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修大法 勇猛精進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回憶起自己得法修煉的路,感覺體悟真是說也說不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給了我智慧和希望,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徹底的淨化。師父和大法所給予我的太多太多。

得法開天目 師父慈悲點化救人

過去我是個佛教中的居士,修煉很多年,但感覺沒明白甚麼真正的道理。一九九七年,一位曾經信佛教的居士借給我一本《轉法輪》,說讓我好好看看。

當我第一遍看《轉法輪》的時候,師父就把我的天目給打開了,天耳也通了,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還有法輪,真是神聖又玄妙。從那一刻起,我便下決心堅修大法到底了。

一天我煉靜功的時候,看見另外空間有一位男子,頭髮亂蓬蓬的,體弱多病、窮困潦倒的樣子,這是誰呀?我沒認出來。就在當天晚上,我又夢見我們原來單位的領導和一大幫職工,在忙忙碌碌的奔波著,真是名利情中打滾兒的感覺。仔細一看,這些人卻光著膀子,骨瘦如柴,沒吃沒喝的樣子。看到我的時候,他們一擁而上,七嘴八舌的說到「看你多幸福呀!看你多幸福啊!」我當時心裏一酸,就醒了。

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呀,我得法了,就是天大的幸福,得趕快去向他們弘法,救他們啊!於是,第二天,我就請了幾本《轉法輪》去單位了。當時,在單位工作的女會計見到我後高興的說:「哎呀!好幾年沒見到你了,今天來幹甚麼呀?」我就把自己煉功受益的情況跟她說了,並把昨天打坐靜中看到的和夢境中所點化的講給她聽。話音剛落,耳邊一個聲音就告訴我說:「你靜中看到的那個人就是某某啊(指我單位的一把手)!」我一愣神,眼淚就下來了。

會計看我哭了,忙問怎麼了,我就又把剛才聽到的情況講給她。她也非常驚奇的說了一句「真神哪!」於是,我借給她一本《轉法輪》,讓她也好好的了解、了解大法,別錯過這難得的機緣。

轉身我就去了單位的一把手家,說明來意。他接過書,自言自語的說了兩遍「轉法輪,轉法輪」,並馬上坐在地上,雙盤打坐起來。我說,「你還真行啊,還沒開始煉直接就能雙盤了。」可是他最後還是沒有放棄現實當中的利益,說:「我現在沒時間,等我退休後再好好看看吧!」

佛法是嚴肅的啊,得到了就要珍惜,人想退休或以後怎麼樣、怎麼樣,誰又知道自己以後的命運會如何呢?我惋惜的走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他。二零一三年的年末,我給一位男士講真相,他同意做了三退,之後問我是哪個單位的,我告訴他之後,他一下子就提到了認識我原單位的一把手,並談到了他現在的慘狀:他的妻子死了,兒子也被人殺了,現在他本人也不知去向了。

想想此人當年的「風光」,和今日的慘狀對比,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兒。人哪,很難知道自己身後的命運是甚麼,他也是個有緣人哪,當年我的定中所見不就是他今天的寫照嗎?師父慈悲,想救度他,可是人太迷,錯過了這個機會……

得了法的人哪,願我們好好珍惜這萬古機緣吧,放下人的利益與人心的執著,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

難中證實法 法輪顯神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瘋狂打壓開始了。為還大法清白,我告訴丈夫我要去北京上訪,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誰知丈夫當時被邪惡的謊言迷惑、被當時瘋狂的邪惡氣勢嚇住了,為了阻攔我進京上訪,竟然去派出所把我的情況說了出來。結果,我被非法關押拘留了。

在邪惡的黑窩裏,我一直不配合他們的命令和要求。二零零零年的臘月,我跟看守所的警察要筆和紙寫真相信。因為我的文化不高,不會寫的字很多,看守所裏也不允許隨便說話,我就一遍一遍的喊警察問字,後來喊的她不耐煩了,就叫一個文化比較高的同修幫我。不到兩天的時間終於寫完了,一共六頁,我把它念給同室的被關押人員聽,也有很多的常人,她們都說寫的好,還很驚奇我沒有文化怎麼能寫出這麼好的信。我說:「不是我個人寫的好,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師父叫我們弟子做事要為他人著想,要講清真相,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我在看守所裏不勞動、也不配合邪惡,就是給同室的常人和看守所的警察講真相,講大法怎樣教人做好人。有幾個常人都說「我出去後一定學大法。」

