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走向神遇到的三個基本關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此,我和大家分享多年的修煉體會,以促進共同提高,共同完成好救人的歷史使命!

在我的實修過程中,一開始要過的最大的關就是情關。我先談談男女之情。男性和女性在人類這層空間情感上的表現是有差異的。男性整體上比較獨立,色和欲是一大關。如何看透色與欲背後那些毀人修行的魔性物質就非常關鍵,這必須要在學法中提高認識。而對女性而言,情色更偏重於一種情感依賴。女性普遍需要在情感上尋求依托,精神上不夠獨立。如何不被情所帶動,牽制,根本上是要看透情愛的虛幻性。世間的情愛為何傷人,那是因為本質上情這個東西是為私的,是最不可靠,最變化莫測的,背後都是業力輪報,討債的討債,報恩的報恩,緣盡緣散。那麼作為修煉人來講,再難我們也是有法做標準的,在法上靠堅定的意志排斥它,師父就會在另外空間幫我們拿掉這些物質。

古人修煉:第一步就是出家,斷絕世緣,也就是斷情;第二步就是斷色慾,這個不斷就修不上去,高層次法根本不會給你展現;第三步就是斷我執,自我不放下,容易自心生魔,一毀到底,根本修不成。大法弟子雖然修煉方式是在世俗中修,但標準更高,所以,修煉的嚴肅性還體現在:修煉者動心動情即是執著,瞬間就墜入三界內的業力輪報中,受三界法理的制約,身心便會處在痛苦中。很多時候在情感的漩渦中不能自拔,除了思想業和魔的干擾外,還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擺低了,當作常人了,忘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還有一個難過的情關,那就是親情。從生下來就泡在親情的溫暖中成長,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父母之間的因果業報也在不斷的展現,無論是愛與恨那也都是情的作用下在彼此還業。眾生都是為法而來,但不都是來起正面作用的,也有不少是起負面作用來考驗我們對法的堅定。我們那些不修煉的父母子女,他們的角色扮演早已是安排好了的,如何突破親情的干擾,並救度他們,是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須面對的。在我心中,師父就是我的父親和老師,是我最親的人。我的家人,不修煉的都是與我緣份最大的眾生,修煉的就是同修。彼此位置都擺對了,看似難過的關,也就能過得去。

在我的婚姻問題上,家人不能理解為何我不想結婚。他們會感到有社會壓力,剛開始為這事也經常的爭論,各談各的理。最後,我用理性平和的態度為這事畫了個句號。我和我的父母說:「佛教修煉是出家斷絕世緣的,是無法在您身邊照顧您,為您養老送終的,而我們這一法門是在世俗中修煉的,可以兼顧到人中孝敬父母的責任,你們是托了大法的福的。父母都希望子女過的幸福,而我最大的幸福是在大法中修煉,學法是我最大的樂趣。」常人遇到困難會去問父母,而我會想師父是怎麼說的,我會去學法,而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在法上,有師父的加持那關就能過得去。從那以後,父母也都想開了,不過問我的個人婚姻問題。

隨著修煉的提高,情的看淡,就突顯出了第二大難關,那就是:自我,也就是證實自我。師父的法中,為何把無私無我,放在先他後我的前面?我的理解是:放不下私和自我,就很難第一念想到別人,特別是在放鬆的情況下,那第一念必然還是自我與自我的標準。

舊勢力為何干擾了正法,給我們製造了那麼大的魔難?不就是因為執著自我所在境界對正法的認知嘛!所以,自我不放下,修來修去也無法脫離舊宇宙的理。更嚴重的是,自我的魔障會不知不覺的把自己擺高了,遇到魔難過不去時,還可能會懷疑大法和師父的能力,那麼這個信的根基動搖了,也就麻煩大了。

我是個主意識強但又非常自我的人,所以在自我這個關上,可以說過的是跌跌爬爬。直到最近和一同修交流後,發現自己在觀念上有個誤區,導致自我一直很難根除,這個觀念就是:錯把強勢當正念。說話有氣勢,有氣場那是黨文化,那個氣也不是功呀!修煉人沒有氣,只有功。正念是神念,是慈悲,是純善,威力無比!慈悲心一出,所在空間場裏一切邪惡瞬間解體,灰飛煙滅。看似平靜祥和的話語,句句都是功力的體現;而強勢是攻擊性,是指責與批評,是魔性,是惡。在同修那裏我看到了差距,同修只會去「善意的提醒」,而我修了那麼多年,居然有顆心還在惡中。認識到這裏,頓時,自大的心解體了,自我趴下了。

很多情關過的不徹底,反反復復,藕斷絲連的,也是因為自我求名心的作怪,這是根子上的問題。在我的實修過程中,我反思了我的情感動機,發現自己對於情感上的追求是源於征服欲,這個征服欲就是證明自己能夠得到對方的喜愛,一旦滿足這個慾望,對這個人就不那麼感興趣了。那麼,對於某一特定的關係一旦看清楚本質的危害性是很快就能斷掉的,但是由於情慾的根子在自我,所以,自我不修去,情色慾還會捲土重來。還有情感受挫的時候,若是自尊心被傷害大於對對方的情感,那根子還是在自我。對他人的掌控欲也是源於要滿足自我的安全感。很多時候和一個人產生感情並非是對方多好,而是當下自己需要。也就是說,一切感情除了背後的因果業債外,全部都是以自我的需要開始,這個需要是根據自己心的變化而變化的。那麼,了解到一切問題的根源源於自我的慾望,也就知道該從哪裏著手去突破了。

當自我放下很多時,我又發現還有眾多觀念的阻擋。情是被自我包含著,而自我包含在觀念中。觀念是人為了生存和維護自身利益而形成的思想。你對,他錯,那都是常人在看待世間的表象問題,修煉人如果也爭論對錯,那也是沒跳出常人的理。

