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來河北省泊頭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十五年來,河北省泊頭市「610」非法組織和公安局國保大隊,對泊頭市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監控、跟蹤、騷擾、抓捕、綁架、抄家、關押、勞教、判刑、洗腦、酷刑、罰款和開除工職等迫害,據不完全統計,泊頭至少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兩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六人被枉法判刑;十九人被非法勞教;一百一十一人被綁架、上千人被強制洗腦;兩人被無理開除工作;據不完全統計,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以取保候審、保外就醫、罰款、飯費等各種名目明目張膽的勒索錢財就達兩百萬左右,只有少部份收據,有的家屬為了使自己的親人早日脫離魔難,被迫托關係給行惡者送錢、請客、送禮的大約一百萬元左右,警察抄家時搶奪的法輪功學員私有物品,更是一筆龐大的數字。無法系統歸納。這也僅是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其中的一部份。

一、集體遭綁架事件

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富鎮派出所上106國道攔截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夜裏攔住了胡鐵軍、劉佔、王小東、許連帥。把他們劫至富鎮派出所,警察讓他們看央視的造謠宣傳,結果調不出台來,他們便對法輪功學員諷刺、挖苦、咒罵。聞訊而來的營子鄉派出所警察當眾毒打許連帥,並罰許連帥打掃鄉政府大院。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富鎮十七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北京上訪,其中四名被獻縣公安局巡警綁架,其餘十三名均被守在北京信訪局門前的各省公安攔住,當時警察誓言旦旦的說:把錢交出來,回去後分文不少的退還,回到泊頭後,不但錢沒歸還,把十七人全部非法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強迫超負荷的勞動,裝火柴盒,幹不完不許睡覺,各監號長為了盤剝人,供他們吃喝,肆意毆打人。所長孟慶忠、政委尚國權為非法牟取暴利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給法輪功學員上吊環(把人吊在鐵環上,兩腳離地)掛鐵窗(把雙手反銬在鐵窗上,人吊在半空中),上十字架(人綁在十字架上,頂著背和頭,背伸不直,頭抬不起來)上死人床(人綁在床上,夏曬冬凍)用電棍電,對絕食的人灌屎湯、灌濃鹽水等。王小東被掛在鐵窗上兩天兩夜,下來後全身腫起來了,左手半年失去知覺。鄧秀玲、趙明輝、崔樹凱、劉學光、王俊傑都被警察用電棍電。這十七人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公安局以保金為名非法敲詐每人一千元,看守所每人敲詐一千元後放回家。公安局害怕法輪功學員再進京上訪,不由分說把法輪功學員周風香從家中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臘月,泊頭市法輪功學員孫瑞敏、賈豔紅、楊榮立、孟祥琴、趙海燕、高志英、劉志玲、郭鳳閣等同修去北京證實法,被北京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寒風刺骨的天,警察們只讓穿貼身的衣服,拖鞋在院子裏挨凍、剛下過大雪,強迫楊榮立、孟祥芹等三人抱著水泥柱子給銬上,凍了一天一宿。把孫瑞敏、賈豔紅吊銬起來,警察所長孟慶忠拿高壓電棒電賈豔紅的頭、臉、肚臍。面部被電的變形腫了好幾個月,電孫瑞敏的嘴、耳朵、肚子、多處都被電糊了。把年僅十六歲的趙海燕綁在大鐵床上,把身子用力抻到極限後,把手腳綁上,拿四根高壓電棒電她的腳、腿、腹部、脖子、臉、都電糊了,腫的老高變了形,折磨了一天,不給東西吃,衣服和鐵床凍沾在一起。折磨完後又把她們一起關在四面透風的小破屋裏凍了九天,強迫只穿著內衣、拖鞋到院子掃雪,腳腫了很高,趙海燕腿瘸了很長時間。

二零零零年秋天,公安局聞泊頭市有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的,開始綁架法輪功學員,富鎮派出所警察分兩伙綁架法輪功學員,一夥以警察劉儉為首,以邪黨開會為由,把富鎮法輪功學員;嚴西瑩、王俊琴、鄧秀玲、王小東及全家四口騙到周屯京大飯店,然後,給泊頭公安局打電話,要把這些人都送看守所,警察把人鎖在周屯京大飯店一房間內,他們便去大吃大喝,泡小姐、唱卡拉OK。因汽車起火,沒車送人,法輪功學員們被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後,由各村村長保回。這是典型的先抓人後再定罪,像這樣平白無故的騷擾一年就好幾次。快過年時,劉儉等警察又到各個法輪功學員家騷擾,劉劍瘋狂叫囂;監獄的大門,永遠為法輪功開著。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中共開人大會議,公安局、派出所、各村鎮、社區便開始頻繁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警察許憲江指使交河公安分局刑警四大隊到交河鎮郭莊小學騷擾王小東,警察讓校長張洪中看著王小東,不讓王小東出校門,王小東沒聽,第二天星期六帶著女友回家買家具,正巧碰到法輪功學員胡鐵軍送來真相資料,校長張洪中給王小東打來電話,王小東出去接電話,派出所劉劍和一姓趙的鎮長,帶著二十多個人來綁架了王小東全家及王小東的女友劉安民、法輪功學員胡鐵軍、鄧秀玲被劫持到富鎮派出所。警察在綁架鄧秀玲時,她丈夫周佔魁上前阻攔,警察一擁而上毆打周佔魁,鄧秀玲看不過,同意跟他們走,他們才罷休,他們把每個人關進一間屋子,然後惡人們一擁而進,不由分說瘋狂毆打,頭髮一綹一綹的扔了一地,鄧秀玲的衣服被撕破,王小東的鼻樑被打破,左耳耳膜破裂,右耳失聰。他們連七十歲的老人都不放過,左廣超等人毆打王寶玲老人。在泊頭市公安局國安大隊警察宗宏峰扣下每個人身上的錢,說從看守所出來以後全部退還,劉安民在泊頭公安局釋放,其他人都被關押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受欺凌,迫害一個月以後除法輪功學員胡鐵軍繼續被非法關押,其餘每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證金、一千元飯費回家。出來後,王小東被交河鎮教辦主任蔡萬躍以談話為名騙至交河鎮文教室,問王小東還堅持煉不煉法輪功?王小東說堅持煉。看王小東不配合他們,就逼迫王小東放棄工作,否則就得寫保證書,並找來了鎮長、王勇,政法委陳書記,幾個人一塊逼迫王小東寫三書,王小東選擇了放棄工作,堅持修煉。蔡萬躍窩火,氣急敗壞的嚷;趕緊通知公安局,隨後蔡萬躍讓校長張洪中帶領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宗宏峰等人到處抓捕王小東,交河鎮刑警四大隊警察到王小東丈人家衡水地區阜城去綁架王小東。王小東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泊頭市公安局聽說有開法會的法輪功學員,又開始大規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泊頭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和警察黃春柱、宗宏峰強行把剛從看守所出來並沒參加法會的法輪功學員胡鐵軍、王俊傑從家中綁架。並幾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綁架姚秀義、張振梅、王俊玲、王俊琴、王寶珍、張秀榮、劉學光。富鎮大部份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遠走他鄉。後胡鐵軍被勞教二年。富鎮派出所警察劉儉在綁架鄧秀玲時,出動三輛警車,三十多人,他們不但毒打鄧秀玲,還把鄧秀玲的丈夫周佔魁摁在地上瘋狂群毆,打完還不算完,又把周佔魁背銬雙手扔進車內,頭卡在兩個座位中間,拉到富鎮派出所繼續毆打,打得周佔魁遍體鱗傷,面部紅腫、眼底出血、面部脫相。在鎮派出所,警察把鄧秀玲打得全身是傷,衣服被撕的一條一條的,鄧秀玲昏死過去,他們怕出人命才罷手,後把鄧秀玲送到泊頭市洗腦班繼續迫害。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泊頭市法輪功學員張華被綁架,隨後泊頭市公安局又綁架了泊頭市法輪功學員齊文朝、張水才、胡獻花、夏忠傑夫妻、阜城縣的宋海鵬的父母親,警察們為追查真相資料的來源、去向又把手伸向南皮縣,和南皮縣警察勾結,多次到法輪功學員楊淑貞家搜查、騷擾。在法輪功學員楊淑貞家門前蹲坑,七月三十日晚上十點,南皮縣公安局、派出所十幾人包圍了楊淑貞的家,將她綁架到公安局銬起來審問,不讓睡覺,她被銬在一個大鐵椅子上折磨三天三夜。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泊頭市法院非法庭審五位法輪功學員張華、張水才、楊淑貞、夏忠傑、齊文朝。夏忠傑在法庭上說:你們把我綁在鐵床上天天折磨我,我身上的肉都是爛的,到今天為止,我已經絕食一百二十四天了,在監獄裏他們殘酷的折磨我,用犯人尿加鹽來灌胃,我滿身是傷,現在我穿著衣服你們看不見,可是你們看看我的頭髮,他們每天抓著我的頭髮打我。法輪功學員楊淑貞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場的法輪功學員都隨著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洪亮的聲音響徹法院內外。法官慌忙公布休庭。休庭時,張華的妻子楊曉香又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們把她綁架,被非法拘留在泊頭市看守所兩天,勒索家人兩千元後方才放回家中。十一月十四日,法院不敢正面當眾開庭,在泊頭看守所內進行了第二次秘密庭審。法輪功學員楊淑貞說:法院是為人民的,你們不公開開庭,我不回答你們提出的問題。泊頭市法院無視於法律,執法犯法,枉判齊文朝十二年,送往石家莊監獄繼續迫害,枉判楊淑貞十年、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枉判宋海鵬八年。張水才被法院勒索家人七萬多元,判三緩五放回家。張華被迫害六個多月,法院勒索家人兩萬多元後放回家。夏忠傑的妻子放回家,夏忠傑被枉判了十二年,因在看守所迫害的生命垂危,送到哪裏,哪裏也怕出人命擔責任沒人要。看守所警察只好把他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二二五」多省市集體綁架、抄家事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邪黨警察在河北、遼寧、山東三省十五個市縣同時作案,綁架了九十九名法輪功弟子和家屬。據公安局內部透露;由河北省公安廳警察牽頭在泊頭市公安局商議了一天一宿,調動了周圍各縣的警察一百多名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點左右,同時對周官屯法輪功學員王小東、小趙屯姚秀義、王俊玲,泊頭市張水才、張小香、魏靜敏、張振蘭、尹建七家進行大規模的綁架、抄家。出動了約二十多名警察包圍了周官屯王小東的家,把王小東蒙面強行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同時搶走賣糧食的現金兩萬餘元,十幾萬元的私有物品和大法書籍、師父法像。未出示任何相關手續。抄走姚秀義家電腦三台、打印機、發票認證機、貨車一輛、這些都是工廠所用的。還有師父法像,大法書籍,mp3五個。物品價值十萬元左右。張振梅、姚海勐被強行綁架,姚秀義、王俊玲二人走脫。抄走王俊玲家兩台電腦、和一個主機,雕刻機、打印機、錄像機等等私有物品價值三萬多元。

