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才能更好的協調、配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近來我接觸了一些整體協調方面的事情,雖然是剛剛接觸,可是我發現在這方面遇到的矛盾和自己過去遇到的矛盾是非常不同的,很多事情和自己過去的認識都不一樣了,需要整個調整自己在法中的認識,我這才明白為甚麼師父在各地講法中都有很大篇幅提到怎麼認識、怎麼處理普通同修和協調人、佛學會之間的矛盾,為甚麼師父反覆提到要放下自我、整體配合,為甚麼師父反覆強調向內找是法寶。

剛一參與整體協調,遇到的第一個矛盾也是最直接的矛盾就是同一件事情,每個人的認識都不一樣,有時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認識,要和同修反覆切磋、反覆探討、費很大心力才能最後在認識上統一、協調起來,才能把事情做好。我反覆思考過這個問題,為甚麼會在認識上出現這麼大的差異和分歧呢?不是都修的是同一部法嗎,不是在做同一件事情嗎,不是要達成同一個目標嗎?

是的,雖然修的是同一部法,但是同時也存在著很多因素,使得大法弟子會形成不同的認識,會有不同的想法,嚴重的情況下,如果不能用法來主導自己的行為,甚至會出現不配合和拆台的現象。

第一個因素是大法弟子都曾經是王、都曾經是主,每個人的能力都非常的大。「一個王說了算就容易,哇,這麼多王在一起,主意就多了,想法就多了,而且都有很強的獨斷性。這就是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上碰到的最大的難度,這種阻礙來自於你們自身。這裏每個人都有能力,甚至能力很大,做起事來一個頂常人很多人,但是相對來講這在配合上就是麻煩。」[1]

第二個因素就是每個大法弟子所在的層次都不一樣,對同一件事情當然會有不同的認識和想法,那麼往往就認為自己的認識是對的,別人的認識是不對的。師父說:「一萬個人中也許能夠找出倆個人在一個層次之中的」[2],大法弟子都會認為自己的認識才是對的。

第三個因素就是舊勢力的干擾,嚴重的阻礙著修煉人的配合。「如果每個人哪他們都覺的自己有本事,他們都覺的自己能力強,他們都覺的自己說的對,僵持不下,其實那個時候,僵持不下的人是有問題的。他思想想的是我這個辦法能為法做的更好,他絕不會想我在表現我自己,可是舊勢力就捉住他僵持的這一點,不斷的加強它──你的對、你的對、你就做的對!所以那個時候是不清醒的。」[3]「而且舊勢力覺的越不圓滿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誰能把它補上那才了不起,給了大家共同修煉的機會,它是這麼看的。」[4]

第四個因素是人在修,而不是神在修煉,所以修煉人會有各種執著心表現出來。修煉人的心往往會被眼睛所看到的假相迷惑住。師父說「好的那一面已經看不見、已經隔開了,你們看到的永遠是沒修好的這一面,但是你們不要不抱著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5]也就是說,我們永遠看到的都是對方沒修好的那一面,從而覺得對方修的不好,有問題,如果不向內找的話,就會認為自己的修煉比對方強,自己的意見才是對的,感性主導了理性,從而不能接受對方的認識。

第五個因素也是法的需要,也是整體提高的需要。「如果這個負責人真的也像師父一樣,或者想問題全面、絕對不會有錯,那麼這個地區很多人就修不出來了,因為他想的最全面了,沒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沒有你的好了。是這個道理吧?」[6]「我告訴大家,不管負責人這件事情做的夠不夠好,都要協調協同把它做的更好,不能夠拉出去單獨幹,誰做了誰就錯了,我這個師父可不會認同。」[7]

在整體協調中修煉,所涉及到的因素遠遠大於作為一個普通修煉人會遇到的修煉因素,那麼這方面產生的矛盾會更尖銳,更觸及心靈,也更難以把握和擺正自己的基點。但是很快我就發現,雖然在整體協調的情況下產生的矛盾所牽扯的因素更多、更複雜,但是解決的辦法和作為一個普通修煉人所遇到的矛盾的解決辦法是一樣的,那就是多學法、無條件向內找自己。

我在自己修煉的時候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覺得身邊最經常接觸的兩個同修有問題(稱他們為A同修和B同修吧)。覺得他們的狀態很奇怪。但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一要配合做救度眾生的事情的時候,就會彼此之間的心性關變得很尖銳。我經常會在和他們配合的時候生氣,導致配合的不好,不能更大程度的做好救度眾生的事情。後來,隨著修煉的提高,我發現並不是同修的狀態奇怪,而應該是自己人心不去導致和同修不能更好的配合,另一個原因是舊勢力在鑽大法弟子的空子,使大法弟子做不成救人的事情。那時我也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也找不到是自己的哪顆人心導致自己看同修有問題,直到有一天,學習師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看到其中有這麼一句法:「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我一下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一直覺得A同修有問題,其實是自己有問題,就是瞧不起同修,總認為他修的怎麼那麼差勁兒呀,怎麼修的那麼不好呀。其實不是他真的修的那麼不好,自從我發現了自己這顆人心之後,再看A同修,一下子就覺得他其實很多很多方面都已經修的非常好了。

後來還發現,自己對他還有氣恨、委屈、埋怨的心,覺得兩個人經常在一起配合,他就應該多幫助自己,而他卻沒做到。原來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這樣就解決了和A同修之間不能很好配合的問題。而和B同修的矛盾解決起來更直接。一天我們又一起配合救度眾生,我一看到他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看他甚麼都不對,他一張嘴講話就煩。我心裏沒有為這種假相所動,我心裏對舊勢力大聲說道:舊勢力,你又來干擾我來了,你讓我生氣,你讓我不能更好的和同修配合,救度眾生,我解體你,我就在心裏發正念,整整發了一個小時,這股氣沒有了,從此再看B同修就再也不會覺得他哪裏不對勁兒了,一切正常了。

隨著修煉的進一步提高,我發現自己身上還存在著非常嚴重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為私的因素還很大,不能真正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我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和一個學法小組的同修抱怨A同修修的多麼差勁兒。這樣講了很長的時間,隨著修煉的提高,忽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在抱怨A同修修的差勁兒的時候,只是在單純的發洩自己的不滿,並不是抱著為同修負責,使同修能夠提高上來的目地來指出同修的不足。而且只是在抱怨,並沒有看到同修有問題之後,問問自己,自己要怎樣做才能使同修走過魔難,才能使他提高上來,原來一切都是站在為私的角度在處理問題,離真正為他的境界差的太遠了,那以後,我就儘量不抱怨,在想要抱怨的時候,就想一想自己怎麼做能幫助同修走過魔難。這種道理,從法理的角度來講,好像人人都明白,而且,好像都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但是在實際修煉中,我卻用了那麼長的時間才真正提高和昇華上來,才真正在遇到具體事情的時候能想到師父講的這個法理,我發現真正的做到實修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那麼平時在實修中打下的基礎,讓我在進入整體協調和配合的工作中來之後,雖然遇到的衝擊非常之大,但是我已經能做到無條件向內找了,衝擊再大,也知道調整自己,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配合好,沒有不滿和抱怨的情緒,也再沒有瞧不起誰的感覺。

與同修共勉,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