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遭摧殘的花季(4)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接上文

被非法勞教的少年

北京電子科技職業學院(自動化工程學院)一年級學生王雨,家住北京市昌平區長陵鎮北莊村,二零一零年時他十六歲。那年十二月初,北京電子科技職業學院總院的趙處長,伙同學院副書記杜彤到王雨的宿舍進行有目的的所謂檢查,搜查出王雨書包裏的法輪功書籍。北京電子科技職業學院自動化工程學院的老師和當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嚇唬他的家人,六一零的人對王雨的家人說,要是不去洗腦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學院的人威脅家人說,要是不去洗腦班,就不許再念下去。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點,北京電子科技職業學院總院趙處長、張惠清、杜彤以誘騙方式將王雨綁架至昌平區胡莊村的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王雨再遭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王雨被父母接回家中,身體上有明顯的被長時間用手銬銬過的疤痕,身上有腐爛、用繩子捆綁過的疤痕,並且走路明顯的不正常,不能長時間行走。

河北廊坊市安次區北史務村王豔雷,一九八四年出生。王豔雷的媽媽身體有病,聽說修煉法輪功可以使身體健康也想修煉,但由於沒文化,看不了《轉法輪》,只好叫豔雷每天念給媽媽聽。王豔雷被《轉法輪》的法理所折服,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二零零零年正月王豔雷將自己修煉大法以後,如何從一個沾滿惡習的壞孩子改變成一個助人為樂、自謙自律的好少年的經過寫了下來。帶著這封信並帶著對政府的信任,滿懷希望的同爸爸一起去北京上訪。沒成想上訪無果反被廊坊公安惡警綁架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豔雷同媽媽一起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在廣場上他不畏強暴,高喊「法輪大法好!」而媽媽卻因為害怕警察的拳腳,沒敢喊出聲來。在警車上豔雷對媽媽說:「媽媽我為你而難過,廣場上有那麼多大法弟子視死如歸,敢於站出來證實大法,你卻如此膽小。」媽媽也難過地哭了。就因此,還不到十七歲的王豔雷被廊坊公安一處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廊坊市萬莊勞教所。

廣西百色市的法輪功學員鐘豔君只有十六歲,與母親一同被非法勞教。為了不讓她們母女見面,鐘豔君被安排進四大隊,其母被安排在三大隊。

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雙胞胎姐妹劉汶汶、劉潞潞,年僅十六歲。因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二零零一年四月初被非法關押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警察所謂的「轉化」過程中,她們遭受到與成年人一樣的電棍、拳腳的惡毒迫害,兩人被分別非法關押在一大隊和七大隊。

還是在這個黑嘴子勞教所,十六歲的尚思伶,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綁在死人床上十七天,血水、淚水、汗水混合著大小便。有誰能領會這十七天的艱難時日,那真是度日如年。

今年三十二歲的長春市九台區法輪功學員孫肖雨,在控告江××的訴訟狀中這樣自述自己十六歲時遭到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我被戴上手銬,押上警車。七點多,我又被帶上警車押往營城分局。這時他們還給我頭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我喘不過氣,幾乎吐出來。我說難受、想吐,他們也不理我。派出所和分局路很近,到了分局這次沒讓我跪下,而是把我的手和腳分別四個手銬銬在上下鋪的鐵管子上,我成‘大’字形,警察繼續打我嘴巴子,逼問我家大法書的來源。在這期間因為停電,整個樓全黑,好幾個警察用那種強光電筒烤著我的臉和眼睛,我感到頭昏目眩。

「第二天的早上八點,我被警察繼續頭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他們把我的兩手交叉在背後銬著;一是從腰到背,二是從脖子到背,把兩手用銬子銬上,按住後背,反方向拉手銬,當時感覺手臂都快斷了,這樣,被折磨大約二十分鐘。……就這樣,我又被沒有任何手續的送進飲馬河勞教所,教期二年,直到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才被放出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河北深州市六一零季傑和兵曹鄉宋慶莊綁架了大法弟子楊曉溫。傍晚公安局政保的惡警賈雙萬帶人又去楊曉溫家把他十六歲的兒子楊德強綁架,楊德強不配合,惡警就把楊德強銬上背銬,扔進汽車後備箱。在公安局,賈雙萬和張元相毒打楊德強,用皮鞋踩手銬,踩胳膊,長時間搧耳光。晚七點,賈雙萬強行按著楊德強摁手印後,秘密送進看守所。楊德強不配合他們,張元相就用皮鞋猛踩楊德強的太陽穴。看守所的幾名惡警也對這個十六歲的孩子拳打腳踢,孩子幾次被打的昏過去,折磨的死去活來。據悉,看守所惡警還開了槍嚇唬他。

在看守所,楊德強被拖進一間小屋,被賈雙萬、張元相伙同看守所惡警摁趴在地上,強行脫去鞋子,扒光衣服,用皮帶輪番打。賈雙萬打累了,張元相接著打,打了好長時間,楊德強硬是咬著牙沒吭一聲。在一旁站著的一名惡警還說:使勁打,看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棍子硬。打人發了瘋的惡警賈雙萬找來一個竹製刑具,狠打德強的手背。夜深了,才把奄奄一息的楊德強關進監號裏。賈雙萬他們共提審楊德強六、七次,每次都是刑訊逼供,每次楊德強回監號都是傷痕累累。後來,楊德強被非法勞教三年。

被誣判的少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山西省長治市襄垣縣大法弟子十六歲的小張在天安門城樓上打開橫幅「法輪大法好」。在眾人面前,惡警穿著大皮鞋對其拳打腳踢,十六歲的小張當場被打昏死過去。天安門分局看到小張情況嚴重,將其送往醫院搶救,後被押回襄垣判刑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四月,黑龍江雙鴨山市年僅十六歲的孫茹雁,因和一位法輪功學員住在一起,而遭警察綁架。警察在對那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時,將孫茹雁綁架走。非法提審時,孫茹雁被惡警李洪波打耳光、恐嚇、威逼、辱罵。之後,她被劫持到雙鴨山市看守所。她拒穿號服,被惡警所長白樹文用塑料管抽打、綁坐鐵椅子,孫茹雁一共坐了四天兩夜。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歲的孫茹雁被誣判三年,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二監區迫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