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成長不須愁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女兒不到十歲,經常跟我們一起學法煉功,自然也成了大法小弟子,有時感冒發燒,我抱著她睡一覺就好了,根本用不著打針吃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公開迫害大法,我帶上女兒去了北京信訪辦,七、八個小時的等待,沒有等到信訪辦的答覆,卻被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軍人推上大轎子車,數千名大法學員被拉到了豐台體育場。在人挨人的擁擠中,女兒不小心一隻腳的大拇指指甲蓋被掀了,鮮血直流,女兒噙著眼淚對我說:疼,媽媽我不哭。我急忙鼓勵著女兒,和女兒一起背師父的《洪吟》

二零零零年底,我留下上初中的女兒,毅然走向天安門證實大法,高喊「法輪大法好」,並打出了「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一群便衣打手向我撲來,瞬間將我打倒在地,拖上警車,之後我被非法勞教。

待我出獄回家時,女兒已是初三,正準備中考。我們市裏上初中是分片的,我家居住地應該上的是一個不算好的學校,一般人要想上好學校,得走後門,花錢找人動戶口。我們是按照師父教的「真善忍」做人,不想順應社會歪門邪氣,所以就順其自然的上了這個學校,這個學校有兩個快班,因女兒學習不錯,被分到快班。中考時,女兒還考上了市裏的重點高中。

三年的高中學業結束後,女兒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學,這時就有好心的同事找到我說:南方很亂,吸毒的人很多,千萬告訴你女兒不要上當,太可怕了。我說:「謝謝您的關心,我女兒不會有事,她知道怎麼做。」

又有人對我說:「你女兒長得那麼漂亮,你就捨得讓她走那麼遠?社會這麼亂,你放心嗎?你看看那些大學生,交了朋友很多都去外面租房住,真不成體統啊。」我笑著對她說:「放心。我女兒在哪裏我都放心,因為她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不符合真、善、忍的事她都不做,還有啥不放心的?假如不是這樣的話,即使女兒在內地上大學我也不放心,社會這個大染缸,沒有心法約束的人只能隨波逐流,你看得見她的人,你看得見她的心嗎?」「也真是,沒有道德標準的約束,孩子都很難調教,我真是為我的孩子操碎了心,看你還真是放心,法輪功真的有那麼大威力?」「嗯,真的,法輪功學員說到做到,不會騙人,所以在中共如此殘酷的迫害下都不放棄修煉。」「從這一點上看,你們可真幸福,心裏甚麼都不牽掛,那該有多敞亮啊,法輪功能叫人真正做好人,將來一定會為法輪功平反的。」

我女兒長相身材都不錯,無論走到哪裏都會有人對她多看幾眼,上大學後也成了學校的名人,校模特隊招她去訓練,結識了一個有組織能力的學姐,對我女兒很照顧,校外有甚麼活動也叫我女兒去參加,後來她要我女兒和她一起去掙錢,我女兒拒絕了。

在宿舍裏,同學們之間也發生過矛盾,都是獨生子女,一個比一個尖。我女兒的嘴也很厲害,要是沒得法,她也不是個吃虧的主,但是在那個環境中,她真的用大法要求自己,寬容忍讓同學,最後和同學們相處的關係都很好。

在校期間,也有男生追求我女兒,但是都被女兒謝絕了。她對此事考慮很慎重,同學們都是天南海北來的,畢業後不知道去哪裏,一旦投入感情,分手時必然帶來痛苦,何必自找苦吃呢,所以當同學們各自找自己的朋友去玩的時候,她就在宿舍靜靜的抄《轉法輪》

大學的四六級英語考試,同學們在考前都買答案,我女兒不買也不作弊,就憑自己的真實水平去應考。當女兒給我講述她在學校的這些故事時,我都感到很欣慰,我非常感謝師父和大法,教育我女兒長大成人。

女兒大學畢業後,在本市私企找了一個工作,同樣由於修煉「真善忍」的純正,免除了我們許多找工作的憂愁。工作不過是為生活服務的,生活質量的好壞不在於掙錢多少,「真善忍」大法才是人生最珍貴的法寶,我們在前進中的每一步,都應該實踐師父的教導,在亂世中奉行大道。

當然修煉中的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我的女兒也存在著許多不足之處,時不時的懶散一陣子,但是我相信她在修煉中會向內找,不斷修正自己,在講真相救眾生方面得下功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