同一時間,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約六七十人分五伙;闖到張水才的住處將其綁架,抄走電腦一台。

同一時間,闖到法輪功學員尹建家,尹建不在家,他們把多病的老人驚擾的很厲害,警察們到處亂翻,甚麼也沒找到,他們還不罷休,二十八日又闖到尹建上班的地方,強行綁架了尹建和他妻子。警察勒索家人三千元後把他妻子放回家,把尹建關押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

同一時間,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張振蘭的商店倉庫,私自撬開鎖著的大門,抄走三十箱空白的光盤盒。並將張振蘭的兒子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非法審問後,下午放回家。

同一時間,十幾個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張小香家,搶走幾箱光盤盒,警察欲強行綁架張曉香,小香幾個月的孩子哭,孩子的爺爺也不准他們強行。小香沒被帶走,把警察們推出門外。警察們圍困在小香家附近周圍,一直等到下午五點多才走。

同一時間,十幾個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魏靜敏家,翻走幾張神韻廣告,魏靜敏走脫。上午九點多警察又到了魏靜敏家欲綁架她。中午兩點,四個警察又到她家,到處搜查,甚麼也沒搜到離去。

僅這一次迫害,不算私有物品損失,姚秀義一家就被公安局勒索六萬元現金後放回他兒子姚海勐,妻子張振梅。勒索尹建家約三萬元現金後放出尹建。勒索張水才家近三萬元現金放回張水才.

王小東被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迫害,每天勞役十六個小時。電刑逼供一天。泊頭市法院於八月十三日枉判王小東三年刑期。王小東提出上訴,九月份在滄州中級法院立案,滄州中級法院副庭長張佔洪阻止律師閱卷。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晚,王小東被秘密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繼續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七人

1、孫可存,男,五十多歲,河北省泊頭市文廟鎮郭槓子村人。二零零二年清明節去給已故親人掃墓途中,被文廟派出所所長--警察段雲峰綁架劫持到泊頭看守所。看守所所長--警察孟慶忠敵視大法,經常毒打孫可存,把孫可存打的遍體鱗傷,小腳趾被打斷,並向他家人勒索三千元後才放人。回家後,文廟派出所的警察們經常到他家騷擾,恐嚇。精神受到極大的摧殘,他的妻子當時正在唐山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孫可存在看守所被毒打的身體虛弱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一年後含冤離世。

2、李慧蘭,女,六十二歲,河北省泊頭市第一中學任教。在講大法真相救度世人時,被綁架到泊頭看守所,因不放棄修煉大法,在看守所中被警察孟慶忠等酷刑迫害,曾經被綁在十字架上長達八小時。身心受到巨大傷害,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離世。

3、賈秀華,男,五十歲,河北省泊頭市窪裏王鄉范徐村人。九六年得法修煉。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警察打的他全身血肉、衣服粘在一起,身體及精神受到極大的摧殘。於二零零一年含冤離世。

4、鄭國晨,男,六十九歲,河北省泊頭市政府經委職員。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惡黨的不法人員經常到他家裏恐嚇、威脅、騷擾;並把他的身份證搶走,使他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去世。

5、王寶珍,男,六十九歲,泊頭市富鎮法輪功學員,因去北京上訪和傳遞真相資料,先後兩次全家被關押在河北省泊頭市看守所,遭受奴役式折磨,他曾遭到牢頭和左廣超等警察毆打,並被非法勒索現金約9000餘元。二零零一年,王寶珍曾多次遭到泊頭市國安大隊隊長趙東升、黃春柱、宋宏峰和富鎮派出所劉儉等惡人的非法抓捕,造成王寶珍全家和部份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王寶珍的兩個兒子於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先後被非法抓捕,王寶珍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三年二月含冤去世。

6、曹金林,男,五十五歲,泊頭市營子鎮曹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堅持信仰,不放棄修煉大法,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前後被警察強行綁架洗腦班高壓迫害,精神和身體受到嚴重摧殘,以後警察經常上門騷擾、威逼。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日前後含冤去世。

7、韓樹存,男,三十多歲,泊頭市韓莊人。因去北京證實法,兩次被綁架,在泊頭看守所受奴役、遭毒打、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往石家莊勞教所,經常遭毒打、捆綁、電棒電擊。有一次,警察和幾個猶大為了轉化他,毒打他,他拒不配合,使勁全力猛的向大鐵管子衝去,腦袋鮮血噴出,在場的猶大們都嚇壞了。差點出了人命。從勞教所回家後,頭腦經常不清楚,身體虛弱,於二零零八年含冤去世。留下一女,妻子逢人便說,樹存最愛幫人,是村裏有名的好人卻被迫害死了。

三、被迫害精神失常、失蹤兩例

石福玲,女,五十歲左右,泊頭市糧食製品廠職工。修煉前她是有名的老病號,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經常給世人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被誣陷的。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上午十點左右,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黃春株等四、五個警察強行把石福玲綁架到派出所,堤口王派出所警察楊月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把石福玲的上衣扒光,毒打、羞辱她,後又把她送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勞役、欺凌。她丈夫四處奔走求救,公安局警察向雙雙下崗沒有正常經濟來源的家庭勒索,她丈夫被迫勒索一萬多元,一個多月後石福玲才被放回家。石福玲回家後精神恍惚,情緒憂鬱,見人就掉淚,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失蹤至今。

