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功奇效 絕處逢生

他們證實了神功奇效:法輪大法好!(2)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接上文

一、神功奇效 絕處逢生

絕處逢生,通常是指人或事物的發展到了絕境,面對死亡或失敗,沒有了任何希望的情況下,事情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折,而得到了生機。在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中,很多是修煉前患了「絕症」,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回家等死或準備「後事」的人,他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後,起死回生。「神奇功效 絕處逢生」系列講的就是這些故事。

老人的「血管爆裂」絕症

連坐都坐不起來,最多只有十幾天的命可活,只好回家準備後事,你說這是啥心情?可是天大的幸運降下,病根全部消除達到無病狀態,你說這又是啥心情?

廣東茂名市茂港區法輪功學員李合英女士,二零零四年時七十八歲。於一九九六年之前患血液病,因吐血、屙血而被送入廣東省中山醫院治療,經醫生鑑定為「血管爆裂」,已無法醫治,最多只有十幾天的命可活,並叫其回家。

李合英帶著絕望的心情,把衣服、生活用品都送給了同房的病人,悲哀地回到了家。家裏親人不甘心,又把她送到茂名市職工醫院,醫院不肯收,只好回家準備後事。

這時她的女兒(法輪功學員)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她母親的命,就用車把李合英搭回自己家裏,當時李合英連坐都坐不起來,只能睡在床上,她女兒就放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給她看,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奇蹟出現了,李合英一邊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一邊身體就發生變化,心裏感覺非常舒服,吐血、屙血的次數減少了,漸漸地能坐起來了,漸漸地又能站起來了。她女兒就開始教她五套煉功動作,親人們一邊頂著她的腰,一邊扶著她,她女兒拉著她的手教她動作,漸漸地她學會了五套煉功動作,而且能自己走下地站著煉功了。最後她能自己走到煉功點上和學員們一起煉功了,身體上的病症全部消失,身體非常好。

是大法救了她的生命,給了她一個健康的身體。一個醫院無法救治的垂危病人,一旦病根全部消除達到無病狀態,這種幸福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她和親人都無法形容對師父對大法的感謝,決心按照師父所講的標準,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社會上做好人。

癌腫瘤排出

吉林省永吉縣萬昌鎮孤家村二社霍豔華女士,二零零四年時四十多歲,曾因患絕症,幾乎命喪黃泉,幸因修煉法輪功,獲得新生。

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霍豔華的肚子劇痛,被吉林附屬醫院診斷出患了結腸癌。手術時,醫生打開腹腔一看,見腹內長滿了瘤子,已經是晚期了,無法取出,手術對她來說已經毫無意義了,便給縫上刀口,告訴家人準備後事。得了不治之症,霍豔華的精神快要崩潰了。霍豔華回家後每天都服用大量的抗癌藥,也無濟於事,仍然是腹痛難忍,她知道生命快要結束了。

絕望之際,霍豔華想起一九九八年她曾經修煉過法輪功,後來由於中共瘋狂迫害就不敢煉了,現在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還怕甚麼呢?這麼好的功法,不學太可惜了,也沒幾天活頭了,能學多少學多少吧。就這樣,霍豔華重新開始學法。奇蹟出現了,不知不覺中,她能下地了,能走路了,不到兩個月,腫瘤從大便中排出去了,二十多天後她就好利索了,甚麼活都能幹了。

連醫生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然而奇蹟就在霍豔華身上發生了,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彌留之際發生的奇蹟

姜國波患上了被醫學界稱為「第二癌症」的肝腎綜合症,無藥可治,當時雖才剛三十歲左右,就感到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絕望無助的痛苦無時不在噬咬著他。姜國波父親已處於肺癌晚期彌留之際,飯幾乎都吃不了,壽衣都準備好了,在絕望的煎熬中苦苦地等待著生命的終結。母親腰痛的連洗臉盆都端不了。不過這一切從姜國波有幸看了幾場錄像後就改變了。

姜國波先生,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山東威海人,大學文化程度,原濰坊市政法委副縣級幹部。一九九四年初,姜國波感到頭暈腦脹、疲乏無力,渾身虛腫。到醫院檢查發現:他患上了被醫學界稱為「第二癌症」的肝腎綜合症,無藥可治。悲哀中的家人千方百計地尋訪中醫、西醫及民間土方給姜國波治療,錢花了不少,可病卻越治越重。妻子與幾個親人在絕望中,背著姜國波哭了一場又一場。親人們幾次勸姜國波病休,而姜國波卻不甘心就此放棄那點名與利,還是硬撐著去上班,只是下班回家後往沙發上一倒就不想再動彈。姜國波當時雖才剛三十歲左右,就感到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絕望無助的痛苦無時不在噬咬著姜國波……。

