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訪」到處碰壁 公安局長叫停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近一個月來,本地派出所警察,對大法弟子所謂的訴江回訪搞的人心惶惶。可是細一想,是雷聲大雨點小,明顯的應付走過場,也是針對同修的不同人心來的。有的警察把同修帶到派出所,又照相又錄音的,嚇唬一通;有的去了家裏,簡單問幾句就走;有的只是打個電話,問有沒有這事?有的連問都沒問。其中有個同修,正在家裏做資料,五台機器運轉,同修沒注意,一幫警察進了屋,一看這陣勢,當時把設備和人一起帶到派出所,可是同修正念足,給警察講真相,當天下午就回來了,啥事沒有。要是在過去,這還不是所謂的「大案」呀?

一個有公職的同修,前些天政法委找過他一次,這次單位一把手又以「哥們」的名義找他談話,意思是讓同修表個態,別再控告江澤民了,並說:「上面說了,你們告江澤民這事就算過去了,這一頁就翻過去了,也不追究了。但是上面有話:如果今後誰再告,有公職的開除工職,沒公職的一律抓捕。」同修笑了:「這是說大話給自己壯膽呢,誰說了算?」

還有一個同修,他的一個親戚是本地公安局長,這位局長告訴下面警察:「(回訪)這事到此為止,別弄了。」

這次所謂的「回訪」,表面看咋呼的挺兇,實則是警察一次嚴重的違法,他們心裏也清楚,因此走到哪都碰壁。但是,在所謂的「回訪」中,通過同修講真相,確實有一部份警察得救了,也三退了。同時,由於同修加大力度發正念,邪惡也只能草草收場,那些「蟲子」和「細菌」能成甚麼大事呢?不過,這次針對同修人心的考驗卻是真槍實彈的,能夠走出訴江這一步,和警察鬧鬧吵吵的所謂「回訪」,真的是生死大關的考驗。

一個開天目的同修說:「在我的層次看到:那些沒文化不會寫訴江狀,找別人代寫訴江狀的同修,就看他們身上都有師父給打上的閃光印記,很殊勝的;那些親自寫訴狀堂堂正正訴江的同修,就看他們給自己的眾生演講呢,場面宏大壯觀……而到現在還沒寫訴江狀的同修,他們的身體的狀態不是很好(同修沒有往下說)。」

隨著另外空間邪惡的敗陣,和表面警察的草草收場,同修們真的應該精進起來,多講真相多救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