張清華,女,四十歲左右,泊頭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勞役、吊銬。第二次,二零一零年去市政府講真相,公安局國保警察把她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中,她遭毒打,吊銬、電擊。有一次她被吊到窗戶櫺子上兩天一宿,被迫害的身體虛弱,精神失常,就這樣還被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回家後突然失蹤,留下一個孩子。

四、被非法判刑六例

1、齊文朝,男,四十多歲,泊頭市戴王廟街人,火柴廠職工。因做真相資料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泊頭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2、夏中傑,男,約四十多歲,在泊頭法院非法開庭時,夏中傑大聲說:法輪功讓人做好人,下邊聽眾有人喊:「法輪大法好」!他因堅定修煉法輪功,在泊頭看守所受盡了折磨,被非法毒打,於二零零二年被泊頭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3、張水才,男,三十四歲,堤口張村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和十一月六日兩次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遭奴役、並被公安局勒索五千七百多元。二零零二年六、七月第二次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泊頭市法院叫囂預判十一年,勒索他七萬多元,二零零二年被泊頭市法院非法判三年緩五年。第三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因運輸神韻光盤盒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又被泊頭公安局警察勒索四萬多元,迫害二十八天後回家。三次勒索近十二萬元。

4、張寶坤,女,二十二歲,大學生,電腦跟蹤,二零零一年被綁架,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遭看守所所長孟慶忠的毒打,上吊銬,勞役,在二零零三年八月份被泊頭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

5、趙愛芳,女,三十多歲,被泊頭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6、王小東,男,四十二歲,大學畢業,教師。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頭市公安局伙同河北省公安出動二十多名警察包圍了王小東的家,用王小東的羽絨服把王小東的臉蒙起來綁架。整整用酷刑一天折磨他,用電刑逼供。十月四日被法院判刑三年,十月十六日晚泊頭警察秘密把他送往唐山冀東監獄繼續迫害。

五、被非法勞教案例十九人

1、宋立芳,女,六十九歲,大學畢業,泊頭市政府科委主任。宋立芳曾三次被綁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市邪黨人員多次找她談話,逼她放棄修煉大法。她堅守信仰,拒不服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去北京上訪,走到青縣就被泊頭市公安局劫持回來了,被圍攻洗腦三天三夜;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她粘貼大法真相時被綁架到泊頭派出所進行迫害,勞役。被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第三次,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在講真相時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劫持到泊頭看守所迫害一個月。遭勞役、上手銬。

2、付其某,男,四十多歲,泊頭市糧食局職工。第一次,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劫持至泊頭市看守所,因不配合,遭毒打,被警察雙手銬著吊起三天三夜,人昏過去,抬回監室,醒過來又拉出去折磨。看守所所長孟慶忠親自給他灌水灌食、灌屎尿,孟慶忠親自動手,把三大盒屎尿往付其某嘴裏、身上倒,使其渾身上下都是屎尿。二零零二年三月被轉送石家莊勞教所勞教三年。第二次,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晚,泊頭派出所楊月等四個警察在家中把他綁架到公安局迫害,勒索家屬三千元後放回。

3、王寶紅,女,四十四歲,營子鄉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去北京證實法、去上訪時,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劫持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勞役,受盡凌辱,二零零一年在泊頭市看守所被關了兩個多月,遭勞役、毒打後被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據警察說那一次就有十多萬人,各監獄、勞教所塞滿了法輪功學員。在開平勞教所,警察組織多人圍攻一個法輪功學員,強迫不讓睡覺,打罵學員,在灌食的湯粥裏下破壞神經藥物。被灌食後全身關節神經都痛的站不住。特別明顯的是,有一次,兩個女隊長架著學員灌完食後,讓她們坐在地上,她們感到全身關節神經痛的異常。每天晚上,她們手腳神經痛的用細繩子綁緊,很多人還是痛的無法睡覺。王寶紅在開平勞教所被迫害了十多個月後,兩隻眼睛變的視物不清,幾乎失明,兩條腿皮肉發黑不能行走,雙腳流著惡臭的膿水,回家以後,生活不能自理

4、張金山,男,六十一歲,泊頭堤口張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和七月二十日兩次去北京上訪。當年十一月一日被泊頭市公安局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一個月,被警察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張金山又被騙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後,警察們用電棍電他,電棍沒電了,公安局長王海濤親手用電話線綁了一個皮鞭,發瘋似的抽打他,警察宗宏峰、張子海用一塊板子毒打他,遭刑訊逼供,在零口供下,於九月十一日泊頭公安局長王海濤、黃春拄、宗紅峰、張子海四人親自將張金山押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迫害,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每當警察完不成轉化法輪功學員指標時,警察們就把不配合的法輪功學員弄到四樓,秘密實施殘暴的酷刑迫害。張金山在勞教所遭毒打、被電棍電、綁死人床、上吊銬等等酷刑。

5、胡滿勝,女,三十五歲,教師。她曾自述遭迫害經歷:

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拳打腳踢,被綁架到北京順義看守所,警察幾次折磨我,他們罵法輪功不好的話,我就捂著耳朵不聽,我不報姓名,一個警察說:我要割掉你的耳朵,我要打死你,說著,他拿起一根木棒,好像不過癮,把木棒放下又拿起一根竹片,將竹片用力壓在我的喉管處,我幾乎窒息,他鬆開後,另一警察威脅我說:把你投男號。我們有的是辦法,插胃管、上刑、先是讓我看到那些不轉化的同修怎麼受刑,怎麼被灌食。然後又給我灌。一個月後又把我轉到黃華市看守所迫害,前後我被非法拘留七十天,家人四處托人,花錢,送禮。於二零零零年元月四日家屬交兩千元後將我釋放。回學校,校長將我停職、停發工資、並扣押了我所教學科獲得的獎品。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又去北京上訪,被滄州駐京人員押回,後被轉押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所長孟慶忠從鐵窗外揪著我的頭髮,叫女犯人灌我,然後又把我雙手吊銬在鐵窗上,一會,他聽犯人說我的臉青了,我處於昏迷狀態,他才放了我,第二天他又讓我背對著他把我雙手銬上,突然聽到電焊的聲音,頓覺萬股鋼針刺我的手指,電完手指、又電手背、胳膊、後背。我的後背被電了三十八次,兩手背被電傷,第三天,天一亮,又帶著幾個警察和幾個男犯人來女號,揪著我的頭髮往院子裏拉,邊拽邊罵,將我的身體呈十字形固定在死人床上,然後用條形鐵塊撬開我的嘴一邊罵一邊灌,有時灌水、涼粥、鹽水。我的手破了幾道深深的口子。這次非法拘留我六十天。四月二十八日被釋放。四月三十日下午,我又被派出所軟禁,五月一日下午和另外兩個被軟禁的法輪功同修給派出所留下紙條,步行要著飯到了北京中辦、國防信辦,剛到後又被警察綁架,以「擾亂社會秩序」為名把我送到勞教所第四大隊,我長期不配合,警察三次將我灌食窒息迫害,緩過來後,全身發抖,呼吸困難,臉憋得通紅。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我一米七二的個子,原來體重一百四十六斤,只剩一百斤左右,頭髮大量脫落,牙齦經常出血,全身發抖,走路困難。血壓忽高忽低。在急診室,我突然看到父親和丈夫,接我回家。

6、李延貴,男,文廟鄉人。沒修煉前遊手好閒,喝白酒一天三頓,一頓喝半斤,每天喝的迷迷糊糊,一天抽一包煙,渾身煙、酒味熏人,打架鬥毆,不幹正事,鄉親們惹不起他,也沒人理他,都知道他不講理。修煉法輪大法後,第七天戒了酒,第十三天戒了煙,按真、善、忍做人,只做好事,不做壞事。鄉親們親眼看到大法使他變了一個人,遠近出了名。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他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也經常挨打,一姓徐的獄警指使犯人用一把粗的木棍多次毒打他。

