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好人 招致報應(4)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接上文

舉報自己的司機,紀檢委書記得惡報

孫彥斌曾任黑龍江五常市紀檢委書記,後調到賓縣任縣委副書記,主抓「610」。在其指揮下,賓縣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其中近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孫彥斌改任縣人大主任後,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給其開小車的司機王立群修煉法輪功,看到他這麼執迷不悟,抱著讓他明白真相的想法,給孫彥斌講了法輪功真相。二零零四年一月,孫彥斌親自向公安局惡告王立群,致使王立群被非法判刑,開除公職,妻離子散。在一次縣人大會議上,孫彥斌當眾宣布,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給獎金五百元,並狂妄地說:「我就不信遭惡報。如果遭惡報,我也信(法輪功)。」時過不久,孫彥斌就遭了惡報,患上了膀胱癌,病勢危重。幾年來孫彥斌做過三次手術,結果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倒日益加重,不得不在最後一次手術中切除整個膀胱,接上輸尿管排尿。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孫彥斌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舉報妻子逼離婚,翻臉無情自收屍

江西省九江市水利局邪黨副書記潘明華,充當邪惡打手,迫害自己的妻子九江市第五醫院優秀護士江小英。二零零三年潘明華向「610」惡意舉報,致使江小英被綁架到馬家壟勞教所。之後,潘明華強迫江小英與其離婚。江小英在非法勞教期將滿時,有友人找到潘明華,請他看在孩子份上,通知一下江小英的親人前去接她。潘明華惡狠狠地說:「我才不管呢,等她去收屍。」怎知等人「收屍」的卻是他自己: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潘明華因肝癌不治死亡。

教唆他人舉報,自家得了惡報

河北省泊頭市西郊新村中共邪黨黨支部書記王成玉,在村裏的大喇叭裏廣播:「誰舉報有煉法輪功的獎勵五百元錢。」法輪功學員們多次想救他,給他講真相:「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大法教人做好人,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迫害大法要遭惡報的。」他全然不聽。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又一個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希望他為了全家人的幸福,能改邪歸正,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不但不聽,第二天他又在大喇叭上叫囂說:「誰舉報煉法輪功的或講真相的獎勵一千至二千元。」沒隔幾天,王成玉突發腦乾出血,於十月四日死亡,年僅四十九歲。

黑龍江省五常市牛家鎮廂黃二屯大隊惡黨書記劉佩君,聽從惡黨的邪惡指令,迫害大法弟子宋文娟等人。大法弟子給他打電話講真相,他不聽,還揚言舉報一名大法弟子賞五千元。劉佩君於二零零七年六月初在朋友家喝酒,突然心血管破裂。在哈爾濱市住院需醫藥費三十多萬元,打開膛刀口不敢縫合,腔內有淤血,於六月底死亡。出殯時因撤靈棚電線,導致五頭奶牛全部觸電而死。

四川簡陽市東溪鎮涼水村村支書陳富昌、村長鐘世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時,此二人表現得非常積極。當時涼水村村辦公室牆上就貼有「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此二人不但把「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全部刮了,而且還煽動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繼續貼法輪功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並且許諾給舉報者獎金。

此事沒過多久,陳富昌的老婆滾在沼氣池裏淹死,村長鐘世懷的兒子和兒媳在廣州打工,出去逛街,二人都被汽車撞死。從此以後,村長和村支書誰也沒有提過法輪大法的事,他們都心知肚明,知道是整法輪功遭惡報了。

這倆學生為何慘死?

二零零零年,四川遂寧市中區安居區攔江鎮二大隊村支書羅景平撿到一封真相信,拿去領賞。當時邪黨官員叫囂抓到一個法輪功(學員)賞五千元。攔江鎮政法委書記劉用軍對羅景平說要抓到人才算數。此後羅景平時時監視法輪功學員,可一個法輪功學員也沒抓到。人沒有抓到,可不久羅景平卻得暴病死亡了。

攔江一位大法小弟子,給兩個同學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光碟。這兩個學生聽信邪黨謊言,為了得五千元賞金,向警察告密。據悉,派出所只給了其中一人五塊錢。不久這兩個學生相繼得惡報:一個掉在石岩河淹死了,另一個在聶家丫口被車撞死。

瞧這倆樓長

山東濰坊市濰城區西關中和街小區四十號樓一單元女樓長魏修芬,大法弟子多次跟她講真相,她不但不聽,還罵大法師父、罵大法,並惡意舉報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魏修芬遭了惡報,殃及兒子,她在檢察院工作的兒子突然暴死,兒媳改了嫁。現在魏修芬本人癱在床上。

同一小區三十九樓中單元樓長韓花葉,大法弟子多次跟她講真相,她不聽,還罵大法,毀大法橫幅、撕毀大法牆貼,並惡意舉報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韓花葉得脈管炎死亡。

誣賴好人,母子遭報

天津西青區李七莊鄉楊樓村大法弟子楊文玲,勸村民寧玉松的兒子退出惡黨少先隊組織,保平安。第二天,孩子的學校打預防針,孩子發燒了。寧玉松認定是楊文玲給嚇的,三番幾次到大隊部和派出所誣告楊文玲,致使楊文玲遭惡警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

好人被勞教,惡人的惡報也就來了。寧玉松耍錢,把自己的房子、汽車全輸掉了,又賣他媽的房。現在寧玉松失蹤了。他媽媽董淑英也因誣告大法弟子遭報應,房子讓兒子還了債,自己還做了兩次手術。

瞧這兩對夫妻

吉林省安圖縣二道白河林業局街道辦事處人員王鳳芝,在任主任期間,同管片的警察一起,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親自去修煉人家裏抓捕、抄家,並組織無工作的老年婦女巡邏,專門監視法輪功學員,致使多名學員被舉報、非法抄家、綁架等。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晚,王鳳芝在回家的路上被人連捅九刀,當場死亡,年僅四十八歲。王鳳芝的丈夫劉振平,在王鳳芝死後,在太平間裏謾罵大法和大法弟子,誣陷大法,製造聲勢說是大法弟子殺了人。在其妻死後不到一百天,劉振平突患心肌梗塞暴死在路上。

哈爾濱的王宇三十八歲、妻子潘淑豔三十四歲,原來出於祛病健身的目的學煉法輪功受益匪淺,不但病好了,而且開的化妝品小店的生意也格外興隆。中共一迫害法輪功,這夫妻倆迅速調頭,配合邪惡舉報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法輪功學員再次入獄。正當他們在邪惡面前充當「紅人」之時,王宇卻患胸膜炎住進了縣醫院,潘淑豔又查出尿毒症晚期。王宇鬼使神差地做出為妻子獻腎的決定。報導說「這種夫妻腎移植手術在國內從未做過」,況且,單從丈夫體內取出腎臟手術費要比買一個腎多花很多錢。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夫妻腎移植手術,兩天後妻子卻對丈夫移植在體內的腎產生了排斥反應,再次手術將丈夫移植的腎摘取出。半個月後又買了一個腎,第二次做腎移植手術。兩個月後又出現了排斥反應,移植的腎又被摘取出來。後轉到遼寧省醫院,發現潘淑豔腎臟長出動脈瘤,後在體內爆裂,只得又做了腹腔手術。夫妻二人為了治病已經花去了二十二萬元,賣掉了「化妝品城」,賣掉了中型廂式貨車,並欠下了債務。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