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家庭遭受迫害慘劇

——龍江風骨(10)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接上文

(四)良知遭迫害 人亡家散

家庭是社會的最小,最基本的單位。每個家庭的成員都希望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在法輪功學員中,有很多是一人煉功受益後,全家人都走進大法中修煉。

然而十五年來,在迫害法輪功的浩劫中,中共採用株連九族的手段,不僅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也波及了他們親朋好友,製造了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有多少修煉者為了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維護大法的尊嚴,他們飽受著親人長期離散的痛苦。在黑龍江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的是一家十幾口全部被非法判刑、綁架、關押;有的是夫妻雙雙被虐殺,留下孩子孤苦無依。

儘管在這強加的非人的巨難中,他們還不忘使身邊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下面記錄的是發生在黑龍江省境內的法輪功學員家庭被迫害部份案例。

案例一 孫繼宏一家四人被迫害致死

孫繼宏、袁和珍、孫玉博一家人
孫繼宏、袁和珍、孫玉博一家人

孫繼宏,男 ,四十歲,黑龍江省樺南縣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原樺南林業局林場派出所警察。袁和珍,女,四十二歲,黑龍江省樺南縣法輪功學員,原林業局工商行儲蓄所的儲蓄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孫繼宏夫婦分別被綁架關押多次,釋放後仍被嚴密監控,被限制人身自由。夫妻兩人被迫於二零零零年一月雙雙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北京法輪大法日)他們走上天安門,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被天安門警察強行關在天安門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六點左右,孫繼宏在北京被豐台公安分局綁架。連續的酷刑折磨孫繼宏已傷痕累累,已認不出本來面目,近乎毀容。

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孫繼宏被迫害致死。十月六日上午十點遺體被強行火化。

袁和珍二零零零年五月在北京被抓,在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遭到毒打、背銬、灌食等殘酷折磨,出現吐血、便血症狀,身體極度虛弱,後終於離開看守所。由於生活和修煉的環境惡劣,健康狀況每況愈下,二零零三年七月不幸離世。

孫繼宏的奶奶何貴芝、袁和珍的母親賈桂蘭在孫繼宏、袁和珍夫婦被迫害致死狀告無門的情況下悲傷過度、分別在二零零三、二零零四年含冤去世。

案例二 三口之家修煉,半年內父子慘死哈市萬家醫院

於振翼(左)、於振雄(右)兄弟和父親於冠雲(中)
於振翼(左)、於振雄(右)兄弟和父親於冠雲(中)

於冠雲,男,六十一歲,原哈爾濱市太平區法輪功輔導員。於冠雲在「文革」時曾流離失所,在外乞討;他與兩個兒子都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七月於冠雲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勞教三年,關押於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大約十二月初於突發高燒,獄警強行把他送到萬家勞教所醫院。

二零零三年一月初於冠雲之子於振雄趕去萬家勞教所的醫院,看到的父親形同一具骷髏,上麵包著一層皮,只穿著背心和襯褲站在鐵欄杆後面,襯褲的鬆緊帶都無法卡住腰,一個勁兒的往下掉。於父說裏面戴牌的犯人(高恩貴)不讓他喝水吃東西。十一日於冠雲被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迫害致死。

於振翼,男,二十八歲,於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九日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由哈爾濱第三監獄被送往哈爾濱萬家醫院,據於振翼意識恢復清醒時口述,在萬家醫院半天時間,被四、五個人一起往大腦中注入不明液體和自來水,和他一起被注射的還有大概五六個人!後又將於轉至醫大二院,經檢查發現大腦經受過猛烈擊打,胸部有瘀血,身體大部份有內傷,前牙折斷一個。於振翼在同年五月十四日死亡。一家三口修煉,只因拒絕放棄,就被反覆酷刑折磨,父子兩人半年之內相繼被迫害致死。

案例三 女兒被勞教 丈夫陷冤獄 妻子遭虐殺

孫玉華與丈夫張慶生都是黑龍江省火電三公司職工,女兒張慧大學本科畢業。一家三口相繼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她再次被綁架至呼蘭區公安分局,惡警搶走了她隨身攜帶的一千五百元錢和鑰匙。在副局長姜繼民和國保大隊長陳兆林的授意下,遭惡警殘酷毒打,天黑時關入呼蘭看守所,並被抄家,搶走電腦二台、打印機等價值五萬餘元的物品。在看守所她一直絕食抗議,看守所趙連貴和獄醫姜海龍等人對她長期野蠻灌食,致其咽喉紅腫、發炎。三十多天後,她開始便血,後神智不清,三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六歲。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丈夫張慶生在呼蘭縣腰堡鄉發放真相小冊子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因拒絕說出姓名,遭派出所惡警毆打,肋骨被打傷。之後被呼蘭區法院誣判三年年,投入呼蘭監獄迫害。女兒張慧在上班的路上也被樂業派出所蔡景祥等惡警綁架,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後被非法勞教一年;次日張慶生被劫持到哈爾濱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張慶生被呼蘭區法院誣判七年。