7、趙樹香,女,七十歲,泊頭市郭槓子村人,一九九六年得法,七次被泊頭市鄉政府及公安局警察非法強行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泊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受盡了各種殘酷迫害,黑白的加班折磨,把她銬到死人床上,這頭銬手,另一頭銬腳,仰面朝天,向她身上潑水,被銬在死人床上三天三夜,被非法關押了二十二天。在這期間多次到她家騷擾,連過年都沒能團聚,家人還被勒索六千元。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關押在泊頭武裝部(內部掛門牌:法制教育)。在裏面不讓睡覺,三天兩夜連續輪流問話,不配合的法輪功學員就不讓睡覺,讓看邪黨電視並強迫寫轉化書。二十四天後,在派出所又銬了一天死人床後,送到看守所關了三個月,在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把其送往唐山女子勞教所。由於她身體太弱,勞教所拒收,送她去的警察兩次送禮才把她送進去。剛進去熬了她三天三夜不讓睡覺,逼迫她寫轉化書。被非法勞教兩年後才回家。二零零八年,因法輪功學員集體學法被惡人舉報,文廟派出所伙同泊頭市公安局警察闖到她家,抄走四本《轉法輪》,強行把趙樹香和她兒子還有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綁架至泊頭看守所迫害,警察勒索家人二萬三千元後才將其放回家。

8、胡鐵軍,男,富鎮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月兩次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至二零零一年夏天,富鎮派出所劉儉等警察曾五次非法關押胡鐵軍至泊頭看守所,他在看守所裏遭毒打、勞役,後被勞教兩年。

9、陳秀敏,女,六十九歲,泊頭市交河人,因講真相被滄州運河西派出所綁架到滄州市公安局,鎖在鐵椅子裏,手銬在鐵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能動,被搶走二萬三千元的定期存摺。在滄州看守所被關押四個半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家屬被勒索六千五百元現金。

10、楊榮立,女,四十二歲,泊頭市張三村人。一九九八年七月修煉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和十九歲的趙海燕去北京證實法,被泊頭駐京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每天長時間做奴工。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七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發真相資料時被開發區派出所巡警劫持,強行被上背銬送泊頭看守所關押迫害。在看守所每天都要進行長時間的勞作,她的家人在國保大隊、檢察院、法院疏通關係花了不到兩萬元,她的母親強素貞家多次被騷擾,她母親被迫帶著楊榮立兩週歲的兒子流離失所,她的丈夫也被綁架到南皮看守所,在南皮看守所長時間勞作不讓睡覺,被迫害四十天,並被泊頭國保大隊趙東升一夥勒索一千元後回家,沒有收據。八十多歲的奶奶看到兒媳流離失所,孫女被關押,多次受警察騷擾驚嚇,於二零零六年皇曆四月十五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11、王洪敏,女,四十多歲,工人、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上吊銬、被毒打後送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一年。

12、王俊玲,女,三十多歲,泊頭市富鎮趙屯人。二零一二年因營救哥哥王小東,村民聯名上書、按手印要求無罪釋放好人王小東,七月被泊頭市法院非法勞教一年,送往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13、方圓,女,三十三歲,泊頭市人,建設局職工。二零零六年四月在大街上走著路被泊頭市公安局趙東升一夥警察綁架,公安局有關人員藉口放回方圓勒索家屬六千元,方圓被關押在南皮看守所迫害,後被勞教1年,送往唐山開平女子勞教所迫害。

14、崔秀貞,女,六十六歲,泊頭市財政局會計。修煉後一身疾病全無,二零一二年三月份在北京講真相時,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綁架至看守所,後轉北京女子勞教所被迫害一年。

15、胡春景,三十多歲,大學。在石家莊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石家莊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

16、莊樹霞,女,泊頭市河東南街,自家開個小工廠。因去北京上訪被警察截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後非法勞教兩年,送至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

17、賈桂榮,女,四十九歲,泊頭市堤口張村人,農民。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曾三次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二零零零年二月因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唐山女子勞教所迫害三十多天後回家。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七百多元。

18、劉志玲,女,四十九歲,泊頭市堤口張村民。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6日三次去北京上訪,被警察劫持到泊頭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公安局勒索家人五千五百元,迫害二十八天後被放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次到北京上訪時,先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後又被送唐山女子勞教所迫害三十多天,遭奴役,毒打,後又被轉石家莊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三十多天才回家。其家人被警察勒索五千七百多元。

19、白玉青,男,四十多歲,因多次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後被勞教兩年。

六、被綁架到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案例

1、邱玉風,女,文廟鄉人。二零零一年文廟派出所警察私自闖入她的家中綁架了她和女兒,強行給她戴上手銬,送到泊頭看守所,遭毒打、勞役。公安局警察向家人勒索了五千元後,快過年時才讓她回家。

2、趙海燕,女,三十三歲,泊頭市雙寺趙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十九歲的趙海燕去北京證實法後被泊頭駐京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每天被強迫長時間做奴工。趙海燕要求煉功,他們就把趙海燕綁在鋼絲床上,床上積了很厚的雪,他們把趙海燕的胳膊和腳用繩子綁在床上,孟慶忠和看守所的幾個警察同時用電棒電她的脖子、肚子和腳心,往嘴裏倒涼水,拿來鐵棍子放在嘴裏,用電棒電嘴、電臉部、電脖子。有的地方都電焦了,臉電的都變了形,脖子電的腫的老高和臉分不開。

3、劉樹榮,女,泊頭市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被二三十個警察截住,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奴役、毒打、上吊銬、勞役,幹不完活不讓睡覺。臘月的天,強制她脫了外衣在院子裏凍了一宿。

4、馬雙燕,女,文廟鄉人。因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她不配合轉化,絕食三天。遭吊銬、毒打兩個月後,在家人被勒索1萬元錢後,才讓她回家。回家後,警察還經常到她家騷擾,又一次被綁架到文廟派出所,以後流離失所一個月。

5、崔佔祥,男,六十八歲,泊頭市梁屯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外出時,被警察劫持,遭綁架。其家屬被勒索三千元後才被放回。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泊頭法院誣陷崔佔祥是「在逃犯」並把他綁架,村民們看不公,一百多名梁屯村民聯名上書泊頭市法院,要求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崔佔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骨瘦如柴的崔佔祥老人才回到家中。

6、周瑞琴,女,六十歲,車具廠職工。二零零二年邪黨開十六大前,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帶了幾個警察闖進她家裏,讓她罵師父,她不罵,就把她強行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進行迫害,遭毒打、勞役、上手銬,有時一吊就是七八個小時。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天才讓回家。二零零一年在南皮講真相時,被南皮公安局警察劫持到南皮看守所進行迫害。公安局警察勒索家人錢後放回家。(數目待查)

7、何振恆,男,七十歲,交河人。三次被迫害,兩次非法關押到泊頭看守所做奴工,從早上五點至晚上八點,幹不完活,晚上自己加班到深夜十二點。受盡折磨兩個多月,家人被勒索一萬六千元。

7、常建芝,女,五十二歲,泊頭交河鎮中學教師。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泊頭市國保大隊劫持到泊頭看守所關押二十九天,二零一一年因張貼大法真相又被交河公安局關押迫害,警察勒索家人六萬元左右。

9、繳如風,女,四十八歲,王武鄉曹莊村人。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訪,被警察綁架至泊頭看守所迫害,警察搶走家裏唯一的一輛拖拉機。在看守所遭毒打,家人被勒索八千七百元後才被放回。後來又兩次被強迫送進洗腦班。被非法罰款。

10、楊忠敏,女,二零零一年被警察綁架到泊頭看守所做奴工,回家後不久又被綁架到泊頭洗腦班迫害十多天。

11、龐書蘭,女,六十二歲、王武鄉曹莊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進京上訪被截至泊頭看守所,遭虐待、勞役、五十多天後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元後放回家。後王武鄉派出所多次到家騷擾,罰款、二零零一年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又將她綁架到泊頭看守所遭奴役。家人又被警察勒索。

12、金江,男,三十多歲,葫蘆島市綏中人。在泊頭市開飯店,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在飯店講真相時被七、八個警察綁架,金江看到警察來了,就跑到大街上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引來千人觀看,金江被關到泊頭看守所後,他絕食抗議,遭毒打,上手銬、腳鐐,把腿打折,迫害的不能自理。一個親戚托人見著他,看他被迫害的樣子抱頭痛哭。

