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官的表哥退黨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表哥是我姨的兒子,是個法官,為人直爽、風趣,敢仗義執言。以前見到我就說:「法輪功,煉兩個動作,我看標準不標準?」我說他「你又不煉,你怎麼知道標準不標準?」他就說:「我看著人家煉的動作好看,你要煉的不好看,就是不標準。」我給他找來《轉法輪》,他卻說:「我欣賞你們法輪功。叫我看書,嘿嘿……」他話鋒一轉說:「我沒有時間。」

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他給我打電話,說:「那功好,就在家煉,千萬別出來,也不要去北京,上面給我們下的指令,可是一個接一個。注意,這可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政治風暴,被刮著,不死也得脫層皮。」

以後再見面,表哥私下裏就問我:「還煉嗎?你要能把共產黨煉完蛋,你就使勁煉。」

我給他講共產黨的邪惡。他說:「你別給我講這個,共產黨的邪惡,我比你清楚。但是它掌著權,我只是個小法官,它說啥,我心裏再煩,也得假裝聽著,不然我就得靠邊站。」

我給他《九評》,他看後說:「寫的真好,法輪功裏有能人啊,共產黨的本質都被你們揭露出來了,真不簡單。」我說:「那你還不把那個黨員退掉,沒聽說過退黨保平安嗎?」他說:「咋退?我要是找組織去退,上午退,下午就得開我的批鬥會。妹子,你勸別人去。」我說:「不是叫你找中共的組織退,是叫你在心裏退,我給你起個化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一登,就是退黨了。」他說:「這樣退啊,咋不早說。」說著就舉起雙手說:「我自願退出邪惡的中國共產黨,相信法輪大法。」還邊說邊問我:「你看這樣行嗎?」

表妹的女兒麗娜考研究生,我給她兩本真相小冊子。她晚上給她的同學一本,她同學就說她:「你咋還信這個?!我不要。」說著就把小冊子還給了她。

第二天,一進考場,那同學就肚子疼得要命,考得一塌糊塗。出了考場,就找麗娜,說:「真後悔沒有帶那本小冊子。」麗娜那次發揮得非常好。後來,麗娜考博士時,提前就給我打電話,讓我給她找法輪功真相小冊子。表哥對這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到親戚朋友聚會,他就說:「麗娜,給大家講講你考試的神奇經歷。」

我姨以前被打成過右派,對我煉法輪功非常驚恐。我勸她退黨,她就說:「你咋敢反黨?」我說:「不是反黨,你退出中共就和中共完全撇開了關係,咱乾乾淨淨做個好人,多好。」可是她就是不敢退。表哥就說:「你到一邊去,看我咋說你姨。」

表哥就說:「媽,你說共產黨好不好?」老太太說:「怎麼不好?」表哥說:「我看你是叫共產黨迫害怕了。誰打你的右派?那一打就是二、三十年,你還說它好?這說明你對共產黨的本質認識不清。明明共產黨是個十惡不赦的東西,你說它好,你這不是被共產黨迫害怕了嗎?媽,你別不承認。現在的人提起共產黨來,有幾個不罵的?!其它的我不說,就憑它迫害咱全家來說,你也得退出它。再說了,是叫你在心裏退出來,又不是叫你找黨委書記去退,你怕啥?我妹子大老遠的來一趟不容易,還不都是為了你好?其它的不說,你現在就當著我倆的面點點頭就算。」我姨還真笑著說:「好,好,我退。」

我姨身體不大好,一有病,表哥就給我打電話。我一來,他就說:「妹子,你別看我當了一輩子的法官了,可你姨一有病我就心慌,你一來,我就像有了主心骨。」到了表哥家,我就講法輪功真相,講著講著,我姨的精神也就緩過勁來。

一次,我姨住院。我到病房才呆了一會兒,表哥就指著同病房的那兩個鋪位上的病人說:「你給他們也講講法輪功,勸他們也三退。」

有一次,我姨做心臟搭橋手術,因年齡太大,醫生擔心手術有風險。我就對我姨的家人說:「沒事兒,只要大家都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保證沒事!」

手術前,表哥要求所有在場的親人都帶上法輪功的護身符。大家在手術室門口邊等邊念。一會兒,表哥說:「我喊一、二,大家同時念,這樣威力大。」我姨的手術出奇的順利。醫生做完手術,出來告知表哥這一消息時,表哥情不自禁的舉起雙手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李老師!」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0/當法官的表哥退黨了-306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