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中修去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作為協調人,會經常和同修接觸,在接觸的過程中,難免會聽到一些同修的交流中有人心表現,和證實法中的不足。我在協調中碰到的也很多,師父安排我在其中修去人心和自我。下面我就和同修們交流一下我在其中的心靈碰撞。

我自小就很不合群,人家都在一起玩,我在一旁看著,然後我會去大人那裏告他們哪裏不好。長大後,我很清高,我行我素,自命不凡。工作中總希望拔尖,經常希望表現得比別人強,爸爸說我是孤芳自賞。修煉後,人的這些東西也都表現出來了。

我於九八年八月得法,當時我們地區得法的很少,沒有學法組,沒有煉功點,我熱心洪法,教功,組建學法組,組織晨煉。那時忙的很。

在九九年「七•二零」後,同修們都散了。各種表現都有,我當時沒有嚇倒,找到市裏同修傳遞經文,交流等,當然,我就成了這裏的協調人了。有新的經文或者是交流文章、真相材料,大多是我去傳遞,那時看書學法經常不能入靜,經常想起這位同修這樣不對,那位同修那樣不對,就找時間去交流,讓人家怎麼改,怎麼辦。當時我們還沒有恢復集體學法,怕心很重。

後來隨著師父正法進程推進,環境好了,接觸的機會多了,逐漸組織集體學法,在剛開始時候,我在家覺得哪段講法對我作用大,我就上學法點讓同修們學哪本書。聽到同修講真相的用詞不好,也會讓同修按我的想法說。同修們的感受我全都不知道。

後來從外地回來一大姐同修,我看她對前夫有怨恨,說起來一會哭一會怨的,我就勸她,大姐同修很不同意我的觀點,好像根本說不進去,後來時間長了,她對我產生一種不好的情緒,說我說話難聽,強迫她,老跟她頂,她接受不了,我跟她也難以交流。她一說起話來就是抱怨。我對她產生反感。

類似的經歷多次,比如有一位男同修跟另一位女同修說我很多不好的話,輾轉好幾個人,最後也都讓我知道了,我還覺得對他們很好,為同修忙忙活活。結果弄來一身不是。當時沒有認真向內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由於忙於幹事,也就過去了。

再後來我們組建了學法組,有一次在我家學法,結束後,同修小蘭沒走,她說有話想跟我說,我說行,你說吧。她口氣非常善良,心態很祥和,小蘭說最近經常聽到同修說到我,說我怎麼怎麼口氣生硬,等等一些反映我的問題,很多很多。我聽著當時頭都大了,還算冷靜,我想一定是我哪裏出了問題了,不然,不會有這麼多同修都說我不好。小蘭說自己要搬家走了,不能留下遺憾,得告訴我這些話。我當時沒有解釋,憋住了,想自己這些年忙忙活活,都是為同修好啊,怎麼還都說我呢?我一定是有問題,我聽著小蘭說這些,整個頭象是個空殼了,想法都想不起來了,整整有兩個小時,小蘭走後,我難以入睡,理不出頭緒來,總之,一定是我不對了。我這裏有問題了。我想啊想啊,究竟錯在哪了呀?

第二天早晨起來,沒有煉完功,心靜不下來,我就打開電腦,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我靜心聽,字字入心,聽到半小時,我全都明白了:是我堅持自己,堅持執著,就認為自己的對,強加於人,弄的同修都接受不了,都反感我,我還自我感覺良好,造成間隔,使我們地區大法弟子整體受干擾,狀態不好。我當時把認識到的人心都放下了,誠心的和師父說:是弟子錯了,悟性太差了,多少次同修反應我都不悟。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方形大廁所的髒東西都清除出去了,裝了一大垃圾車,只剩邊上還粘點,我知道這是師父為我清理了這些敗物,我從心底裏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喚醒了愚鈍的弟子,免得整體受損失,我下定決心,一定修去執著自己的人心,不能讓邪惡高興看笑話搗亂。

我注重修出慈悲,修出善念,修出能理解別人的心,允許同修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做法,說話儘量有祥和的語氣,不能強加於人,因為法有不同的層次,人也在不同層次中修煉,所以都有不同的表現,得有提高的過程,不能搞邪黨的一刀切,所有的一切表現都和我有關係,都是我要修去的人心,同修們是為我提高在給我創造機會啊,我卻一次次的繞過去,並且造成間隔,明白的太晚了,想想師父多為我著急呀。

後來我悟到,我們地區好多事沒有協調好,同修跟不上來,都是和我協調不好有關係,比如有間隔呀、背後說同修壞話、不參加集體學法呀等。當我悟到這問題的嚴重性後,我當面跟同修道歉,同修真好,原諒我,並且說自己哭了,我們之間的矛盾都化解了。向內找真好,真像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現在我能面對不同的情況,儘量做到理解同修,不強加於人,不高高在上,不發號施令,不在背後說同修的不是,誰也沒有資格對師父的弟子高高在上,我們都是同門弟子,是史前結下的聖緣。

協調人就是普通的修煉人,只是有熱心做事,我悟到協調人有些執著和人心,只有在協調過程中,才能修去,不是比別人修的高,如果不做協調,還暴露不出這些人心,所以協調過程是修煉過程。

現階段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