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青龍山洗腦班 劉讓英等持續被騷擾(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政法委、610辦公室,二零一零年四月在建三江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後院私設了「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龍山洗腦班」),亂抓當地無辜公民,並施以酷刑(吊銬、抻銬、坐老虎凳、火烤下頦、拳打、腳踹、野蠻灌食、長時間剝奪睡覺等等)強制洗腦,逼迫被害人放棄自己的信仰,還向被害人的單位或家屬勒索錢財,每人每次勒索二萬元的罰款。

截至目前通過民間各種途徑不完全統計,該所謂「法制教育基地」已非法拘禁過八十六人,一百一十五人次。

從二零一三年十月以來,被劫持在青龍山洗腦迫害的當事人、家屬紛紛聘請律師開始向建三江檢察院提出了控告。在建三江檢察院對前兩次控告沒有任何作為的情況下, 被迫害當事人和家屬及聘請的律師,於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又將控告信遞交給了上一級單位,即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至今仍毫無任何結果。

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兩級檢察院對該基地的私設和犯罪事實, 不但不予以查處,還包庇犯罪。建三江公安局人員更加肆無忌憚的將迫害輸出到控告人所在地的公安局多次對控告人進行騷擾迫害。控告人劉讓英就是其中的一例,由於警察四處騷擾,劉讓英仍處於被綁架的威脅中,老父親年老力衰,她也無法盡做女兒的孝道。

劉讓英
劉讓英

一、二零一一年因去派出所要回被關押的姐姐,劉讓英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劉讓英的姐姐劉讓芳在紅興隆管局八五二農場因放鞭炮講真相被綁架到紅興隆看守所。劉讓英來到八五二農場一分場場部要姐姐,並控告警察、保安非法抄家。一分場陳姓場長打電話叫來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和姓牛的保安,要帶劉讓英去派出所,被拒絕後, 他們開始跟蹤並對劉讓英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白天是一分場七隊隊長王軍、郭勇和郭的妻子曲蒙,晚上有保安於文和趙姓、牛姓倆保安,一名司機,輪班守著劉讓英的家門口監視,他們在車裏過夜。據說他們監控的費用一天需用二百多元。

劉讓英仍堅持去八五二農場公安局、政法委、派出所等部門要人,八五二農場派出所所長鮑振東說:「你不走,就得把你抓起來。」姓董的指導員說一些污衊大法的話,一個叫王爽的一直給劉讓英錄像。無論她去哪個單位要人,曲蒙一直都跟到哪裏,並隨時向七隊隊長王軍報告。就是在劉讓英去寶清縣上貨,曲蒙也一刻不離的跟著。因為劉讓英不停的在要人上告, 王軍曾威脅她說:「你要再去上級部門要人,就打斷你的腿。」

一次, 劉讓英在去紅興隆看望正在因絕食被送醫院的姐姐時,剛下車就被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警察於守江,一分場七隊新隊長於木林劫回家中。一個月後,劉讓英的姐姐劉讓芳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警察田中興和一不知姓名的保安闖入劉讓英的家,欺騙她說帶她去看姐姐。劉讓英拒絕, 盧江說:「不走也得走。」三個人把劉讓英用銬子銬上,後來又由一分場的書記李剛、派出所所長盧江、保安郭勇和曲蒙強行把她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由劉讓英和姐姐共同經營, 用來維持全家生活的小賣店也被迫關門停業,直接損失達一萬餘元。

劉讓英在青龍山洗腦被酷刑折磨二個月(詳情見明慧網頁文章: 《劉讓英在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遭「抻刑」摧殘經歷》) 後, 於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被放回, 兩個月間, 八五二農場勒索「教育費」兩萬元。

二、為了躲避迫害,劉讓英顛沛流離、身無居所

回來後,當地派出所一直騷擾劉讓英,以解決生活困難為由恐嚇誘騙劉讓英徹底放棄修煉。為了避免再遭綁架,她被迫離開家,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期間,劉讓英的母親郭尚雲因為大女兒劉讓芳被冤判,二女兒劉讓英又在洗腦班遭受過迫害,承受不住這一系列的打擊和折磨,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二年九月含冤離世。老人離世前不停地叫著女兒的名字,帶著擔心、恐懼、心酸離開了人世。由於當地派出所四處找劉讓英,她不能回家,結果她母親去世也不知道,都沒有見上最後一面。

