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集(2)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我在面對面講真相中,遇到了很多人發自善良內心的感人言行。寫幾個片段和大家分享,並為這些敢於在逆境中支持真善忍的人們深深的祝福!

(5)修鞋的男士說:「你得叫人家說話,聽聽人家是怎麼說的。」

我去街邊鞋匠那裏修鞋,問鞋匠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鞋匠說:「我這個老黨員,早退了。」他手指著坐在小凳上的老者說:「你給他退了,他是老黨員,還沒退。」

我笑著蹲在老者面前問:「叔叔,您真是黨員嗎?」老者說:「我真是。」我說:「您知不知道共產黨的隊伍裏,那麼多腐敗分子?都想升官發財往家撈,哪有替老百姓辦實事的?」老者點了點頭。我繼續說:「部隊上,當兵、提幹、好兵種全是拿錢買;農村選舉全拉票;下崗工人全是老百姓兒女。」他點了點頭。

他又接著說:「某某某(指現任中共頭目)上台能好一點。」我說:「叔叔啊,人倒了,能扶起來;人心倒了,誰也扶不起來了。某某某(指現任中共頭目)治腐敗,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老者深思的點了點頭。

我又給老者講了貴州「藏字石」,用化名給他退了黨,又送他真相資料和神韻光盤。老者提了一個問題:「誰發的錢,給你們印這些資料?」我笑著說:「都是我們自己的錢。就像我,學了法輪功十六年,沒病沒災,十六年,我沒往醫院送一分錢。其他法輪功學員也和我一樣,都是大法中的受益者,把我們節省下來的醫療費,用來做資料,用不完的用。」老者點著頭說:「我明白了。」

我又轉身給另一位像退休幹部似的人講。剛一開口,他就吼起來了:「共產黨講實現共產主義,像你們法輪功這樣,永遠也實現不了!」我說:「叔叔,錢都共產到他們自己的腰包裏去了。你看能實現的了嗎?」他瞪著眼睛說:「我不聽!你別叫我‘叔叔’!誰是你‘叔叔’!」正在鞋匠跟前修鞋的男士對他說:「你得叫人家說話,聽聽人家是怎麼說的。」

他繼續吼:「你就在這裏講有本事!你敢到政府部門去講嗎?走!你跟我到政府去!」說著,就過來拽我的手。我順勢握緊了他的手,對他說:「叔叔,我們倆打的去!(坐出租車去)」他猶猶豫豫的跟我走了兩步,突然掙開我的手說:「我不跟你去了!」圍觀的人哄堂大笑。

(6)主任說:「(這個黨)都爛透了,現在抓腐敗,晚了!」

多年前,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跟衛生防疫部門打交道。有一次,我在公交站點等車,碰到防疫部門的衣主任。寒暄幾句後,我問他:「知道三退嗎?」他說:「知道,退了。」我說:「祝福你!正確的選擇!」

他說:「都甚麼時候了,(這個黨)都爛透了,現在抓腐敗,晚了!」我說:「你是個明白人。」他告訴我:「婦保站蘇院長,子宮得了不好治的病,就學法輪功好了。從此人家也不請客,也不送禮,下鄉的費用從來不叫公家報銷。幹工作是真幹,上上下下挑不出人家一點漏。就是這樣的人,組織部三天兩頭找,叫她放棄煉法輪功,蘇院長不聽他們的,夠堅定的!你說這個黨還有希望嗎?!」

(7)海員說:「現在,我們單位都沒人入黨。」

在大街上,我看到一個小伙子背著一個大背包在路邊站著。搭上話後,才知道他是一位海員,要回家休假期。

我問他:「你知道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的事?」小伙子說:「我們都知道,經常出國。到了國外,人家把黨員都當間諜抓。現在,我們單位都沒人入黨。」

(8)學生說:「阿姨,氣死我了!也給他倆翻牆軟件看看。」

傍晚,有一個男生在街頭買麻辣串。我問他:「小伙子,在高中上學嗎?」他說:「在九年級。」我說:「你會上電腦嗎?」他說:「會。」我說:「阿姨給你提個建議:有機會,上百度網站查一下貴州‘藏字石’,裏面藏了六個字,天然形成:‘中國共產黨亡’。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騙老百姓,害法輪功,害死了好幾百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六萬五千。天要滅它,黨團隊必須退出。你是團員嗎?」他說「是」。我說:「給你起個化名‘愛國’退了。我們要愛國不愛腐敗黨。阿姨再送你個破網軟件,可以看到更多的東西。」男生高興的答應了。

沒想到幾天後,又碰到了他和他的兩個同學。他說:「阿姨,(看了翻牆軟件)氣死我了,也給他倆翻牆軟件看看。」估計這位男生是被中共迫害大法學員的事實震怒了。我送給兩個男生翻牆軟件後,又給他倆分別取化名退出團隊。告訴他們:「愛中國,不愛邪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個好人沒有錯!」

(9)警察說:「大姐,謝謝你!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別吃虧!」

傍晚,學校門外停了很多車,接放學回家的學生。我走到一輛豪華車前,問坐在車裏的魁梧男子:「老弟,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好人都應該知道。」他問:「你是幹甚麼的?學法輪功的嗎?」我說:「對。我是好人。」

他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你就是公安的,我也得告訴你,你的工作只是為了養家糊口。別看有些警察平時耀武揚威的,將來這些人最可憐!」他說:「我還真是公安的。」

我提到貴州「藏字石」,然後說:「共產黨裏面現在有幾個想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哪個不想往家撈?造了個‘天安門自焚’假案,害死了多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學員。將來誰沾共產黨的邊,誰得跟它倒霉。我給你用‘永平’化名把黨退了。我也不知你是誰,只希望你將來永遠平安。讓時間證明一切,但我不希望你用生命來證明。記住‘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個好人沒有錯!」

他接過我送的神韻光盤和破網軟件,由衷的說:「大姐,謝謝你!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別吃虧!」

以上只是我經歷過的一部份。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還沒停止的逆境中,能夠認識「真善忍」的價值、敢於用善良對待善良,才真正的可貴。我真心地為這些人祝福,並希望世上出現更多這樣的人,一點一滴地把社會道德推近「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