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金牛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統計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上任的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政法委書記張兵於一四年九月三日被成都紀委宣布正接受調查,並於十二月十九日被逮捕。在任職政法委書記的兩年多的時間裏,張兵主管的金牛區610及國保警察,製造冤案、非法拘禁、宣揚仇恨,犯下累累罪行。

在迫害伊始便作為成都市的洗腦班「試點」的金牛區,十多年來一直迫害善良。以金牛區610為主使,對法輪功學員從各個層面實施全方位、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很多基層警察公然叫囂「我們不講法律」,金牛區國保610警察也公開宣稱,610就是凌駕於法律之上。

截止到二零一五年二月,金牛區因迫害致死的信仰真善忍的公民至少有17人,其中老人就有7位,佔死亡人數的41%;被迫害致精神失常1人。其他被採取各種非法強制措施、遭受各種酷刑虐待;親人受株連;或因擔心、恐懼離世;家庭破裂等,則難以計數,而造成的經濟損失,以及對道德、法制的破壞,則更無法計量。

本文對截止到二零一五年二月、採樣到的涉及到125名公民遭金牛當局迫害的部份情況,做一個簡單的統計分析。

由於信息的嚴密封鎖,更多迫害案例仍在被掩蓋中,被金牛當局迫害的公民遠不止本文所採樣到的125位公民,實際被迫害人數和迫害情況及慘烈程度遠遠超過本文所呈現的狀況。而且,由於記錄到的該125名公民所受迫害情況大多不全,絕大多數記錄是嚴重缺失、掛一漏萬的,所以,這裏統計出的數據,遠不能真實反映迫害的慘烈和嚴重程度,只是一個管中窺豹式的參考性的了解。實際情況,要比該統計數據嚴重很多很多倍。

一、迫害致死

截至2015年2月,被金牛區當局直接虐殺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7人,其中,在被採取非法措施期間死亡的8人,8人中,有兩人家屬沒見到遺體、只見到骨灰。

部份被金牛當局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從左至右:張川生、趙忠玲、徐芝蓮、王明蓉、段世瓊):張川生、趙忠玲、徐芝蓮、王明蓉、段世瓊
部份被金牛當局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從左至右:張川生、趙忠玲、徐芝蓮、王明蓉、段世瓊):張川生、趙忠玲、徐芝蓮、王明蓉、段世瓊

其中,被虐殺後家人未見到遺體只見到骨灰的二人是:

沈立之:遇難時三十歲左右,瀋陽人,大學本科畢業,托福教師。2002年2月,與妻子一起在公交車上,被金牛區營門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其父經一年多苦苦找尋,才於2003年見到兒子的骨灰,而所謂「死亡通知書」上面沈立之的死亡時間是其被綁架後一個多月之後。

吳明忠:畢業於成都電子科大,原紅光七分廠職工。2002年中國新年三十晚,在九里堤教師苑(教師宿舍)被金牛區警察綁架。正月初七,即吳明忠被綁架後第七天,金牛區警察通知家屬,說吳明忠「已自殺」。但家屬只看到一個骨灰盒,遺體、甚麼都沒看到。

將人虐殺後,連遺體都不讓家屬見到,其真實死亡原因無人能知,金牛警察的囂張與肆無忌憚可見一斑。兩案例都發生在2002年,即周永康主政四川之時。

2、遺體呈現的部份狀況

而家屬見到遺體的,也只是站在一旁「看到」而已,均未能仔細查看,第三方獨立機構介入屍檢就更無從說起。而成大副教授張川生的家人在見到其遺體時,只見到遺體上半身,下半身蓋著被單,家屬沒有見到。

家屬看到遺體呈現出的部份狀況大致有;

其中,被警察聲稱「心臟病」死亡的張川生的遺體,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 色深度勒痕。面對家人的追問,警察辯稱「我們……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並恐嚇家人若說出張川生的死因,他們全家都別想活了。

張川生
張川生
張川生遺體
張川生遺體

張川生是成都大學講師,二零零二年除夕夜被駟馬橋警察從家中強行帶走,四天後即被迫害致死。

3、迫害致死時被實施的非法措施及階段

在已知的被採取非法措施期間被虐殺的八位公民中,在被警察綁架後七天內被虐殺的有兩人:

徐芝蓮,撫琴小學優秀教師,2001年回家看望孩子丈夫時被撫琴派出所警察闖入、暴力毒打、綁架;綁架的第二天家屬被告知其死亡,並見到已經處理過的遺體。但警察拒絕開具「抓人」的手續,換言之,警察否認他們綁架徐芝蓮的行為是在「執法」。那他們綁架並毒打徐芝蓮致死的行為到底是甚麼呢?應該承擔怎樣的法律責任呢?