由於受中共謊言的欺騙,劉讓英大哥和三哥不明大法真相,也被利用參與迫害自己的親人:帶領警察曾去劉讓英的住所抄家;對警察揚言要把劉讓英姐妹都抓起來等。

三、建三江公安局騷擾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當事人

自從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起,曾被洗腦班迫害過的當事人和家屬以及聘請的律師開始了對青龍山洗腦班的非法行徑進行控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 被害人於松江和石孟昌、韓淑娟的家屬及聘請的律師江天勇、唐吉田、王成、梁曉軍等人, 去青龍山洗腦班要求見人,遭到房躍春等人的拒絕,前去的家屬及律師不得已在洗腦班門前喊話:「房躍春你們在犯罪!你們要立即放人, 否則,我們控告你非法拘禁公民!」房躍春等人依然拒絕見人。次日下午律師配合法輪功學員石孟昌和韓淑娟的家屬及於松江去建三江管理局檢察院、建三江管理局紀檢委和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以「非法拘禁罪」控告洗腦班相關責任人,並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石孟昌和韓淑娟。

事後,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610」指使前進農場公安分局、七星農場公安分局,對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於松江和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於松江家住建三江前進農場,據鄰居講:從十四日至十六日,前進農場公安局警察連續三天到於松江家騷擾,當時於松江不在家。 還有消息透露:前進農場公安分局聯合街道辦開會,通知環衛工人監視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行蹤。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另一當事人石孟昌家住建三江七星農場,七星公安分局已經開會,預謀對當事人和當地法輪功學員採取行動。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前進農場公安分局警察將於松江從家中綁架,逼迫他辭退律師,並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警察遭到拒絕後,再次將於松江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 被害人和家屬,劉讓英、吳東升、於松江的母親、石孟昌的姐姐石秀英和石孟昌的母親王慶榮及聘請的律師趙永林、江天勇、唐吉田、王成等人, 再去青龍山洗腦班要求見人,又遭到房躍春等人的拒絕,前去的家屬及律師再一次在洗腦班門前喊話:「房躍春, 你在犯罪! 馬上放人!石孟昌回家!韓淑娟回家!陳敏回家!於松江回家!」房躍春依然不讓見人, 洗腦班的大門緊閉,連燈都不敢開。

青龍山洗腦班的惡徒不敢面對正義律師,卻暗地勾結青龍山農場的惡警暗中幹著壞事。據知情人透露,青龍山洗腦班裏面暗藏了「防暴警察」,埋伏著準備伺機抓人。據內部人士說,惡警們覺得當天去洗腦班的人太多不好下手,打算在剩下六、七個人的時候再動手抓人,沒想到「呼啦」一下人全都走了。

在律師們離開的過程中,青龍山的主要路燈突然全部熄滅,為惡警綁架做準備。在律師和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的返程途中,都有警察盤查過往車輛,不斷詢問乘車人的情況。十二月五日傍晚,有目擊者看見三個著裝警察走進洗腦班附近的小吃部,對小吃部的老闆說:看到有生人或七個人以上就報警,最近法輪功「鬧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劉讓英和律師等十多人來到建三江農墾檢察院,對青龍山洗腦班涉嫌非法拘禁進行控告,控申科孫姓女科長和馬姓工作人員對劉讓英和她的代理律師趙永林做了筆錄。看了訴狀後, 那個女的當時態度很不好。當天中午十二點三十,面對控申科人員的不作為,劉讓英與她的代理律師和其他家屬沒有離開檢察院控申科大廳, 並要求直接找檢察長面談,律師們再三告知檢察院人員:「洗腦班就是非法組織,我們要求必須立即放人,並且相關消息已通過微信等媒體公諸於眾。」

下午二點多鐘,建三江國保大隊副隊長於文波在檢察院監視前來控告的人們,還用手機對他們偷拍照,態度蠻橫。建三江檢察院工作人員面對律師在法律層面所指出的洗腦班的非法性和檢察院的不作為時,他們才態度緩和。唐律師和江律師要求他們公開出示法律依據,江律師還指出他們是在犯罪。檢察院想迴避律師,想單獨與家屬談,企圖間隔家屬與律師。

