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 別被舊勢力蒙上眼睛「放血」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在近些年的修煉中,不斷的看到或聽到有同修離世,失去肉身,沒有走完師父給弟子們安排的助師正法的全部過程,沒有走到法正人間大圓滿的那一天。這些同修大多是以各種病業的形式去世的,如同常人般患病不治而逝。不僅無法完整兌現久遠的誓約,更在常人社會中造成一定的不良影響,抑制了一些人對大法真相的了解、認同及被救度,凡此種種,非常令人惋惜。

在和同修集體學法,學到《轉法輪》第六講「走火入魔」這個標題裏的一段法時,腦海裏對舊勢力以各種病業的形式迫害大法弟子,整個一套伎倆的實施機制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現將師父的這段法恭錄如下:「舉個例子,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1]

下面我就把自己學習這段法的一些理悟說說,以期與同修交流,偏頗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這個死亡案例中,致死原因不是因為受試者被強行利刃割腕,血液大量流失,使生命難以維繫。恰恰相反,這個人在整個過程中,幾乎是毫髮未損的就失去了生命。那他為甚麼那麼快的就會死去呢?師父給出的答案是:「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我的腦海中「為甚麼」 「為甚麼」不斷湧現著,就如同師父一步步循循善誘的引導著我去尋找最終的答案:

──並沒放他的血,他的精神是如何導致他死亡的?
──是他誤認為自己被割腕放血了?
──那他的錯誤認識又是如何產生的呢?

實驗者為了讓他相信,精心安排了一系列的假場景:首先要把他綁起來,使他失去自我作主、求生逃脫的能力,這是實驗者能夠成功的前提;接著通過直接的肢體動作及明確的話語告知:要放他的血,誘使他產生「自己要被放血了」這種錯誤認識。隨後,最重要的環節上演了,那就是「蒙上他的眼睛」。此前的一切都是他「眼見為實」,使他不斷強化自己會被放血的認識。之後,針對他的所有舉措就全是假把戲了,「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1]事實是並沒割斷他的手腕血管,如果此時他還有絲毫的生存僥倖,隨即打開的自來水龍頭,逼真模擬血流的滴答聲,一下子就完全摧毀了他心中僅存的希望,他已確信無疑的認為:手腕血管已割開,自己的血液正流出,自己必死無疑了。隨著滴嗒聲,他會認為血液正一點點流盡,生命也正一步步走向盡頭,所以一會兒他就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那舊勢力對大法弟子上演奪命的假戲,不正如師父早在這段法中所揭示的一樣嗎?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特別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師父已明確告訴我們都給推到位了,我們的修煉已完全轉入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進程中,師父再沒給我們安排過大的病業關,而同修們身體上出現的嚴重病症,不可置疑的就是舊勢力給大法弟子製造的各種病業假相。

對於舊勢力,師父的要求是:「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2]

這就告訴我們面對舊勢力的這一切,我們決不能承認,心裏一定要明確:這些症狀都是假相,不是真的,始終堅守這個正念非常重要,千萬不要把心思用在體會身體的異樣感覺上,不管病勢如何來勢兇猛,都要告訴自己:我身體好著呢,這都是假的。有了正確認識,更要有正確的行為表現,也就是不能被舊勢力「綁上床」,失去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身心自由,那就要做到平時每天能幹甚麼,這時仍要保持常態。因為把你「綁上床」是它們對你實施迫害的第一步,而被「綁上床」還有不同的層次體現,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症狀很嚴重,身體感覺承受不住,去臥床休息了;或者不學法、不煉功、不出去講真相了;或者本來天天參加集體學法,現在改成自己在家學或聽講法錄音了……,只要你的三件事沒有保持和平時一樣,就是不同程度的被「綁上床」了。這種狀態的出現有些是自己主動的,有些是被迫的,例如經不住常人親友施加的壓力,強制在家休息養病,一切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都不讓做了。試想一下,這和被惡警綁架到黑窩有甚麼實質的不同嗎?

完成「綁上床」,邪惡接下來就會動手做「蒙上你的眼睛」這一步。同修會說:「沒人蒙我的眼呀?」或「我才不會讓人把我眼蒙上呢。」我們所說的眼指的是你那雙能夠透過表面假相、認清事實真相、洞穿邪惡伎倆的智慧的眼。這雙火眼金睛是靠每個大法弟子長期紮實的實修煉就的。保持心明眼亮,這時的學法尤其不能放鬆,因為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如果自己的家庭修煉環境不好,就一定要找同修一起學,和同修交流,往往同修在這個問題上沒被舊勢力迷住,問題的癥結在哪裏,如何破解,他們往往一眼就看穿了。如果自己出不了門,可以請同修來家裏,對家人拒絕同修進門的做法要否定,就要告訴他們:「同修能幫我度過這個關,不讓他們來,你們就是想害我的命。」其實不明真相的親友,這時已經成了舊勢力手中的玩偶,舊勢力如意的操縱著他們,充當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打手。

