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都江堰市86人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四川省都江堰市八十六人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敦促最高檢察機關就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責任。

被告人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濫用手中權力,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滅絕政策,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犯下種種罪行。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網已收到十九萬多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訴訟狀副本。

一、肖章和被藥物迫害致死 妻子控告元凶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懷著對過世丈夫的悲痛與懷念,法輪功學員肖章和的妻子陳慧君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寄出了控告江澤民的信函。

肖章和,四川都江堰市天馬鎮仙鶴村七組人,終年六十歲。肖章和修煉法輪功一年後,江澤民即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肖章和被天馬鎮中人員視為「重點盯防對像」,每天警車停在門口,對肖章和進行全天候監視。天馬鎮綜治辦主任謝兵曾對肖章和說:「天馬鎮黨委(鎮長、黨委書記廖鵬)對法輪功的方針是‘有一起整一起’,特別你是重點防範對像,你再出去講,就把你弄到新津洗腦班去。」每逢邪黨的所謂「敏感日」,謝兵一夥更是加強監視,肖章和出門散步、買菜都有人跟蹤。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天馬鎮綜治辦謝兵伙同肖成偉等打手闖進肖章和家裏,將肖章和強行從屋裏帶走,這些打手將他綁架到鎮政府洗腦班後,要求他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並寸步不離地跟著他,連上廁所也有人貼在身旁,然而肖章和表示堅決不寫「保證書」。第二天成都市新津縣洗腦班來了兩個人,男的姓徐,三十多歲;女的四十多歲,協助進行洗腦。下午又來了一個女的,三十來歲,很殷勤的泡茶加水,不斷地叫肖章和喝水。開始,肖章和一直堅決拒寫保證,一到五點過, 人就糊塗了,話也說不清楚了,惡人抓著他的手寫「保證」,就隨著寫,人毫無反應。第三天,惡人也是不斷地叫肖章和喝茶水,同前一天一樣,一會兒肖章和就迷糊了,叫寫甚麼就寫甚麼。

肖章和回家後,逐漸清醒過來,他隨即來到鎮政府,嚴正聲明他簽過的字作廢,並質問綜治辦謝兵等人給他下了甚麼藥,但綜治辦那些中共惡人矢口否認。

過了一週後,肖章和出現嗓子痛、聲音嘶啞等症狀,接著身上出現了血紅狀腫塊。家人將他送到都江堰市人民醫院,市人民醫院診斷後說這個病我們醫治不了,得送大醫院。家人又將肖章和送到四川省華西醫院(屬於四川省最先進的醫院)。華西醫院一開始診斷肖章和屬於藥物中毒,但令人疑惑的是後來又將診斷結果改為「膽結石」,並詢問家屬病人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還說這個病很難治好,需要動手術,但即便手術室挺過了、監護室也挺不過。

不久,肖章和身上的血紅色腫塊迅速蔓延,並於二零一四年農曆四月二十四日含冤去世。這一天,正好是肖章和妻子的生日。

二、見證同修被迫害致死 李霞女士控告元凶

在被非法勞教期間,都江堰市法輪功學員李霞女士見證法輪功學員鄭友梅被迫害致死。為了給含冤死去的同修討個公道,同時也為了懲辦元凶、喚醒民眾,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李霞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寄出控告信,起訴首惡江澤民。

444!這個特殊的數字是大法弟子李霞被非法勞教的總天數!李霞自小身體多病,三十三歲時夏天就不能接觸涼水,同時還有全身骨節疼痛、心累心悸等病症;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個星期,全身疾病痊癒。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李霞因堅持正信、向民眾講述真相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一次。李霞在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期間,警察利用勞教所內吸毒人員監控和折磨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李霞被長期罰站,遭受嚴刑拷打,使身體、心靈受到嚴重損害,雙眼由正常視力下降到無法看書識字。

