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忽視煉功 用心煉好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最近在煉功方面有一些體會,寫下來和同修分享。

很長時間由於精進的意志不堅強,學法煉功很懈怠,學法也是隨著學法小組學,很少主動去學,煉功更不主動,總覺的煉功不主要,反正是法煉人的功法,我不煉功功煉我,以至於十幾年下來都這個狀態。前一段時間,身體出現狀況,牙開始痛,不是始終痛,而是哪一口沒咬好,突然痛一下,後來去牙醫那裏補了兩個洞,諮詢牙醫,他說是牙釉損壞,沒辦法處理,只能等牙徹底壞掉拔牙,我知道這是自己不煉功的結果,下決心好好找自己,把功煉好。我從新學了一遍《大圓滿法》和師父教功錄像,老實說有些口訣都生疏了,甚至口訣是默念還是出聲念都忘了。我下決心好好煉功,同時查找清理自己煉功方面的不好的念頭。

第一個方面的不足,是把煉功當負擔、累贅,不願吃苦。回想起來,從走進修煉開始,就沒有發自內心的、非常喜樂的、非常主動的煉功。雖然表面上我煉功也挺積極,特別是剛開始修煉的時候。但細細分辨一下,那是去完成任務而已,也有很多時候是外在的因素促使我煉功,因為以前我是輔導員,早上三點多從我家接電源,不早起不行,但捫心自問,真的是很少發自內心的、非常樂意、非常主動的自己想煉功。迫害之後,沒有了集體煉功的環境,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了,一直持續到今天。

還有一個障礙,心裏不自覺的認為煉功起早貪黑的,很辛苦。沒有用心真正投入進去體悟煉功的美妙,沒有把煉功當作呼吸一樣自然的事,而是當作每天不得不做的額外的事,不得不很努力去完成。有個同修講「還有修煉人不煉功的嗎?」她覺的非常不可思議,在她的思想中修煉人煉功是那麼天經地義、那麼自然而然,和同修比起來真是慚愧!

第二方面的不足,是動作不準確,不能嚴格要求自己。自己以前是輔導員,經常教新學員動作,煉功動作比較熟練、比較規範,同修大多也這樣認為。所以平時在動作上就是按部就班的狀態,最起碼在煉功時間不去認真體悟,以至有些動作變形,不能做到位。比如,有一段時間每次煉完功,總感覺累,腰眼有些酸痛,開始以為是煉功過程中的反應,沒在意,直到有一次,一個同修在糾正動作時說我的腿沒有做到滑溜狀態,腰沒放鬆,我按照他說的調整,確實好了許多,腰也輕鬆了。

這次下決心好好煉功之後,我又從新歸正自己,包括一些煉功動作。比如原來比較犯難的頭頂抱輪,現在做這個動作時,經常注意調整身體各部位達到功中要求的標準,儘量做到位,逐漸感到做起來輕鬆,不再像原來那樣犯難,思想中不再保留著「怎麼還不到時間」的念頭。

再一個,動作準確的方面就要求自己嚴格按煉功帶做,師父說到哪我做到哪,改變以往「你說你的,我做我的」的狀態。原來經常在單手沖灌時想一想,現在該哪隻手在上了?現在我的思想就跟著師父口令,師父說到哪兒我就做到哪兒,一點不差,效果很好。我悟到這裏也體現了一個敬師敬法的問題,就像神韻晚會一樣,每個大法弟子動作整齊劃一,整體威力就大。另一方面我悟到不也是在每天訓練自己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說的做嗎?說白了,煉功和修心一樣也有一個不斷歸正、不斷提高、越做越好的過程,不能因為動作簡單(其實要達到每個都到位也不簡單)而忽視了提高。

我悟到單純從煉功角度講,我們每一個煉功人在大多時間(個別消業狀態除外)都應該是師父講的狀態:「老年的、青年的都會感覺到一身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1]。煉功中也應有一定煉功狀態的出現。當然不是刻意追求,是自然體現出來的。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應該在煉功上下下功夫。

