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殘忍酷刑中走過來的善良女子

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趙桂友被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趙桂友是一個文文靜靜的女子,她出生於一九六二年,家住黑龍江省鶴崗市向陽區。一九九六年,她有幸得遇法輪大法。當她第一次看到了法輪功簡介時,就被裏面的內容所吸引,她決定修煉法輪功。隨著不斷的煉功,她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的低血壓、神經衰弱、腦袋迷糊等也都很快的好了,思想道德也提高了,身心得到淨化,她從內心深處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一、不放棄信仰 一次次被綁架

修煉法輪功後,趙桂友按「真、善、忍」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下次做好,她善待長輩、鄰里和睦、不貪不佔。可是,江澤民流氓集團卻容忍不了高德的法輪大法,瘋狂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當趙桂友從電視上看到了污衊法輪功和師父捏造報導時,她的心非常難過,怎麼也不能理解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會被誣陷誹謗。七月二十三日,她帶著九歲的女兒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李秀雲去北京,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剛到火車站就被守在那裏的湖濱派出所警察給截回,把她們三人綁架到湖濱派出所。第二天,把趙桂友劫持到一個賓館裏,當時還有法輪功學員劉春蘭,一關就是半個月。善良的媽媽被綁架,給九歲女兒的童年留下了恐怖的陰影。

二零零零年初,湖濱派出所所長怕趙桂友上訪,姓劉的片警把她綁架到湖濱派出所,逼她寫「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她不配合,派出所的警察就把她劫持到礦務局拘留所,遭到野蠻灌食,後來又把非法關押在礦務局拘留所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市政府,區政府的人多次來人強迫讓她放棄信仰,剝奪她的信仰自由,直到年末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趙桂友正在幹家務活,突然闖進三、四個警察,是北山派出所姓曹的片警領來的,他們企圖綁架趙桂友,她乘機走脫了,在外流離失所一年多。有家不能回,不能和女兒團聚,那種痛苦折磨著她的心。

二、遭到慘烈酷刑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趙桂友和劉麗萍、扈桂傑、商錫平、楊永英、石成傑、范風珍等四、五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向陽分局刑警大隊、國保大隊等人綁架。趙桂友家裏被警察翻的亂七八糟,警察搶走了家裏的很多物品。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其中有三個女警,把趙桂友的胳膊擰到背後,搜她全身,把她內褲都給扒下來搜。她被綁架到向陽分局,遭到毒打。一個警察拽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讓她報姓名,她不報,一個姓劉的警察把趙桂友用繩子捆起來,用他穿皮鞋的腳使勁踩趙桂友的左腳背,然後使勁踹她的兩條大腿。

酷刑演示:踩腳
酷刑演示:踩腳

晚上,把趙桂友和商錫平一起劫持到鶴崗第二看守所。她的腿被向陽分局劉某踹的大面積瘀血,不能走路,被一個男犯背到第二看守所的牢房,當時那個小伙子還說了一句:咋給打成這樣,太狠了!到了牢房後,上廁所都是靠別人背過去。第二天,向陽分局劉某領來好幾個人,把被打傷的趙桂友從第二看守所拖到第一看守所,當時趙桂友光著腳,一路被拖,苦不堪言。

趙桂友和劉麗萍被非法關押在一起,後來扈桂傑也和她們關在一起被迫害。幾天後,惡警就開始非法提審,刑訊逼供。趙桂友被銬在鐵椅子上不能動,六個警察輪班審訊她,二天二夜不讓睡覺,輪番折磨她。又來了一個610人員,他坐在趙桂友的跟前,抽煙往趙桂友臉上吐。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更加狠毒的是這些惡警惡人用一種叫「背劍」的酷刑折磨她,把她的兩個胳膊一上一下反扭到後面,用手銬銬上,使勁往上拽,拽的手銬銬進肉裏,惡警還在她的胳膊和後背之間塞進十二瓶礦泉水,趙桂友劇痛難忍。惡警還用藍塑料袋死死套住趙桂友的頭部,她被憋悶的透不過氣來,奄奄一息,感到不行了,才拿下來,然後再套、再憋悶,共套了6、7次。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背劍」)

趙桂友被踹壞的兩條腿兩個多月才好,兩隻手背麻木了兩個多月,她被酷刑折磨的痛不欲生。趙桂友是一個文靜、性格內向的女子,在遭遇如此酷刑折磨下,她沒有怨恨那些用酷刑折磨自己的警察,而是心懷善念,期盼他們有一天能明白善與惡,不再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殘害自己的同胞。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她和劉麗萍,扈桂傑一起多次被戴手捧子,即三個環的手銬,把兩隻手和腳銬在一起,吃飯,上廁所自己都動不了,也不給打開,晚上睡覺根本躺不下,每次酷刑迫害都在五、六天。有一次,因劉麗萍被惡警毒打,她和扈桂傑喊:不許打大法弟子!惡警惱羞成怒,把她們三人往外拖,拖到樓下,給她們戴上手捧子,用慘烈的酷刑折磨,又一次使她們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向陽區法院非法開庭,冤判商錫平十年,楊永英十七年,趙桂友和劉麗萍、扈桂傑被冤判四年,她們向市中級法院上訴,中院維持原判。

三、在監獄被剝奪睡眠、做奴工及精神摧殘

二零零六年九月末,趙桂友和劉麗萍,扈桂傑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鶴崗市第一看守所警察把她們用鐵鏈子拖到女子監獄。她們三人的衣服、褲子全被拖壞了,身體也被拖得磨破了皮,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女子集訓隊惡警帶多個犯人一擁而上,用透明膠布把她們三人的嘴全部纏上,到了監室,犯人又把她們摁倒在地,強迫穿囚服。

從那天開始,晚上就不許睡覺,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罰站,進行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逼迫放棄信仰。罰站的時間一天比一天長,直到後半夜兩三點鐘,一站就是五、六天。白天逼著她們看用謊言編造的誣陷法輪功的錄像,不看犯人就逼著讓看。

後來,她們又被迫害做奴工,幹不完活就帶回監室幹,不管幾點鐘,都必須得幹完,常常幹到半夜,直到二零零八年年末,趙桂友才回家。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