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救命的九個字 腦血管瘤不見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突然頭暈嘔吐。到縣醫院檢查確診為腦供血不足。經治療未見好轉,到延邊醫院(我是朝鮮族)檢查,住院治療,醫院確診為腦血管瘤,並建議去省城(長春)醫院做手術。

我已是六十六歲的老太太,要開顱取瘤,真是晴天霹靂,當時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但是,又無可奈何,只好去長春。

我弟妹修煉法輪功。從延邊醫院回家的途中,她說:「大姐,只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出現奇蹟,你還是默念吧!」

原來我是不太相信法輪功的,弟妹屢次勸我「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就說:「共產黨是‘爹娘’怎麼能退出?」都被我拒絕了。可是,此刻連我自己都不知是怎麼回事就脫口而出:是啊!想想「真、善、忍」這三個字,多好啊!還跟弟妹說想看今年的神韻演出。

到家後,弟妹立刻去外地的表弟妹家拿來神韻光盤,當天晚我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同時,在外地的表弟妹(法輪功修煉者)又以書信的方式講了她的肺腑之言,並把明慧網刊登的《給有緣人的一封信》帶給我,弟妹親自給我讀。

九月十四日早晨,兒子開車,丈夫坐在旁邊,我和弟妹坐在後邊,四個人去長春。兒子、丈夫都是邪黨黨員,都被邪黨誣蔑法輪功的謊言矇蔽,反對過法輪功。

弟妹對我丈夫和開車的兒子很嚴肅的說:「想救親人,希望你們都要頭腦清醒,一定要轉變觀念。」弟妹還帶著三本李洪志師父的經書《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在車上,我讀題目,弟妹就背誦,有時弟妹背不下來,我就替她念。此時,前邊的丈夫和兒子,也在靜靜的聽著,車上還播放大法音樂《普度》、《濟世》,車裏充滿了祥和美好的氣氛。讀完了大法經書《洪吟》,長春也到了。

省城醫院的醫生說延邊醫院的診斷是正確的,所以預訂十八日做手術,就住進了醫院。在醫院的病房裏,我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妹還把《給有緣人的一封信》讀給我聽。

在手術之前醫生還要做一次彩拍(價錢很貴)進行術前檢查。檢查結果腦血管瘤縮小了,幾乎都沒有了!現在醫院對腫瘤的醫療手段可能以手術為主,所以,醫生們在討論是否需要繼續做手術,醫生為了進一步確診,再做詳細檢查,切開了我大腿上的大動脈,把帶有攝象頭的微管插入後,直到腦部。那個手術疼的真是要命啊!我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說:「李大師啊!我來到您的家鄉長春了,請您給我減輕痛苦吧!」那個檢查醫生看到我的嘴不停的叨咕,對我說:你老叨咕甚麼?我繼續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檢查結果腦血管瘤不見了,只有痕跡,不需做手術了!法輪大法在我身上顯現出了神跡!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

二十一日,我們拿著醫院退回的十二萬人民幣(手術押金),一路順風回到家。在回來的車上,我們三個人(我、丈夫和兒子)都做了三退,並告訴了在外地的表弟妹,表弟妹說:這是從地獄除名,一刻也不能耽擱,她立即在退黨網站上給我們發表了三退聲明。

現在,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我本人現在還沒有走入大法中,但是,我用「真善忍」三個字衡量自己,很虔誠的讀著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丈夫看到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也改變了他對大法的態度。我表弟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關押在監獄遭受迫害,可我丈夫從未關心過,還排斥。現在丈夫變了,用感恩的心對待修煉法輪功的親屬,當丈夫看到從外地趕來的表弟妹的時候,抱著表弟妹內疚地哭了,還要親自去監獄探望表弟,表弟妹被我丈夫的誠心感動了,含著淚說:「有你這顆真誠的心就足矣了。」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改變了我丈夫的心,親屬關係變得和睦了。真是用盡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對法輪大法師父的感恩!

我見證了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超常科學,之所以寫出來,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那些被邪黨謊言矇蔽,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人們:趕快退出邪黨,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是天賜洪福保平安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