記得第一天被關進看守所的時候,一個被關押的常人小聲告訴我:「她(指一位同修)也是法輪功,但轉化了」。我就找了個機會問她:「你轉化了?你不想當李老師的弟子了?你聽江鬼的?它讓你不煉你就不煉了?你給它活的?它能給你正果嗎?!」同修悔悟了,當著全室二十多個人的面,把已經寫好的所謂「轉化書」撕掉了。警察知道她已經寫好了轉化書,就等著星期一上交領賞,不曾想來要的時候她又轉變了。當惡警們知道是我的原因之後,就指使號頭對我下毒手。

當時我一直不配合邪惡,心裏不斷的背法,晚上七點就煉功,當我煉到第二套功法抱輪的時候,號頭猛的將一大盆冷水潑到了我的頭上!當時我一驚,又馬上鎮定下來想:你說了不算,我就是要煉功!號頭看我還煉,就一把揪住我的頭髮,猛的摔倒地上,隨之又澆上一大盆冷水!當時正是寒冬季節,可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冷。看到這樣的情景,室內的人都驚呆了,我毅然站了起來,身上的冷水嘩嘩的淌了下來。我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濕透了,我很平靜的甩了甩身上的水,去換衣服,就在這時,我看到無數的五顏六色的法輪旋落在我的身上!當時我的內心激動無比,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和鼓勵著弟子,我含著眼淚就在心裏一個勁兒的謝謝師父。

當天晚上,夢境中我看到迫害我的惡警從高層空間掉了下來,又不斷的往下掉,最後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第二天,我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可那個號頭卻不知發生了甚麼事,突然嚎啕大哭的跑了出去,從那天起就不再和我呆在一起了。我悟到是師父保護著弟子,世人在無知中作惡也要警告和償還的。

堅信大法志不移

在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家人心急如焚,用各種方法想把我辦出去,因為片警說我轉化後才能回家,所以在接見的時候,他們也隨同惡警做我的轉化工作。二女兒曾經以死相逼,說我如果不轉化,就死在我的面前。我說我是堅修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在這個時候隨同邪惡轉化?二女兒很失控,當時就在我的面前用椅子往自己的頭上砸,後來被警察領走了。

在二零零二年的三月二十九日,邪惡又一次迫害,要把我拉到馬三家。丈夫、兒子、女兒眼看著年邁的我被戴上手銬拉走了,大兒子一邊跟著警車後邊跑一邊哭喊:「媽……回家吧!」江氏集團發動的這場迫害,致使多少個家庭遭受著骨肉分離的痛苦,卻又要把這一切罪過強加在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身上。記得有一次,一個惡警對同修說:「你們學法煉功的真的是太自私了,甚麼丈夫、孩子全不管了,就為了自己的圓滿!」我說:「是你們給抓在這裏了!我們怎麼不管了?在你們沒抓我們之前,我們哪一個不管自己的家庭、孩子了?!是你們把我們強制關押在這裏,還說我們不管!」後來,惡警不語,就走了。

是啊,在家庭中,大法弟子們自從修煉以後都深深的受益,脾氣改好了,家庭和睦了,在單位裏,工作兢兢業業,不再像常人一樣爭爭鬥鬥了,領導同事都很佩服和賞識,這是所有的人都耳聞目睹的。所以說現在,儘管為了維護大法、為了堅持真理和信仰遭到了邪惡迫害,但內心的堅定正念卻是不可動搖的,常人的謊言和歪理也是迷惑不了的。

二零零二年的十二月,馬三家勞教所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所謂的「攻堅戰」,更加慘無人道的迫害開始了: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安排邪悟的人員四個人輪流包夾監視,整天往腦子裏、耳朵裏灌誹謗大法的邪理和謊言,同時對堅定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甚至酷刑折磨!我看到一位六十七歲的老年同修被從寢室拖到食堂,又從食堂拖到強制轉化的黑屋裏,往返幾百米,把衣服褲子都拖破爛了;在蹲小號(酷刑折磨的一種方式)的迫害過程當中,眼睛也被迫害的失明了。有一位年輕的同修在小號中不知被折磨了多少天,出來的時候,腿都不能走路了,骨瘦如柴,得三個人扶著才行。

和我一同被關押在一個寢室的有一位是四十五歲的女教師同修,因為不轉化就被長時間的吊在暖氣管子上,手腕爛得大口子像小孩兒的嘴一樣,還直淌血,都看見骨頭了!那段時期,就在我們一同被關押的寢室,被迫害死的同修就有三名!迫害手段之殘忍和劇烈,令人不堪回首……