上圖中, 「非法拘留」、「警察綁架七天後」和「綁架過程中」三種情況都是警察直接參與實施的,直接虐殺八人中的七人(「非法拘留」可能也會與公檢法有關),不難看出,金牛區公安警察確實是「肉體上消滅」的主要工具。

3、另外不是在被採取非法措施期間被虐殺的九人,有的是在被採取非法措施期間,由於酷刑、虐待致生命垂危、或身體嚴重傷害,導致回家後死亡(包括當局將人迫害致生命垂危、為推卸責任將人放回家後死亡的);有的是遭受多種非法措施及長期的酷刑、虐待,以及反覆騷擾、恐嚇等,也就是長期的全方位的各種迫害疊加在一起造成的虐殺和非正常死亡。

由上表可看出,2001到2004年是迫害致死人數最多的,尤其是周永康主政四川的2002年,直接虐殺四人。

以上是被金牛當局直接迫害致死的。除此之外,金牛區因長期遭受騷擾、恐嚇;因長期的壓力、恐懼和不正常的生活狀態導致的非正常死亡還有非常之多,如原新都四中教師李智的母親,就是在女兒再次被綁架後極度擔心、焦慮而含冤離世的;此外,因被逼迫不敢修煉致使舊病復發死亡者則更多更多。

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屬,在迫害中因為受到驚嚇、威脅,或對被迫害親人的擔憂,不堪承受而含冤離世的,如原建行職工楊靜的父親。

二、1999年開始的強制洗腦班

1999年12月28日到2000年6月12日,金牛區作為成都市「試點」,由金牛國保在營門口派出所開設強制性洗腦班。金牛區各街辦和派出所,每天由警察用警車,將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強行劫至營門口派出所,強制洗腦。期間,張艾黎女士因看《轉法輪》被非法勞教;李智、謝成新等至少八人被非法拘留;2000年元月4日,金牛分局出動眾多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搜查身體和挎包;2000年新年期間,因警察要回家過年,所有法輪功學員,除孕婦王文濤外,全部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非法拘禁案例

125個記錄不完整的迫害樣本中,非法拘禁為86人次。這種公然違法和犯罪的形式如此大規模的使用和大行其道,凸顯迫害的完全非法性。

註﹕該統計不包括迫害之初金牛作為成都市試點在營門口派出所搞的洗腦班、以及類似的街辦強制轄區內法輪功學員每天到街辦或社區限制人身自由、以及楊柳村辦事處將本轄區洞子口「102信箱」數名法輪功學員非法軟禁在宿舍內長達兩年之久的案例、以及將公民(如,劉暉、張衛華)強制軟禁在家的案例。

(由於信息封鎖,下圖只是對採樣到的部份案例所做的統計,實際情況遠甚於此)

1、86個案例中,在洗腦班之外的非法拘禁共為17人次,約佔19.6%

記錄到的實施酷刑的賓館包括白芙蓉賓館和鐵西賓館。

2、非法拘禁案例中,洗腦班非法拘禁佔80.40%的絕大多數,也顯出洗腦班對於非法拘禁的重要意義,它使得非法拘禁更為隨意、方便,而且更加集中和系統性。

在69個洗腦班非法拘禁案例中,被2-3個洗腦班連續、反覆關押迫害的有6個,約佔8.7%

涉及到的洗腦班主要是新津洗腦班和金牛洗腦班,還包括郫縣洗腦班和彭州洗腦班。

除了為實施刑訊、作為構陷程序的組成部份的非法拘禁外,其它非法拘禁案例,時間從幾個月到三年不等,很多610人員叫囂:不「轉化」(即表示放棄信仰、甚至顛倒是非誹謗自己的信仰)別想出去。其中所涉及到的對當事人的虐待各有不同,從採樣的零星情況所記錄的部份方式包括:

