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為他人著想 激發對方善念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在打真相電話過程中,我以前遇到對方接聽電話後大呼小叫,充滿了誤解和被邪黨灌輸的惡念,很多時候我會和對方爭辯,說不通的時候,還很生氣。學習師父的講法,向內找,我發現這種表現是因為沒有為接電話的人著想的原因,我想到的是:對方不讓我把話講完,對方不接受真相,我今天三退的人數只有寥寥幾個等等。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1]我悟到師父在這裏告訴我們:要先他後我,站在別人的立場為別人著想,我琢磨我在打電話中,怎麼才能體現為別人著想呢?

我聽到一個同修交流說:他講真相時,遇到別人不相信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情緒很激烈,他就說:「我理解你不相信的原因,因為你太善良了,所以你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這麼邪惡的事情發生,不相信共產黨會那麼壞。」對方就能開始聽真相。

有一次打電話我就把這個角度用上了。當時接聽的是男的,我才問候完,對方就罵上了,掛了電話;再打過去,一個女的接的,也不停地罵;再打過去,又是那個男的,還在激動地罵。我說:「先生啊,你們都是太善良了,不相信中共會幹那麼壞的事情,你們上當受騙了。」我這麼一說,對方當時聲音就小了,也不罵了。我接著和他講真相,說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我煉功身體受益,還說了大法洪傳全世界,說了活摘器官。最後他本人和他妻子都做了三退,並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QQ號也記了,告訴他們上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他都同意了,甚至還答應幫親友三退。

我感覺,這個電話裏,我讓對方覺得,是從他們的角度出發,考慮問題,他們感到我們的善意。在這之前,我往往會採取爭辯的姿態,讓對方感到,他們錯了,是無知,或見識少,或消息不靈通等等原因。而把他的對抗的態度,歸結為他的善良才不願相信時,就把自己的表述和對他的正面理解和肯定的含義傳遞給對方。這個給他一個很好的心理台階,就是為對方著想的一個運用吧。

我聽到一位同修推薦我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說這麼一個故事:明代時,一個年輕人有一身力氣,平日常舞槍弄棒,一句話不合心意,就出重拳打人。或爭奪別人財物不償還,或借人錢財不立借據。人們都害怕他。一天,天氣很熱,他上城樓乘涼,有幾人先在樓上乘涼,看見他來了,都嚇跑了,只有一位老人仍坐在那裏不動。他盛氣凌人地說:「大家都跑了,你還不動,是不是認為我的拳腳不厲害?」老人說的一番話,把這個無賴徹底改變了,後來修身向善,做了國家有用之才。老人家說:「你執迷不悟啊。你父母撫育你長大成人,希望你成為於國於民有益之人。你有一身武藝,不思報效國家,卻甘心作無賴,使國家少了一個可用之才,你父母也抱恨九泉。可惜!可惜!」年輕人聽了老人的教誨,非常慚愧,流著淚說:「周圍人都說我是可惡的壞人,我也就當自己是壞人了。今天聽了老人家的好話,如同聽到晨鐘暮鼓,令我猛然清醒過來。只是我作壞人時間長了,就像月亮殘缺難圓一樣,縱然痛改前非,不知能不能成為正人君子?」老人說:「你果真回心轉意,修身向善,又怎麼不能修成正人君子呢?」這個人從此改惡從善。

我覺得這個故事中的老人,選擇了一個非常好的切入點,在勸導年輕人時,他把對方先確定為一個好人、有能力、有前途的人,就很能啟發聽眾的正念和良知,因為其中包含了對別人的理解、肯定和關愛。這就是為他人著想在言語中的具體體現。

我的理解是,在打勸三退電話時,在面對眾生的敵視和對抗情緒時,我們也能誠心的為對方著想,善意的理解和解釋他的這種消極情緒,並找到恰當的角度,使對方有尊嚴,激發他們善的一面與正氣,就為講真相和得救鋪墊了一個有力的平台。當然,激發對方的正面情緒,卻不能有討好聽眾的心,否則效果就不好了,不光聽眾會警覺,救不了人,甚至還被舊勢力笑話了。

以上是一點不成熟的看法,不足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