下午三點多, 副檢察院長郝洪軍出來與家屬和律師交涉,王成律師要求檢察院必須限期查明洗腦班和公安的違法行徑。唐律師又將整個事件中所涉及的每個當事人的典型經歷揭露出來,勸他們走出正確選擇的第一步。郝洪軍開始挑撥家屬和律師的關係,江律師直接揭露出他這種做法的無理,並要求立即無條件放回仍被關押的當事人。

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 被害人和家屬及律師第一次去建三江檢察院控告時,建三江檢察院曾說三個月後對此事給予答覆,如今又稱要等農墾總局檢察院批審,他們無權管此事。對青龍山洗腦班涉嫌「非法拘禁」一事,建三江檢察院托辭瀆職,律師們表示一定要追究到底。

本次去建三江檢察院控告後的第二天早六點多鐘,王平中、王立清、胡玉中、王小雲四位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在青龍山客運站準備買票回家時,被青龍山警察綁架。同時吳東升被騷擾(詳細情況見明慧發表的「請律師控告青龍山洗腦班吳東升再遭綁架」)。

事隔幾日後, 當地八五二農場一分場派出所盧江給劉讓英打電話說:「你不要參與告狀這件事, 你的訴狀是誰寫的, 不可能是你寫的, 你告狀也不會有甚麼結果, 有啥用? 回家辦戶籍證明吧, 要不就不給三十八畝地種。」劉讓英善意的跟他說:「我也沒幹違法的事, 你們是綁架, 非法關押, 非法拘禁, 你們才是犯罪。」

四、去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控告青龍山洗腦班後 蔣欣波被綁架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曾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過的當事人劉讓英、霍金平、吳東升,蔣欣波、陳冬梅、李延香、石秀英、孟繁荔、孟憲傑、潘淑榮、王平忠,石孟昌、韓淑娟夫婦的家屬、於松江的母親,及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及律師共二十幾人來到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遞交聯名控告信, 控告建三江檢察院對前兩次當事人投訴青龍山洗腦班控告的不作為;同時又以個人名義遞交了每個當事人的對青龍山洗腦班的控告狀。

上午檢察院負責接待律師的是副檢察長錢玉珉表示一定予以回覆,請律師相信他們。下午接待當事人及家屬的是胡姓檢察官,他把當事人的控告信全部收下,並認真做了記錄,表示一定調查並向上級反映此事。

然而,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至今依舊不作為。而且,所有去省農墾檢察院的當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盤查和騷擾。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二十分左右,前進農場中學校長蒙鶴鳴找蔣欣波的丈夫,叫他到蒙的私家車裏說點事,蒙說:「政法委要找蔣欣波談一談。」接著就把蔣欣波的丈夫拉到農場辦公樓前,那裏已聚集了六、七個人,其中包括農場中學書記楊慶玉等。蒙讓楊上車後一同到蔣欣波家。說省裏610回訪,要蔣欣波配合。蔣欣波聲明自己在第一次被關押在青龍山洗腦班時是因承受不住酷刑而違心「轉化」的,不可能再去配合回訪。蒙鶴明打完電話後,一會就有人敲門,之後,湧進來一夥人,其中有政法委副書記張國平、公安局副局長阮東、街道辦主任李智等十多人,他們拿著兩台攝像機進屋就錄這錄那,他們到臥室、廚房和陽台亂翻一氣, 把正在臥室睡覺的孩子叫醒並控制起來。警察徐大彬叫囂著:「還能成佛祖怎麼的,這是共產黨的天下。」

張國平和阮東輪番逼迫,讓蔣欣波承認她已經被「轉化」, 蔣欣波不配合。最後張國平說:「在這裏說不通,那就找個地方說,到青龍山去說吧。」阮東第一個動手,拽起蔣欣波的胳膊,見其他人都沒動手,阮東氣得大叫:「還等甚麼?怎麼都不上呢?」接著徐大斌、石平等五、六個人把蔣欣波抬起來拖下樓,塞進車裏。在車裏,左右一面一個協警緊緊鉗制著蔣欣波,前面坐在桌子上的小協警壓著她的頭,那輛車正是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去哈爾濱女監將剛剛出冤獄的蔣欣波第一次劫持到青龍山洗腦時用的車,叫巡迴審判車。

就這樣,蔣欣波因為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犯罪事實而再一次遭到綁架和洗腦迫害。

五、參與兩起控告後劉讓英被騷擾

劉讓英自打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第一次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回來後,一直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她聽說曾經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過的同修紛紛開始控告,就毅然決然的參與了此事,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去建三江檢察院控告,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去省農墾區檢察院控告。

