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洗腦班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邢台「610」洗腦班,位於邢台東環路癲癇病醫院東行三百米,靜庵村村口,原第二看守所西側。那裏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高牆鐵網,大鐵門常年緊閉。多年來,那裏摧殘了眾多法輪功學員,有的人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所謂的「610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各地「610」不法人員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設洗腦班,劫持當地法輪功學員和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的法輪功學員,企圖強迫他們違心表態放棄信仰,也就是所謂的「轉化」。

法輪功學員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610」洗腦班卻將他們劫持進行洗腦迫害,強迫他們「轉化」,可見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

以下部份迫害案例僅是邢台「610」洗腦班罪惡的冰山一角。

沒名沒牌的邢台洗腦班常年緊閉的大鐵門
沒名沒牌的邢台洗腦班常年緊閉的大鐵門
邢台洗腦班的監控裝置
邢台洗腦班的監控裝置

一、遭邢台洗腦班迫害的部份法輪功學員案例

◇張廣才、張興芳夫婦在河北省沙河市開牙科門診,他們修煉大法身心受益,積極向他人介紹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一九九七年,以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賈起芳為首,就到張廣才家非法搶劫了電視機、放像機等一大車個人物品。

中共公開迫害大法後,張廣才、張興芳夫婦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沙河市公安局劉童林、禹書平等警察闖到張廣才的診所非法抄查,把他家住宅樓的防盜門撬壞,搶走了五百元現金,並把張廣才劫持到公安局,拳打腳踢,銬在鐵椅子上白天黑夜輪番折磨。八天後,他們把張廣才劫持到邢台市洗腦班迫害三個月,洗腦班警察不讓他睡覺,限制去廁所,身強力壯的張廣才被折磨的皮包骨。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沙河市公安局警察又闖到張廣才的診所,又將夫妻二人劫持到邢台洗腦班。洗腦班警察宋家錫給張廣才上背銬,用電警棍電擊,還叫嚷著「打死算自殺」。張廣才絕食抗議迫害,又遭到洗腦班副校長邱有林的暴力灌食。短短幾天時間,張廣才被折磨的呼吸困難、咳嗽不止、全身疼痛、夜間時常憋醒。到醫院拍片顯示肺部有嚴重損傷。張廣才的身體越來越差,洗腦班警察怕承擔責任把他退回沙河,沙河市公安局警察又把他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勞教所也拒收,張廣才才得以回家。

◇文彩,任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三月去邢台洗腦班看被非法關押的母親,竟被非法扣押,因她不配合邪惡,警察對她進行打臉、踢、恐嚇等迫害,後被強行灌食,輸入不明藥物,持續迫害十二天,直至文彩生命垂危,向家人勒索三千元後才放回。文彩一週歲的女兒被迫斷奶。

◇郝變雲,河北省沙河市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邢台洗腦班人員注射不明藥物,從此神智不清,喪失生活能力;於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郝變雲
郝變雲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二點左右,十里亭鎮政府十幾個人闖進郝變雲家非法抄家,本來就窮困的郝家,積攢的買煤過冬的二百三十元錢,被惡徒搶去。幾個警察大漢拖著郝變雲,又是捂嘴,又是拳打腳踢,將她拖進車內,五歲的女兒在後邊哭喊著媽媽,這幫惡徒將孩子也抓起,扔進車裏拉走。郝變雲在邢台洗腦班被折磨兩個月,期間幾次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後出現心臟病和神智不清等幻覺,逐漸喪失生活能力。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五點含冤離世。

◇王世軍,沙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四月,沙河市國保大隊警察王建軍、侯守紅等人到王世軍家騷擾,王世軍不開門,警察脅迫專門開鎖人員強行把門打開,搶走電腦,打印機,法輪功資料等個人物品價值兩萬元,並把王世軍綁架到邢台洗腦班。洗腦班惡徒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猶大日夜灌輸攻擊法輪功言論。一個月後國保,「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惡徒們又把她劫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王麗華,邯鄲國棉二廠職工,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王麗華同姐姐一起進京上訪,被二廠保衛科劫持關押在邯鄲拘留所兩個月,期間,王麗華曾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又遭野蠻灌食迫害。放回後,單位負責人逼迫她放棄修煉,拿工作要挾,王麗華失去了工作。二零零九年三月,當時王麗華已懷孕三、四個月了,仍被國保大隊警察王建軍、侯守紅等綁架到邢台洗腦班迫害,洗腦班惡徒卻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猶大日夜灌輸攻擊法輪功言論。逼迫她放棄信仰。平時喝的水呈黃色,屋內也有難聞氣味,王麗華當時沒在意,事後懷疑他們往食物中下了藥物。關押一個月,王麗華有感冒症狀,洗腦班惡徒害怕,通知沙河國保王建軍帶王麗華在醫院檢查後放回。王麗華的孩子出生後,渾身長水泡,多方醫治無效死亡,醫生說:「看不出甚麼病因,體內有毒。」王麗華本人在生產期間差點死亡,花光了家裏的全部積蓄,才保住一條命。之後經常感冒發燒,出院後加強煉功,身體才恢復。是修大法,使王麗華又撿回一條命。

