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新學員一步步溶入整體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同修們大家好!

一、得法不易

我在慶北榮州當文化解說員,二零零九年當地新來了十六位解說員,其中一位是法輪功學員。那位後輩熱情地向前輩和同事們介紹法輪功,唯獨「冷落」了我。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我們下班後一起坐車回家,她在下車時「順手」給了我一本藍色封面的書,一看是《轉法輪》

回家後我就開始讀,但沒讀到十頁就合上了書。因為實在不明白裏面講的是甚麼,無法繼續讀下去。第二天,下班的車上我問那位後輩:「別人看了那本書後,都有甚麼反應?怎麼搞的,我連五頁都看不下去,完全不明白是甚麼意思。」她聽了也沒說甚麼。回家後我再試著去讀,但是和前一天晚上一樣仍然讀不下去,沒辦法我給她打了電話。我說:「我很想讀,但還是不行。」她接了電話後,不顧時間很晚,帶另外一本書來到我家,她跟我說:「姐,那你就先試試讀這本《精進要旨》。」她回去後,我就開始讀《精進要旨》。我一頁一頁的慢慢讀,有些明白意思有些不明白,一直讀到深夜一點才讀完。躺在床上,我回想過去,第一個浮現的在我腦海裏的念頭就是我一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甚麼錯。不管甚麼事都是自己對、對方錯,而我那天第一次開始反省自己。

第二天我打電話給她,問她怎樣才能讀完《轉法輪》?她建議我先把師父的九天講法放到mp3聽錄音。之後我每天聽九天講法,也開始了學法。我後來讀完《轉法輪》花費了一個多月。我的修煉之路一開始就這麼艱難。

二、在矛盾中向內找

我的兒子從小就比別的小孩老實又嘴笨,所以我總是發火或數落他。長期以來,我都這樣對待兒子,而他也一直是我的「心腹之痛」。這種痛苦源於何處?得法之後,我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結果發現是我對兒子過高的期望引發了不好的態度,因此產生的業力使我和兒子陷入了痛苦中。當我悟到甚麼問題都在我的心上時,奇蹟發生了!一直被我認為低人一等的兒子,參加難度高的考試時卻一個接一個的合格了。

師父說:「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

我在得法前總是埋怨父母、丈夫和孩子令我痛苦,和一些同事的關係也很緊張,但是得法後知道了都是我的業力所導致的。為了擺脫業力,在一年多的時間,我流著淚不斷學法,在法上提高心性。那位後輩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參加集體學法的重要性,但是我當時還沒有精神準備。後來通過向內找修煉心性,又和後輩不斷交流,放下大大小小的執著之後,我才慢慢開始參加了集體學法。

即便這樣,我還是沒有堅持多長時間。因為女兒生下雙胞胎,我去照顧兩個外孫女,所以有一段時間沒有精進,直到二零一四年春天才從新走回修煉,開始認真學法。但是不管那位後輩怎麼勸告,我還是堅持一個人在家裏煉功和學法。

三、參加台灣法會後漸漸精進 家人陸續走入修煉

二零一四年,後輩問我要不要一起參加台灣法會。我很想去,所以告訴了丈夫。但我又突然感覺將要經歷的都很陌生,更自愧在修煉上有很多不足之處。我想:我才學會煉功,師父的各地講法還沒讀完,參加法會是不是不知分寸?這樣反覆自責,一直猶豫是否參加台灣法會時,後輩鼓勵我說:「姐,往前邁一步就是修煉,你就當這是往前走一步,我們一起去吧。」她的話給了我勇氣,於是我終於參加台灣法會,第一次參與到排字活動,也第一次聽到了學員發表的心得。三天四宿的行程結束,回國前一天舉行的全體交流會上,我發言分享第一次參加台灣法會的心得。我說;「我是一個才剛剛學會走路的新學員,我就算死了也不會放棄學師父的法,今後我不會再懶惰,會成為一個更精進的學員。」

