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錘敲醒夢中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我兒子去年被綁架後,同修們整體發正念、寫信、打電話、請律師、要人,幾個月過去了,人還未回來。

原因何在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求師父點化吧。我上完香,磕了頭才上床睡覺。夢中夢到我和原單位的一個叫盧偉晶的人在一起忙碌著,在敲打甚麼。噹噹鬧鐘響了──零點發正念,但我也入不了靜,一直在想夢中的「盧偉晶」,難道是「路危境」?是我的路走到危險的境地了嗎?越想越覺得不吉利,半個小時過去了。睡覺吧,到三點又醒了,還在想夢,心想我也沒做甚麼壞事,路不可能走到危險的境地。我天天學法煉功,從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一天也不落,怎麼會「路危境」呢?煉靜功時忽然想到,修煉人講正信,應當正悟「盧偉晶」,我走的是師父正法「路」、「偉」是偉大微觀之路,越微也就越洪大,層次也就越高,這樣悟心裏也就踏實多了。但轉念又一想,覺得自己沒做甚麼大貢獻,怎麼說到了高境界了呢?「路危境」、「高境界」在我腦子裏翻來翻去。

白天,我領幾位同修去看望剛從看守所回來的同修,沒說幾句話,有一同修對我說:「上次你領同修到市政府鬧事,使得某同修寫了甚麼‘三書’,到現在還不能出來。」這句話像是重錘砸頂一樣,我的心馬上就起來了,趕緊辯解說:「我們面對面去解體洗腦班,你卻說是鬧事,如果把洗腦班鬧解體了,那鬧得越大越好。」該同修一聲沒吱,但是我馬上意識到,此同修直言直語真好,我應當叫人家把話說完,我道了個歉。該同修指出我有爭鬥心。砸這一錘,我雖然道了歉但內心仍不服氣,心想那天因為走的正,同修配合的還好,加上師父的呵護,不然至少有三人被綁架。這一錘,沒把我砸醒。

晚上回家,早有兩同修在我家門口等著,其中一人我不認識。進屋後,不認識的同修開門見山的說:「你兒子還沒回來,根子就在你身上。」我笑著問:「甚麼根子在我身上呢?」我打量同修的面貌舉止,心想他是開著修的。我便問到底是甚麼問題呀?他說是色慾問題。我一聽心就煩了,辯解說:「你說我有色慾問題?別看有時外地同修在我家住宿,外出時有時住一室,那是為了省錢,更主要的是便於學法煉功與交流,行為上絕對是清白的,我不敢向師父說謊,也不能和同修說謊,天上有護法神,也看的清楚。」該同修說:「不是說你有色慾問題,是說你親人的色慾問題是你促成的,例如女同修在你兒子家住宿,你不制止,你外甥女再婚是你做的主。」我說:「這麼說我都承認。」便問那該怎麼辦?她說:「你趕緊發正念,你空間場全是黑色蠍子。」我看了她一眼,嘴裏說行,心裏卻想:我以法為師,你看那點東西是你那個層次的小能小術,說不定你和誰串通一氣,故意這樣說的呢。我還是正常發正念,該咋做還咋做,根本就沒按她說的做。這第二錘也沒使我醒悟。

慈悲偉大的師尊可能看我悟性太差,兩錘未醒又加三錘。第二天上午,幹姑爺(同修)來了,進屋就說:「爸,我二嫂從雲南打來電話說,你哥還沒回來,叫你乾爸(指我)向內找,問題就在他身上。」我聽了大吃一驚(他二嫂也是開著修的),心想:第一錘同修說我有爭鬥心,我不服氣;第二錘同修說我有色慾問題,我認為她和誰串通一氣故意這樣說的;這千里之遙都看不見面的也這樣說,還不醒悟嗎?我便問:「你二嫂都咋說的?」幹姑爺說:「我也沒記住,大概就是把情放一放。」

這三錘砸來,使我開始向內找,找來找去找出好多人心,接著往下找,覺得同修們指出的爭鬥心、色慾心、情利心,說的都很對,應該儘快修去。我繼續找,容量不夠了,找來找去覺得很委屈,心想為了營救同修,我東奔西跑的,在經濟上我成百、上千、上萬的幫助同修,自己卻是粗茶淡飯的,修來修去的修出來這麼多麻煩事,以後啥也不管了,哪兒也不用去了,就悶頭修自己就行了。胡思亂想,學法走神,坐立不安。

還是求師父吧。我給師父上香,看著師父威嚴慈悲的面容,我心酸、內疚,我落淚了。我開始毫無條件的從一九九六年得法找到現在。近二十年了,我修去多少執著心?去掉多少人心?從名利情中走出來沒有?師父用「盧偉晶」點化我,我悟來悟去,卻悟成了「偉大高境界」了,這不等於自心生魔嗎?例如有時生氣了有打罵兒女的行為,兒女都是師父的弟子,打罵師父的弟子還不「路危境」嗎?有一同修幫我護理老伴,我不但不給護理費,還認為我在幫她,並認她為我的乾女兒,情沒修去,還加重了情,偏離了大法還不「路危境」嗎?外地女同修住到兒子家,我不制止,也有的在我家住宿,雖然都是清白的,但極不符合常人的理,也是給大法淨土抹了黑。這還不「路危境」嗎?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環境就是整體學法、煉功和交流法會,我家多年組成的學法小組解散了,我一直認為是別人、某同修給鬧的,其實是由於我的不支持解散的:某同修把利手利腳的同修抽走了,剩下走路不便,口齒不清,更需要共同學法整體提高的,我嫌棄同修,找藉口故意不參加小組學法,時間一長慢慢就散了,還有一個學法小組我放棄了,也解散了,還有三個小組,在困難面前我推給別的同修了,師父給留下的修煉環境,由於我的原因被破壞了,還不「路危境」嗎?

當我把向外求的眼睛轉向向內找的時候,發現了自己很多很多的執著心都沒修去,很多事都是自己促成的,向內找後,我的心寬了,該曝光的曝光了,該糾正的糾正了,該彌補的彌補了,該去看望的去看望了,該道歉的道歉了,男女之間講究了,放棄的學法小組恢復了……

當我把所有的心都放下時,被非法關押一年的兒子回到了家中。

感謝師父利用這種形式使我這個從不向內找的一介勇夫修出了慈悲、祥和。有幾天煉功,特別是煉靜功,我感到非常舒服。我心想:把心都放下,修煉並不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