同修能幫你加強信師信法的正念,能幫你清除綁架迫害你的邪惡,幫助你摘除障礙你的眼罩,幫你在法的指導下明白事實的真相,從而走出迷霧。

前面舊勢力「綁上床」、「蒙上眼」做的差不多了,在大法弟子自己正念一點點削弱,而病業假相不斷加重,感覺身體難以承受的時候,邪惡就會逐步上演「給你放血」這幕假戲。

師父講過:「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歷史上任何時期的修煉都不同,是因為你們有超越你們自己圓滿的更大責任在身。救度眾生、證實法,這是遠遠超越你們個人修煉的,這是更大的事情,這是舊勢力擺不正的,干擾著你們。否定它們,正念對待這一切!」[4]

我們不是任由舊勢力擺布與宰割的常人,而是擁有無量佛法神通的正法弟子。而身在即將覆滅的舊宇宙的層層舊勢力,無論它的層次多高,大法弟子真的正念強大,它對大法弟子絲毫都動不了,它能「放你的血」嗎?根本放不了,它沒有這個能力。

但是真的做不了,它就會來假的。假戲要想成真,情景就要模擬的逼真,所以一大群被它們操縱的各色演員就會相繼粉墨登場:家屬兒女焦急萬分,甚至有些子女平時很少登門,現在突然變的「孝順」了,不是關心病情,就是尋醫問藥,甚至天天守在家,還不讓與同修接觸,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都不准你做,要麼哄騙你:「等病好了再煉功,再做那些事,現在先治病吧。」一旦看到症狀嚴重,又會強行送去醫院治療,要是不去,就會發動能找到的所有親朋好友來做勸說。進了醫院,更是到了他們大顯身手的地方啦,邪惡還會把醫護人員派上場,不一會兒各種化驗單子、影像片子都會出來,不容置疑的權威診斷書也下來了,這病那病一大堆,都是致命的。醫護人員還會責問:「早幹嘛去了,怎麼病的這麼厲害才來醫院?很危險啦﹗」

這時候的大法弟子首先要做到師父講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5]千萬不要被表面症狀迷惑,不聽不看不想不信醫院的所有診斷,就是不動有「病」的念頭。其實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你面前極力表演「劃你的手腕」、「打開自來水龍頭、讓你聽滴嗒聲」,目地是讓你相信「自己的血在往下滴」[1]。為了讓你進入它們安排的情境,邪惡會不遺餘力,極盡所能:比如讓你想起你的父母或手足某年某月就是出現這種病症去世的;病區的某位患者也因此而剛剛離世,身邊的病患也生命垂危,自己的「病勢」也在急劇惡化,醫院的病危通知書也下達了……

不管是甚麼,都不要理它,這些只是邪惡安排的戲碼而已。

其次,在這個緊急關頭,無論身在家裏還是醫院,要時刻想到自己不是常人,是身負偉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我沒有病,這都是假的」,這個信念始終不變。即使隔絕了與同修的聯繫,也不要害怕,要記住師父曾明確告訴我們「不要緊的,我已經跟大家講了,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所以我的法身會做這些事情。」[1]師父的法身守護著每個大法弟子,我們還有甚麼可怕的呢?再加上我們自己還有力可劈山的佛法神通,即使躺在床上,不動手不動腳也能做常人做不了的事。師父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6]無論「病情」多凶險,甚至醫院已用盡所有救治手段,家屬也決定放棄治療,再無回天之術了,自己也要不為所動。生死攸關之際,只要有絲毫放棄生命的念頭,像「我不行了」,「挺不住了」,老年同修還容易隨家屬一樣認為「我到壽了」等等錯誤思想,而這恰恰是邪惡一系列表演的最終目地,它們最為期待的情節:讓你自己作出放棄肉身的決定,讓你自己的精神導致你死亡。這個念頭只要倏忽一閃,肉身旋即就會被舊勢力搶走。這時候的層層舊勢力就會手舞足蹈的歡叫:「瞧瞧這個大法弟子,這麼經不起考驗,聽聽自來水的滴嗒聲,就把自己嚇死啦﹗」這一幕我們決不能讓它發生。

此時的大法弟子只要心存正念:就是堅定「我不能死,我不會死,我要活下去。」只要保有這一正念,邪惡迫使你放棄生命的目地就實現不了。醫院治不了,他們說的不算數,師父還告訴我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7]。關鍵時刻,就要求助師父:「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未完成,正法之路不能半途而廢,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正行。」從自身的實際情況出發,不斷的加強正念,一點點,一步步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清理對自己迫害的邪惡生命。清理要徹底,包括自己在層層下走過程中與舊勢力的各種簽約以及舊勢力給我們修煉安排的系統的盤都要完全銷毀掉,要讓我們的修煉和舊勢力沒有絲毫關係。

同時要運用修煉人的法寶「向內找」,用心查找自己的個人修煉有哪些不足,被舊勢力逐步放大成為它手中的把柄。找到它,用師父的法歸正。讓自己的修煉從新回到師父安排的正法道路上,這樣就會使舊勢力精心安排的這場戲,沒有出現他們希望的最終劇情。

當然否定舊勢力的具體做法,也是千變萬化、因人而異的,它安排的每一步都要進行否定和向內找,如果在它對你迫害的第一步「綁上床」,你就徹底否定了它,並及時歸正了自己,那它後面的戲碼就沒機會上演了,它為你安排演練的這個劇本就作廢了,這時大法弟子最容易成功。反之它的劇情上演的越多,否定起來難度也就越大。整個過程始終信師信法,不被任何表面假相迷惑,就一定能徹底否定舊勢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