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佩服法輪功了」

——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中的小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煉的大陸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歲,修煉大法十八年了。修煉很短的時間後,我身體多種疾病:神經官能症、美尼爾氏綜合症、頸椎痛、肩周炎、風濕痛、頭痛等等不知不覺全好了。走路兩腿輕飄飄的,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覺得自己一下子年輕了許多,成天樂呵呵的。

在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這十多年中,我和無數大法弟子一樣,信師信法這顆心不變,在紅色恐怖的巨大壓力下走出來證實法,為師父討清白,為大法討公道,雖遭抓捕被關押,信師信法不動搖。十多年來,我每週除參加集體學法,上網下載做資料外,大部份時間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

通過大法弟子堅持多年廣泛、深入的講真相,許多世人明白了真相,生命得到了救度。我看到越來越多的世人在覺醒,講真相救世人不那麼難了。下面是我在面對面講真相和發真相資料過程中的幾個真實小故事:

「我最佩服法輪功了」

二零一三年有一天,我出去發《神韻》光盤,看到一條馬路邊停著幾輛等待出租的卡車,有一輛卡車開著窗,駕駛室裏坐著兩個司機。我走過去,拿出一盒《神韻》光盤,邊介紹光盤內容和國外演出盛況邊送到他們面前。其中一位五十多歲的司機說:「已經有了,都看了。你靠近點,我和你說兩句話。」我靠近車窗,司機對我說「我最佩服法輪功了,你們這些人不管共產黨怎麼抓、怎麼打,就是敢講真話。我有一個煉法輪功的鄰居,被抓過好幾回了,出來就講(真相),就發(資料),到哪都敢講真話。中國人都像你們法輪功就好了,共產黨早完了。」

我笑著說:「司機,你們也挺有正氣的,這不也在講真話嗎?明白真相的中國老百姓敢講真話的不是越來越多了嗎?」他笑了。我又問他們:「你們退出邪黨的黨、團 、隊了嗎?」司機說「早都退了!」

「我們今天真是遇到貴人了」

二零一三年冬天的一個傍晚,天挺冷。我講完真相在車站等車,兩位女士上前問路,我笑著說「真巧,我們是同路,一起走吧。」

上車後,因路程比較短,我和她們沒聊幾句車就到站了。下車後,我說「兩位姐妹,你們往前走不遠,一拐彎就找到地方了。咱們也是有緣,說幾句話再走,不會耽誤你們時間。」倆人說行。我抓緊把「法輪功是甚麼,天安門自焚偽案,天降亡共石退黨團隊保平安 」等真相講給她們聽,勸她們順天意而行,退出中共黨團隊,別為邪黨陪葬。她們爽快的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我又送給她們一盒二零一三年《神韻》光盤,囑咐她們叫上親人一塊好好看,看明白了有福。倆人高興的連說「謝謝,謝謝!我們今天真是遇到貴人了!」

世人把法輪功弟子看成「貴人」,她們明白的一面知道,遇到法輪功弟子,聽到真相就有救了。

「我幫你發!」

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我和同修結伴出去發《神韻》光盤,在馬路邊的人行道上見人就送,不少世人都拿到了光盤。有一個人正在發廣告,我過去送給他一盒光盤,並向他介紹《神韻》洪傳的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及國外演出盛況。那人大約四十多歲,是農村來城裏打工的。他拿到光盤後對我說「我年年都看,你能不能多給我幾個,我有很多朋友,我幫你發給他們。」我又給他兩盒,他索性把我包裏剩下的幾盒都拿了去,對我說「你放心,我這個人說話算數,我肯定幫你發給他們。」我說「行,信得過你,你也為自己積德了。」《神韻》使他的本性覺醒了,他不但自己得救了,還主動去救朋友。

「怎麼不給我一份?」

一天傍晚,我講完真相往家走,一邊走一邊發真相資料,送給迎面走來的,也送給走在我前面的,大部份人都接受,有的還連聲說謝謝。正當我送給對面走來的一位小伙子時,從我身後追上來一位女士,她問我「你發甚麼?」我坦然的把資料雙手送到她面前,當她看清楚是明慧期刊《永恆的故事》時,便說「怎麼不給我一份?寧落一屯,不落一人。」我趕快歉意的說「對不起,送你一本。」她拿過去就看起來。

看到這情景,我挺感動:世人真的在覺醒,他們渴望看到大法真相資料,渴望被大法救度。師尊說:「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1]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唯有多救人才不負師尊的慈悲救度,不負世人的苦苦期盼。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