1、摧殘性野蠻灌食
2、投毒
3、暴力毆打、體罰,如,拽著七旬老人的頭髮往牆上撞
4、各種人身攻擊和辱罵
5、遊街
6、強暴
7、電視噪音

其中,新津洗腦班裏面所發生的罪惡,施用的種種罪行,其厚黑、無恥、誅心,顛覆一切人性、良知、尊嚴,超越人類的語言和底線。

洗腦班非法拘禁中,雖然直接從家裏劫持、以強制放棄信仰的情況佔絕大部份,但其它情況的使用則顯示出,非法拘禁這種公然犯罪在迫害中的「萬能」作用,不僅成為以「法律」為名的迫害的組成部份(如為達到構陷目的的刑訊),而且彌補了一些「法律」名義下的迫害所受到的時間等方面的限制,使得迫害可沒有底線的延伸。

金牛區洗腦班非法拘禁部份案例:

祝霞:家住金牛區光榮小區,是一位漂亮陽光的女性,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時35歲左右。剛剛經歷兩年多非法勞教的慘烈摧殘不久,2003年6月9日在時任光榮小區街辦610人員何元富安排的工作上班時被失蹤。家人經四處打聽,終於輾轉得知其再次被劫持到洗腦班。在隨後將近一年的時間裏,祝霞被郫縣、新津、彭州三個洗腦班連續迫害,被遊街、並被強暴。於2004年4月從新津洗腦班回家時,已完全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的祝霞,卻經常條件反射般、用手捂住頭部驚恐地大聲喊叫:「你們要強姦我嗎?」……

原本健康美麗的祝霞
原本健康美麗的祝霞
被迫害致瘋後的祝霞
被迫害致瘋後的祝霞

王明蓉:女,原安康醫院護士長,於2011年9月被所在地的金牛區金泉街辦綁架至新津洗腦班後,不到十天即被迫害致死。家人追問王明蓉死因,卻被告知,要「上面開會商量決定」。

蔣宗林一家:原成都市明遠建築研究所所長。2012年10月五年冤獄到期,卻被金牛當局避開前來接人的家屬和親友,從監獄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腦班繼續迫害。其妻女與親友於12月前往新津洗腦班要求見人和放人,也被劫持關押。其親戚到金牛區及成都市各級相關部門反映情況,遭到金牛區610的推諉、厲聲呵斥追問,以及蔣宗林家所在地社區、街辦的阻撓、攔截。而出面的親戚(未修煉法輪功)還被當局上門騷擾恐嚇,甚至以其年少的兒子相威脅。蔣宗林父女被非法拘禁近一年才回家。蔣妻離開新津洗腦班回家後,委託律師尋求法律援助,被金牛國保、610人員等近百人從家中再次劫持到金牛洗腦班非法拘禁迫害。

四、變家為「牢」,街辦等基層610主導的騷擾等迫害

採樣到的125名受到金牛當局迫害的公民中,金牛區的公民為95人,約佔76%

95人中,遭受到所在地街辦、社區、派出所各種非法騷擾的為100%。

這些迫害行為基本上由街辦主使、派出所警察主要實施、或街辦、社區伙同派出所警察共同實施的,個別案例中還有單位參與。具體情節和惡性程度各不相同,大致包括:

非法跟蹤、監視  表現形式有: 1、收買門衛非法監視記錄 2、雇佣社會閒散人員隨時跟蹤監視,甚至跟隨至外地探望病重老母 
恐嚇騷擾  從街辦、社區人員到警察,隨時闖入家中威脅、恐嚇、騷擾,從一人到多人不等 
給受害人本人以至家人打電話恐嚇,恐嚇內容從生存、到經濟、到小孩入學等等,包括‘你當心點’、‘還想不想做生意’等很多黑社會似的恐嚇 
隨時砸門、半夜摁門鈴、半夜砸門等 
抄家搶劫  闖入家中後,任意翻抄並搶走私人財物 
軟禁  指派多人24小時圍守法輪功學員家,不許公民出門數月至年 
株連、施壓  株連單位、或迫使單位非法開除或停發工資 
株連親屬,甚至直接逼迫配偶離婚 
其它  扣壓身份證,等等 

如:金琴路小學教師劉暉,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到二零零二年被當局軟禁在家五個多月, 直到其被迫出逃、流離失所。當局派了六個人日日夜夜在劉暉家前、後門口輪番看守,不准其出門,不准其他任何人來訪。甚至於在窗戶外邊又釘了一層鐵防護欄杆,窗戶無法打開。他們還要院內住戶們都監視劉暉家裏人的動靜。鄰居們上下都不敢交談,唯以目示意。

