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皮瘡不藥而癒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

蛇皮瘡不藥而癒

〔河北保定來稿〕我在修煉前渾身是病:神經性頭痛,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胃病,甚麼活也幹不了。一九九七年春天到醫院檢查,照相拍片子,醫生說腰裏長了個疙瘩,再不做手術下肢就癱瘓了。家裏的人都為我發愁,丈夫更嚇壞了。過了沒幾天,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學法煉功僅一個月,各種疾病就不治自癒,無病一身輕的激動心情,真是難以形容。

當年秋天,地裏的玉米熟了,我和丈夫用拖拉機拉著滑車往房上繫玉米,不小心油絲繩壓住了我左手的三個手指頭,丈夫沒看見,還在往上提,我大聲喊他也沒聽見,我用另一隻手拍他,他才看見,他立即停車,到房上一看我的手,可把他給嚇壞了。我的手從油絲繩底下抽出來一看,三個手指頭比右手手指長出一公分來!丈夫說:「這可壞了!」我說:「沒事兒,我有師父保護,一點兒也不疼。」等我們把玉米繫完了,一看我的手,甚麼事兒都沒有了。從此以後,丈夫更相信大法了。

我曾被縣公安局警察劫持到河北女子勞教所迫害。在黑窩裏,我左胸前後長了蛇皮瘡,獄醫說:這種瘡特別疼,一般人受不了,還會留下後遺症,會疼一輩子的。我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我不會疼的,也不會留下後遺症的。」半個月後,蛇皮瘡好了,也沒留下後遺症。我從內心深處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兒子的幸運

〔河北保定來稿〕我兒子從小體弱多病,經常是高燒不退,每年要花很多醫藥費。

一九九七年一天,兒子又發高燒不退。那時我剛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帶兒子到醫院輸液,輸完一瓶,又換了一瓶,不一會兒,兒子忽然休克,嚇得我立即叫醫生把液拔掉,心中求師父趕快救兒子。過了一會兒子清醒過來,醫生說:「還接著輸吧!」我說:「不輸了,回家!」

到家後,我問兒子:「你聽師父講法嗎?」兒子說聽。兒子聽法幾個小時後,渾身大汗淋漓,像被水洗過一樣,連被子都要濕透了。我一摸,燒退了。我心中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也更堅定了我對修煉的信心。從那時到現在已有十來年了,兒子只吃過一次感冒藥。

另一次,兒子十來歲時,騎自行車在馬路上被拉糧食的大貨車從身上軋過去,自行車軋得圈了個圈,兒子卻一點事都沒有。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兒子。

還有一次,兒子從房上掉下來,也是毫髮無損,一點兒事都沒有。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夠了解一下法輪功,不要聽中共的污衊宣傳,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一定會得到法輪大法師父的呵護,會得到福報。

「我認字啦」

〔河北來稿〕我是一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從小沒有文化,大字不識幾個。九九年之前,大家都在一起煉功學法,沒有感覺到有甚麼不便,也就沒有想要自己去認字。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失去了集體環境,都是自己在家學法煉功。這時才感到不認字有多麼不方便,我萌生了要認字的念頭。

剛開始,我讓身邊的孩子們教。由於年歲大,學東西比較慢,孩子們教幾次就不耐煩了。想多學法,又不認字,我非常苦惱。

二零零六年,我有幸參加了我地組建的學法小組。在學法小組上,同修們一字一句的念,我是一字一句的跟著。一天,我對同修說:真羨慕你們能夠那麼流暢的讀法。同修認真的說:你一定也能流暢通讀,你現在就念。結果,我真的能夠讀了。太真神奇,我認字啦!

從那天起,我基本上能夠把整本《轉法輪》獨立的讀下來了。真是太感謝大法,大法太超常了。從此我就每天不間斷的學法,每天至少要讀上兩講《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