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告江澤民 大慶法輪功學員希望迫害者明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大慶市法輪功學員杜印被非法拘禁、非法勞教,並被開除工職,在非法拘禁和非法勞教期間還受到了「上繩」、澆涼水、關鐵籠子、關小號,甚至用鐵鎖頭砸頭等暴力和酷刑折磨,原本因修煉而變得溫馨、寧靜、滋潤的家庭變成了顛沛流離。

不久前,杜印狀告首惡江澤民。他說:「我不恨迫害我的那些人,我倒感覺他們很可憐,他們與我本來無冤無仇,卻在所謂的命令指使下,不敢理性思考問題,成為了打人的棍子,我真想讓他們明白真相,因為我知道,法輪功誰修誰受益,多少人修煉後感激的不知道說啥好。我今天告江澤民,希望讓害人的始作俑者得到應有的懲罰,讓千千萬萬個不明真相的世人擺脫謊言的束縛。我也希望有一天,那些迫害我的人能夠站出來與我一起對江澤民進行控告,因為他們同樣是被迫害者。」

以下是杜印提交的控告狀事實敘述部份:

修煉法輪功前,我有偏頭疼的毛病,還有腦震盪後遺症,肝上也有病;我脾氣不好,還愛喝酒,結果一喝點酒,就鬧事,不是打老婆就是打孩子,打打罵罵就是常事,有點錢就下飯店,掙的錢都下飯店了,抽煙、喝酒、打麻將,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換句話說,那時的我就是醉生夢死,如果不是法輪功教會了我做人的道理,生性就膽大的我都不知道會作成啥樣呢。

1996年6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變化那真是翻天覆地的,不抽煙、不喝酒,也不打麻將了,對老婆孩子也不伸手了,對外人也一樣,看誰都樂呵呵的,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在哪裏都得是好人,我就嚴格按照師父說的做;心性好了,身上的病也沒了,修煉近二十年了,沒吃過藥,沒打過針,啥毛病也沒有。

就是這麼好的功法,卻被江澤民一意孤行的栽贓誣蔑。1999年7月21日,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討還公道,我去了黑龍江省政府,結果被非法抓捕,扔到大巴車上,又被劫持到一個露天體育館暴曬。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0年6月18日,我和同修在大慶石油管理院裏煉功,被大慶八百垧派出所非法抓捕,他們對我進行審訊,還對我進行毒打,之後,又把我送到了大慶市紅崗看守所。在看守所,犯人在警察的慫恿與撐腰下,對我又打又罵,還往我身上澆涼水。這一次被非法抓捕,我被拘禁了50天,看守所時任所長是王大河。

2000年11月份,我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打出了「法輪大當好 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被前門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把我關在天安門廣場拘留所的鐵籠子裏呆了一宿,出來後,在北京火車站,我又被抓,他們把我關到了景山看守所,大興安嶺辦事處把我帶回了駐京辦,在那兒關了一宿。我出來後,再次去天安門,又被綁架,被關進了大興看守所,因我不配合照相,被犯人毒打。

沒多久,我被轉到了唐山市古野區看守所關押,被古野公安分局來提審我的刑警中隊長華忠和另一個警察「上繩」,繩子剎進肉裏,鑽心的疼,上了好幾次,胳膊又疼又麻。後來,我被老家內蒙根河林業局公安局派出所一所長和一個警察和我單位的一個叫大樁子的人給戴著手銬押回大慶,直接帶到八百垧派出所。

在大慶,我被非法判了兩年勞教。送我勞教的警察叫王海濱,另一個叫趙喜鳳(協音)。勞教期間,勞教所組織一個批判大會,有大慶黨校馬姓所謂教授,誹謗法輪大法師父,並斷章取義的亂解釋師父講法,我就站出來制止他們,勞教隊的王姓指導員就捂著我的嘴,把我拖到勞教所後屋,管教科長韓慶一拳打過來,把我下巴打掉了一塊皮,然後,把我關進了小號。

在送我進小號的路上,押送我的警察楊明松,把我雙手背後反銬著,打我一路,四顆大牙都打鬆了,在勞教所掉了兩顆,回家後掉了兩顆;我被關了七天小號,晚上睡鐵板床,24小時戴著手銬,勞教期滿時,因我不寫保證,被管教科長韓慶山、副科長楊濤用鐵鎖頭砸頭,砸的整個頭都腫起來了,砸的我啥都不知道了。由於迫害,我的胳膊至今一直疼、麻,頭髮也時常不正常的脫落。

時任勞教所所長是應成禮,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所長是王永相(已故);在勞教所,我被非法拘禁過兩個大隊,其中一個大隊時任大隊長是邢國友、副大隊長是劉福成、教導員是胡某、中隊長叫李海濤;另一大隊時任大隊長是王軍平、副大隊是曲某。

我被非法勞教,家庭沒有了經濟來源,讀初中的兩個孩子不得不輟學,老家的單位因我沒按時報到,把我開除。

我現在搞裝修,是失去公職後,被迫入的行,這行業是良心活兒,想掙錢,只要材料上耍點心眼兒,這錢就來了,可我不這樣幹,我給誰裝修,都一樣,一律挑好材料,寧願少掙錢或者不掙錢,我也不做對不起良心的事。時間長了,裝潢材料商店都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都知道我這煉法輪功的人特別好,都說現在這社會,像我這樣的難找。現在,我家租房子住,孩子大人都在一起,我妻子有時候感到委屈,就說:「這日子呀,房無一間,地無一壟。」可說歸說,再苦的日子,我家人都支持我修大法,都讓我在裝修上掙堂堂正正的錢,我們家現在非常和睦,妻子賢惠、善良,對老人也孝順,孩子懂事有禮貌,日子雖艱難,但一家人其樂融融。

我不恨迫害我的那些人,我倒感覺他們很可憐,他們與我本來無冤無仇,卻在所謂的命令指使下,不敢理性思考問題,成為了打人的棍子,我真想讓他們明白真相,因為我知道,法輪功誰修誰受益,多少人修煉後感激的不知道說啥好。

我今天告江澤民,希望讓害人的始作俑者得到應有的懲罰,讓千千萬萬個不明真相的世人擺脫謊言的束縛。我也希望有一天,那些迫害我的人能夠站出來與我一起對江澤民進行控告,因為他們同樣是被迫害者。善惡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