其實煉功也是很嚴肅的,要每個動作都到位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師父講:「為甚麼牙要離縫呢?因為在煉功的時候,如果牙是咬緊的,這個能量在運轉過程當中它會使你的牙越咬越緊,越咬越緊。哪個地方不放鬆,哪個地方就不能得到充份的演煉,所以哪個地方越緊,最後就把它剩下煉不了,沒有轉化,演化不了,牙要離縫,它就會放鬆下來。」[2]那麼平時看著這個微小的一個動作都有這麼大的影響,我們能不嚴肅對待嗎?

我現在要求自己每天煉功一步到位,五套功法一次煉完,而且動作到位,用心到位,不斷歸正自己煉功動作和心態,恭敬、謙卑的順著師父的口令隨機而行,逐漸體悟到煉功之美,煉功之妙,煉功不再是負累之事,不再是可有可無,而是愉悅身心之旅,沐浴佛恩之旅,自我更新之旅,彷彿師父每一句口令都不斷有更多更新的體悟。當然也不是說要花費很多時間在煉功動作準確上,只是在每天的煉功時間內精神起來,用心做到位,不斷用心體悟煉功之妙,自然就會不斷的有新的收穫。

還有兩個例子也很典型。Z同修煉功前有暈車的毛病,很厲害。有時出門要坐車,人還沒上車呢,就開始暈車了。她煉功十多年了也沒見好,她就覺的很奇怪。前幾天在一次交流中,她說她現在明白了:以前雖然也堅持煉功,但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很少天天堅持煉。自從她認識到不足,下決心好好煉功,保證每天不落,落下也找時間補上,幾十年嚴重的暈車現象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與Z同修不同,本地A同修煉功很積極,有時一天煉兩遍,我們勸她多學法,煉功一天煉一遍就可以了,她說:不行,學法睏,煉功不睏,還願意煉。就這樣她一直堅持著。後來她說不行了,煉功太累了,有時煉一套功法就得停下來休息休息,然後再煉下一套功法。腳有時黑紫黑紫的,走路都費勁。她說讓同修幫她找一找心性上哪裏沒提高上來?剛好我在煉功方面有些新的體悟,我就提醒她說:是不是煉功動作不正確,你這種狀態肯定不對勁,煉功應該越來越輕鬆才對。當時她簡單做了一下動作,就發現有好多不到位的地方,特別是膝胯兩處僵直,抻的時候抬頭挺胸,站的時候身體後仰。她自己說她煉功的時候身體總是向後退。這麼一說,同修悟到動作確實不到位,回去後自己慢慢看《大圓滿法》和教功錄像,現在有了很大提高,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她很後悔沒有早一點歸正動作,這十幾年就這樣糊裏糊塗的煉,浪費了很多時間。

師父說:「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睏,渾身有力。一天工作下來好像沒有事兒一樣,是不是這樣?所以呢,說沒有時間或者其它藉口不出來煉功,我說那都是對法理解不深,精進心不夠。」[3]

再一次提醒同修不要忽視煉功,要堅持煉功,堅持煉好功。讓那些困、不清醒、迷糊等等在我們強大的煉功中消失遁形!

這篇體會文章剛寫完,第二天早上煉功,師父又讓我體悟了更美妙的煉功體驗。抱輪時整個身體溶入宇宙之中,有一點意識隱隱的知道身體的大致狀態。身體似乎全部通透,感覺就像甚麼都可以穿越過去似的。輕飄飄的,非常美妙、舒服。這一切只是我在煉功中儘量按照書上的煉功動作要領去做就達到了。並沒有刻意去追求。我悟到《大圓滿法》也是法,其博大精深不是我們表面上看的這麼簡單,更不是每天只是簡單的重複動作所能體悟到的。只有我們每天的兩個小時煉功都用心去煉,按照動作要領去煉,不變形,不走樣,不溜號,全身心的投入到煉功當中去,就能夠讓功法的美妙在我們身上展現出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