案例四 勃利縣夫婦二人均被監獄迫害致死

姜成久,男 ,六十三歲,妻子李鳳琴,七台河市勃利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四、五月份左右,姜成久與妻子李鳳琴遭當地惡警綁架,被關入勃利縣看守所迫害,約十月份,夫婦倆雙雙被非法勞教。

姜成久被劫持到綏化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李鳳琴則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

姜成久於二零零三年出獄不久,他參加法輪功學員的心得交流時,又被縣六一零、公安局惡警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到勃利縣看守所和監獄。期間惡警不讓家人看望。同年十月二十七日,姜成久被非法勞教三年,再次被劫持到綏化勞教所。十多天後,身體虛弱的李鳳琴悲憤離開人世。

在綏化勞教所期間,姜成久拒絕所謂「轉化」、不寫「三書」,遭到惡警酷刑折磨,他的耳朵被打聾,腿部、臀部都留下被踢、打的傷痕。最後姜成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通知接人。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姜成久被家人接回,十八天後離世。

案例五 兄妹相繼被迫害致死 一家七人備受折磨

賈永發
賈永發
賈冬梅
賈冬梅

賈冬梅,女,三十三歲,鶴北林業局聯營林場職工
賈永發,男,三十五歲,蘿北縣鶴北林業局植物園職工
因堅持信仰,兄妹倆長期遭受折磨,大哥被非法勞教,母親、大姐、二姐、二嫂被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賈冬梅回母親家,她就同母親一起進京上訪,被鶴北公安局帶回後關押在看守所兩個多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賈冬梅家裏,她和二姐賈秋梅被林場派出所的孫東風、610首惡國書軍、鄭文山再次抓走,在鶴北看守所非法關押洗腦班七個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倆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在勞教所姐妹倆因拒絕聽「洗腦報告」,被銬在床上五天五夜,她倆絕食絕水抗議,身體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姐倆勞教期滿超期關押。賈冬梅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在她生命垂危之際才被釋放。五月十九日,回家僅十二天含冤離世。

母親任興芹在姐倆送走一個月後也被再次非法關押;賈永發因為堅持修煉,不向邪惡妥協,被非法勞教一年後又被加期一年,受盡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佳木斯勞教所、鶴北公安局迫害致死。賈氏一家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案例六 女兒慘遭迫害,老母親心力交瘁含冤離世

於秀蘭
於秀蘭

於秀蘭,八十歲,原住鶴崗市工農區五十五委,全家有四口人修煉大法。

二零零三年臘月初,二女兒杜桂蘭的丈夫和二十歲左右的小兒子被片警張志朋劫持到南大營派出所毒打致昏,惡警只給他幾天期限找到他母親,臘月二十四日晚七點多鐘,家人被告知「杜桂蘭已經跳樓身亡」。

二零零六年二月,鶴崗市公安局工農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七名警察闖入女兒杜桂華家,將她和尹海珠綁架,並進行了抄家,搶走了杜桂華家中準備給孩子上學用的五千元現金,當晚將二人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杜桂華因身體出現嚴重病態,數天後被抬回家中,四名警察在她家中蹲坑一週,企圖進一步抓捕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七年來,杜家遭鶴崗市惡黨不法人員多次騷擾、蹲坑、恐嚇、放竊聽器等特務手段進行迫害。

於秀蘭老人每天生活在極度的恐懼之中,原本幸福、和睦的生活被打破,老人心力交瘁,精神幾近崩潰的邊緣。二零零六年八月份,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十月十四日含冤離世。

案例七 一家老少三人被害死 女教師四次遭綁架

法輪功學員李小榮
法輪功學員李小榮

李小榮,大慶石化公司煉油廠裂化車間副主任。一九九六年開始,一家四人相繼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李小榮被強迫參加大慶石化分公司辦的洗腦班,受到行政降級處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四日晚,他因在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被抓回當地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釋放。回家後,單位、派出所去家裏騷擾,回家僅八個多月就離開了人世,年僅四十一歲。

李小榮的妻子許淑芬因進京上訪,給警察寫勸善信,遭公安分局警察兩次非法勞教二年,期間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李小榮夫妻遭迫害時,上小學五年級的兒子李華逸只能由七十多歲的爺爺和奶奶照看。爸爸去世,媽媽被關,致使兒子看見警車就害怕,身體越來越差,先後患肺結核、營養不良,白血病。年僅十八歲的孩子匆匆離開了人世。