13、崔素蘭,女,泊頭富鎮鄉人,一九六八年三月出生,農民。一九九八年九月初得法修煉的,以前身體有很多毛病,煉功後一身輕,抱著不到一週歲的孩子去北京信訪局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遭三個警察拿皮帶抽、用腳踢,宗宏峰用皮鞋碾她手指。後來整天幹活,完不成他們給定的任務就挨打、不讓吃飯,被非法關押二十七天。家屬被勒索四千五百元。

14、陳素玲,女,七十歲,王武鄉長樂村人。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的,四次被綁架。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皇曆七月和四位同修一塊兒去鎮政府講真相,被綁架到泊頭公安局,後又送到看守所,遭勞役,被勒索了兩千元後回家。第二次,同年十一月份,在家中被綁架到泊頭公安局送看守所。有一次,警察把她和幾個法輪功學員(有莊霞、豔紅、常玉金還有一位不知名的男同修)銬在看守所前院柱子上。她們每天被強迫糊藥盒,完不成定額晚上不讓睡覺。先後兩次被送唐山勞教,都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在看守所一共待四個月,被勒索五千元後回家。回家後,王武派出所多次上門騷擾。第三次,二零零三年春天,王武派出所張二、楊國迎兩個警察又把她綁架。家屬又被勒索五千元後才回家。第四次,二零一一年皇曆年前後,又因講真相,被警察綁架到寺門村派出所,後被送往泊頭公安局。家屬又被勒索五千元後,才把她接回家。幾次迫害被警察勒索一萬七千元人民幣。

15、陳秀敏,女,六十九歲,泊頭市交河人。第一次在滄州講真相時,被警察綁架到滄州公安局非法迫害。

第二次,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家中被滄州公安和泊頭公安綁架,並被抄走所有大法書和資料、步步高VCD一台、現金二千四百元、錄音機一台。她被泊頭市看守所關押二十多天,家屬被警察勒索五千元後才回家。第三次,在二零零六年一月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家中被泊頭公安局和交河派出所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被關押五十天,被抄走大法書和資料、錄音機一個。家屬被泊頭公安局勒索四千元。

16、羅鐵林,男,三十九歲,泊頭市郝村人。一九九九年得法,只學了幾天法,他原來的胃痛、肩周炎、小腿抽筋等病全好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羅鐵林被郝村派出所恐嚇並敲詐一千元,據警察說這是保證金。同年十二月,他們一家三口決定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他們散發大法真相傳單,喊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被北京警察關到附近派出所,後又轉泊頭看守所。被關押五十天、家人被恐嚇被強迫繳納了兩萬元才把他們放回家。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國安大隊長王文生又帶人上門騷擾,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不分青紅皂白進門就翻箱倒櫃,把師父法像、《明慧週刊》、電腦、電視、大鍋等物品非法搶走,強行綁架了羅鐵林,關進泊頭市看守所十二天,被敲詐一萬元後才被放回。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泊頭市公安局警察到他家恐嚇他妻子,八名警察在他家亂翻,並帶著攝像機給錄像。一月十三日又去他家騷擾。

17、李洪霞,女,四十一歲,泊頭市郝村李莊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後轉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非法迫害五十天,家人被勒索兩萬元後才把她放回家。第二次,國安大隊長趙東升私自闖入她家,把她綁架、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十五天,被敲詐三千元才放回。

18、王洪敏,女,今年五十歲,泊頭市人。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到北京去證實法。被天安門警察劫持到北京朝陽區看守所一個月後接回泊頭當地看守所。回來的路上,警察楊月把她的臉和眼睛都打青了。在看守所,警察孟慶忠拽起她的頭髮把她拉到外面,綁在鐵床上給灌水,用大鐵桶往臉上倒水,到完後,讓別的警察再去拿水,再接著倒。當時還有警察踩著王洪敏的肚子倒水。晚上冰凍的天氣讓法輪功學員把棉衣脫了只穿一個秋衣,凍了一大晚上。

19、高義傑,男,五十一歲,泊頭市人。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後,被泊頭看守所吊銬在暖氣管子上,吊打。遭迫害四個月,家人被勒索四千元後才被放回。

20、劉榮,女,四十九歲,泊頭市法輪功學員,在超市打工。一次,一警察買煙,不給錢,劉榮說是打工的,警察就翻臉了,在超市翻出來一些大法書和資料,劉榮就這樣被綁架到公安局。最後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向家人勒索了一萬元人民幣、才讓回家。後來聽說也有其他同修被勒索了一萬元人民幣。

21、徐金芙,女,四十八歲,王武鄉人。一九九九年冬,被騙到王武派出所關了三天兩夜。派出所警察經常去她家騷擾。二零零二年冬的一天,因貼真相傳單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關在王武派出所的大鐵籠子裏兩天兩夜,後來又被送到泊頭市公安局,在公安局走脫。回家一個多月後的一個晚上,七八個警察又強行把她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把她的衣服都拽扯了,關了一夜,以後六一零經常到家騷擾。

22、高義國,男,七十一歲,泊頭市人。一九九九年冬,大隊支書領著幾個警察,把他騙到王武派出所,受盡了警察張二的侮辱和謾罵。晚上讓在屋外站著。兒女們疼愛父親第二天交了五百元才放他回家。

23、馬雙燕,女,文廟鄉人。因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她不配合轉化,絕食三天。遭吊銬、毒打兩個月後,在家人被勒索1萬元錢後,才讓她回家。回家後,警察還經常到她家騷擾,又一次被綁架到文廟派出所,以後流離失所一個月。

24、鄧秀苓,女,泊頭市周官屯村人,出生於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後依法進京上訪。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裏被電棍電,被電破了三個手指頭。家人被勒索了三千五百多元錢。由於三天兩頭受到警察騷擾,二零零零年她被迫流離失所了二、三個月,到了九月份才回家整棒子,警察們一看見鄧秀苓回來,他們就下來一夥人對其進行綁架,把她關在派出所一間屋子裏,他們又勒索家人幾百元錢。二零零一年九月,有一天晚上十點多,鄧秀苓正在家睡覺,聽見有敲門聲,開門一看又是富鎮派出所的警察騷擾來了,他們欲綁架她,那天一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王寶真、張秀榮、王俊傑、王小東、王俊玲、嚴西英。

25、魏靜敏,女,一九五五年八月三日出生,高中畢業。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傍晚,與另一法輪功學員在市內張貼真相時碰上窪裏王派出所四人,她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修善做好人。他們不聽,幾個人連拉帶拽的把她拽進車中。劫至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一個月。迫害人:公安局的趙東升、張子海;派出所的劉傑、趙虎。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一日,和同修郭瑞琴去南皮農村發資料、被綁架到南皮看守所。她給公安局一個姓李的副局長講善惡有報的理,大法是佛法,具有除惡震邪的法力時,他不聽,後來這個副局長自己給自己戴的手銬,用鑰匙開不開了,開一下,手銬緊一環,嚇的他臉發青,當著眾人的面,覺得窩火,叫了四五個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魏靜敏群毆,連踢帶踹,連續幾天因不穿號服遭毒打、上吊銬。

26、曹連靜,女,四十多歲,家住泊頭市營子鄉。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時,她和幾個同修去石家莊上訪,半路被追回來扣押在營子派出所一夜,從此以後派出所便三天兩頭的半夜對她進行騷擾。

在二零零一年的十一期間,被非法關押到泊頭洗腦班,強制洗腦轉化,十多天,在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派出所騙去六百元錢。從洗腦班回來後這幾年中她還多次半夜被派出所帶去扣押。

27、姚秀義,男(妻子,張振梅),一九五七年一月出生。夫妻一同經營公司,一九九九年十二月9日去北京上訪。被警察勒索錢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五點在家中把他的妻子張振梅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家屬被勒索兩萬元所謂的「取保候審保證金」後才被放回。姚秀義同時也被勒索兩萬元,

