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折磨致死 楊志強控告元凶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楊志強,男,六十一歲,家住天津市寧河縣蘆台鎮。一九九六年,妻子董玉英因為修煉法輪功,花了好幾萬都沒治好的病全好了,感恩的心使楊志強也走了大法修煉,從此家裏也有了歡聲笑語。

但是,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楊志強全家人遭迫害,妻子董玉英受盡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警察和犯人的折磨、凌辱,整整三年十個月,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放回,僅四個月後,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楊志強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掀起這場迫害的首惡江澤民。

妻子大法中重生 感恩之心走入大法

是我妻子修煉大法的改變把我帶上修煉之路。我的妻子董玉英為人善良,性格特別開朗的人。在一九八四年,因為計劃生育政策,在醫院被施行強制引產手術,用藥後,胎兒被生在了廁所裏,我妻子親眼看見孩子的死亡。她無法接受這樣殘忍的現實,從此患上了嚴重的失眠症。

自此之後十三年的時間基本沒怎麼睡覺。長期不睡覺的導致心臟和血壓也出了問題,活的特別痛苦。我每天的工作很辛苦,回到家還要哄她開心,兩個孩子每天都小心翼翼的,不敢惹媽媽生氣,家庭氣氛緊張、壓抑。

在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妻子去村裏大夫家買藥,哭著跟大夫說,你給找點好藥吧,我這樣下去,恐怕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大夫說,一樣的藥,別人吃半片,就可以睡一天,你這吃一板都不知道困,這麼多年了,我是治不好你的病了,你去找我家二嬸學法輪功去吧,她以前的病煉功都煉好了!

就這樣,她開始學法輪功,神奇的是,煉功第二天,她就能一覺睡五、六個小時了,血壓也不高了。花了好幾萬都沒治好的病就這樣消失了,並且脾氣秉性大有改變,看淡了名利,做事能為別人著想,心胸開朗,臉上有了笑容,從此我們家也有了歡聲笑語。

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非常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煉,從此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光明之路。自學法輪功之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不再為私為利的做買賣,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為人真誠、善良,寬容、忍讓不計較個人得失,看淡名利,我做買賣公平交易,從不缺斤短兩,不以次充好,我多次撿到手機、錢包都想辦法聯繫失主歸還,別人遇到困難我會主動幫助。

夫妻被非法關押洗腦班、拘留所

但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出於嫉妒卻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栽贓污衊,造謠誹謗,對法輪功學員們發動了最滅絕人性的滅絕迫害,我家深受其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和妻子一起被關在了蘆台鎮政府洗腦班裏,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寫法輪功如何騙人的認識。我和妻子都說,法輪大法好,煉功身體也好了,心情也好了,我們沒有受騙。蘆台派出所就把我拘留了半個月,她也被關在洗腦班半個月。

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現仍傷疤滿身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和妻子到北京上訪,想告訴領導們我們親身感受了大法是好的,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不能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們倆被北京警察抓了起來,然後被送回了蘆台派出所,我被關押在派出所鐵籠子裏兩天一夜,不給食物和水,然後又非法抄了我家,還錄了像,也沒給我被抄物品清單,我被拘留了半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了一年半。


鐵籠子示意圖

在天津雙口勞教所,我每天從早晨幹到半夜十二點多,半夜十二點以後,坐馬札,聽誹謗大法的錄音,被強迫看誹謗大法的材料。雜犯們受警察的指使看著我,不讓睡覺,他們輪班睡覺,輪班用膠棒和鎬把打我的頭和屁股。警察也長期用電棍電我的頭和身體的各個部位。我的頭長期是滿頭大包,屁股長期是黑紫色的。十五年過去了,我現在還是傷疤滿身。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妻子被輾轉關押 洗腦迫害

