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紅月訴江被綁架 妹妹加拿大呼籲營救(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楊紅月是黑龍江省五常市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九點鐘,在本單位(她是黑龍江省五常市環衛處收費員)上班時被兩個男警察(其中一個姓劉)綁架到了黑龍江省五常市巡禮派出所。她的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妹妹楊紅朋得知此消息後,呼籲各界幫助營救姐姐。

楊紅朋說:派出所民警說是因為起訴江澤民,上邊下了命令,並且訴江的訴狀已經被兩高退回當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讓楊紅月寫保證不再訴江,不再上訪,被楊紅月拒絕後,把她綁架到了哈爾濱市鴨子圈,並且沒有給任何手續。而且,楊紅月的女兒王玉嬌(黑龍江隊哈爾濱市商業大學一年級學生)也在訴江狀上簽了名字,派出所也在找她,逼她寫保證書,現在王玉嬌已經流離失所,處境非常艱難。

母親和兩女兒修煉後身心受益

楊紅朋說:「我和母親劉曉萍、姐姐楊紅月都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的美好給我們帶來了健康的身體,家庭的和睦,心靈的寧靜,品格的昇華。我們每天都是快樂無比,就這樣修煉有一年多的時間。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將所有的大法弟子推到對立面,使上億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迫害,直到十六年後的今天迫害仍在繼續,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和勞教、和活摘器官,數萬個家庭破裂。」

圖:楊紅朋的母親劉曉萍
圖:楊紅朋的母親劉曉萍

母親含冤去世 女兒訴江申冤

楊紅月的母親劉曉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曾四次被非法抓捕,遭受殘酷迫害,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楊紅朋說:「今年五月,國家頒布了‘有案必訴,有訴必理’的辦案精神,我姐姐覺得母親這麼多年受到不公待遇,如今終於可以鳴冤昭雪了,所以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寫了訴狀起訴江澤民,以掛號信的方式郵寄給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幾天後收到回執單。可是就當我們等待此案被審理的時候,姐姐卻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工作單位上班的時候被兩個警察非法綁架,劫持到了黑龍江省五常市巡禮看守所,警察讓她寫不起訴江澤民不上訪的保證書,被姐姐拒絕後,強行把她送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鴨子圈女子勞教所,也沒有給家屬任何手續,問關哪裏去了,還不說。」

母親十年四次被抓捕遭受殘酷迫害

楊紅朋回憶,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剛過,母親劉曉萍被數名警察跳牆進到家裏把她強行帶走,關押在黑龍江省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每天都動員家屬去勸她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她始終沒寫,警察看無計可施,就威脅說要判刑。

母親第二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她隻身一人去北京護法,被北京警察抓捕,非法關在裝滿了大法弟子的房間,被非法搜身,搶走了數百元人民幣。次日,被當地警察和單位接回投進黑龍江省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而且將所有來往費用都是由母親劉曉萍本人承擔。後來母親和所有被非法關押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長時間絕食,絕食大約七、八天後,被釋放回家,但繼續由單位和警察共四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看守。

楊紅朋說:「在母親剛回家時已經非常的瘦,頭都抬不起來。回來開始吃飯後,就又被押回看守所迫害,直到四個月後,家裏人通過多方努力才放人。母親在看守所時吃的是玉米麵窩窩頭,每餐一個,菜是帶泥的白菜湯,睡的是水泥地,上面只是鋪個墊子,又潮又陰,母親回家時得了皮膚病,非常的癢。」

劉曉萍第三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四年底,她被警察非法抓到洗腦班,非法迫害四個月,新年也是在洗腦班過的。後來被610機構負責人勒索錢財後放回家。

第四次,劉曉萍是在福建廈門被非法綁架到廈門市鐘山派出所後,要了所有個人信息,並勒令她馬上離開廈門。

楊紅朋說:不斷的騷擾、不斷的非法抓捕令母親精神幾乎崩潰,身體健康越來越差,最後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離開了人世,終年六十二歲。「這件事,我無論甚麼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難過。」

姐姐的遭遇

楊紅朋說,我的姐姐為母親的無辜被迫害去世,寫訴狀起訴江澤民後,現在不但遭到非法抓捕,她的單位還準備開除她的公職。姐姐在單位工作了二十多年了,一直任勞任怨,領導安排的工作從來不挑,工作認真負責,現在就為了為母親討個公道,就面臨被開除公職的危險。並且現在她的在上大學的女兒王玉嬌也被警察騷擾要讓她寫不上訴不上訪的保證,否則就去學校找她,孩子現在流離失所,不敢回學校上課,不敢呆在家裏,心理正承受巨大的壓力。我姐姐的丈夫王忠也從外地回來了,雖然知道姐姐是好人也不敢去派出所要人,被中共迫害的怕了。姐夫對我說:你姐也被抓了,如果我姑娘也抓進去,我就不活了。

楊紅朋說,一個原本美滿的三口之家,為了做好人,為了為母親鳴冤,就這麼難!除了中共的環境下,可能沒有第二個了。

黑龍江省五常市巡禮派出所所長楊大鵬,電話號碼是:1884577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