28、姚海蟒,男,張振梅長子,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出生,二零零六年畢業於河北經貿大學會計學院,和其父一同經營公司。他們這一家三口於一九九七年七月同時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一起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爭取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結果在信訪局門前被滄州專門派駐在那裏截訪的人員劫持,搜去了他們隨身帶的五千元現金和其他一同去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帶的現金約八百元。家屬被勒索一萬三千元。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六點,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及二十餘名警察包圍了姚秀義、張振梅、姚海蟒的住所兼公司所在地。他們在既未開拘留證又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綁架了姚海蟒,直接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一直關押到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讓家屬交了三個人各兩萬元保證金後才將其放回。

29、葉偉榮,泊頭市蘇屯鄉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滄州駐京人員劫住,送往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讓在大院子裏掃雪,關進一個沒有窗戶的小屋子裏凍我,凍了十多天,後來換進一個有十幾個人的大房子裏,每天強迫糊火柴盒幹活十幾個小時,被迫勞役四十五天後,放回家,才知道被公安局警察勒索家人六千元錢。

30、王俊琴,女,一九六五年生人,農民,性格內向。自一九九八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胃腸炎、腹瀉等疾病纏身,修煉後一身的病不翼而飛。大法被迫害後,兩次去北京證實法。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北京警察送往保定方向,在車上大家就向警察講大法多好,為甚麼不讓煉?警察問她們大法怎麼好?她們就告訴他:以前婆媳不和經常鬧矛盾,修煉後都好了。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又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到泊頭市看守所二十八天。家人托人花了四千元錢才把人放回家。兩次被迫害流離失所。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個夜晚,那時候警察天天抓人,娘家的哥哥王俊傑,弟弟王小東都被綁架了,父母也被迫離開了家,她在家裏黑天白日都要鎖上門,有天夜裏剛躺在床上,就聽停車的聲音,警察來了,她就翻牆去了鄰居家,從那走脫,在外流離一個月才回來。後來警察們聽說她回來了,又繼續來向家人要人,她丈夫就把她送往親戚家,警察就逼她丈夫去找人。第二次流離失所是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份,因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弟弟買光盤盒被從家裏抓走。家裏剩下一個七歲孩子和一個七十八歲的母親沒人照料,為營救弟弟就和妹妹,在村裏辦了一個群眾徵簽,目的想讓公安和政府人員們聽聽群眾反映,煉法輪功的弟弟是不是一個公認的好人,很快她們就征到了三百個簽名和手印。大隊長和村裏的會計也幫助,和她們去市政府要人,那裏的人員都推辭,說案子不是他們管的,是國保大隊管的。又去了國保大隊,見到國保大隊長高貴起村裏幹部就和他說,他不聽、躲著走。後來「三百手印」被傳到了網上引起很大輿論驚動了上頭。他們慌了神,派人到村裏掩蓋真相:逼迫民眾說是她們逼迫民眾簽的,還錄像。公安局警察、及市政府、鎮政府一次又一次追查、騷擾迫害致使王俊琴又一次流離失所。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高貴起共7個人撬窗進入她家,後來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又來到她家亂翻。參與迫害人:局長楊建軍、王少芳,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副隊長高貴起、看守所長李國勝等。

31、韓福樂,女,四十五歲,泊頭市王五鄉人。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在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被寺門村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頭市公安局,警察們在手機上查到了她丈夫的手機號,就給他打電話讓他來並讓他帶錢來。她搶過電話對丈夫說:「你敢來,你來了我就死在你面前。」她明白警察是想勒索錢財,不讓他們得逞。用正念在師父的呵護下闖出黑窩。警察們闖到她家到處亂翻,經常騷擾她家,要戶口本和身份證,說是石家莊說的。

32、李榮芬,女,四十五歲,泊頭人。二零零九年給司機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司機舉報,被南皮縣邪警劫持,後劫持到泊頭公安局,被勒索五千元現金後,家人接回。

33、高淑青,女,四十二歲,泊頭人。在二零零零年冬被警察騙到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兩天,寒冬臘月的早晨掃雪、罰站,被勒索八百元現金才放回家。事後多次受到村幹部、警察上門騷擾。

34、張書青,女,五十歲,泊頭人。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兩天兩宿不讓吃飯、睡覺、上廁所。隨後又被劫持到泊頭看守所遭受迫害,在泊頭看守所被迫害四十多天,於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才被放回家。被公安局、看守所罰款共七千元現金。王武派出所還把她的家人抓走,罰款三千元現金才把家人放回,同年五月份王武派出所勒索二百元現金,八里莊辦洗腦班罰款一百元現金。

35、龐合春,女,六十七歲,泊頭人。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關在一間屋子裏兩天兩宿不讓吃飯、睡覺、上廁所,後又劫持到泊頭看守所,王武政府從家中抄走電視。在看守所被關押四十多天。放出來時,被公安局、看守所罰款共七千元現金,王武派出所又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勒索她二百元現金。八里莊辦洗腦班對她罰款一百元現金。

36、劉彥真,女,五十八歲,泊頭人。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兩天兩宿不讓吃飯、睡覺、上廁所,隨後又被劫持到泊頭看守所關押,王武派出所又從其家中抄走拖拉機和電視機,在泊頭看守所被關押四十多天才放回家中。被公安局、看守所罰款共七千元現金,王武派出所對其罰款二千八百元現金後才允許把自家的拖拉機和電視機取回。在二零零零年五月被王武派出所罰款二百元現金,被八里莊辦洗腦班罰款一百元現金。幾次被勒索現金一萬多元。

37、高梅芬,女,五十一歲,泊頭人。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關在一間屋子裏兩三天不讓吃喝、不讓睡覺、不允許上廁所,還用鞋底打她臉,隨之又被劫持到泊頭看守所,關押四十多天。被公安局、看守所罰款共七千元現金,在迫害期間王武派出所還把家人抓走關了幾天。放人時又對其罰款三千元現金。八里莊辦洗腦班又對其罰款一百元現金。

38、高志英,女,六十九歲、泊頭市劉辛街人。第一次,在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她絕食反抗,遭電棒電擊、灌水、毒打。第二次,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泊頭公安局趙東升、黃春柱等人私自闖到她家,進門亂翻,並恐嚇家人說:「不交罰款,別想過年」。第三次,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公安局出動五輛警車,有二十多個警察包圍了她家,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他老兩口子往車上拽,他們被強行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警察讓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簽字,她老伴說:「我是個老百姓,又沒做壞事,給你簽的哪項的字呢?」老伴沒經歷過事,嚇的渾身哆嗦,警察也覺得沒理,深夜十一點多把她老伴放回家。幾次迫害警察勒索她家不到四萬元。

39、王會生,女,六十一歲,車具廠工人。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去北京上訪時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遭毒打、勞役、勒索家人五千六百元後放回家。

40、郭風閣,女,六十七歲,泊頭市車具廠工人。因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遭勞役,臘月天被關在四面透風的小破屋裏凍了九天。雙腳凍腫了老高。

41、賈豔紅,女,四十四歲,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泊頭市看守所遭毒打,勞役、電擊,警察把賈豔紅和孫瑞敏吊起來腳不沾地用電棒電。

42、孫瑞敏,女,四十多歲、泊頭市劉辛街。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訪被截至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奴役、毒打、上吊銬,電棒電,公安局勒索家人錢財後才把她放回。

43、李軍,女,四十四歲,泊頭市道東街,工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因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泊頭市公安局送泊頭看守所非法迫害。

44、孟祥琴,女,五十七歲,泊頭市堤口張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1日三次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非法迫害,她丈夫被勒索五千五百元後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又去北京上訪,又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並把孟祥芹和另一同修用手銬銬在木柱子上站在雪地裏,家人又被公安局勒索共花去五萬六千元,她本人被迫害三十多天後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二月五日,泊頭市公安局警察又把她綁架到滄州市洗腦班非法迫害二十多天,家人被勒索4千元才回家。

45、楊榮軍,女,五十歲,泊頭市宏業集團工人。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講真相時,被劉莊派出所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進行非法迫害,後被勞教一年,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心臟病突發,勞教所不敢收,四、五天後回家。