我在勞教所一年多,受盡折磨和殘酷,我妻子和孩子們在家裏也是受盡折磨。妻子被警察從北京押回蘆台派出所之後被拘留了半個月,又轉到了蘆台鎮政府洗腦班關押半個多月,最後,被勒索了一萬元作為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金才放回家。後來新生街道和鎮政府的人又多次上門騷擾,她又被先後三次非法拘留,每次都是半個月。還有多次被關押在鎮政府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的秋天的一天半夜,妻子和孩子們在家睡覺,唐山豐南派出所和蘆台派出所合伙把她綁架到了豐南派出所,理由是在那裏發現了法輪功傳單,說是她發的。她被豐南警察吊起來暴打,和一個老頭關在一個屋子裏許多天。當我從雙口勞教所回來時,她還在豐南關押著,我去豐南看她,那裏的警察又敲詐了我三千元錢,才把她放回來。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我們終於一家團圓了,在這一年多裏,兩個孩子沒人照顧吃了太多苦,受到鄰居和同學的歧視,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是好景只維持了三天,我妻子回來的第三天中午,我們一家正在做飯,蘆台鎮政府和新生大隊的十來個人到我家,讓她去鎮政府取那一萬元的「不上訪保證金」,說拿了就能回家。但是,到鎮政府卻要求先寫對法輪功的「揭批」,不然就不能走。就這樣,又被關在鎮政府二樓半個月,之後被送到了大於洗腦班,在大於又被關了半個多月,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蘆台看守所行政拘留了,後來我們收到一張勞教通知,期限是三年。

在我妻子董玉英被關在大於迫害期間,有一天半夜,警察和鎮政府的人翻牆跳入我家,把我也綁架了,關在了鎮政府洗腦班一個月,家裏又剩下兩個孩子孤苦無依。

在女子勞教所折磨生命垂危 妻子被迫害致死

董玉英被送到了大港的女子勞教所,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那個勞教所就是個人間地獄,生生的把她那麼開朗健康的人迫害的身體虛弱,精神崩潰。

在勞教所裏,每天都要從事超體力勞動,每天早晨幹活,一直幹到半夜一、兩點鐘。警察的酷刑折磨那就是家常便飯,長期被吸毒賣淫的雜犯欺辱折磨。我給她存在勞教所賬上的錢是預備讓她買些日用品和買些順口的飯菜。但是警察卻從不讓她花,而是指使雜案犯們花光揮霍掉她的錢。

在三月份的天氣裏,隊長高華超親手拽著她的衣服領子,讓吸毒犯人肖玉柳等人往她的脖領子裏倒冰冷的自來水,水一直滲透她的衣服,並且不讓換下來,第二天,沒等焐乾,繼續灌,而肖玉柳因為這樣的「立功表現」,被警察獎勵減刑四個月。

四月初,隊長楊魁敏讓吸毒犯何靜、喬傑扒光妻子的衣服,逼她在水泥地上坐兩個多小時,隊長楊魁敏拿剪子剪她的頭髮,有意亂剪一通,東一剪,西一剪,衣服裏外都是頭髮碴,不讓打掃。

獄警高華超、劉麗霞還找來四、五個身強體壯的犯人穿上皮鞋,對她拳打腳踢,尤其死命踢她小便處。很多天,妻子都不能直立行走。那些同是女人的警察竟然做出把四把牙刷毛衝外捆在一起,捅進她的陰道折磨。有一次,她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被送到了醫院,勞教所找我,要了四千塊錢,才把她搶救過來。

酷刑演示:捅刷下身
酷刑演示:捅刷下身

就這樣,在這個人間地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三年期滿,勞教所竟然以不「轉化」為名,又加期了十個月。

為了反對這樣無理迫害,她從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絕食了八個月,體重由原來一百六十斤,瘦弱到八十斤,但是酷刑沒有停止過,警察卻揚言說:「你別想死,你死不了,我們就讓你活受罪。」

她的牙齒由於野蠻灌食被撬掉了三顆。獄警郭玲把她的嘴用寬膠條封住,將她的手腳捆在床上,呈一個大字。有時一幫犯人一擁而上,把她拽到地上,拳打腳踢,被打後的她連痛帶暈的在地上睡一夜。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我帶著孩子去勞教所看她,瘦弱的她昏了過去,我們的心都要碎了,要求勞教所放人,所長郝德敏卻說:「她沒事,她一點病都沒有,血壓,心臟都正常,她昏過去是裝出來的,她不會有生命危險,如果人死了,我負責。」

董玉英被摧殘的不成樣子,身體虛弱,精神恍惚,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放回。回家後,一直鬱鬱寡歡,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是法輪大法給了她健康的身體,開朗的心情教會了我們如何做個對別人有益的人。可是江澤民的迫害卻讓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給我全家帶來的傷害無法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