高層次修煉講無為,世間一切皆因果,根本就是不能管,常人的一生都是神的安排,我們一動念就是執著,管了很可能就干擾破壞了神的安排,就造業掉層次。在過關中,我發現如果我沒那個執著,別人攻擊我,感覺就像風吹過一樣,身心是通透的,因為一切的攻擊沒有落腳點;但如果有那個觀念,自我,情的執著,就會不同程度的感覺不舒服,難過。但一定要清楚,那個難過是執著心在難過,因為它被觸動了,所以我所理解向內找是法寶,他就像是個連接宇宙特性的開關一樣,直通天頂,是佛性的體現。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說:「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

師父就要我們那顆時時「向內找」永遠向善的心。在我們忍痛堅定向內找的時候,他實實在在的在滅我們的魔性,無論有多麼難過,我們必須加持法寶的威力,使他徹底的鏟除邪魔。若覺得力不從心,一定要請師父加持。

「妒嫉」心的涵義我原來一直沒搞清楚。在人的知識中學到妒嫉的含義:是指我們看不上的人,突然比我們好了,心理不平衡所產生的情緒。可是我們會覺得,那個人也沒比我強呀,我也沒有心裏不平衡為啥還是妒嫉?後來在實修中我悟到:是因為妒嫉本身就是惡者境界中的狀態,所有與惡有關的狀態基本上都是與妒嫉有關聯的。表面職業地位,那是德和業多少的體現,並不完全代表生命心性的位置。

人無完人,那麼看不起別人,是因為自己心的容量小,承載力不夠,其背後因素是自我的標準和自大的心。自我的標準能是宇宙的標準嗎?這不就是惡嘛!是惡,心就在不平衡,不平靜中,一旦這個人命中有某方面的福份超過了我們,或者他命裏有的,我們沒有,妒嫉心就顯出來了。師父的法是永遠悟不完,學不夠的,層層都有法,就看用不用心學和實修了。只有實修才能得法,高層次上的法理才會不斷為我們展現。

修煉是幸福的。我們得法了,有師父管了,而真正達到身、心、腦的輕鬆,那必須是要在實修中放下執著。當常人佔我便宜,自私自利時,我想到的是,因為他們在迷中,內心是苦的,所以要在生活中佔到便宜,獲得些甜頭來安慰補償自己的失落,而大法弟子無論表面上多麼辛苦,困難,可內心是甜的,因為我們得的是宇宙大法,是師尊的孩子,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內心是充盈和豐盛的。當別人對我不好時,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有需要被尊重的求名心和委屈心,對方是來幫我提高,轉化業力和長功的,我在心裏默默的謝謝了他。

我所在層次理解的善就是:付出,擔當與責任。若同修們有出現精神上在苦熬的狀態,一定要找找根源,因為牽扯到修煉中根本執著和不實修的兩大問題。根本執著就是在人中抱著甚麼觀念入大法門的。不實修:就是固守著自我最本質的利益不能觸碰。表面上,三件事可能都在做,但心不在法上或者很少在法上,習慣性的用法理去指導和對照他人,幫他人修,自己實修的少。那麼,心在人中多的時候那當然是苦了,壓力也會大,就出現苦熬的消沉狀態,自身不能超脫凡塵俗事的干擾,心就累。這兩個問題直接關係修煉的實質問題──是否在法上認識法。而修煉的精進就是體現在一思一念中。

思念上,精神上能否牢記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和救人使命。具體事情上,過關中,能否在法上思考辨別,用法中修出的智慧去處理問題,指導生活,不在法上認識法,是做不到實修精進的。

還有兩個觀念上的問題,一個觀念是風吹了會感冒,吃甚麼是食補,喝甚麼能健康,甚麼熱性體質,涼性體質等等,這些事情雖小但很頑固,可是也反映了一個大問題,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都是常人的生活觀念,我們的功中涵蓋了宇宙中所有的物質元素,我們還能缺甚麼?不就缺那個心性不到位嗎?對大法弟子來說,我們思考的永遠是:這事符不符合法!

另一個就是愛聽順耳的話,渴望被認同,為了能被認同,同修之間彼此也在爭論對錯,這也是求名心。我的求名心也挺重,一直也在去。我知道只有觀念的轉變,才能真正在這個問題上提高。我悟到:常人認可我們,是因為我們說的話符合了他們的觀念,他認同的其實並非是我們,而是觀念。同修認同我們,那是因為我們說的話符合了法,本質上是認同法。那麼認同不認同我們人這個物質載體重要嗎?我們來到人中,不過是為了完成使命就回去了,這些虛名要它有甚麼用?就像那些小能小術一樣,不過是為了在人中顯耀,還助長了人的執著心。

在世俗中修煉,救人是苦,是難。但是我們有師父有法,這是我們生命存在最根本的榮耀!在考驗中,過關中,魔難中,為何我們的意志打不垮,壓不倒,那是因為我們珍惜師尊為我們的付出與承受,正如師尊珍惜我們一樣。那是世間一切榮華富貴不可相比的恩義,那是宇宙中一切邪惡無法撼動的正信,那是弟子們心繫師父與使命的真念。

正法修煉是根據師父的需要與標準不斷變動的,跟得上正法進程就是能理解師父的需要,眼下的訴江大潮就是如此。師父說:「正法中哪,有個理──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你們記住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被處理的都是錯的。(鼓掌)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望同修們都能背下這段法,在關難中想到法,請求師父的加持,不要氣餒,這也是信師信法的體現。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信師信法是我們能完成使命,歸位,大圓滿的根本的保證。

以上是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