劉暉還被610強迫單位停發她工資,並被時任戶籍蔡某多次打電話到她丈夫工作單位,以開除工作等威脅、強迫她丈夫與她離婚。後來還被非法剝奪了戶口、身份證。

2001年約12月份,張巧珍和女兒回老家看望90多歲的老母,在成都火車站,被街辦、派出所等七~八人強逼著她們退票,並把她和女兒、兒子拉到派出所深夜才放回家。以後又派人監視。並扣壓其身份證。2002年6月份,張巧珍回家照顧生病的母親,街辦李大全和派出所一警察追到她老家江蘇常州,並經常電話騷擾她和她常州的親人。

如,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時左右,蔣東濤等人以所謂「好久沒見到你了,來看望你」的名義,騙開成都市西北中學退休高級教師曾繁真家門,幾個人衝進門就東翻西抄,抄走一台電腦和彩色打印機。在整個抄家過程中,都未出示證件。

身為行政人員、沒有「執法權」的社區、街辦610人員,在對轄區內公民實施強制行為時,卻比所謂「執法人員」更加隨意,無需任何手續、闖入公民家中、人員翻抄、搶劫私人財物亦不會給任何手續。

由於沒有法律規律的依據,沒有法律可遵循,街辦等基層610人員在實施該類迫害時,沒有任何約束或底線,都競相表現著迫害的賣力、瘋狂和歇斯底里。

五、非法拘留和酷刑

記錄到的非法拘留案例(包括因開始的酷刑將人致殘而未遂的對鐘、週二人的非法拘留;但不包括迫害之初金牛區作為試點辦洗腦班期間的集體非法拘留案例)共計142人次,共85人。

1、85人中,記錄到在被非法拘留期間遭到酷刑迫害的有21人(更有很多人是否遭受酷刑及酷刑情況被掩蓋、或無法得知、或未被記錄,如,沈立之、張川生,等等,均未包括在內),約佔25%。

註﹕這裏所說的酷刑,特指警察為逼供、或看守所裏面有目的、系統性的酷刑,不包括警察在綁架、搜家等所謂「執法」時經常出現的暴力毆打、辱罵、黑頭套等情節,也不包括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裏為逼迫放棄信仰而實施的更為長期、野蠻、系統的酷刑虐待。

各種酷刑使用的比例大致為:

名詞解釋:

各種毒打:包括拳打腳踢、用上鞋器專用工具毒打、等;

各種銬刑:包括吊銬、交叉銬、背銬、蘇秦背劍,等;

「滴水觀音」:嚴寒中用冷水從頭上慢慢淋下;

龍抱柱:兩腳戴上約三十斤重的腳鐐,腳鐐中間有三個拳頭大的鐵砣。同時將右手從左腿穿過去,再將兩手(抱著腿)再銬在一起,站立時腰和腿成九十度,一直彎著。

酷刑演示:龍抱柱
酷刑演示:龍抱柱

在實際情況中,幾種酷刑可能是同時實施的。

2、遭非法拘留的85人中,拘傳(包括在被警察綁架之後七天內便被迫害致死的張川生和吳明忠,家屬均未收到手續,只是按其操作模式暫且算作「拘傳」)過程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至少7人,共13人,約佔15 %(劉暉、劉瑛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多次)

警察「執法」過程中常見的部份違法手段:

黑頭套  在綁架至洗腦班時尤為常見 
搶劫  司空見慣,如,2007年李智被綁架時被搶劫14萬現金和大量私人財物 
暴力毆打、辱罵  除法輪功學員本人被打罵外,他人甚至孩子,亦可能受到傷害。如劉暉當時年僅4歲的小孩,幾次被警察打得大哭 

以上統計,均不包括綁架、以及在派出所24到48小時的非法關押、所謂「留置」,而該過程多都伴有暴力、侮辱、威脅等情節。僅劉暉一人,僅2000年一年,就被非法「留置」近十次。

六、125人中,被非法勞教和構陷至少66人次

就是在這些慘烈酷刑基礎上,金牛區當局將善良公民塞入監獄、和勞教所的至少66人次(採樣到的125人中),使其遭受各種滅絕性迫害,從而形成最慘烈和邪惡的「肉體上消滅」的犯罪鏈條。

其中,非法勞教38人次

非法構陷入冤獄28人次(記錄到的最長的非法刑期為9年)

