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原來這麼嚴肅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可是最近在一次小組學法時,當有個同修談到《論語》的第一段不好懂,不知道寫的是甚麼,很難背下來。我說第一段主要寫的是宇宙的結構及……,當時就有同修給指出,不能用自己的認識去解釋大法。我還不在乎,還認為自己法學得好,還顯示自己只用了四個上午的時間就把《論語》背下來了。

當天晚上,我在家學法,當學到《定論》這篇經文時,我大吃一驚,才知道自己錯了,也明白了是師父用同修的嘴在點化我,讓我清醒。

接著,我把《定論》這篇經文從新學了幾遍,我才悟到:一個修煉人不能用自己的認識去解釋師父的大法,我們不論修得多高,理解到的都是大法在我們所在層次中顯現出來我們應該看到的一部份。我還是個修煉人,就敢評論師父的大法,這是非常危險和可怕的事啊!

我立即跪在師父的法像面前,含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錯了,我不爭氣,法學得不好,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請師父原諒,今後一定做好。」

同時向內找。主要是平時自己學法不夠嚴肅,學法不深,還有嚴重的顯示心、虛榮心、愛面子的心和不修口等等人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