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後的醜劇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該《意見》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起施行。《意見》要求「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對符合法律規定條件的案件,法院必須依法受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藉口阻撓法院受理案件。」

從五月份開始,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即開始著手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投遞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大陸已有十八萬多人,以真實身份控告,有不低於十萬的訴狀送達最高兩院。明慧網登出的浸透著血淚的控訴,酷刑折磨致死的案例源源不斷。然而,四個月來沒見到最高兩院的一例回應。相反各地因訴江被綁架、被抄家、被騷擾、被威脅、被監視、被勒索等事件一直未斷。

到九月初的統計,已經有大陸逾千訴江公民被騷擾(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報導)。如此干擾民眾正常申訴的非法行為,卻在「法制、公正」的幌子下上演著。

居委會威脅「不停止會坐牢、判刑」

河北省石家莊金馬四社區杜豔芳,在二零一五年六月用郵政快遞向高檢、高院郵寄了控告罪惡之首江澤民的控告信。七月十日,金馬社區第四居委會的兩名人員到杜豔芳家,以核查身份證為由敲開門,詢問有沒有訴江?杜豔芳向來人講了自己起訴江澤民的原因和自己受迫害的經過。之後居委會主任將杜豔芳的丈夫叫去,給其施加壓力,說別人都不承認,就杜豔芳承認訴江。讓杜豔芳的丈夫回家「說說」杜豔芳,還威脅說:「如果杜豔芳不聽,居委會會派人跟蹤,如果有問題還會把她送進派出所去,後果自負。」

杜豔芳的丈夫受此威脅心裏很是擔心,甚至不敢讓杜豔芳自己在家,就連上班也讓她和自己一起去。杜豔芳在修煉法輪功前曾患結腸直腸潰瘍、貧血、腎炎,跑過許多醫院也沒治好。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一個多月後病全好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杜豔芳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她本人及家人遭受了嚴重的身心傷害。

石家莊市新華區廣源路居委會有關人員接二連三的打電話威脅訴江民眾周景華的兒子說:「你媽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寄到上邊去了,這個事情很嚴重,再不停止這種活動,就會抓去坐牢、判刑。」周景華的兒子因派出所、居委會多次騷擾,精神受到創傷,直接影響了他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全家不得安寧。

八月六日,石家莊市長安區河東派出所管轄的綜合治理辦事處的三名工作人員到談固小區鐵三局家屬院八名法輪功學員家查問:「你叫甚麼名字?你寄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了嗎?」她們要求寫了訴江狀的法輪功學員撤回訴江狀,法輪功學員不同意她們的無理要求,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就威脅說:「你不寫,你的孩子會受到影響。」

居委會負責人稱「這是政治問題」

八月七日上午,石家莊市長安區煤機街居委會的人到家住技監局宿舍的法輪功學員王彭彭家說:找你主要有兩件事,一是想問你一下這個起訴書是不是你寫的?二是讓你寫個東西。

王女士看到她手中拿的控告狀說:起訴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是我寫的。你要我寫甚麼東西?居委會負責人說:就是不寫了。王女士說:為甚麼不寫?居委會負責人說:上面不讓煉了,怎麼還煉?王女士說:誰說不讓煉的?不就是江澤民一意孤行,非要鎮壓法輪功嗎?控告它為甚麼不寫?

居委會負責人說:這是政治問題,不予立案。王女士說:是誰說的?有文件嗎?居委會負責人說:是石家莊市長安區河東辦事處說的,他們讓我們辦這個事,辦完了還要向他們彙報。

王女士:你們不是「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嗎?江澤民幹了那麼多壞事,迫害死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還是甚麼政治問題嗎?這還不是刑事犯罪嗎?居委會負責人還是說:辦事處說,上面定了是政治問題,不予立案。

王女士說:你看,這些年來都是這樣,讓你們下面幹事,都是口頭說,不下文兒,你們下面幹的事,上面沒人負責。江澤民利用六一零迫害法輪功,都是口頭傳達、不下文件,讓你們幹壞事,最後都由你們來負責。我看,你們本性也是善良的,幹不好的事,也不一定是你們的本意,所以,你們也是受害者。我們只起訴江澤民,是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明白過來,不跟它捆綁在一起不再幹壞事,你們才能解脫出來,才會有未來。