李小榮岳父許殿鴻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七十多歲的老人在女兒女婿被關迫害的極度恐懼中,二零零一年六月離世。

案例八 一家四人遭迫害 長期騷擾中退休教師離世

身為教師的劉希文得法前做過胃切除五分之四的大手術,並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腦梗塞等多種疾病,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開始修煉,受益非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他被派出所非法抄家並強迫寫「保證」被拒絕。二零零零年末,他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和北京大興刑警隊遭到惡警毒打。被教委列為重點人物,逼迫他寫了「保證」,交保釋金給610後才被放出。北林區教委還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強行扣發了他全部的工資,並讓他承擔去北京坐飛機的全部費用。直到二零零零年新年,有關人員因怕老劉再次進京上訪,僅僅給了二千元作生活費。

北林區教委對其小女兒所在的新華小學也多次施壓。新華小學書記劉振仁多次在早會上攻擊法輪功,對其女兒施行精神壓力。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六,老劉和老伴流離失所。劉希文二十日離開人世。

其老伴整日生活在驚恐之中;二女兒上班途中被大慶市人民醫院強行綁架到勞教所強化洗腦。

案例九 姐妹屢遭關押迫害 連襟被虐殺

李敏
李敏
於懷才
於懷才

杜秀珍的丈夫李敏,妹妹杜秀英的丈夫於懷才相繼被中共迫害致死。姐妹倆也多次身陷囹圄,她們是哈爾濱市呼蘭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杜秀英的丈夫於懷才被惡警綁架,二零零七年元旦以後於懷才被送到長林子勞教所,於懷才絕食抗議迫害,遭灌食。父母去看望他時,身體虛弱的他被銬著手銬,不知勞教所是不是給他用了甚麼藥物,他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終年四十二歲。於懷才被迫害致死後的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妻子杜秀英在呼蘭區許卜鄉講真相再次遭綁架,被送進前進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杜秀英的二姐杜秀珍和姐夫李敏一家,也同樣遭到了邪惡的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杜秀珍和李敏被壞人連夜劫走,夫婦二人被吊銬毒打,遭受五個多月的酷刑折磨後均被非法判刑八年。李敏被投進在大慶監獄長期遭受折磨,在李敏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惡警仍然給李敏戴著腳鐐,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李敏在大慶監獄被迫害致死。杜秀珍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

案例十 一家五口遭迫害 母子含冤離世

三十一歲的潘興福是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屢遭綁架關押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一月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潘興福的媽媽在歷盡艱辛、痛失愛子的她七年後淒然離世,享年七十二歲。

一九九三年,在武漢求學的興福只有十九歲,他有幸親耳聆聽了李洪志師父在武漢的傳法而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工作後的潘興福曾任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一九九八年被評為黑龍江省電信系統「跨世紀人才」。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雙鴨山市公安局政保科收到省公安廳的密碼電報,以「上互聯網訪問明慧網站」為由,毫無人性的將潘興福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公安局看守所一個多月。潘興福和一家人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上被非法抓捕多地關押。

二零零二年初興福被非法判刑五年,先關入七台河和牡丹江監獄。他曾經被迫餵過豬、揉過面、擦過地板,經常遭受暴毆、坐老虎凳、長期剝奪睡眠、關小號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末,潘興福的二哥被送往綏化勞教所;五月二日多名警察來潘家抓人,被驚醒的孩子壯壯嚇得號啕大哭,一隻手死死拽住奶奶不放,而另一隻手卻拽住惡警苦苦哀求:不要抓奶奶,不要抓奶奶。

接下來潘興福的二嫂姜桂紅被非法勞教二年、潘興福妻子張麗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潘興福被轉到牡丹江監獄,他雙腿浮腫不能行走,胸腹積水、肺結核。在辦保外時,監獄偽善的欺騙潘興福寫保證書:只有寫保證書才能辦保外,幾次均被潘興福拒絕。

法輪功學員潘興福的兒子壯壯
法輪功學員潘興福的兒子壯壯

潘興福被牡丹江監獄迫害的奄奄一息後放回家
潘興福被牡丹江監獄迫害的奄奄一息後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一月潘興福身體被迫害的再度惡化,肚子脹的很大。三十一日午夜他悄然離世。此時潘興福的妻子正在女子監獄遭迫害。