就在姜國波萬念俱灰之時,一九九五年六月初,姜國波有幸看了李洪志老師在濟南的九講講法錄像,當時就感到渾身從未有過的舒坦。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姜國波就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以前沉重得像灌了鉛的雙腿,變得異常輕快,有時走路都想蹦個高。一九九七年在一次偶然的抽血化驗中發現,顯示肝腎病變的加號消失了。姜國波激動的心情與幸福的感覺是無以言表的。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父母在姜國波的介紹下也學煉了法輪功。沒料到這一煉,竟「煉」出了奇蹟。姜國波父親是一九九五年七月開始煉功的。當時他已處於肺癌晚期彌留之際,飯幾乎都吃不了,只是在絕望的煎熬中苦苦地等待著生命的終結。悲痛而又無奈的家人連父親的壽衣都準備好了。可出人意料的是在他煉了法輪功後竟然起死回生了。同年十月,姜國波回老家,驚喜地發現父親能下地搞秋收了。

姜國波那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煉功不長時間,即告別躺了三十年左右的病榻。原來腰痛的連洗臉盆都端不了的母親,煉功後卻能像年輕人一樣的幹農活。有一次母親用水桶從井裏提水澆菜園,一上午提幹了兩眼井(農村在地裏挖的井)卻不覺得累,當時這真成了村裏的「神話」。更令人咋舌的是:一天學沒上、連自己名字都認不全的母親,在學法輪功一年多後,竟然能把十六萬多字的《轉法輪》熟練地通讀下來。

發生在姜國波與父母身上的奇蹟,站在現代科學的角度上確實無法解釋。可這卻是活生生的事實,是任何人也否認不了的客觀存在!這不足以證明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嗎?!

他為甚麼對法輪功師父無限感激?

他的父母痛苦極了,含著眼淚替自己的兒子買了棺木,定做了壽衣。離白髮人送黑髮人只有一步之遙。

柳正陽,湖北咸寧市崇陽縣肖嶺鄉三角村人,今年四十七歲。柳正陽自幼多病,患有多種疾病,如: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肺氣腫、肺心病、尿結石、心力衰竭等,而且支氣管哮喘是從四歲開始的。當他的慢性疾病急性發作時,經常滿頭大汗,呼吸困難,不能平臥,只能幾天幾夜靠床坐著,不能吃,不能睡,不能動,不能走路,僅靠輸液維持生命。他經常由父母背著去醫院打針輸液,曾多次住醫院,做過一次手術,生活不能自理,只好依靠父母養著,長期在痛苦中掙扎。

看到自己長年累月因疾病纏身和藥物不斷牽累到父母,他感到生不如死,絕望極了,多次有輕生的念頭。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他的慢性病再次急性發作時,呼吸循環出現嚴重衰竭狀態,醫院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囑咐他的父母為他準備後事。他的父母痛苦極了,含著眼淚替自己的兒子買了棺木,定做了壽衣,離白髮人送黑髮人只有一步之遙。

就在這關鍵時刻,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給他講述了法輪功真相,並介紹他學法輪功。通過聽法看書,他明白了自己得病的根本原因:原來病的根源是自己生生世世所做的壞事造成的。他就想痛改前非,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他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天天學法、煉功,他的身體不斷在好轉,走路也輕鬆多了,他深深的感到法輪功好神奇。

是法輪功師父救了他的命,是法輪功師父恩賜了他第二次生命,就堅持學煉著,心中對法輪功師父無限的感激。看到兒子絕處逢生,他的父母很支持他學法輪功。他修煉法輪功起死回生、絕處逢生的事蹟,在當地傳為佳話。

晚期癌症患者起死回生

這個故事對「絕處逢生」這個詞做了最好的詮釋。

河北蠡縣省級優秀教師姚玉璞,女,一九四五年出生,一九九四年身患晚期癌症,做過四次手術,本縣、保定市醫院、北京301、307醫院都有她的病歷及手術檔案。姚玉璞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得到康復,一家人恢復了往日的歡樂。

姚玉璞是蠡縣教育界有名的女強人,由於教學成績甚佳,曾被評為省級優秀教師。她的一雙兒女聰明乖巧,丈夫雖是農民,但勤勞能幹。一家人其樂融融,充滿溫馨幸福。

正當她事業有成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時刻,突然被醫院診斷為晚期癌症。這個不幸的消息如一顆重型炸彈,轟擊著她的單位及她的左鄰右舍,驚恐、悲痛、絕望像烏雲般籠罩了她的家庭。她非常明白死神正向她招手。好不容易住上了北京301醫院,手術、化療、放療折磨得她死去活來,四肢無力,嘔吐不止,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想放過她,使她飽受煎熬。回味人生也曾有過的溫馨,但恨自己好運不長,她真想對天放聲大哭,那又有甚麼用?只因她有兩個幼小的孩子和一個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她連哭的勇氣都沒有了,在痛苦和絕望中她只能默默垂淚。心想:兩個沒有母親的孩子將如何生存,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誰來贍養,難道真的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因為化療,她的骨頭都酥了,頭髮也掉光了。放療,把前胸、後背都烤焦了。最後專家對她說:「你渾身都是癌細胞了,回家養著去吧。」她帶著絕望的心情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

