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靜海縣兩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明慧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靜海縣日前有兩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一位是許風義,約在兩個月前被綁架,一位是外地法輪功學員都風光,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在靜海縣集市上發真相資料時,被便衣綁架到西域派出所。兩人現均情況不明,望知情者提信息。

天津靜海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從一九九九年至今,至少有三十多人被非法勞教過,好幾位法輪功學員被判重刑,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中。以下是幾位被非法判刑的靜海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簡況:

◇張金水,男,城關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靜海縣城關派出所與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五月二十二日被靜海縣法院非法庭審,沒通知家人,警察出示假證據,被張金水駁的啞口無言,庭審進行不下去了,草草收場。但所謂法官仍強行判張金水十年重刑,劫持到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關押。張金水是家庭主要經濟支柱,其上有八十歲老父癱瘓在床、下有上初三的女兒,家境十分困難。

◇張麗芹,女,城關鄉胡家園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靜海縣城關派出所與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五月二十二日被靜海縣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七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張麗芹家境更是悲慘,丈夫任東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港北監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中只剩兒子和七十多歲的婆婆相依為命。

◇王豔茹,女,靜海縣法輪功學員,在銀行工作。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靜海縣公安局局長李寶成指使西城派出所綁架了正在上班的王豔茹。當時王豔茹是身穿行服工作服被從單位直接推上警車,警察還強迫她丈夫打開家門進行抄家。據知情人透露這次綁架是有預謀的,因在此之前銀行已實現安排了接替王豔茹工作的人。王豔茹後被非法判七年重刑。現應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

◇劉嘉玲,靜海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

◇任東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酷刑示意圖:地錨,遭受地錨酷刑時,雙腿之間的角度達到130度,雙腿撕裂般的疼痛難忍,把兩隻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緊緊銬在另一個地環上。
酷刑示意圖:地錨,遭受地錨酷刑時,雙腿之間的角度達到130度,雙腿撕裂般的疼痛難忍,把兩隻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緊緊銬在另一個地環上。

任東升,男,約於二零零六年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到非人迫害,期間被關小號折磨,數次遭受酷刑「地錨」折磨;常被惡人抽嘴巴、打腦袋,有一次惡人將他打倒,並再用鞋踩住他的腳趾使勁碾,直到把他的腳趾甲碾掉。惡徒給他戴手銬、腳鐐,故意把飯放在地上,讓他用嘴叼。有一次惡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東升非法關押期滿,港北監獄和靜海縣「六一零」相互勾結,有把他轉到洗腦班繼續迫害。一週後,當老母親去洗腦班接兒子回家時,發現任東升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據任東升老母親回憶,早在任東升被非法關押到期前八個月時,濱海監獄就不許他的家人接見,但是到了最後一個月,監獄卻意外的允許家人見他,老母親見到任東升時,看到任東升話語不多,精神還算正常。但是一個月後,老母親卻從洗腦班接回了已經瘋瘋癲癲的兒子。任東升回家後,一直處於時而清醒時而瘋癲的狀態,披散長髮,不知洗漱,經常走失,還常用繩子把自己捆起來,用刀挑著兜子到處走,或者把屋子翻得亂七八糟。夜間他經常突然驚醒,大喊著:我不怕你。一聽到有人提起警察,他馬上就顯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語的說他得趕快逃走,不然的話,警察不會放過他的。於是就會走失幾天,睡在路邊地頭,而後蓬頭垢面的回來。他清醒時告訴母親:我要不放棄修煉,他們(惡人們)會把我打死。他還告訴母親,惡人們曾給他吃過一種白色藥末,卻告訴他是「板藍根」。城關鎮派出所警察還到任東升家所謂了解情況,任東升立刻顯出非常害怕的樣子,任東升的老母親悲憤的對警察說:你們把他害成這個樣子,還不肯放過他。

多年的迫害,給任東升一家造成巨大傷害。原本一個好端端的家,現只剩下孫子與奶奶相依為命。這個在魔難中長大的孩子,目前靠打工掙錢養活年邁的奶奶、瘋癲的父親,還要去看望仍在遭受牢獄迫害的母親張麗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