46、肖秀蘭,女,泊頭市堤口張人。在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時,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遭迫害,遭奴役,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五百元後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訪時,被關押到唐山勞教所遭受三個多月迫害後,才被放回家。(已去世)。

47、楊榮春,男,四十歲,泊頭市,工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去一個法輪功學員家,正碰上幾個警察正在騷擾這個法輪功學員。其中一名警察認出楊榮春也煉法輪功,就伙同那幾個警察連推帶搡強行把他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他們搶去了楊榮春的摩托車。在看守所楊榮春遭毒打、勞役。公安局勒索家人兩萬元,親戚托人花去近十萬元,才放人回家。

48、尹建,男,四十歲,泊頭市,工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晚,尹建下樓時被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勞役,被毒打迫害。大約在二零零六年前滄州市網警突然闖到尹建的家,到處搜查,把電腦搶走。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頭公安局警察闖進他家,進門就亂翻。他父親身體有病,受驚嚇。二十八日上午國保大隊六、七個警察強行綁架了尹建和他妻子曉香(常人),把尹建關押到看守所迫害,勒索了家屬三千元後,放回他妻子。尹建在看守所遭毒打、勞役、被體罰二十多天,警察勒索家人近三萬元後才把尹建放回家。

49、張振蘭,女,五十三歲,泊頭市,經商。二零零四年學法時,公安局警察闖入,在家中把她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勞役、謾罵。當警察用電棒電她時,她喊:「法輪大法好」。家人被勒索幾千元後才把她放回。

50、王同敏,女,六十二歲,高中,泊頭市文廣局。三次被綁架。二零一二年在泊頭市齊橋鎮講真相時,被齊橋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頭市公安局,泊頭公安局連夜把她送往滄州市看守所迫害,她因身體出現病況,看守所不敢收,泊頭公安勒索她丈夫兩萬元後把她放回家。第二次,二零一三年在泊頭市窪裏王鄉講真相時,被窪裏王派出所劫持送往泊頭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勒索家屬1萬元後把她放回家。第三次,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在文廟鎮毛三莊村講真相時,被齊橋派出所劫持到泊頭市公安局。王文生勒索她八千元後把其放回家。三次被迫害,公安局王文生勒索她丈夫現金三萬八千元。其中不包括吃飯、請客、送禮。

51、趙玉巧,女,四十七歲,經商。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講真相時,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趙東升等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三個月,遭毒打、勞役、電棒電、上吊銬。泊頭公安局勒索她家人錢財後把她放回。

52、劉學光,男,三十多歲,富鎮小趙屯人。在去北京上訪的路上被劫持到泊頭看守所迫害,被電棍電、勞役、毒打

53、邧得福,男,七十五歲,泊頭市南倉街,泊頭市物資局職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三次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後,警察勒索她家人五千五百元後才把她放回家。

54、張春香,女,三十七歲,泊頭市堤口張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兩次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警察勒索她家人五千五百元後才把她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在泊頭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開庭時,因她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而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迫害兩天,她的家人被勒索兩千元錢後才把她放回家。

55、張華,男,三十八歲,工人。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張華被泊頭市公安局綁架,送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對張華用盡各種酷刑折磨他,泊頭資料點被公安局警察破壞,幾十萬元財物被公安局警察搶走。家人被勒索兩萬多元。他被警察非法酷刑折磨;六個多月後才回家。

56、張水才,男,堤口張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大早,泊頭市公安局十幾個警察到他家,沒出任何證據綁架了他,把他送到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勞役、毒打。警察勒索他家屬兩萬元後,她被關押1個月後回家。

57、胡獻花,女,泊頭市第二中學教師。二零零二年泊頭資料點被破壞,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綁架了胡獻花,把她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勞役,毒打,

58、趙風閣,女,泊頭市,工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發真相資料時被窪裏王派出所綁架,被劫持到泊頭看守所,遭非法迫害十八天。公安局國保大隊趙東升勒索她家人八千元。

59、王風海,男,泊頭市文廟鄉郭槓子村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奴役、體罰。一個多月後放回家。

60、王素榮,女,泊頭市交河教師,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綁架到公安局迫害。

61、楊寶蘭,女,七十歲,泊頭市新華街人,二零零七年十月在家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1個月,遭勞役,活幹不完遭欺凌,謾罵。一個月後,家人被勒索錢財一萬多元後她才被放回。

62、李俊敏,女四十九歲,經商。二零零七年在家中被綁架至泊頭市公安局迫害,家人被勒索萬元錢後她才被放回。

63、王元棟,男、玻璃廠,工人。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在家中被泊頭市公安局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64、胡鐵軍,男,富鎮人。二零零零年春天,泊頭市刑警四大隊和富鎮派出所對胡鐵軍大打出手,非法關押了他十五天,敲詐了他家屬一萬二千元。並查封了胡鐵軍印資料的所在門市。於二零零七年在家中被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二十五日被放回家。

65、孫朝印,男,泊頭市文廟鄉郭槓子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晚,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66、蔡國勝,男,四十四歲,泊頭市劉辛街。二零零二年他在營救同修時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勞役。

67、李軍,女,四十五歲。工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遭奴役,家人被勒索錢財後她才被放回。

68、韋麗梅,女,三十多歲。金江妻子,夫妻一起經營飯店,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被泊頭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強行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

69、李洪芝,女,四十多歲、泊頭市人,教師,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被關押在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勞役。

70、李秀敏,女,六十多歲,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在家中無辜被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公安局警察多次找他兒子要錢,說交上一萬五千元,放人。

71、曹鳳琴,女,四十歲左右,泊頭市富鎮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北京發真相資料時,被北京警察綁架,關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72、崔國英,女,泊頭西辛店人。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公安局警察對崔國英非法抄家。

73、王水勇,男,泊頭市西辛店魯屯村村民。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他走在路上,被西辛店派出所五名警察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不讓喝水,不讓睡覺,每天要裝八千到一萬個火柴盒,警察打的他說話不清晰,聽力嚴重下降,頭髮全白了,還長了一身疥。前幾年王水勇也曾被關押進看守所,警察勒索她家人六千元後才把他放回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被綁架到西辛店派出所迫害。

74、趙鳳萍,女,七十多歲,泊頭市徐屯村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郝村鎮派出所警察在家中把她綁架到公安局迫害,恐嚇、威脅,趙風萍不配合,警察就抓起她的手強迫她在保證不煉法輪功的材料上按手印。

75、蓋新利,女,泊頭市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傍晚在發真相資料時被劉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勞役、欺凌。

76、石宏雨,男,四十歲左右,泊頭市劉辛街、出租司機。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下午,被泊頭市公安局二中隊便衣跟蹤,石宏雨給他講大法的美好,退黨、團、隊保命。便衣不但不聽,反而還叫來國保大隊十多個警察把他汽車扣下,搶走了電腦,把他強行關押到泊頭市看守所進行迫害,遭毒打、勞役。半夜逼迫幹活。

77、祁智榮,女,三十八歲,泊頭市劉辛街,玻璃廠工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到郝村講真相時,被郝村鎮派出所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進行迫害,因她不配合,又被送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警察毒打她,五日下午公安局趙東升一夥開著兩輛車抄了她的家。

78、張貴海,男,四十歲左右,齊橋鎮閆霧村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兩點多,齊橋鎮派出所警察張金忠打電話,讓他來趟,張貴海到後,被強行關押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勞役。

79、劉素榮,女,七十歲,泊頭市龍華街。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下午在泊頭紅旗路講真相時,被泊頭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奴役。欺凌。

80、吳國愛,女,三十多歲,泊頭市第二中學教師。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在她教課期間把她綁架到市公安局,並揚言:「就抄的兩台電腦、大法書、光盤、真相小冊子等等就可判你七年」。

81、李素華,女,六十歲,泊頭市河東南街。二零零六年四月與同修方圓掛條幅方圓被綁架後,李素華走脫,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帶著幾名警察到李素華的娘家找她,李素華不在,就把李素華的弟弟,倆個姪子都強行戴上手銬,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審問,致使李素華流離失所兩年多。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中午,公安局及堤口王鄉派出所警察在家中把她綁架送至泊頭看守所迫害,因血壓高,看守所不敢收,公安局及六一零勒索家屬兩萬元後警察又開車把她送回家中。