28個非法判刑案例中,除部份有簡單的刑訊情況記錄外,大部份記錄嚴重缺失,尤其早期的非法判刑案例,並顯示出,當事人及家人連最起碼的知情權都無法保障,甚至家人亦受威脅或株連;法律救濟、對當局違法行為的投訴、控告等,就根本無從談起。

有家屬委託律師介入、有開庭等部份情況記錄的有三個案例,顯示的情況有:

1、當局包括程序在內的各方面嚴重違法

如2008年開庭的嚴小平案,當局所涉及的違法方面有:程序違法(至親被拒旁聽);審理不完整;事實嚴重不清和錯誤(時間、人物等基本要素都自相矛盾);所謂「偵查員」自偵自鑑;所謂「證據」前後不符,等等。

2、所有指控,犯罪構成四要素均缺少三要素(主觀、客觀、客體),換言之,「指控」均根本不能成立。公訴人更無法回答律師提出的「當事人利用了哪一個×教組織」、「破壞了哪一條法律的實施」。強行冤判的判決書上根本不敢按法律要求引用律師辯護觀點,而是以統一的空洞而含糊其辭的口號式語言強行下判。

七、125位受害人職業等部份情況

就採樣到的資料中, 125人中,大學本科以上學歷至少25人。(由於資料和信息嚴重不全,還有很多沒有學歷、職業方面的記錄)

124人的職業大致情況為:

八、經濟迫害

原金琴路小學優秀教師劉暉,十多年來一直被單位停發工資。劉暉被金牛區教委告知,是金牛區610不許他們給劉暉安排工作和發放工資的。2011年開始,劉暉依法向各相關部門申訴,得到眾多民眾的同情。2011年12月,劉暉在家中被金牛區國保綁架,並被構陷冤判。

作為江××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之一的「經濟上截斷」,主要的方式之一是非法開除公職,或非法停放/扣發工資。

十多年來,金牛區大量信仰真善忍的公民被非法開除公職、停放/扣發工資。僅某研究所兩名職工七年來因扣發工資造成的經濟損失達近兩百萬。

其它非法截斷公民生活來源的方式還包括:

毀壞公司、侵佔財物:對於私營企業主,610和國保甚至直接破壞和侵佔。如,2002年,原優秀公務員朱均秀與丈夫經營的公司被金牛國保直接損毀,一夜之間造成經濟損失上千萬。而大量財物被金牛當局侵佔。

搶劫:包括街辦等基層610的隨意搶劫,也包括警察以「執法」為名的搶劫,搶劫對像主要以電腦等數碼產品為主,還包括打印機等辦公物品和現金。

如:二零一一年六月,西安路派出所廖海等綁架修俐、邱燕後,非法搜走修俐給兒子準備結婚包紅包的兩千多元錢、還有數萬元的存摺,以及邱燕的存摺,並拒絕退還給家屬。

二零零三年八月,洞子口派出所警察闖入邱秀珍家中將其暴力綁架後,搶走家中現金兩萬餘元,小孫子學習用的新計算機和給孩子上學準備學費的存摺五千元、存摺15000元、家人的存摺三千元、電腦一台、除拖機、小型一體機、便攜式複印機外等等,一直未予歸還。

勒索、非法「罰款」:如,馮家群一次被綁架後被駟馬橋蔣東濤強行勒索了幾千元錢;很多被金牛洗腦班非法拘禁迫害的被強迫繳納數以千計的費用。

以上都是直接的經濟損失,間接的就更難以估量了。

迫害耗資還包括:增加的610及國保人員,以及基層雇佣的實施非法跟蹤、監視人員;設備採購(如,國保為實施迫害添置的儀器、設備,等);洗腦班的建立、運轉資金,以及對公民非法拘禁所耗費資金; 對迫害的專項撥款;等等,等等。

而為迫害買單的,又豈止是經濟,法制的踐踏、善惡的顛倒、人類生存最基本的規則的破壞……包括目前正在被不斷揭示的那一個個觸目驚心的利益和罪惡鏈條。這場迫害的慘烈、其對中華民族和整個人類的傷害,是善良的人們根本無法想像的。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在這場迫害中,或因被利益蒙住雙眼、或因不明真相,從而參與和推動這場對善良公民的血腥迫害的惡人,若不能及時懸崖勒馬,棄惡從善,彌補自己所做的錯事,最終都逃不過上天的懲罰,這種天懲可能表現為一場意外(如任長霞、),一場內部清洗(如薄熙來、周永康之流),更多的,則是表現為犯罪者暴病、自殺或絕症而亡,無論怎樣的表現,最終的結果就是,那些本想想通過迫害善良而往上爬或獲取一己私利的惡人,真正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的卻是災難。

