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心怎能否定舊勢力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在法理上,我們都知道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但是在行動上有時會不知不覺中承認邪惡的存在。

我們本地就有這樣一個例子:有警察告訴某同修說,可能要抄你的家了。某同修趕快把資料藏起來。邪惡果然來抄家,沒抄到東西,同修慶幸沒受到損失,還告訴其他同修。結果沒過兩天,那位同修就被邪惡綁架了。問題出在還是在舊勢力安排的框框中反迫害,用人的辦法處理問題,即使僥倖過去,自己也沒提高,邪惡因素沒消除。正確的做法,應該馬上向內找,找出問題所在,修掉它,清除被迫害的念頭,然後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

筆者寫到這裏時,隨即在夢中出現被關監獄的畫面,心有所動,但很快排除妄念,穩下心來。我從法理上明白,師父沒安排迫害,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都沒有安排個人修煉的關,那這個夢顯然是舊勢力打給我的,我不能認同。於是心裏默默說:舊勢力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分的很清楚,你要我承認這個東西,順著你的安排走,然後再迫害。我就不承認你,就沒有你的位置。滅掉擔心的念頭,你無非想讓我停下寫這篇文章,我就是要排除干擾寫出來。

想起明慧網第九屆大陸法會文章《身在塵世 心在法中》。作者是一位東北大法弟子。文章中有這樣一段:一位經常在一起配合的同修後來邪悟了,出賣了不少同修,後來被出賣的同修陸續遭綁架,他還特別提到了我。當時我的壓力很大,但我知道我不能讓舊勢力得逞。被出賣的同修遭綁架的那天,天陰沉沉的,灰濛濛的天空中飄著毛毛細雨,我的心很沉重,但我依然沒有停止自己該做的事,我去同修那取電腦幫忙裝系統,我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我想起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講的法:「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我豁然想到我的生命是屬於大法的,是屬於眾生的,我是帶著使命來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的,與舊勢力哪有一點關係啊。忽然我感到我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有一種和法連在一起誰也動不了的正念,那個怕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面對邪惡的迫害,同修之間需要互相關心,曾有同修寫信告訴我說已被邪惡圍困,可能回不了家。我回信:一定能回家,「萬一」這一念不該存有,全盤否定它。我沒有擔心同修出事,而是隨即配合發正念清理邪惡,結果同修沒事。我感到這也是給我的一個考驗。所以說關心同修要在法上,而不是用人心去關心,幫倒忙。

我們都想否定舊勢力的存在,可是為甚麼有的否定了、建立了威德,有的沒否定、讓迫害得逞?

帶著人心是否定不了舊勢力的。舊勢力雖然不該存在,但只要正法沒結束,它還是舊宇宙中的神。帶著人心,就是人的狀態,怎麼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相反,同化法,就和法連在一起,再大的舊勢力的神也不敢和宇宙大法抗衡,何況現在邪惡已經非常弱了。所以真能實實在在的修好自己,心性提高上來。

不用人心思考問題與做事,邪惡就無法鑽空子,迫害也就不可能存在。真正達到無私無我、大善大忍、能為新宇宙眾生負責,就能鎮邪滅亂,舊勢力不敢動,也就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存在。

有同修交流文章中談到:一個同修出現腦血栓病業假相,但他不承認那個狀態,用兩個多小時堅持自己把衣服穿上,結果很快得到了康復。

還有一個女同修乳房爛了個大窟窿,她被同修接到家中,同修問她:「你煉功嗎?」身體已那樣了,她最怕「抻」這個動作。同修又問她:「到底煉不煉?」她堅定的說:「煉!」抻、抻、抻,她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身神合一」。一個小時動功她堅持了下來,胸部的那個大窟窿奇蹟般的長上了。師父就看她那顆心,到位了,佛法無邊,大法無所不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