兩起控告引起了當地公安派出所的警惕,他們四處打聽和查詢劉讓英的住處,一直毫無結果。

劉讓英因在外已經流離失所兩年多了,在這個過程中,她媽媽去世都沒有見到一眼。多年與親人失去聯繫,也渴望能有機會見親人一面。一次偶然的機會,聽說自己八十三歲的老父親已經得了重病,正在住院治療。劉讓英聽後心頭一陣酸楚,決定在老父親有生之日回家看看,也想藉機把真相講給家人和朋友。劉讓英一到家,她三哥如獲至寶的讓劉讓英抓緊時間跟派出所談條件,只要劉讓英留下來,就得給房給地。

第三天,劉讓英的三哥就把八五二農場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和一趙姓保安找到家中,以給劉讓英要房要地為名跟警察談條件。劉讓英見盧江後就問:「你幾次去佳木斯找我,有甚麼事嗎?」盧不回答。劉讓英又說:「你別參與迫害,給自己留條後路。你要想辦法把我姐弄出來,她是個好人。」盧江說:「你姐姐不是我抓的。」盧江又問劉讓英還打不打算走了,劉讓英為了避免盧的盯梢故意回答說:「不想走了。」並說自己目前沒房子住,也沒地種無法生活。盧江就說:「我已經把此事向上邊反映過了,正在幫你辦理。」之後,盧江與劉讓英的三哥在一旁嘀嘀咕咕了好一陣子,他們就分別離開了。

劉讓英感覺此事不太正常,為避免自己再一次被綁架,就從住所的後院離開了家,又開始流離失所的生活。

六、「建三江事件」後有關的綁架、騷擾不斷發生

在黑龍江省農墾系統兩級檢察院對青龍山洗腦班的犯罪事實均無作為的情況下,當事人、當事人家屬親朋和聘請的律師,於三月二十日再次去建三江檢察院催辦控告洗腦班違法犯罪事宜,到洗腦班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拘禁的石孟昌夫婦、蔣欣波等人。過程中,洗腦班房躍春(主任)、陶華(副主任)等人拒絕出面,前來控告的人們不得不在洗腦班門前向裏喊話。房躍春等不但不收斂其違法犯罪行為,還勾結建三江農墾公安局國保大隊(劉長河帶隊)和七星公安分局警察(郭玉忠帶隊),於次日早晨在律師下榻的建三江格林豪泰賓館,暴力綁架了四位律師、七位控告人及陪同公民,共十一人。

接下來的非法拘禁、野蠻審問、酷刑折磨過程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律師均被戴黑頭套,被打折肋骨共計二十四根。唐吉田律師一人就被打折十根肋骨。他向媒體透露,在被暴打過程中,他被惡警威脅說,要挖個坑把他埋起來、活體取腎,或者像北韓金正恩對付他姑父張成澤那樣進行「犬決」。吳東升、丁慧君、孟繁荔三位公民被迫害的一度生命垂危。至今,仍有石孟文、孟繁荔、王燕欣、李桂芳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並遭受酷刑折磨。

震驚國際社會的「建三江事件」發生後,控告人所在地區相繼發生過對當事人的騷擾,同時還發生過株連性綁架和截訪。

1、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下午,建三江農墾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劉長河和一男一女(姓名不詳),出示佳木斯檢察院批捕通知單,將法輪功學員丁慧君在哈爾濱綁架,說是去佳木斯中心醫院檢查身體。

2、四月三日下午,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劉麗傑被以「建三江事件」的組織者為名抄家綁架,參與抄家綁架的警察來自建三江農墾公安局、佳木斯市公安局及其所轄的向陽公安分局和保衛派出所。當日中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劉麗傑家屬深知自己的親人毫無罪錯,聘請正義律師伸張正義。五月五日,劉麗傑在代理律師為其辦理「取保候審」後被放回家。

3、五月八日上午十點,兩個建三江警察、一個佳木斯市局警察,還有一夥來自佳木斯市向陽分局和橋南派出所的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蒲振琴家。橋南派出所片警讓蒲振琴去派出所建個檔案,問她和建三江誰聯繫了,認不認識吳東升(三月二十一日同律師在建三江一起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由於被迫害致命危三月二十九日由家人接回)。蒲振琴不配合他們,最後還是被強行綁架到橋南派出所。蒲振琴在橋南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小時,身體出現嚴重不適,派出所的警察請示了向陽分局的趙姓局長,逼蒲振琴弟弟擔保才讓蒲振琴回家。