石家莊廣安街辦事處姓何的主任對訴江的劉家珍說:「起訴江澤民是集體搞政治,平民百姓管那麼多事情幹甚麼,共產黨給你們開工資,你們還反對共產黨。」劉家珍說:「我們起訴江澤民是根據憲法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依法起訴,我們國家今年五一起執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原則去做,江的錯誤政策害死了多少人,使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老人沒人養,孩子沒人管……一個人殺了人還要償命,江澤民害了那麼多人能不告他嗎?法輪功讓人做好人,做個更好的人,做好人有錯嗎?好人多了不好嗎。」

劉家珍告訴他們說:「你們知道訴狀是受法律保護的,為甚麼到你們這裏來了,他們這樣做是在犯罪,你們參與了也是在犯罪。」

八月十日下午,石家莊金華小區居委會一男一女去王若娥家詢問是否寫了訴江狀,王若娥告訴他們確實寫了。第二天下午,這兩個人又去騷擾,動員她:「把訴江這件事情否了,就說沒寫。」還說甚麼,否則以後不辦等等。王若娥告訴他們:「我修煉‘真善忍’的,永遠不說瞎話,訴江不犯法。」

居委會人員被告知「連你們也應該起訴他」

八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左右,河北醫大宿舍兩個女居委會人員到法輪功學員胡童霄家敲門,進門後說:「育才街辦事處通知說,有人舉報你參加×教活動。」胡童霄愣住了,說:「我沒參加甚麼×教,更沒有參加甚麼活動,不明白你說的甚麼意思,你說清楚點。」她們說有你的身份證號,有你的手印。胡童霄才明白是訴江的事,說:「是我控告江澤民了,我的真名、真地址。你說邪教,甚麼是邪教?」她說法輪功,胡童霄說:「你錯了,法輪功不是×教,法輪功是救人的,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江澤民盡幹壞事,連你們也應該起訴他。」

她們問:「你為甚麼起訴?」胡童霄說:「他剝奪了我們的合法修煉環境,害死了那麼多遵循真善忍的好人。我丈夫本來因身體不好,煉功以後身體變的很好,他們單位三天兩頭的給他施加壓力,他沒法好好煉了,病都犯了,最後去世了,這都是江澤民害的。你們這麼做不對,你們拿河北省來說吧,執行的是周本順的命令,而周本順都被抓起來了,你們心裏應該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應該起訴。」她們一聽趕緊下樓走了。

期間,居委會人員還讓胡童霄簽字保證不參加×教活動,胡童霄說,我修真善忍的,做最好的人,沒參加任何×教活動,不簽。

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警察灰溜溜逃走

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左右,趙縣南柏捨派出所人員拿著法輪功學員李瑞貞的控告信到她家裏去騷擾。他們見到李瑞貞問:「這信誰給你寫的?你就會寫啦?你寫的不屬實,是人家(指江澤民)打你了啊?是人家迫害你了啊?」李瑞貞說:「是他指示幹的。他指示派出所的人員抓了我、打了我,還罰了我的錢,我當然要告他。」

派出所的人員說:「國家不讓煉了,你們就不煉了唄。」李瑞貞說:「國家哪條法律說不讓煉法輪功?第三十六條憲法說信仰自由。江澤民是國家的公民,我也是中國的公民,江澤民犯了法,我就有權利告他。」

正說著,李瑞貞的老伴過來說:「你們這是幹甚麼?你們這是私闖民宅。」他們還問李瑞貞的孫子你是誰?然後就往外走。李瑞貞的老伴到外面追上他們,給他們講理。他們說法輪功是×教,李瑞貞的老伴說:「你把國家的法律拿出來,哪一條說法輪功是×教?」他們回答不出來。

聽到喊聲鄰居們也都出來圍著看。李瑞貞的老伴就大聲講「法輪功弘傳全世界,江澤民在許多國家被起訴」。

派出所的人看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就鑽進警車灰溜溜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