我在同修面前公開承諾要成為一個精進的學員,所以回家後第一個作出的決定是到戶外煉功點煉功。我本來在家一個人煉功,但這時就像有一個聲音嚴厲的對我說一定要出去煉功,我痛苦的流著眼淚哀求:「為甚麼不能在家煉呢?」那個聲音說:「你說好了要做一個精進的學員,那就是要出去!」我還是不願意出去,那個聲音又嚴厲對我說。後來我仔細分析是甚麼原因令我不願意出去煉功?結果知道了我對法正信不足,自尊心強的我生怕被人知道。從台灣法會回來的第三天,去掉那個心之後,我才能自己開車到煉功點煉功。那天傍晚,天氣開始冷起來,丈夫看我要出去煉功,就勸我不要去。我對他說:「以前我一直以為我對你很好,有問題都是你的錯,現在才知道是我造下的業力讓你痛苦,也讓兒子痛苦。都是我不好,現在我反省過去從新做好。我欠你太多,請你原諒我。」

第一次到煉功點煉功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和丈夫流著眼淚徹夜暢談彼此的心裏話,我們內心的心結也都解開了。第二天我在家正準備打開書學法,丈夫也拿著《轉法輪》走過來和我一起讀。兒子也開始學法,他之前曾反感的問我:「為甚麼要讀這種書?」我悟到自己的錯之後,家人也一步步走進大法修煉了。已經結婚的女兒對大法仍有些不好的觀念,但是她和我一起聽九天講法之後,在師父的慈悲中女兒去掉了那些觀念,也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從參加台灣法會回來後,隨著我的巨大變化,家人也都陸續得法,一起走上了修煉之路。

四、修去顯示心

隨著我漸漸認識法理持續修煉,我也看到介紹大法給我的後輩不是經常在我們當地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而是跑遍全國找同修交流的問題。這使我對她有看法,後來看她甚麼都不順眼。我的心也因此不平靜,我知道這是一個不好的心,所以想努力去掉它,但做起來很難。

我更加認真學法,把各種難受的思想壓下去。正當這時,公司的解說員培訓營開始了。我不願意和後輩在一起,為了避開她我換了培訓日期。但是師父不允許我這樣,那位後輩也因別的同事改動日期,最後正好跟我同一天去培訓營了。更糟糕的是我們的宿舍竟是同一個房間,這下我躲不過了。之前我硬壓下去的想法,在失去理性之下,一個個翻出來了。那天晚上,我和後輩徹夜交流,終於悟到那是我的顯示心所引起的,我之前的難受也是為了去掉顯示心。後輩不愧是老學員,在和我交流中,聽到一些刺耳的話也不動心,只是坦然的鼓勵我一起更加精進。

五、在女兒住的地區修煉心性

因兩個子女都準備參加職業鑑定考試,我到安陽的女兒家要住一段時間。在二零一五年神韻演出之前,我想到後輩在故鄉榮州辛苦推廣神韻演出,就抽空到榮州一起貼海報,還到處去宣傳。

那天,結束回來的路上,後輩問我:「在大邱有神韻交流會,你要不要一起去參加,然後回女兒家?」我答應一起去。那是我第一次去大邱參加集體學法和交流。那天我第一次拜見師父的法像後,決心今後要更加精進。我在交流會上看到學員們形成整體,全心全力為推廣神韻而努力,學到和感受到了很多東西。

大邱交流會結束之後,我準備回安陽,臨行前後輩千叮萬囑:住在女兒家不能忘了認真學法和煉功,也必須參加集體學法,這樣才能避免在修煉的路上被淘汰。我牢牢記住了後輩真誠的勸告。但是在巴士上,我還是猶豫不決,心想在沒有一個熟人的地區參加集體學法還是有不小的壓力。我求師父加持我去掉那些不正的想法,去參加集體學法。巴士快到安陽時,我才拿出勇氣打電話詢問了當地的煉功點和煉功時間。第二天凌晨四點,我和兩個子女一起去安陽煉功點煉了功。對別人來說不值一提的事,對我來說卻如此艱難。