4、「建三江事件」發生後,佳木斯市樺南「610」、公安指使單位有關官員、家屬騷擾其他法輪功學員,不許去黑龍江省政府、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參與聲援律師之事。

5、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多,黑龍江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范龍勝在建三江被七星公安分局綁架。當時有位女士在現場,看到一夥警察圍著毒打范勝龍的場面嚇壞了。後來范龍勝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時家人去接,七星公安分局卻不放人。建三江當局將范龍勝轉為刑事拘留預謀對其非法判刑,范龍勝家屬已為其聘請正義律師。在二次開庭時,建三江法院耍弄手段使得北京律師無法介入,七月二十九日,范龍勝在被逼妥協的情況下由家人接回。

6、四月八、九日左右,前進農場對曾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當事人再次進行騷擾,問是否去照相了,喊口號沒有其他人都是誰。社區、街道辦、居委會二十四小時監視法輪功學員住宅並跟蹤。有的在法輪功學員工作的地點隔壁安插街道辦的人監視,有的在住宅附近停靠洒掃車進行監視。當地的手機和網絡都被監控。

7、黑龍江省紅興隆管局片警、社區(社區配合公安)到「掛號」的法輪功學員家中「回訪」,看人是否在家,記身份證號,說怕去建三江。有的法輪功學員家,他們幾乎天天去。

8、哈爾濱市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騷擾,有的被要求寫「保證」;有的被警察警告:不讓和律師聯繫,不讓去建三江;有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被打電話威脅;有的法輪功學員家被警察砸門欲實施綁架,而被迫流離失所。警察上門騷擾哈爾濱市多個區的法輪功學員──道裏區、道外區、南崗區、平房區等。

9、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姜波在哈爾濱工作,當時被綁架。

10、三月二十七日下午兩點多鐘,五位密山法輪功學員乘車去虎林市,路過密山市興凱鄉時,被密山交警夥同興凱鄉派出所警察攔截。問警察為甚麼攔截時,警察說:往建三江方向去的人都要檢查。密山公安局巡警隊把五人劫回密山市第四派出所(鐵西派出所),密山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玉海影、中隊長李綱等人對他們詢問,逼寫保證十天之內不能外出,直到晚間七點多鐘才讓這五人回家。

11、四月四日,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龔海濤在家被建華分局警察綁架,警察說與外地有關。

12、九月二十三日,代王燕欣去第八巡視組遞交舉報信的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孫豔環和李相蓮,被建三江國保大隊隊長劉長河截訪綁架。

七、「建三江事件」後劉讓英被騷擾的過程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事件發生的當日,劉讓英因當時住在當地朋友家中,沒有去格林豪泰賓館,因此沒被綁架。但是她所攜帶的背包卻在被綁架的當事人手中。綁架事件發生後,她的背包落到了警察手中。其包內有身份證、起訴書材料、五百元左右的現金和一個優盤。

建三江事件後,八五二農場公安局曾在二零一四年七月和九月間兩次去紅興隆糧庫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中找劉讓英。

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天,紅興隆管局警察邢來亮,興隆鎮派出所副所長王偉,八五二農場警察侯寶來拿著劉讓英的身份證,去紅興隆糧庫的那位法輪功學員家中時,八五二農場的警察對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說些很難聽的話:「你把這小丫頭包養起來了,藏在哪了。」惹怒了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當時他們就廝打起來了,警察的胳膊受了點外傷,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因此被紅興隆看守所關押了七天後才放回家。

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後來花了近八千元的費用聘請了律師為此事控告了八五二農場當事警察。最後八五二公安局拿出四千元的賠償金才了結此事。

八五二公安局長對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說:「今後我們不再管這丫頭了。」事實上他們還在四處尋找著劉讓英,近期有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家屬說,他所在的居委會曾問他聽沒聽說過劉讓英這個人。

由於警察四處騷擾,劉讓英仍處於被綁架的威脅中,原本打算在今天大年前去哈爾濱女子監獄看望姐姐劉讓芳,也因無法開具戶籍證明不能如願以償。老父親年老力衰,她也無法盡做女兒的孝道。真是親人無法親,好人無法做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