法輪功學員鄭友梅,六十一歲,重慶市長壽區川維廠的退休工人,被非法關押二年多,遭受嚴酷迫害。她不僅被長期禁閉在小監裏,而且不准她大小便。不得已,鄭友梅只能找到一個小塑料瓶,大小便都只能解決在塑料瓶裏。勞教所裏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在多寒冷的冬季,都只能用冷水洗澡。鄭友梅本來勞教期已近結束,包夾的兩名吸毒犯徐維(成都人)、羅利(廣安人),每天吃飯前,她們將藥搗爛放在鄭友梅吃的菜裏,給鄭友梅吃。在一個冬天的星期六(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吃過晚飯六點過時,安排洗澡,鄭友梅剛洗完頭,她突然嘔吐一大堆,勉強穿好內衣就回到寢室,然後,出現心跳加速、喊冷,全身發抖,兩眼圓瞪,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起,勞教所把三十多個患艾滋病的吸毒者和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混在一起吃飯、奴役勞動。李霞等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用針和剪刀做玩具,每天幹活十多個小時,有的人晚上睡覺手腫得抬不起來。眾所周知艾滋病極容易通過血液傳播,每天十幾個小時的繁重奴役勞動使人疲憊不堪,稍不小心針就會將手指戳破出血,極易感染病毒。

在非法勞教期間,李霞等法輪功學員幾乎被剝奪了做人的一切權利,連說話、吃飯、上廁所等基本生活需求都被看守所警察肆意侵犯。這些警察不僅嚴密監控著她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還試圖控制法輪功學員的一思一念,甚至連她們眨一下眼睛,負責監管的吸毒人員都要不停地追問在想甚麼。

三、共產邪教禍亂華夏 江澤民罪責難逃

都江堰市因一座舉世聞名的世界文化遺產而得名。2251年前,蜀守李冰在這裏修建了巧奪天工的都江堰,使成都平原成為了「水旱從人、不知饑饉」的天府之國。此處依山傍水、人傑地靈,自古頗受修煉人的青睞。位於都江堰市的青城山是中國道教的重要發源地;唐開元年間,印度阿世多尊者修建了靈岩寺,鑿刻千佛岩。此外,都江堰各類道觀、古剎、教堂、清真寺眾多,各類修煉法門齊聚,修煉文化源遠流長。

近代進入末法時期,特別是共產邪教百年禍亂華夏,古老的修煉文化遭到慘烈荼毒,倖存下的廟宇道觀多成了喧鬧不堪的名利場所。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李洪志老師在成都市舉辦了一個小型的授課班,都江堰市只有一人參加。法輪大法如同一股清流,在這個西蜀小城靜靜流淌,洗滌人們心靈的污垢,啟迪眾生心中的佛性。真、善、忍的光輝照耀著這個歷史悠久的古城。一九九五年下半年,第一個煉功點在都江堰市電視大樓前建立,悠揚的煉功音樂、舒緩的功法動作吸引了過往市民的注意。短短兩、三年間,通過人傳人、心傳心,這個縣級市就發展到市區內有六、七處煉功點,並且幾乎每個鄉鎮都建立了煉功點。

大法在都江堰市也創造出很多人間奇蹟。多少人從病魔纏身中解脫出來,更有不少是從死亡邊緣中獲得新生,無數人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除了身體的變化之外,更震撼人心的是修煉者在道德品質方面的巨大轉變。多少人改掉了抽煙喝酒等陋習,多少人成為了清廉正直的表率,多少瀕臨破裂的家庭和好如初,更不乏浪子回頭的事例。人們在讚歎大法的巨大威力的同時,也驚訝的發現:這是一種不同於古往今來任何一種修煉法門的高德大法!修煉人不脫離紅塵俗世,卻能做到如濁世清蓮。

然而,對國對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卻遭到了瘋狂的迫害。邪黨惡首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對法輪功的嚴酷鎮壓,在其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等指令下,中共邪黨各級政法組織對法輪功學員施以慘無人道、令人髮指的迫害。特別是江澤民的親信、現已鋃鐺入獄的前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在四川把持政權期間,四川已成為惡黨迫害政策的重災區,迫害致死人數列全國第二位。都江堰市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開除公職……古堰小城上演了無數人間慘劇。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在人類道德崩潰、大劫將至的危險時刻救度一切眾生!都江堰市大法弟子前仆後繼、無怨無悔的向廣大市民講清真相。在越來越多的人們明白真相,打壓政策難以為繼時,為了中止為禍十六年的無理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已有近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提出控告申請,起訴邪惡之首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