案例十一 丈夫身陷囹圄 妻子含冤離世

黃衛中
黃衛中
張曉更
張曉更

黃衛中,五十一歲,原佳木斯市友誼糖廠職工。

妻子張曉更,四十二歲,原佳木斯市友誼糖廠子弟學校教師。

二零零二年五月初張曉更在租房內被前進公安惡警綁架,兩千多元現金被搶走。在看守所她不穿犯人的馬甲並絕食抗議迫害,遭毒打。看守所惡警把她「大」字銬在地板上,強行灌食,粗粗的膠皮管子從口腔插入,灌的是又涼又鹹的玉米麵水。張曉更連嘔帶吐。她被銬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大小便也不給解開。一個半月後,張曉更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以後的一段時間裏,張曉更抵制奴工,拒絕穿勞教服,惡警郭振偉和另一個男惡警拿著警棍拼命的打她。惡警們還把走廊的廣播放到最大音量,以掩蓋迫害。二十多分鐘後,張曉更被打的遍體鱗傷,在床上躺了半個月。拒寫「五書」,惡警把她的手從床的底沿擰上來,用一個小手銬,把另一隻手從肩頭反背過去銬在一起,一動也動不了,張曉更雙手失去了知覺,直到她去世前右手腕還鼓著包。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張曉更含冤去世。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黃衛中下班回家,遭佳西派出所惡警綁架,家中貴重物品被搶劫一空。黃衛中被惡警持續的毒打。後送看守所非法關押。

案例十二 閆善柱被迫害致死 妻子被勞教 兒子精神失常

閆善柱,男,三十六歲,妻子陳秀梅是雙城市單城鎮政德村村民。夫妻同修大法。

閆善柱、陳秀梅夫婦
閆善柱、陳秀梅夫婦

閆樹鵬
閆樹鵬

二零零零年一月,閆善柱、陳秀梅到北京為法輪功討公道,證實法輪大法是好的,卻雙雙被綁架,關押在雙城第二看守所半個月,後被勒索六千元錢,才被放回家。那年他們的兒子小樹鵬才七歲。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陳秀梅正在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母親,單城鎮惡徒陳福彬等六、七人突然闖進家強行將陳綁架。陳秀梅在鎮會議室遭到暴打。最後乾脆把陳秀梅摁倒在地上連踢帶踹。

時隔一年,閆善柱再次進京上訪,被單城鎮派出所惡警截回,後劫持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迫害三年。因閆善柱拒絕放棄修煉,絕食抗議迫害,被勞教所野蠻灌食,導致感染上重型肺結核病。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離世。那年小樹鵬只有十一歲。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陳秀梅在哈市打工期間被惡警綁架後被勞教一年半,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迫害。小樹鵬長期見不到媽媽,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閆樹鵬再度精神崩潰。

案例十三 一家三人修煉 老校長與妻子含冤離世

年少堂遺照
年少堂遺照

年少堂,男,七十六歲,賓縣原英傑鄉太康小學校長。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早,在賓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殷鳳明及奮鬥派出所所長許江的指使下,多名警察非法闖入老校長家搜查,他們看到屋裏有幾張寫有「真、善、忍」三個字的A4紙時,便以此為藉口,將老校長和他的兒子綁架到賓縣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員一天三頓吃的都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麵窩頭,睡的是硬板鋪。被、褥又薄又髒,老校長被非法關押五十六天,迫害造成下肢幾乎癱瘓,前列腺炎、腎臟衰竭,小便失禁等多種疾病。 這才被家人接回。 此後當地警察多次到老校長家騷擾,恐嚇家人,並非法搜查。因兩次遭受綁架,被非法關押長達八十六天,老校長的身心受到嚴重傷害,警察的長期騷擾,兒子正在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年少堂含冤離世。 十個月後,失去經濟來源的老校長的老伴在飽受痛苦煎熬中也抑鬱離世。

案例十四 張濤被害死 女兒陷冤獄 妻子含冤離世 小兒四處流浪

張濤
張濤
姚彩薇
姚彩薇
女兒張建輝
女兒張建輝

哈爾濱市雙城區法輪功學員張濤、姚彩薇夫婦是雙城水泥廠工人。他們和女兒都因修煉法輪大法,久治不癒的疾病神奇消失了。

法輪功遭迫害後,張濤及妻子、女兒為證實大法,被雙城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張國富、金婉智列為重點進行迫害。

一九九九年以來,張濤因上訪討公道而被多次綁架、關押、勞教。二零零二年三月轉入哈市長林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他拒絕轉化,被迫害致不能走路、睡覺,內臟疼痛難忍。七月末,他因絕食抗議被關進小號,遭野蠻灌食、吊銬,被迫害致死。

張濤妻子姚彩薇遭綁架後被勞教三年,關押在萬家勞教所。女兒張建輝則關押在雙城看守所,年幼的兒子不知去向。姚彩薇要求見丈夫遺體最後一面時,竟遭拒絕。

姚彩薇在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兒被判重刑、兒子不知道流浪到何處的巨大精神壓力下,身體難以恢復,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家庭遭受迫害慘劇-303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