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災難中擺正基點,進退二重天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大家還記得二零一一前的東日本大地震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星期五),如往常一樣我在平台上處理一些事務,突然一陣震動,整個房子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我如同坐在大浪中的小船上,站也站不穩,搖的屋裏的東西開始倒下,櫃子被搖的移動了地方。我拼命的扶著電腦不被摔倒,扶了這邊顧不上扶那邊要倒下的東西。

當時,自己第一個反應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開始背誦師父的《論語》,心裏非常平靜,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幾分鐘後大的地震停了,但餘震卻不斷,總感覺房子在搖晃,只是搖的沒那麼厲害了,家人吃驚的看著我坐在搖來搖去的房間裏。人家嚇的都在往外逃,你卻不慌不忙的,該做甚麼繼續做甚麼,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當時的我自以為一點沒動心,這一關應該算是過的挺好了吧。這時,家裏停電了,從收音機中得知,由於受強大地震的影響,關東很大一片地區都停電了,我住的地區也屬於停電範圍之內。傍晚接到同修打來的電話,說要來給我送點東西。我覺得很奇怪,到處都已經停電了,外面一片漆黑,連紅綠燈都不亮了,開車多危險啊!你怎麼還給我送東西啊?可同修卻說,他們附近沒有停電啊,紅綠燈都還亮的,家裏連一個杯子都沒破,和沒發生地震時一樣啊!這讓我萬分吃驚。因為她家住在離我家開車十幾分鐘的地方,應該也是屬於電台說的所謂停電的範圍之內,可她住的地方卻沒有停電……

原來地震發生的時候,同修馬上就坐在了師父的法像前發正念,求師父保護眾生,不允許舊勢力來毀眾生,她所住的範圍一切安然無恙。這也讓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大法弟子不同的「念」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我的第一念是「我」不怕,「我」有師父在,心不動,雖然家裏和周邊沒受到任何損失,卻很大一片停電了。因為我最先想到的是在危難中自己要怎樣以法為師,要怎麼能過好這個好關、自己要提高,沒有把眾生放在第一位,站在了個人修煉的角度。而同修第一念想到的是立即發正念保護眾生,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信師信法,求師父。基點完全是為他的,符合了新宇宙無私無我的法的標準,所以同修沒受干擾,可以繼續在電腦上做自己證實法的事。

因為停電,當天家裏人睡的比較早,可我一點睡意也沒有,深挖自己的一思一念、每顆心的來源,找到了自己為「私」的根本執著。一個「基點」的一念之差,就是人覺之分,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因為停電,使我救人的事受到了影響,大家都在爭分奪秒的忙著救人,可我在這裏卻甚麼都做不了,這不就是舊勢力要的嗎?這不行,不能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全盤否定它!悟到這裏,我全身為之一震,就像身體的很多鎖被震開了一樣。

於是,我開始立掌長時間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保護眾生,讓眾生的損失減少到最低。擺正基點,當我有強烈的意願要發正念挽回損失保護眾生時,慈悲的師尊就開始加持我,很快就讓我進入了身神合一的狀態,能量場變的越來越強大,能感受到另外空間正在進行著一場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

持續發正念大概半個小時的時候,當我用非常強大的正念,打出去的功發到最高峰時,感覺邪惡已經招架不住了,一下子被炸毀了似的,我身邊窗戶外不知道從哪兒發出了很強大的「啪」的一聲巨響,像甚麼東西爆炸了一樣,自己也被嚇了一跳,突然家裏來電了,燈亮了!這也讓我再次見證了佛法的偉大神奇。第二天家人和鄰居在議論,電台說不知道甚麼時候能來電,要大家做好準備,怎麼這麼快就來電了。這也讓我悟到,在災難中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依然能保護眾生、挽回損失的能力。

通過這件事也讓我認識到救人的緊迫,災難說來就來,沒有任何預警,突然來時對眾生,對我們大法弟子都可能是一個人心的考驗。作為修煉人,只有擺正「基點」,把眾生放在第一位,先他後我、無私無我就能跳出舊勢力的安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