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展海外再遭起訴 成都展將何去何從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備受爭議且在國際上廣泛遭到抨擊譴責的「人體塑化標本展」在成都的展覽進入第二個月時,此次展覽主辦方老闆隋鴻錦的老師兼合作者、亦是「人體塑化標本」的始作俑者──哈根斯的首個「人體標本」長期展覽於二月十八日在德國開幕。與成都展不同的是,在展覽館開幕前,德國米特區就對展覽進行了起訴,與此同時,有關該展覽的屍體來源,也再次引發關注。

據德國之聲報導,在柏林市中心的電視塔下的這個「人體博物館」陳列著二十具姿態各異、經過生物塑化技術的全屍和大約二百個器官、骨頭和人體組織。這家「人體博物館」引發巨大爭議,德國高校研究機構解剖學聯合會的董事會發言人庫莫(Wolfgang Kummer)表示,人體標本展其行為和展品與該聯合會的專業和道德原則不符。而由德國米特區日前對展覽發起的二次起訴,訴訟正在進行中,柏林高院尚未作出判決。

哈根斯人體塑化標本展覽在世界各地都受到很大爭議和抵制。在紐約,馮﹒哈根斯的屍體展曾遭遇檢察官的命令,要求其出具屍體捐獻者均屬自然死亡的證據。美國加州更是禁止了哈根斯的人體展覽。此外,哈根斯人體展的屍體來源也是媒體聚焦的對像。雖然,哈根斯聲稱他的屍體來源是北美和歐洲的捐助者,但根據該公司的一份記錄顯示,哈根斯設於中國大連的分公司有六百四十七具全屍,這些屍體都是來自中國。

一月二十一日,《The Vision Times》報導,近日有網友在微博發布「屍體展」與中共的關係,被中共網警立即移除。微博稱,屍體加工廠內有太多的屍體,馮哈根斯的業務與大連市政府、公安部門、當地醫院和監獄密切相關。在二零一二年前警察局局長王立軍試圖投奔美國領事館後,工廠才真正的關閉。

美國探索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史密斯(Wesley J. Smith)二零一三年時在《國家評論在線》(National Review online)發表了題為《謀殺法輪功修煉者)作「藝術」?》的文章。文章援引中國問題專家、作家伊森﹒葛特曼的一篇深度報導《展出中的遺體》一文說:「老年女性法輪功學員耐心地告訴我,哈根斯和隋鴻錦展覽的遺體是法輪功學員的,令人髮指地展出以博人們娛樂。我忽略了她們。我想,這太聳人聽聞了。但是在維也納,我注意到,從某些展出的塑化身體上,肝臟和腎臟似乎不見了。是否可以認為,他們把這些身體做了雙重用途,器官在塑化之前被摘取?這些腎臟和肝臟是否可能仍然活在年老的中國人、日本人、歐洲人和美國人的身上?」

一九九九年,哈根斯把他的工廠搬到了中國大連市高新技術園區,並成立「馮﹒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這一年,也正是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當時,薄熙來任大連市市長,並對生物塑化(大連)有限公司予以批准。香港《開放》雜誌報導,薄熙來、谷開來事發,才揭開了屍體工廠的黑幕一角。

作為哈根斯的學生,隋鴻錦與哈根斯的人體加工廠一脈相承。他是一九九九年牽線搭橋將哈根斯的人體工廠引入中國、落戶大連,並於二零零二年自立門戶,成立了自己的人體加工廠。憑借人體標本展覽和屍體販賣,隋鴻錦成為了擁有三家公司的億萬富商。此次成都的人體展就是由隋鴻錦旗下的大連金石灘展覽館主辦。

當人體展在國際上因其悖逆倫理、「侵犯了人類尊嚴」而被禁止、被起訴,其屍體來源遭到追問和要求調查時,同樣的屍體展在成都應何去何從?面對那被展出的一件件被剝下皮膚後被擺出各種姿勢的同胞遺體、而主辦方卻無法出示相關手續、給出合理解釋,我們是否還能沉默地接受?還是對這恐怖的展覽叫停、並一起呼籲要求調查屍體來源。也許,這不僅僅是良知的選擇,更是對人的基本尊嚴的維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