我在安陽開始煉功,心性魔練也隨之而來。每天早起就很不容易,加上我用常人的觀念認為自己是個外地人,因此心裏總是不舒服,常常為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而感到苦惱。我沒有想到那是為了修煉我的心性而安排的。有一個學員看到我緊張的神情,甚至說我「煉功像打仗」。我越來越感到去煉功點很累,但是為修煉仍然堅持去煉功。在集體學法時,我雖然不會中文,但我很喜歡聽僑胞同修們用中文讀法,這算是意外的驚喜。

有一次,有一位老學員指出來,在集體學法時要用甚麼心態,要怎麼交流。我感到她的話很不慈悲,心裏暗自反感。沒想到過一、兩個月之後,我發現自己的言行中也有那些不好的態度。我悟到對方表現出來的是自己的問題,所以感到內疚也不再反感對方了。之後我就能和當地學員形成整體,一起參加講真相的活動了。

六、參與聲援訴江徵簽 在講真相中不斷向內找 走正修煉路

我最近在安陽車站和女兒一起參與了全球的訴江徵簽活動,由此在修煉路上又邁出了一步。我看到車站的乘客來去匆匆,不容易安心聽我們講真相,所以到車站地下商城的店鋪,一家一家的講真相和徵簽。女兒向排隊等巴士的乘客徵簽。這樣我們征到了不少人的簽名,也品嘗到了參與到正法進程的喜悅。我們從早到晚都堅持洪法和徵簽。

週末,我就回到故鄉榮州,去拜訪留在我記憶中的和我有緣的每一個人,向他們講真相、徵簽、洪法。女兒看到了,問我:「媽,你不覺的臉紅嗎?」我說:「有甚麼臉紅的?這麼好的法不敢告訴別人還覺的臉紅,你的那顆心才令我臉紅。」

有一次,正好是星期天,我們到榮州市中心去徵簽,但很多店鋪都關門,路上也沒有幾個人。正準備回家,卻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們只好在一個商場躲雨。我們看雨勢稍減要回家,雨就又開始下,就這麼奇怪的反覆了好幾次。我們只好在那個商場一個店鋪不落的徵簽完後,雨才停了下來,我們也可以回家了,真是不可思議。為了在短時間內征到更多的簽名,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又去了圖書館。下了三個多小時的雨,悶熱的空氣也變的清爽了,很多人都出來在外邊活動。也許師父知道了我要在榮州短暫逗留期間,要我們密集認真講真相,就讓那些裏面的人都到外邊來聽真相。我和女兒在那裏「輕而易舉」的征到了很多簽名。

我們向人們介紹法輪功是甚麼,講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酷刑、活體摘取器官的真相,還說一定要參與控告反人類罪犯江澤民和停止迫害的壯舉等。聽完真相,學生們紛紛簽名。我在榮州,兩個週末征到的簽名人數達九百一十二人。

最近每個週末,我還繼續在安陽車站盡最大努力征到更多的簽名。當看到知道了真相也不簽名的路人,我感到很悲傷。我反省自己:是不是我的正念不足,才讓那麼多的眾生錯過機會?講真相的時候,是不是沒讓他們真正明白法輪功和「真、善、忍」的修煉是甚麼?是不是沒有充份說明這是無比美好的身心修煉法門?有沒有讓對方真正認識到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是不是因為執著徵簽的數量,而疏忽了講真相和洪法的質量?

我認識到在徵簽的同時,隨時向內去找自己的不足,擺正心態,用正念講真相,才會有更多的人來簽名。有些人不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所以抵觸法輪功,我就更親切的遞過去真相小冊子和傳單,想喚醒他們的錯誤的念頭,希望他們看傳單改變對法輪功的看法。就這樣,我雖然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我在認真講真相和洪法中走我的修煉之路。

七、結束語

我得法、認真學法到今天,感覺期間走過的每一步都很不容易。堅持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漸漸認識到了周圍的一切都是修煉的環境。我今後還會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更加精進,努力成為真正的真修弟子。

有不足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五韓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