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學會找自己

學習明慧編輯部文章《出發點》的一點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第一次看《出發點》的時候我的感覺是夠嚇人的:這麼多年還有這樣拿正法修煉和自己證實法的生命當兒戲的人!後來冷靜下來想想也不奇怪了。

幾年前我見過一位同修,他因為在監獄裏答應邪惡做特務所以被提前釋放(見面時說的理由使我如今想起來關於「靜水流深」的討論,不外是在監獄裏面不值得、出來可以做證實法的事等)。據熟悉他的一位同修說,他出來後發現妻子(帶修不修)和另外一名邪悟者有男女關係,因而打了那個邪悟的人。和他談話知道完全是常人心理解法。怪的是告訴我這件事情的同修(當時國內國外的似乎很有名,現全家都已在美國)似乎很理解這種行為,他們周圍的同修似乎並不覺得這件事情有甚麼不妥。

《出發點》中開篇就寫到「每個階段,在不同地區,都有不同的人,表現出來一些情況。這些情況表現出來,就是讓學員和大法弟子能夠去辨別,學會在法中修,學會遇事總是把修煉作為出發點,同化大法多救人,而不是人心不斷、總是被人心所左右。

「然而,在大陸的特定環境中,總是有些人,出發點不是把修煉放在第一位,踏踏實實的做好該做的救人的事,而總是把人心為出發點。」

我理解走到今天,師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已經接近尾聲,還是不能分清人心和修煉人看問題的基點,真的很嚴重,也極其嚴肅。做不好、做不到,考驗和麻煩就會不斷的出現。

在法中我們知道,修煉是一個人群,而且是上億人的修煉,修煉人和世人都在不同程度的迷中,這是修煉人能修煉和世人能得救的條件。邪惡也會不失時機的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搞事。不說李旭鵬以及類似的人如何,如果他們周圍的學員都能以法為師、以修煉人做事的基點看問題、修煉自己,李旭鵬之類的人有市場嗎?邪惡覺的周圍同修都不起心,考驗影響不了別人,還會不斷放大加重他們的執著邪念從而毀掉他們萬古的機緣嗎?他們自己本身並不是不想修好,在大法弟子正念十足的場中他們不會變好嗎?

有文章中說有同修對《出發點》有想法。不說明慧編輯部同修如何,也不說師父法中如何告訴我們明慧網的作用的,作為一個修煉人,難道至今還不能以法為師衡量一下這篇文章的份量嗎?師父在法中不是甚麼都告訴我們了嗎?還陷在李旭鵬如何如何中,我們沒有想一想自己參與到這件事情的是非對錯當中、自己的問題已經多麼嚴重了嗎?我們做到了以法為師、以修煉人的基點向內找自己、用法衡量這件事情了嗎?我們在其中加重了這件事情不是給邪惡以可乘之機了嗎?修煉不就是修自己嗎?已經走到了今天,我們還不能向內找嗎?

《出發點》中說:「對於其他被捲入的學員,為甚麼十幾年的考驗面前還學不會識別?遇事出發點,是為了修煉救人,還是為了個人的私慾和人心?每次惑亂面前,自己究竟演了甚麼角色?」同修們,難道這篇文章只是在說李旭鵬嗎?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一個修煉問題。遇到事情我們想不起來師父法中如何告訴我們的,完全是站在人的基點理念去看問題,就會看不到問題的實質,只能是一會這樣一會那樣,爭論來爭論去的浪費修煉人寶貴的時間和精力。

我一直在想,師父多次告訴我們法中甚麼都有,不知道有些同修相不相信?即便是存疑,那麼下決心下功夫去學去修去實踐,就會發現師父說的每一句話千真萬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也會越來越感到自己的渺小和作為師父弟子的無比幸運和幸福!不然的話,在執著心的纏繞和邪惡有意的利用干擾面前會很苦也就會迷失方向。

修煉去執著心真的很苦,但是巨大的幸福也伴隨其中。找不到執著找不到修煉的方向那是真正的苦,是類似常人解不開又無可奈何的苦,那才是真正的苦透了!

無論出現甚麼事情,即便是一時不知道怎麼做,也要想到師父的法,在法中修在法中看問題才能找到答案、才能看到問題的實質。我們千萬要記住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