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浪蕩子 今日大法徒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

迷中得法 身心淨化成為精進大法弟子

我以前是個吃喝玩樂、好吃懶做、一身惡習的人。我得法之前已經有二十年左右的煙齡,煙癮很大。別看我長得五大三粗,但是長時間的以車代步,身體很虛。三十多歲的人上樓都氣喘。我也很想把煙戒掉,但靠我自己的毅力很難去掉。

有一天我順口問我妹夫的大哥,有甚麼辦法可以把我的煙癮戒掉。他遞給我一本書《轉法輪》。我拿回家看,當晚就上吐下瀉六、七次。開始以為是吃火鍋吃的,問了其他同伴,人家都沒事。不過,以前拉三、四次就虛的不行,現在越拉越舒服。煙癮也奇蹟般的就沒了。

過幾天晚上睡覺時又開始胃疼,拿起藥片到嘴邊又放下了。因為看到書中寫到淨化身體的反應,就沒吃藥。第二天就好了。

還有一次晚上睡覺時夢中看到三個金光閃閃的佛在我身體前面一個、左右各一個。後來得法修煉後才知道那是師父的法身。

我很珍惜大法,知道這法非同一般。我自己看了《大圓滿法》功法,自己想學又不能全學會,就去找妹夫的大哥教我。那時我非常能吃苦,雖然我腿粗,盤上腿很困難,盤上就開始疼,但我雙盤每次都儘量延長時間,腿疼也堅持,兩、三個月就能盤七十五分鐘了。因為腿盤的太疼了,那時睡覺也疼,煉功也疼,有時眼淚都疼下來了。不久我都清清楚楚的體察到了法輪的旋轉以及卯酉周天的運轉,非常美妙。我以前上樓氣喘,煉功後很快就一身輕,提一桶水從一樓到六樓都很輕鬆。

我平時都是開本田車上班。學法後知道要放下求名心,有時幹活我沒叫小工,自己蹬三輪車送鋼材。開始我怕丟面子,把帽子拉的低低的;慢慢愛面子的心就淡了,就堂堂正正的不在乎了。

從監獄帶出三百多個「三退」名單

得法後我非常精進。可是得法才一年,我和同修出去用自噴漆在牆上噴「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的標語,就被邪黨關進牢籠,誣判七年。在看守所裏,師父的法我從各種渠道找到一些,而且已經能背下來很多,每天在裏面煉功學法發正念,還勸三退。剛開始獄警說不准煉功,我說「打死都要煉」。獄警說:你們不是肉身不死嗎?然後就走了,不再干擾我。

被判刑後轉到監獄,邪惡不讓我下樓打飯,怕我和其他犯人講真相。我永遠記住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想環境是創造出來的,威德是修出來的。眾生等著聽真相,不下樓不接觸人怎麼行?我就堂堂正正走下樓,告訴獄警這是我的合法權利。他們說不過我,就惱羞成怒,把我強行關到嚴管室。我就絕食抗議。第四天他們來量血壓,高壓150;第五天145,第六天135,血壓一天比一天正常,我也走來走去像沒事一樣。第七天,獄警大隊長來跟我談話,答應了我的條件,我才開始吃飯。

從此環境就寬鬆了,我可以和其他人接觸了。可是他們規定犯人不能和我們說話,否則就懲罰。我就利用與他們短暫的接觸機會,用大法弟子的善來接近他們,使他們對我不排斥,有好感。再利用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犯人像走馬燈似的來來走走,我也抓緊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當結束黑窩冤獄時,我帶出來三百多個三退名單,還包括幾個獄警的三退名單。

我就是活生生證實大法的例子

結束了七年的冤獄回到家裏,我除了把家裏和外面該幹的活幹好,抓緊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還要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救眾生。

我以前以賭博為生,十賭九贏。鄰居曾說:「你要能把麻將戒了,我就把飯戒了。」現在我真的把賭博戒了,講誠信,不良習氣都沒了;而且我以前好吃懶做,啥活兒也不幹,身體虛也幹不了,而我現在幹活有時幹到深夜兩、三點也不累,在家啥活都幹,家人鄰居都信服,朋友也更願意與我交往。

我得法前後巨大的變化,使左鄰右舍和親朋好友都非常認可大法,因為我就是活生生的證實大法的例子。這樣我給人講真相、勸三退就很順利。

我以前在社會上混的時候,認識的人三教九流甚麼人都有,包括公安局的、法院、檢察院的。現在這些人也都成為我救度的對像。有時候他們請我去吃飯,帶我去的地方還找來小姐,我就給那個小姐講真相,讓她回去好好找個正當的職業,這樣下去會毀了自己的未來。那個姑娘知道我真心為她好,很感動,也就規規矩矩的很尊重我。

我雖然讀書不多,但我知道我能夠有這樣珍貴的機緣修煉大法,那是我三生有幸、祖上積德,我知道我這一生為啥活著。我一定能走好修煉的路,不辱大法弟子的使命,多救人,才能不負師尊的浩蕩佛恩。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