當時,我也因為堅定對大法的信仰而被關進小號兩次,每次十天。過程中,我還被上手吊在暖氣管子上,手腫的老高,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大小便全便褲子裏……這十天中,看不到一滴水,連喝的水都不給,更別提甚麼洗漱了;耳邊天天給你播放那些污衊師父和大法的謊言;每天只給吃窩窩頭、鹹菜葉子,那鹹菜葉子鹹的都殺嘴。因為不給水喝,後來嘴就乾裂出大口子直淌血……兩次小號的酷刑折磨,出來後我整整瘦了三十多斤。

所有受過這種酷刑的人都不願回想當時那種慘烈的痛苦,那是一個常人根本就無法承受的,時間長了手銬越勒越緊,手腕被勒破皮是常事,還有被勒的皮開肉綻的,碰到骨頭更是劇痛難忍!也時常有昏死過去的同修被抬了出來……那一次,我就被處於這樣的酷刑折磨之中,渾身劇痛難忍,胃裏翻江倒海的噁心,血壓急劇升高到二百四十,頭疼、嘔吐不止,直到有一天我昏死過去了,他們才把我抬了出來。

那時兒子來接見我,警察害怕迫害的真相暴露,告知「你母親表現不好,不讓接見!」兒子思母心切,被逼答應可以做我的轉化工作,後來才答應在警察和其他犯人的監視下允許接見三十分鐘。在接見的過程中,兒子問我:「媽,你為甚麼不轉化呢?」我說「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法,教人做好人的,你想讓我往哪兒轉呢?」說完,我就把被他們酷刑折磨的腫的老高的手腕抬給兒子看,兒子一下無言了,心疼的無以言表。看到這個情況,監控的惡警連忙大聲喊道:「接見時間到!別再說話了!」兒子哭著回去的,到家後就病倒了。

在這些年的迫害中,我曾經被三次非法拘留,非法勞教三年。八十五歲的老母親本已經得法,身心受益很健康,也因為承受不住這一次次的打擊,沒等我回來就含冤去世了。

回想起這段血淚交加的歲月,其中的滋味真的是一言難盡!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一個近六十歲的老太太也不會歷盡魔難、幾度生死走到今天。正法形勢如今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今天,我唯有聽師父話,按照師父的要求修好自己、救度世人,更加精進的走好最後的路。

做好三件事 救眾生

我現在會利用一切時間和機會,向周圍的有緣人面對面發放資料、講真相,做三退。有一次,我們三位同修一起去農村發《九評》,以前我們就事先定好:如果誰講真相,那兩個就幫助發正念。

在出租車上,除了我們三個人,還有司機和一位男乘客,我當時就動一念,我一定要救他們。我先和司機搭話:「小伙子,多大年齡了?」司機說:「三十歲!」我直接問道:「聽說過三退自救保平安嗎?」不曾想這位司機立即很反感的說:「別跟我說這些,我甚麼都不信!」

司機旁的那位男子很小心的看了我一眼,我馬上在心裏求師父加持,一定想辦法救了他們,因為坐了同一輛車就是緣。因為早晨沒吃飯,我就帶了幾個蘋果,讓了讓司機和那個男子還有同修,他們都不吃,我便自己吃了起來。吃完後,我跟司機說:「這個蘋果核我先放在車上,等下車時我再找個垃圾桶把它扔掉!」

旁邊那一個男的聽到後說了一句:「看人家這素質!」藉著他的這句話,我又講起了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他們我就是學法煉功的,師父教導我們弟子要用高標準要求自己,為他人著想,最後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我又告訴他們:「剛才跟司機講三退保平安,目地真的都是為了你們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聯合國都存檔了,這一切都是中共導演的一場醜劇」等。

後來,他們兩個都明白了,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送給他們兩個護身符,告訴他們不單單要自救,還有告訴親朋好友,要救他們。他們都答應了,並高興的收下了護身符。

就這樣,利用一個蘋果核打開話題,使兩個生命得救了。那一天,我們邊發《九評》邊講真相,一共勸退了四十五人。

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做三退,每天都在這樣忙忙碌碌中度過,心裏真是踏實而快樂。我們知道,今天所有眾生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所做的一切成果,也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跑跑腿、動動嘴罷了。再次拜謝師父,弟子一定勇猛精進,聽師父話,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