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四)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接前文

四、大連二期傳法班

大連二期班來之不易呀。本來這個時間原定是去別的城市辦班的,但他們沒安排好。在師父從新計劃時,正巧我在旁邊聽到了,於是就求師父在大連再辦一次班。因為第一次外地來了二百多人,本地只有五百學員,下一次人數一定會很多。師父採納了這個意見,定下了大連二期班從七月一日開課。師父慈悲救人啊。

一天在我家,我聽到師父與老學員談話。老學員問師父票價怎麼定,第一次班是五十元,說真話分給氣功協會的提成後,所剩無幾,連費用都入不敷出,這次師父的意見是老學員減半,那怎麼處理?師父頓時嚴肅起來,說:「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你知道我們來幹甚麼的?傳法的!甚麼也沒有法重要!不要在錢上打主意!學員不都是有錢的,這次新學員照舊,老學員減半,二十五元,至於氣功協會的分成可以跟他們協商。」

聽到師父的話,我感動的只想流淚。別的氣功師用氣功掙錢,一、兩天的班就收幾百元,所到之處大吃二喝,住高級賓館,車來車往,派頭十足。而我們的師父吃方便麵、住招待所、沒有小汽車、跟隨的學員大包小卷的背書隨師父全國各地的走,十堂課九天班下來只收五十元,這次老學員還要減半。走遍全世界能找到第二個人嗎?師父您辛苦了!

學習班在機車廠禮堂舉辦,本來只能容納兩千七百人,但知道師父來辦班,老學員蜂擁而上,群眾也聞訊而來,只好又賣了站票,控制在三千人。從大法的角度講,機車廠是大連收益最好的企業。法輪大法在這裏辦班,學員在這裏開心性交流會,廠裏學員很多,連領導幹部也好多都是學員。受大法的庇佑,工廠經濟效益自然在大連是名列前茅的。

開課前的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他說他是市裏一位軍級幹部。他接到北京軍區的老領導的電話,告訴他李老師要來大連辦班,要他給家屬們買幾張票。他來到我家,我們攀談起來。他告訴我說北京的老首長和家屬已經聽過老師講法,並說這功非常好,身體的轉變可大了,所以想到大連再次參加班。他還說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多買幾張票,自己也想參加。一年後師父再次來大連,我告訴他可以來見師父,他興沖沖的立馬就趕過來了。在師父面前,他坐姿端正,禮儀周全,臨走時還給師父敬禮致意。我送他出門時問他:「您戎馬生涯一生,現在又是軍政委,您信佛法嗎?信李老師嗎?」他說:「我信!李老師威德太大,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會被他蓋住的。」這話說的真好,說到我心眼去了,真的是任何人都會被師父的威德蓋住的。

要開課了,老學員把學員證給我,她說這裏面有師父親手做的兩百張,同時遞給我幾張說這就是。我分給了幾個人,這張學員證至今我還保留著,上面有師父的印鑑。

這次師父是結束鄭州班後來大連的。鄭州班上發生的事很多學員都知道,師父在法中也講過。不過在這裏師父講的內容比較詳細些。師父告訴我們:在講法時有一個很大的類似恐龍一樣的動物來干擾,結果狂風大作,雞蛋大的冰雹霹靂嘩啦把學習班禮堂的屋頂都砸漏了,電也沒了,課沒法上了,有學員送上手電。這天的事當地報紙都登出來了。師父看它如此囂張、不知天高地厚的肆意破壞傳法,於是就出手了。那個東西挺厲害,要是沒有點真本事還治不了它呢,但在師父這裏它甚麼也不是。師父打大手印,把它制服了,最後它變的很小,被師父抓在手裏,放入一個礦泉水塑料瓶裏,化掉之後就把瓶子丟進垃圾箱裏了。師父傳法以來,一些妖魔鬼怪無孔不入的非要搗亂不可,那只能是自取滅亡啦。

師父是從濟南坐飛機來大連,可是邪魔干擾的太厲害,天氣大變,狂風暴雨,飛機停飛,日程被延誤了。能不能按時到達,學習班能否準時開課,一切都在變化之中。各地詢問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突然接到通知,師父一行改道,經由煙台乘船而來。

消息不脛而走,碼頭上來了百餘名學員,有人還打起橫幅,上面寫著「熱烈歡迎李洪志老師來大連」,很多照相機都調好了焦距,就等船到碼頭了。部份學員去船上恭迎,大部份在外面列隊等候,一切都井井有條。船向泊位緩緩靠近,船名叫「新世紀」,是碰巧呢,還是寓意深遠哪?師父正在開闢新世紀哪。師父站在下船口。看到下面這麼多人在歡迎,原來站在最前面的其他客人都知趣的讓位,讓師父站到第一人的位置。很多人驚奇的發問:「這是甚麼人物來了?」

學員們歡喜雀躍,鼓掌歡呼,師父也高興的同大家揮手致意。擁簇著把師父迎到碼頭外面。師父見到更多的學員來了,便問我:「是你安排的?」「不是安排的,是大家知道消息後自動來的。」我笑嘻嘻的答道。

安頓住處,師父嚴令不准住高檔酒店,誰拿錢也不行,只能安排到出差人住的一般的小旅館──武漢賓館。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