許多謊言,一時矇蔽欺騙了許多民眾。但是「紙包不住火」,真相最終大白於天下,江澤民、羅幹、何祚庥這些小丑,藉此挑起事端,蓄意製造打壓藉口的流氓行徑,也遭到了世人的唾罵。

十六年後我們回過頭來看看,當時的法輪功學員修煉時間最長的不到七年,在中共江澤民集團不斷地干擾迫害面前,他們能夠以大善大忍的心懷去面對,可見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經溶入到了他們的身心。在以後長達十六年的邪惡迫害中,能夠堅韌地走到今天,更加證明了法輪大法的偉大,這些大法弟子們的偉大!

「四﹒二五」──這一史無前例的最和平理性的上訪事件,是一次法輪功學員踐行「真、善、忍」的真實見證!是一個展現法輪大法的偉大歷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