◇文保芝,任縣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一九九九年因證實大法被派出所四名男警察(章固司法局的張海山、民英等)綁架,非法抄家,強制銬手,恐嚇等手段進行迫害,關押五十天向家屬勒索一千五百元釋放。二零零一年因和平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又被警察綁架,用多種手段迫害四個月後向家屬勒索六千元放回。二零零四年又被綁架同時搶走大法書籍,約十名男警察把她綁架關押在邢台市洗腦班進行迫害,手段更加殘酷,其中有恐嚇,打,踢,電擊,灌食,注射不明藥物,該弟子幾次昏過去,後奄奄一息,強制放棄修煉,迫害近兩個月後向家屬勒索四千元釋放。

◇張素榮,臨城縣北磐石村人,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是郝莊醫院的一名醫生,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二零零三年春天,她為了向人們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山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臨城縣610辦公室頭目李慶山向他家人索要了兩千元錢,並非法把她關進了邢台洗腦班。在邢台洗腦班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遭受了熬夜、恐嚇、威逼利誘。可以說一天一個花招的進行洗腦迫害,致使素榮漸漸承受不住,違心地對他們妥協了,就這樣他們還不放過,進行所謂的「談話」威脅洗腦,一步步把她的思想逼到了極限,更毒的是在她的飯中下藥(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從洗腦班出來後,張素榮精神失常,披頭散髮,整天瘋走,很冷的冬天光著腳不穿衣服往外跑,生活不能自理。一位有前途的人就這樣被李慶山和中共當局迫害成了廢人。

◇王麗娟,臨城縣王莊村人,曾經營一家飯店。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多次遭到迫害,二零零四年春天,在家中無任何原因被李慶山及同伙綁架,投進了邢台洗腦班,遭受嚴重的酷刑。 王麗娟以絕食反迫害,絕食期間被強行灌食(灌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酷刑,有五六個人按住,從鼻子插管到胃裏,來回拉動,使人痛苦不堪),熬鷹,不讓睡覺。惡徒以此摧殘法輪功學員精神意志,用親情恐嚇、利誘等方法,來逼迫放棄信仰。甚至在飯中下藥,都是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就這樣,王麗娟被洗腦班迫害的精神失常,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大喊大叫,精神控制不住。生活不能自理後,洗腦班把她推給了她家人,家人悲憤異常,投訴無門。後來幾次住精神病院。原本善良能幹的一個好人被迫害成了廢人。

◇趙換平是河北省柏鄉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皇曆二月初二,被公安政保科警察騙至邢台洗腦班迫害。在那裏,整天被灌聽邪悟的東西,逼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四五個人用盡辦法不讓睡覺,如:摳眼皮、拍巴掌、搖晃身體。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趙換平在集市上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人舉報,又第二次被關入邢台洗腦班迫害。

二、洗腦班部份惡徒惡行

▼劉麗香,女,河北省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校長。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駱莊鄉法輪功學員張貴格被綁架到任縣洗腦班,劉麗香、丘有林等每天強迫看侮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劉麗香還說:你們不轉化,那你們就在這裏呆著吧,反正我們能回家。

二零零二年,劉麗香恐嚇唐山法輪功學員王玉船:「不寫保證就送大獄判刑」。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文保芝被邢台洗腦班非法關押,文保芝在裏面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洗腦班惡人對文保芝進行粗暴灌食,她臉的上部發青,似惡人施暴所致。由於粗暴灌食造成無法正常說話。

二零零五年新年後,邢台「610」頭目李保江、洗腦班校長劉麗香下駐沙河督促迫害,沙河警力全部出動,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登門騷擾,有的被反覆騷擾。中國新年前有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送邢台洗腦班,新年後被綁架的有三十餘名被洗腦迫害、巨額勒索罰款,流離失所的弟子被綁架,到目前仍有大量的在家弟子不能回家,流離在外,他們的家人親友有的都被綁架。

二零零九年,劉麗香到法輪功學員馮朝女兒居住處進行騷擾。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劉麗香參與迫害寧晉縣小棗村法輪功學員李志勤,致死。

▼邱有林,男,四十歲,河北省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副校長。

邱有林
邱有林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丘有林給法輪功學員張廣才灌食迫害,他們幾個人把張廣才按住,一人用刀子將嘴撬開,再用一個大注射器將食物往嘴裏灌,並用毛巾堵住嘴,把頭往後按,使頭仰起來,使食物(奶粉、米湯)在嘴裏堵著,吸氣時食物就進了氣管,無法正常呼吸,非常痛苦。他們還把張廣才銬在鐵椅子上迫害,強迫他放棄修煉。

惡人邱有林經常逼法輪功學員王麗娟罵師父和大法,不讓睡覺,猶大們晝夜輪班熬王麗娟,使得王麗娟精神恍惚,神智有些不清,王麗娟以絕食反迫害,絕食期間被強行灌食,飯中下毒,致其精神失常,多次住院。

在對法輪功學員郝變雲的迫害中,邱有林也積極參與,負有直接責任。郝變雲幾次被惡徒們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回家後,她變得神智不清,喪失生活、勞動能力,且症狀日趨嚴重,終於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邱有林參與迫害寧晉縣小棗村法輪功學員李志勤,導致李志勤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李志勤的兒子李光被劫持到邢台洗腦班。邱有林對李光像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樣,強制談話、施壓,目的是讓李光寫保證不再上告。同時,還要李光交出小棗村村民為李志勤申冤的簽名和手印,李光不拿出來,被非法關了一個多月後才被放出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1/河北邢台洗腦班的罪惡-297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