82、張瑞芬,女,六十二歲,泊頭市新華街,酒廠保管員。她修大法後一身疾病全無,單位、街坊鄰居人人誇,經常幫助有困難的人。給鄰居老人洗臉洗腳。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王海濤私自闖進她家勒索她兩百元。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在劉莊大道貼真相時被劉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泊頭公安局,從她家搶走電腦一台,勒索家屬一萬元後才把她放回。

83、張志榮,男,七十四歲,火柴廠職工。二零零二年學法時被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至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警察勒索家人五千元後才把他放回家。

84、李偉,女,五十歲,泊頭市大魏莊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在南皮縣講真相時,被六個便衣連推帶搡的劫持到南皮公安局。泊頭公安局於當天下午抄了她的家。勒索她家屬五千元後才把她放回家中。

85、張秀芬,女,四十八歲,泊頭市河東大街。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及警察張子海等六人闖到她家非法抄查,把真相資料全部搶走。並綁架了張秀芬到公安局,妄圖送看守所迫害,因醫院檢查她血壓高,所以警察勒索她家人一萬元後,於當天晚上讓其回家。

86、王玉玲,女,四十多歲,泊頭市煙草職工。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在車站超市被泊頭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她丈夫被公安局勒索一萬元後她才被放回家。

87、高桂英,女,泊頭市人,一九九九年冬,大隊支書領著幾個警察以問話為名把她騙到王武派出所,因心臟病復發被送回家。

88、王汝英,女,六十歲,泊頭市南倉街。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去楊榮立家時,被蹲坑警察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家人被勒索一萬元。

89、邵洪良,男,四十三歲,泊頭市張三村民。二零零六年泊頭派出所段雲峰從家中把他綁架到派出所,給他上手銬。一群警察連踢帶打,警察穿著皮鞋往他臉上踢,後被轉到南皮看守所遭受迫害,三天三夜不讓睡覺。睏了就大打出手。

90、常玉金,女,四十多歲,泊頭市鎮政府工作。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只因不放棄修煉被非法關押到泊頭看守所迫害。

91、曹俊芬,女,六十多歲,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非法迫害。

92、李彬,男,四十多歲,因去北京上訪,講大法真相,多次被非法關押、體罰。

93、周蘭琴,女,七十歲,因煉法輪功被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94、彭連琴,女,六十多歲,泊頭市劉八里村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95、白素貞,女,七十歲,泊頭市八里莊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被綁架至泊頭看守所迫害。

96、尹利,女,六十六歲,酒廠職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到交河鎮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泊頭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至泊頭看守所迫害,被公安局勒索七千元後放回家中,

97、段希俊,女,四十七歲,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放假期間,去天津,在車站發真相資料時被天津火車站警察綁架,被非法拍照後於夜間十二點戴著手銬被送往泊頭市劉莊派出所,她被銬在床上銬了一宿。她丈夫被勒索五千元後她才被放回家。第二次,十月份,為營救同修,到看守所附近粘貼真相時,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勞役、上吊銬,被用電棍電臉,電手背、電脖子。被迫害兩個月後放回家。

98、王勝江,男,六十三歲,經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訪,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直接劫持到泊頭看守所迫害半個月,遭毒打、勞役。第二次,二零零二年公安局十幾個警察闖進他家抄家,並強行把他綁架到看守所非法迫害十天後放回。第三次,他在家修房屋時被綁架到滄州洗腦班半個月強制洗腦。

99、邵芳,女,四十六歲,工人。二零零二年被公安局抄家,並強行綁架到看守所三天,家人被勒索兩千元後她才被放回。

100、王桂榮,女,六十二歲,泊頭市肖杜李村民。二零一三年在泊頭市窪裏王鄉講真相時,被窪裏王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她被拘留一天後放回。

101、殷鳳琴,女,五十二歲,(在哪裏工作?)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東升、黃春拄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遭奴役,受盡折磨。被非法迫害兩個多月,家人被勒索一萬五千元後她才被放回。

102、榮秀蓉,女,六十六歲,泊頭市龍華街,棉紡廠會計。兩次被綁架。第一次,二零一二年在泊頭市齊橋鎮講真相時,被齊橋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頭市公安局,後送至滄州市看守所,家人被勒索一萬五千元後,於當天深夜十二點多她才被放回家中。第二次,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在齊橋鎮毛三莊講真相時,又被綁架到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勒索她八千元後把她放回家。

103、趙玉芝,女,六十三歲,趙玉芬,女,五十歲,泊頭市人。二零零九年倆同修一塊到東光縣講真相時,被東光派出所警察勒索兩千元後放回。

104、孫憲存,男,七十歲,泊頭市郭槓子村人。二零零零年十月,派出所來他家非法搜查,搶走了「師父講法」和「煉功音樂」磁帶。傍晚回家時,被幾個警察圍住,把他劫持到賀莊子派出所警務室,拘留一宿。第二天天一亮就強迫他掃院子,警察強迫他交兩千元錢,否則揚言要送他進監獄。村幹部到場講情交了八百元,無任何收據,他們大嚷大叫的說去喝酒。

105、常坤,女,泊頭市文廟鄉人。二零零一年冬天,在家中被文廟鄉派出所警察把她和母親同修一塊綁架到文廟派出所迫害,警察強行給她倆戴上手銬,把她娘兒倆銬在一張床上,她不配合又把她關在鐵欄裏凍她。警察勒索她父親三千元後把她們才放回家。

106、孫秀芬,女,文廟鄉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訪,在半路上就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家人要回,以後每到敏感日就到家騷擾恐嚇。

107、付愛英,女,四十七歲,王武鄉人,農民。王武派出所三次闖到她家妄圖綁架她,痴呆的老婆婆說:她到哪我跟著,纏著警察不叫動。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108、扈亞峰,男,四十歲,泊頭市南倉街,二零零三年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趙東升帶領警察闖入單位把他綁架,送至泊頭看守所迫害,遭勞役、受欺凌兩個月,公安局勒索家人錢財(數目不清)後才把他放回。

109、郭瑞琴,女,六十三歲,泊頭市營子鄉人。她是因兒子搶劫罪二零零二年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有幸接觸到被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看到大法的美好得法的。出獄後,開始修煉法輪功,自己要做一個好人,然而,卻被營子鄉派出所警察經常的騷擾。同年,營子鄉派出所警察就因為她煉法輪功從家中把她綁架到泊頭看守所迫害,家人四處托人花錢把她保出來後,致使她流離失所在外,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在南皮講真相時,被南皮公安局綁架送南皮看守所迫害,遭勞役、毒打、上吊銬。迫害近四十天。警察勒索家人錢財(不詳)後才把她放回。

110、崔秀珍,女,六十多歲,泊頭市姚家安村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時被北京警察綁架劫持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上吊銬。

111、劉永會,男,七十歲,泊頭市河東南學校校長,二零零二年在同修家學法時被警察綁架到泊頭市看守所迫害。

112、及中先,男,五十二歲,泊頭市第一中學高級教師。兩次被綁架,二零零零年被無辜停發工資半年,二零零七年十月起又被停發工資,至今學校每月只發一千元的生活費。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從家中把他綁架到泊頭看守所,家中私有財物搶劫一空。二零一一年九月因發神韻光盤又被公安局王文生綁架。兩次被勒索三萬元現金。及中先本是泊頭市第一中學出名的高級優秀教師,只因堅持修煉大法,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迫害僅扣發工資、數額就達二十六萬元多。

結語

縱觀人類的歷史,任何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中共邪黨當然也不會例外。現在已經有一億八千多萬中國人已經認清了中共邪黨的真實面目,退出了邪黨組織。善惡有報是天理,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周永康等紛紛落馬,這已經是報應的開始,接下來,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要受到追究和報應,這是天理,也是人間的正義。在此,誠心奉勸那些還在追隨著末日中共的不明真相或不願明真相的人: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莫要等惡報來時悔之晚矣。

在此,也衷心期盼泊頭的父老鄉親們能明辨是非,伸出您的正義之手,共同制止這場對信仰「真善忍」好人的迫害,趕快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