出院不到兩個月她就癱瘓了,生活不能自理。渾身骨頭疼痛。她想:「生命到了盡頭了,老天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她只好一秒一秒地等待死期的到來。

一九九七年春天,死神正向她招手之時,她好心的堂姐給她送來了寶書《轉法輪》,那時無法煉功。堂姐告訴她:「只要你學法、修心,按照書中說的去做,就能祛病健身,師父就給你淨化身體」。

堂姐走後,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如飢似渴地讀了起來。時間不長奇蹟真的出現了,她站起來了,能站著煉功了,也能走路了。那時激動的她頓時哭成了淚人,她拿著毛巾一邊擦眼淚,一邊發自肺腑地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師父哇,你沒吃我一口飯、沒喝我一口水、沒有要我一分錢,就治好了我的病,是您給了我二次生命,我願盡我的所能報答師恩!」

醫院不敢留的人身上發生的奇蹟

一個身患十多種嚴重疾病(不能直立走路,殘疾證二級)的人,一句聲音大的話或有稍微大一點的聲響,立刻就會昏死過去,哪個醫院都不敢留他治病了的人,得法一個月後,竟下樓走了一小時到煉功點,煉功三天後竟能出遠門,兩個月後開始幹輕體力勞動,三個月後能開三輪車拉貨維持生活。

戢景昌,生於一九五零年,家住長春市南關區。戢景昌得法前身患十多種嚴重疾病(不能直立走路,殘疾證二級),多次出現生命危險,有時打一個試敏針就休克過去了,有時吐血兩個人都接不過來,誰要是大聲說一句話或有稍微大一點的聲響,他立刻就會昏死過去。後來哪個醫院都不敢留他治病了,家裏所有的積蓄都為給他治病花光了,還欠了許多債。戢景昌無奈地對愛妻說:「你再找一個好人吧,我給你出手續。」戢景昌的大哥也對景昌的妻子說:「別對他抱多大希望了,他也就還有十多天的活頭。」

正當戢景昌全家瀕臨絕境之時,一九九八年三月,戢景昌喜得大法,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起死回生,還能正常走路了。

戢景昌本人曾於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投書明慧網,細述這段生死歷程。他這樣寫到:「我是在生命即將結束前得的法,得法前共患有心臟變形、左心室勞損、胃癌、腦血栓、耐藥性肺結核、90%血管畸形、健忘、腦供血不足、頑固性皮膚疾靜脈曲張、不能走路等多種,併發症(殘疾證二級),醫院判了死刑的人。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看《轉法輪》一個月後,竟下樓走了一小時到煉功點,煉功三天後竟能去吉林市送我岳母,五月份開始幹輕體力勞動,六月份能開三輪車拉貨維持生活。」

康復後的戢景昌按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好人。南關區民政局每月給他家的特困補助305元,他也告訴政府不要了。

絕望後的感恩不盡

吃的藥比飯還多,不輸血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花了十幾萬元也沒治好病。久病不癒,家庭破裂,債台高築,成為父母的負擔。這真是生不如死,絕望至極。你說這時候若不花一分錢生命有保障了,會是啥心情?

家住遼寧省朝陽市龍城區七道泉子吳家窪北村的婦女牟麗華,曾是白血病患者,對生活已經絕望的她,因為修煉大法而重獲新生。

牟麗華,今年四十九歲。她二十六歲時患上了白血病,也就是血癌。因血小板減少,經常流血不止,只好打止血針維持,嚴重時臉色蒼白臥床不起,就得靠輸血維持生命。每天伴她生活的只是中藥、西藥、中西醫結合的苦藥,吃的藥比飯還多,一年最長時間要在醫院住上八個月,每年輸血費上萬元,不輸血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花了十幾萬元也沒治好她的病。由於久病不癒拖累丈夫,孩子只有六歲,一家人苦不堪言,最後造成家庭破裂。重病的牟麗華只好回到了娘家,她到那裏帶給人的不是快樂,而是負擔。父母不忍心看到女兒被病痛折磨,為給女兒治病向親友借了許多債,最後又向鄰居家借,為了女兒的病都快沿街乞討了。

病痛折磨得牟麗華生不如死,這時也就是二零零三年春天有幸得到寶書《轉法輪》,書中講了要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只有做個好人修心向善才能真正祛病,遇事先考慮別人,對任何人都要善待,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個最好的人。從二零零三年到二零一零年已經七個年頭了,起初只輸過一次血,從此再沒花一分錢打針吃藥牟麗華的身體康復了,能洗衣、做飯、幹家務,還下地幫父母幹很累的農活。

家人和親友在她身上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是法輪大法和師父救了她的命,心裏對大法都感恩不盡。父母都很支持她學大法,多年的病痛中父母深深懂得此時只有法輪大法才是女兒唯一生存下去的保障。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