在成都市金牛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中,除已被逮捕的張兵外,曾參與殺害教師徐芝蓮的原撫琴派出所警察伍福民(音)遭報出車禍,所長王征力遭人捅傷,警察庹玉蘭死於癌症。原西安路街辦610成員向中東跳樓身亡。

現在,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大勢已去,推動迫害的骨幹急先鋒已紛紛落網:不可一世的薄熙來、王立軍已被判刑;無法無天的中央「610」辦主任李東生已經入甕;權傾一時的周永康將面臨公審,積極推動活摘器官罪行的徐才厚已在獄中「結束了可恥的一生」,在四川積極追隨周永康迫害法輪功的李春城也已被提起公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罪惡的真相也在逐步被揭示出來。也許,傳說中的「最後的審判」正在到來。

金牛區「六一零」: 電話:028-87705679
現任主任:謝樂傑:(辦)028-87705219
手機:13881913333 (宅)028-87668771
歷任主任:秦大新、 李興明
副主任 李 勇 (辦028)87705681 ,手機:13668292609,(宅)87526973
副主任 張洪濤 (辦)87705680 ,手機:13980782322,(宅)87529913
綜合科科長顏蘭芬 13540881966、辦87705679
沈建峰
金牛國保大隊:電話:028-86406297
(曾任)大隊長:陳國華、陳建華、劉亞波
國保警察:
梁小兵(零九年調離金牛國保。調離之前是金牛國保610主要人員,並主要負責構陷法輪功學員的材料)
文彤
代勇
王平波(音) 手機:13982193266

曾參與過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部份金牛區法院人員:
金牛區法院刑庭:
王海林、王燎、徐敏、秦建春、凌思一、李玲、黃成剛 李雪

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部份金牛區檢察院人員:
秦宗龍、鄧中文

部份街辦610人員:
撫琴街辦:謝樹龍
駟馬橋街辦:蔣東濤
西安路街辦:向中東(已遭報自殺身亡)
原光榮小區街辦:何元富(迫害祝霞致瘋的主要責任人)

成都金牛公安分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交大路176號 郵編:610031
電話:028-86406210 、028-87635110
負責人:國保:王平波(音)電話:13982193266 、代勇(音)

金牛區副區長、金牛公安分局邪黨委書記、局長:王峰
辦28-86406201宅28-87316696 13808001955
分局邪黨委副書記、政委:徐暉
分局邪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毛議
辦28-86406205宅28-87545978手13086666830
分局邪黨委委員、副局長:彭代康、黃兵、楊勇、宋文

成都市金牛區委書記:楊林興 辦87705998宅87672999移13981700276
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 兵 (負責政法、維穩、信訪和610工作,綜合治理工作,主持區委政法委)
區委副書記:胡 斌
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王 潔 辦87705969宅87686548移13880687686
區委常委、區政府邪黨組副書記:姚 凱
區委常委、區政府邪黨組成員:戴延峰
區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潘雪松
區委常委、區委辦公室主任、區總工會主席:魏 柯
區委常委、區人武部政委:朱國新
區委常委、宣傳部長:王鳳鳴
區委副書記 區政府邪黨組書記:白國欣
金牛區歷任政法委書記:
1、2003年初 申勇 兼任政法委書記
2、吳石泉:2006年6月18日---2011年12月 金牛區政法委書記、防邪領導小組組長,2011年12月調到成都市成華區任組織部長。
吳石泉,男,漢族,1965年11月生,四川南部人,1993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8年7月參加工作,四川省委黨校黨建專業畢業,研究生。
3、張兵:2011年12月---至今 (已落馬)

成都市金牛區檢察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九里堤星科路3號 郵編 610031
電話: 028-87611300(舉報電話) 87610326(值班室電話)
028-87620535、028-87621383、傳真028-87620552
檢察長:連小可
副檢察長:朱昆(所謂負責維穩、防邪)、崔峰、秦宗龍
政治處主任:史斌
反貪污賄賂局局:長尹林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